打开APP

曾起诉奥巴马、狂打价格战,这家风电公司走上科创板

现下中国的风电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前十名玩家几乎吞下了九成的份额。在各家拼命挤进前列之后,赢者通吃的丛林法则不会改变。三一重能接下来的仗,不会更轻松。

风电装备领域又迎来一家上市公司。6月22日,三一重能在科创板上市,发行价为29.8元/股,上市当天股价涨了37%,收盘时市值达到了482亿元——是行业龙头金风科技的七成。

和一众国产风机设备厂商一样,三一重能在2008年就已经入局,隶属于三一集团。只不过,这家公司前期的发展之路并不顺畅,创业第十个年头,才勉强吃下1%的市场份额。

三一重能的背后,实控人梁稳根一直是一位颇有手腕的*。发生在他身上一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十年前曾因为在美国的项目投资得到不公平待遇,梁稳根在美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起诉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一身胆气的梁稳根,所带领的另外一家公司“三一重工”,也在十年间从一家小小的焊料厂,也坐上了国内机械领域的头把交椅。

梁稳根似乎希望把同样狼性的思路复制用在三一重能上。尽管“起了大早,赶个晚集”,三一重能着实野心不小——在招股书文件中,赫然写着目标是“成为新能源行业的*和世界品牌”、“成为风电领域的三一重工”。

现在看来,这个目标还任重道远,但在过去的三年,三一重能一直疯狂飞奔。

梁稳根重新切入市场的时机很“巧”,刚好是在陆上风电补贴结束之前,行业中出现了一波“装机潮”,市场机会爆发,头部企业消化不了太多订单,给第二三梯队的玩家留足生长机会。

把子弹集中在陆上风电的三一重能,用价格借势吃下了足够多的市场红利。但上市吸饱了弹药之后,三一重能进入了一片新的丛林。

搭上陆上风电最后一班车

虽然是风电领域的“后进生”,三一重能最近几年的业绩增长飞快。

从招股书上看,三一重能在2018年的亏损超过3亿元,进入2019年,情况出现好转,随即扭亏为盈。此后的三年,三一重能的业绩堪搭火箭,2021年营收达到了102亿元,是2018年时候的7倍。

营收快速增长之余,三一重能的市占率也在快速提升——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统计显示,三一重能的市场份额在2018年时候只有1.2%,这时候距离这家公司成立已经过了十年。到了2021年,三年的时间内,三一重能的市占率上升到了5.7%,挤进了行业第八名的位置。

高速增长,三一重能是用打价格战和产能换得的。

2020年是国内陆上风电补贴的最后一年,行业内的抢装潮轰轰烈烈。数据显示,2020年的新增装机量同比增长超过100%。有行业自媒体曾经指出,在此前华能的一次招标项目中,三一重能以2392元/kW的价格中标,而远景和明阳的报价分别是2500元、2600元。而在抢装潮以来,三一重能这种低价拿单的现象,在行业里面并不罕见。

不过低价只是一方面,用低价拿下单子不算太大本事,只要愿意让利都可以做到,能不能消化订单还要打问号。而这也对各大风机设备厂商的效率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一重能此前公开表示,公司的应对策略是,2020年用建造智能制造工厂的方式,提高产线生产效率——公司单条产线最高的生产效率能达到“100天生产800台风电机组”。这在行业里是一个不低的数字,其他厂商也鲜少有组建数字化工厂。

三一重能青海特高压外送基地

此外,三一重能能接受低报价的原因还在于,“三一系”其他公司的优势在于机械工程设备,这对于这家风电厂商的降低成本也贡献了力量。

三一重能在2016年也逐渐做出转变,主抓叶片、发电机这两项风机最核心部件的生产——而其他多数风机厂商更倾向于“研发+整机组装”这种更轻便的商业模式。

探向上游核心部件生产,扩充产业链,让三一重能承担了比行业更大的资产负率和资金压力。但现在看来,梁稳根这步棋还算是明智——在抢装潮期间,有自己的工厂,三一重能自己的风机业务有了足够产能支撑,可以吃下靠价格肉搏抢下来的订单;另一方面,也可以向产能告急的同行们销售叶片和发电机,扩充业务。

这种做法让尽管大打价格战的三一重能,毛利率也没有元气大伤。2019年-2021年风机设备行业的毛利率基本在20%-21%之间徘徊。三一重能的招股书显示,这三年的毛利率数据浮至行业水平之上,分别达到了34%、30%、29%。

总结下来,在过去的三年多以来,三一重能在需求端打价格战 ,供给端用自建工厂保障产能,赶上了中国陆上风电市场的最后一趟末班车。

一场新鏖战的序幕

成功上市后,三一重能的要面临更大的挑战。

陆上风电补贴终止之后,对于三一重能来说,低价倾销换份额的战略无法故技重施——厮杀激烈的中国风电市场,永远不缺黑马,报价没有更低只有*。

而更大的问题是,三一重能在此之前主要把精力放在了陆上风电上,海上风电和海外市场的布局还没有真正开展。而后者显然是未来风电市场两块*的蛋糕。

三一重能在招股书中也直言不讳未来的风险。“期内业绩增长主要是受益于公司面向市场需求的风机开发策略,以及风电行业补贴政策退出催生的抢装潮,未来随着补贴退出和行业竞争的进一步加剧,公司业绩存在上市当年下滑50%的可能”。

为此,这家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到,接下来计划投入海上风机研发,同时开拓海外市场,包括重点布局印度、越南在内的国家。

而这两个领域,显然也是竞争更激烈的所在。彭博社数据显示,2021年海上风电相装机量同比增长了160%。在海上风电领域,运达股份、东方电气在内的厂商基本全员到齐,*梯队里,明阳智能、远景科技也已经有了先发优势,技术储备已经准备多时。

而海外市场也一直是国内风机厂商一块最难啃的骨头。和中国光伏征战海外大杀四方的故事不一样,中国的风电巨头们在海外的占比并不大。

国内风电公司最早谋求“走出去”的是金风科技,这家公司2021年年境外收入只有48亿,只占到总体营收的12%——但再这种情况下同比增长还能达到95%,也足以说明原先海外市场基数之小,以及现下增长之迅猛。

而在这个更广阔的市场,中国凶猛的风机厂商,也直接站到了维斯塔斯、西门子歌美飒、通用电气这些老牌玩家面前。

现下中国的风电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前十名玩家几乎吞下了九成的份额。在各家拼命挤进前列之后,赢者通吃的丛林法则不会改变。三一重能接下来的仗,不会更轻松。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碳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