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泰基金盛希泰:做投资,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超越常识

在本次论坛上,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集团董事长盛希泰以“抓住资本市场改革机遇,推进经济创新发展”为主题进行了演讲。
2020-10-16 09:28 投资界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华发集团在珠海举办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这是一场持续20年的行业之约,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现场集结了1000名投资行业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20年之际,可谓星光熠熠,群英云集。

在本次论坛上,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集团董事长盛希泰以“抓住资本市场改革机遇,推进经济创新发展”为主题进行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

from clipboard

大家上午好!首先祝贺清科20年生日快乐,我觉得一个机构不管做什么,能坚持20年,非常牛,何况成长为对整个投资界贡献最大的一个平台机构,更加了不起。

前面几位讲的很受启发,听了一个多小时,很受鼓舞。同创伟业我觉得是过去20年真正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最优秀的投资机构之一,并列的不会有几个。郑伟鹤总说的很多观点我很认同,有一点他讲到腾讯、阿里,把腾讯和阿里列为了投资机构,如果把国家列为投资机构,我想我们这个行业其他的机构就可以消失了,完全不具备可比性。吃我们这碗饭的人,最讨厌别人跟我谈GP,我认为一个LP跟我谈GP,是不认可我,腾讯阿里赚的不是分红,我们赚的是分红。首先我们这个圈子怎么来的,看菜吃饭,看下碟。去年一个企业我们经过非常深刻地尽调,我们把这个份额转给了主要的LP,因为我们的钱不够多,而这个投资算来算去很稳健,但倍数看得见,不会高。

虽然我此前已在证券行业从业20多年,但对于(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我属于新兵,原来“吃猪肉”和“看猪跑”真的是不一样的。

此前“看猪跑”的时间是最长的,包括同创伟业的郑伟鹤总在内这一批国内崛起的本土投资家我都非常熟悉。我在证券公司投行当董事长,中国最早的投资一定要跟投行进行紧密接触,我见识了他们的成长。我从投行出来创立洪泰基金的时候,仍然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学习过程,我最近也在发现,就是任何一家机构一个风格的形成,少则三年、多则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郑伟鹤总也讲他们2000年到2007年是一个探索的过程,都一样。

我刚一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作为一个新兵,很多概念是摸不着头脑,比如说ABCD轮,还有E轮和F轮,还有G轮,搞不懂。我们做投行,这个企业起步时候有一点钱,然后PE给一点钱,更多是pre-ipo拿一点份额。后来我了解了,这个划分其实和2018年一二级市场倒挂有关。我现在有一个体会,肯定很多人反对我的这个说法,我认为一个企业如果到了C轮,最多到D轮,投资机构还没有退出的可能性,就是在耍流氓,我说的是退出的可能性,当时可以不退出。

为什么一二级市场倒挂呢?一级市场价格高,二级市场价格低,哪个价格是公允的?毫无疑问二级市场的价格是公允的。比如,一位美丽的女性,如果生长在村子里,长得不管多么美丽,只有隔壁村的两个帅哥追求;一旦在二级市场挂牌上市,发行股票,就会有全球2000万个人来追求,毫无疑问,二级市场的价格是公允的。

还有一个就是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这一称谓,这个词好像很神秘,后来我明白了,“创始合伙人”就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成立一个基金,虽然这个基金的关系好像不是一定要还本付息,但是任何一个基金合伙人你不还本,你一定做不下去,所以立门户不容易。

我认为投资界还有一个概念,基金创始合伙人跟任何创始人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原来在投资界的大牛,创立了新的基金品牌,你的风格形成要有一定的时间。

还有一个体会,客观的说做证券我做了20年,1992年我一毕业便进入证券行业,那个时候没有硕士学位的敲门砖,证券公司是不可能面试你的。

但是后来我进入投资行业发现,投资行业根本没有这个问题。证券行业还有各种资格考试,包括保荐代表人考试,像郑伟鹤总这样的大律师、方风雷这么牛的人,当年也需要去国家会计学院正正经经接受培训,老老实实接受各种学习,才有可能参与保荐。投资行业就没有,所以导致同质化。昨天清科倪正东总讲到“中国早期投资机构选30强很难,选50强根本不可能”。前几年基金业稍微紧了一下,投资机构的精选层和基金业的白名单制度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完全有必要的,龚虹嘉总也说了做一个超级LP,这个行业同质化太严重。

行业也都说募资难,我见过超级牛的美元基金,募十个亿人民币的基金需要一年的时间。投资是一门艺术,一个真的投资家是艺术家,每天跟LP打交道,你的感觉就没了,投资找不到感觉。为什么募资难?这个行业整体这样一个水准,几万个GP,优秀的GP依然能继续往下走。我觉得这种情况不去改变,这是很成问题的。

很多人说LP不成熟,是LP不成熟,还是GP不成熟呢?我认为LP很成熟,我从业这几年,我发现所有的LP都很成熟,这个行业我认为需要整体反思,我们该面对什么,包括白名单和精选层,包括各种排名,我觉得都非常有必要。

其实我做的时间跟倪正东的20年,跟同创伟业的20年比,跟东方富海陈玮总比,我是一个新兵,但体会感知是一样的。

我的体会是,在这个行业,你敢开创门店,要做得不差并不难,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是你得爱惜你的品牌和名声。“和尚跑了还有庙”,我认为这个很重要,这是一个无形的压力和必须做好的一种被动的动力。前年某省领导跟我打电话,问我说,“有一个机构来我们这了,这个机构怎么样,说名气很大”。我说我不好说话,因为是我的同行。他说你说,我说,“你查一查投资行业年底各种排名,包括清科这种大牛排名,还有其他的排名,上百个排名,查各种榜单,有没有出现过这个机构,如果没有出现过,那你是不是给他钱,是不是跟他合作,就要打一个问号”。

两个基本点”,第一个基本点是“初心”,初心这个词是一个非常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词,放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就是你能不能做到你拿了别人的一分钱,每一分钱当作你老爸老妈的钱来花,当做你自己的钱来花,如果这样,一定不会差。做不成高瓴和红杉,你也一定赚一个平均数以上的数据,每年可能不会选最聪明人,但选的一定不是一个傻蛋。VC投资机构几十个亿的基金管理规模是很大的规模,其中百分之几十做高风险投资,百分之几十做IPO,说你这不是美元和VC的思维,很多人民币基金,如同创伟业也开拓美元基金,一开始做人民币有无数个IPO上市了,我觉得这种打法是很好的。很多人民币基金过去这些年,尤其是过去三五年的回报,不比最牛的美元基金差,这是第一个基本点。

第二个基本点就是常识,洪泰成立五年多,我对常识的感觉特别深,什么意思?什么叫常识,1+1等于2叫常识,男女有别叫常识,一个企业要运行下去必须能赚钱是常识和天理,你的市盈率、价格,最后是要有极限的,也是常识和天理。

投资人往往自己都可以跨越常识,我记得2014年洪泰基金创立之初,有一个投资界的大牛,2015年的时候向他请教都在投什么,他说“非O2O不投”。过了一年,再碰面“请教一下您老最近在投什么”,他回答“O2O一个都不投”,这句话没有任何的掺假。没有经历过牛熊转换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人,过去五年我们经历了一个非常深刻的牛熊转换过程。2017年资管新规,2019年的科创板,这个过程回顾一下经历了太多的风口,我们非常有幸我们没有踩过任何一个大的风口,没有踩过任何大的坑,这是常识的力量。 

两三年前区块链最流行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投,也是因为常识。我记得其中有一年,一个非常有名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曾说,区块链太容易赚钱了,办一个小贷,一个月赚了三千万,结果是做了P2P,这也是不符合常识。我觉得投资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超越常识

所以这两个基本点,我认为把握好了,肯定也不会差。

洪泰基金拿了国家母基金的钱,包括国调,他们对我们的尽调是非常苛刻的,国调尽调经历过了之后,任何的尽调我们都可以过。他们最开始提出的“一票否决权”,尽调了几轮之后放弃了,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就是你做的是正确的事,别人会感知到的。我们行业需要时间,前提是我们每一家机构要自律,包括评奖机构,评奖机构掌握了很多风向标,像清科这种最权威的机构,因为它对这个行业有引领性。

中国资本市场过去30年真正的变革只有两次:第一次是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2007年全流通时代,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真正跟国际接轨;第二次就是注册制,尽管不完美,只需要时间,一定会更完美。注册制的核心是两条,第一,也是最核心的一条:充分信息披露,上市公司股价是利润乘以市盈率,市盈率是最伟大和最美丽的泡沫,因为推动了人类社会进步一百多年,我愿意跟这个公司支付多少对价,支付多少的市盈率,是我投资人说了算,不是证监会,也不是交易所。中国有一句古话,形容一个美女“一白遮百丑”,但是我选择黑的怎么办,你只要把公司的原貌呈现出来,我来选择哪一个,我来愿意给谁支付更高的对价和更高的市盈率,这就是核心。

还有一句话很重要,在中国尤其重要,就是叫严刑峻法,只有刑事责任他才会紧张,民事责任没有人会紧张。这个不是对中介机构对影响最大,对发行机构影响最大,而是对上市公司本身影响最大,这个上市公司真的想做假,中介机构根本没有办法。中介机构进场尽调之后,发现公章我要到工商局验证真假,银行的对账单也要验证,所以必须假设企业提供的材料是真实的,如果企业真正挖空想诈骗,中介最多是怀疑和发现而已,所以首先要处罚发行人,所以要严刑峻法。4千个上市公司,股票可以作为支付手段,一个上市公司也是一个金融机构。

所以这两条哪一个都不可或缺。最后一句话,注册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把中国的企业留在中国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大国重器,是大国的基础设施,中国作为一个世界第二的经济体,有可能要争第一大经济体,如果没有自己的资本市场,等于要把一个重要的器官交到别人手里。新加坡过去20年交易量减了一大半,香港过去20年交易量增长了10倍,1995年新加坡觉得香港回归了,他将有机会了,结果新加坡每况愈下,因为香港背靠大陆伟大的经济体,所以必须把中国的企业留在中国资本市场。中国真正的崛起即注册制推出来,是2014年阿里在美股上市,意识到这些企业不能放到外面去上市。华尔街只能在美国,不能在非洲,2010年我们的经济体超过了日本,2014年资本市场规模超过了日本,国内每个省和各地市上市公司的数量跟经济正相关的水平完全相关,注册制的推出不完美,但是只需要时间,在座的所有投资人都需要退出,退出就需要抓住这个机会。谢谢!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