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罗永浩的AR公司,美团投了

Thin Red Line的起点高于锤子,但面临着更不成熟的市场和技术生态。资方在赌罗永浩和AR赛道的生命力,而老罗与硬件的“5年之约”,也在赌资方和市场的耐心。

从锤子时期的唐岩、吴泳铭,到如今的美团和王兴。罗永浩的融资起点,始终源自他的个人魅力。

早期投资就是“投人”,没有人比“超级创业者”罗永浩更能佐证这句话的意义。

36氪从超过三位独立信源处获悉,罗永浩的AR创业公司“Thin Red Line”,近期完成近4亿元天使轮融资,并计划于10月底继续开放新一轮融资。据36氪了解,目前Thin Red Line的估值范围为10-15亿元。

在宏观环境特殊的当下,融资不易已是普遍现象,据36氪了解,罗永浩的融资历程也一波三折,不少头部机构虽然看好罗永浩本人,但对其AR创业的OS(系统)方向缺少信心,估值也从早期的20亿元一路下滑。

但,老罗仍是老罗,其个人影响力无可取代。一位投资人告诉36氪,单是罗永浩这个人,他们就愿意给出10亿元估值。

36氪*获悉,罗永浩的“Thin Red Line”已获得天使轮融资,由美团龙珠领投,经纬创投、蓝驰创投等九家机构跟投,美团龙珠创始合伙人朱拥华代表美团方出任董事。

2012年,没有任何硬件经验的罗永浩创立锤子科技,天使轮融资出自陌陌CEO唐岩、阿里巴巴创始人吴泳铭等人;十年后,罗永浩的个人魅力更盛,资本朋友圈也更加豪华。

对于上述信息,36氪向罗永浩本人、“Thin Red Line”、美团、经纬创投、蓝驰创投等机构进行确认,截止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投老罗,可以;投AR系统,不一定

如果时间倒推至资本野蛮的五年前,罗永浩创业,配合的形容应该是“机构疯抢”、“想投都投不进去”,但据36氪了解,Thin Red Line在融资初期并非一帆风顺。

据知情人士介绍,Thin Red Line最早的估值为20亿元。罗永浩接触了多个资方,但由于初期过高的估值而频频失利。“没有资方愿意领投”,一位业内人士对36氪表示。

多位了解交易过程的相关人士还对36氪透露,有资方直接将估值对半砍,还有资方将估值砍到7亿元,但罗永浩都没有接受。

“大家看重的是老罗超级创业者的身份。”但至于Thin Red Line本身,投资人普遍评价保守。一名接触过Thin Red Line的投资人对36氪说:“罗永浩现在做OS很值得respect,但逻辑和早期的锤子太相似了。”

在Thin Red Line本轮融资中,王兴和美团是重要参与方。公开信息里,王兴与罗永浩本人几无交集,但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王兴近来对消费电子兴趣浓厚,虽然与美团业务关系不大,但属于“下一代的战略”。

代表王兴这一投资风格的另一典型案例是:在主导美团龙珠对电子产品公司「怒喵科技」的千万级天使轮投资后,王兴如此评价创始人、魅族前高管李楠:没听懂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似乎总是在分析最潮的年轻人。

另外两家机构方,经纬创投是AR/VR领域的“熟客”,曾投过包括AR智能眼镜厂商「奇点临近」、VR行业应用及游戏开发商「所思科技」在内的多家XR公司。

蓝驰创投则与作为“抖音直播带货一哥”的罗永浩有些渊源。2022年6月24日,蓝驰曾投资过鞋服品牌「重新加载」,该品牌为签下罗永浩的MCN「交个朋友」的子品牌。

从锤子时期的唐岩、吴泳铭,到如今的美团与王兴。罗永浩的融资起点,始终源自他的个人魅力。当然,为了显示创业决心,据36氪了解,早期资金筹备中,罗永浩曾表示,个人股东出多少钱,他个人就会配多少。

“Thin Red Line”起点高于锤子,难度也大于锤子

从创立锤子到发布*款手机Smartisan T1,罗永浩花了两年在OS系统研发上。而Thin Red Line*款硬件产品的发布,可能要让人等待5年之久。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罗永浩在内部表示,未来5年内不做硬件,并计划组建1000人的工程师团队。5年,也是罗永浩曾在采访中提到的商业化条件成熟周期。

选择从生态再到硬件的发展逻辑,除了对锤子科技的路径依赖,老罗也深知硬件是块难啃的骨头。据36氪了解,罗永浩在创业前走访了AR/VR行业的一些供应链。得出结论:硬件现阶段壁垒太高,太难做。

但不少业内人士对AR OS系统的创业方向抱有怀疑态度。多名AR行业人士告诉36氪:AR OS是一个短期大家无法验证的事,故事很难讲得通,主要是因为AR目前出货量较少,市场不成规模,只做OS很难供血,而且还没有头部玩家,生态是割裂的。

PC时代有Windows,手机时代有Andriod和iOS,但在缺乏标准的AR/VR时代,对硬件产品进行系统适配是目前AR OS绕不过的难题。

目前,部分头部厂商已将AR/VR OS作为发力点——高通推出骁龙Spaces开发平台,苹果在筹备realityOS系统,而谷歌正在基于Linux架构,研发专为的XR的操作系统。

但在硬件和交互标准建成前,AR OS的搭建依然吃力不讨好。

由于硬件层面牵涉技术复杂,AR OS首先需要实现多种技术的底层互通。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是:今年1月,Meta解散了300人的XR(混合现实)定制化操作系统“XR OS”研发团队,这个历经4年多的项目铩羽而归。

“其实做 OS 最难的并不是产研能力,而是后续的系统生态建设,需要的是资源。”在“晚点LatePost”的采访中,罗永浩曾提及做OS的难处。他提到,国内在底层技术研发的人才储备不足,需要把一部分研发转移到硅谷或北欧。

从6月创立之初,Thin Red Line就开启了招聘计划,主要对象为AR工程师和产品经理。36氪了解到,近期Thin Red Line招聘了大量产品经理和程序员,其中一部分来自小米和黑鲨。

Thin Red Line的起点高于锤子,但面临着更不成熟的市场和技术生态。资方在赌罗永浩和AR赛道的生命力,而老罗与硬件的“5年之约”,也在赌资方和市场的耐心。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氪Pro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