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FIRST影展十五年:撒野的乌托邦尝试降落

被誉为“好剧本的天堂”、“中国青年电影人的乌托邦”的FIRST,某种程度上受到业内的偏爱。
2021-06-11 13:42 贵圈 何可以

2021年5月末,FIRST影展迎来了第15届发布会,也迎来了重量级的品牌合作方香奈儿。

发布会在北京东三环的一家酒店里举办,比往届都要声势浩大。黑色是影展和香奈儿共同的颜色。周迅、黄晓明井柏然、马思纯、郭麒麟、谢飞……知名的行业人士,拥有代表作的前辈,等待冒头的新人导演们都来了。各路记者、品牌公关,穿着黑色T恤、已经成为FIRST另一面旗帜的年轻志愿者们穿行其间。现场专业且忙碌,像任何一个在帝都举办的高端发布会现场一样。

过去15年,FIRST影展给人的印象,是遥远的,撒野的,经验之外的,由“想象与热爱堆起”的乌托邦。现在,这个乌托邦试图降落,寻找一种与现实兼容的可能性。它依然保有充沛的想象与热爱,保持对不确定性的追求,但它也希望从15年的经验里,找到规则,理解规则,并由此获得合理“更新”规则的能力。

01

第一根手指

FIRST“穷”了很多年。这个力推青年导演处女作的影展,长期缺乏持续运营的支撑。一般来说,一个电影节的钱应该来自五个大处。FIRST影展CEO李子为伸开手掌,依次折下手指:国家文化产业基金给予的补助、举办地的合作支持、电影节票房收入、衍生经济,最后才是行业赞助。健康平衡的状态下,每一项金额大约占总金额的五分之一。

2019年前,FIRST无一项达标,伸出来的,只有一个内容至上的拳头。

这些年为了给影展省钱、找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办法。2011年FIRST落地西宁,一开始没什么影响力,给记者报销差旅才有人愿意去报道;现在,98%的记者自费前往。

去年影展期间,黄渤再次来到西宁,留下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玩笑话”:“来了又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真穷啊!我一度怀疑我们是来参加电影节的,还是来精准扶贫的?”

很多明星来之前,往往会被李子为苦劝:“你少带一个助手,我这边就能多解决3个年轻导演的机酒。”那会儿她常说着说着就动容。不是爱哭,“是真的……我怎么让你看到我的心呢?这是他们(年轻导演)的电影节,他们才是主人。”大部分明星无法拒绝这样的真心,甚至有些知名电影人,“助理什么都别带了,经济舱就经济舱呗。”

除了节流,还要开源。有一回,秦海璐告诉李子为:有一个手表品牌,特别喜欢赞助有意思的活动,你要不要认识一下他们的负责人?李子为欣然同意。那会儿FIRST没有商务团队,她单枪匹马和人聊,结果商业谈判沦为纯聊天,什么都落实不了。

李子为承认自己后知后觉了些。2019年,业内朋友在上海帮她张罗了FIRST的推介会。开场时,她感谢来宾:“各位都是我消费不起的品牌,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留意到,这样一个简单朴素同时也很珍贵的影展。”

从那之后,FIRST开始着手搭建品牌拓展团队。一个做地产商务的男孩发简历过去,里面除了对电影的热爱,还有8页PPT,以另一种严谨缜密的方式对FIRST进行阐释。李子为正在韩国釜山电影节,看完PPT,她蹲在马路边给国内的同事打电话:“角度都对。管他之前是做什么的,赶紧给我弄进来。”

品牌团队目前有5个人。过去一年,他们一共制作了80多个商务合作方案,最终确认达成了四个重要的合作伙伴。这些品牌的名字,印在2020年《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手册的扉页上。

品牌运营建立起来,事情也就发生了一些变化。预算,不再是FIRST寻找合作伙伴时的唯一考量因素,“怎么把它裂变成可以支撑平台发展的重要支点?”

早些年,李子为一马当前跑去和品牌介绍FIRST,品牌被她打动,拍着胸脯表示一定支持,但很多时候又石沉大海。现在,FIRST和品牌的连接,不再建立在这种扶贫济弱的冲动上,她希望合作者对FIRST有认知,愿意一起“创造点什么”。当双方的想法、理念契合,再裂变,“一切就变得更有趣了”。

2021年,香奈儿成了FIRST耀眼的合作伙伴。这个百年品牌的态度是要成为“未来的一部分”,而电影,“只要是今天的,你就是未来的。”

香奈儿是自带格调和审美取向的品牌,与电影艺术渊源颇深。它长期扶持优秀作品,也不时支持独立电影制作人。它是法国电影凯撒奖Révélations晚宴、杜维埃美国电影节的赞助者,也和被誉为“纽约艺术家的集散地”的翠贝卡电影节合作了十五年。

香奈儿并非紧贴三大电影节的那类奢侈品。如今,它选择了一个自由生长的野孩子,成为在中国首个合作的电影节。李子为对此没有顾虑。虽然FIRST太“小”,香奈儿太“大”,“庞大到可能会迁就你,就变成一个不对等”,但她明白,“100年前,Coco Chanel女士做这个品牌的时候,跟我的心路历程也应该差不太多吧,即使获得了很好的声誉,依旧做减法,回到朴素的原点。”

李子为不喜欢“赞助”这个说法。她希望那是“共同建立”,“我的战友,我们一起在开疆辟土。”

02

朴素且珍贵

被誉为“好剧本的天堂”、“中国青年电影人的乌托邦”的FIRST,某种程度上受到业内的偏爱。

明星是最常见的一类影迷。用李子为的话说,电影节期间,马伊琍、段奕宏这些嘉宾,“穿一小啪啦鞋,戴一个小口罩,啪啦啪啦,自己猫在一个角落看电影。”去年,易烊千玺也来到西宁,黄渤在闭幕式上爆料:易烊千玺没让组委会负责机票、酒店,还资助了纪录片实验室。

易烊千玺的经纪人原先在FIRST工作过,是李子为亲密的战友。早几年,很多朋友问过李子为,这么熟,可以请弟弟来FIRST玩一下。她不为所动:“FIRST只会邀请两种人,一种是电影人,一种是创作者,这两者的身份吻合,就是我们迫切需要的人。如果不是的话,我们没有立场。这和他是不是流量或者闪耀的明星没有关系。”

2019年,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上映,获得了FIRST团队的积极评价。李子为找了过去。8分钟后,对方给了准信儿:姐,定了啊,今年去。

“这速度快得有点过分。”李子为寻思。她把好消息告诉同事,却收到预警:他是顶流,挑战很大。李子为不太了解,“过往邀请的经验中,我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姜文,没有比这个更让我‘心惊胆战’的了”。同事只好向她普及什么是“顶流”:如果公布他哪天来,当天的航班可能买不到票,粉丝可能会出现在各种现场,安保难度会剧烈增大,如果产生这样的干扰,他还来不来呢?

李子为不想为这些与电影无关的事,拒绝一个在电影道路上开始闪光的年轻演员。她和易烊千玺团队商量:你们担心有哪些?团队却反过来问她:姐,你有什么需求?可以帮到忙的,我们一定会去帮。千玺非常喜欢FIRST,想和年轻创作者站在一起,唯一的顾虑是怕干扰到别人,一些不论是台前还是幕后,没有那么大的光环,却是这个行业里面值得尊敬的人。

李子为被这番话感动,对方的顾虑也正是她担心的。双方商定,所有落地的细节尽量不做曝光,安安静静地只做和电影相关的事情。

一个电影节如何平衡本末,如何把握和明星的关系,FIRST正在尝试提供一种答案。

根据《贵圈》去年的报道,“影迷、志愿者、主办方、影评人、媒体、青年导演、评审、电影产业人士等逾千人聚集在7月底的西宁。这是高浓度与高纯度的几天,只要你说想聊电影,和谁都能聊上。他们中的多数,真诚而又野心勃勃。”

在西宁,FIRST确实建立了这样一种氛围,一个没有权力、没有阶层,没有红与不红,不论明星还是观众,唯电影至上的氛围。

十五年,从北京到西宁,从手掌logo、青稞logo,再到如今一块砖的意象,这个曾经离群的、孤独的、自我的影展,陪着很多新作者在寻找话语权的路上狂奔,也给观众提供另一种选择。

人们可以不了解FIRST,但早已无法忽视它的存在。今年网剧《赘婿》的导演邓科,曾在FIRST第三届学生影展里崭露头角。2006年他拍摄的短片《杀手阿勇》,也在影展上备受瞩目。忻钰坤和他的代表作《心迷宫》,在第八届影展拿下最佳剧情长片和最佳导演。

市场也在逐渐给FIRST提供机会。影展创始人宋文记得,第一届电影节创投会,他挨个儿给电影公司打电话,最终求来了11家来买片子。去年创投会,买家已经达到270个。

去年,FIRST增设了超短片单元,里面出现了桌面电影这样超前的文本——没有人叫它视频单元,这个电影节始终以它所拥有的审美引导为傲。

影展的“纪录片实验室”,今年已是第四期。11部独立的人文纪录片在这里获得认可,以及持续的支持。它们目前鲜有机会公开放映,但是,“我们做事情一定要那么有市场逻辑吗?一定要去公开放映,一定要在利益的角度出发吗?这些纪录片肯定有它的档案价值、文献价值,可能就放在大学的图书馆。”

所有的内容都被凝为影展的一块“砖”。李子为希望,这些“砖”能累积形成一种归档,又终将形成自己的循环和秩序。“这个秩序就是对的吗?也未必。”李子为自问自答。

当然,不管是解构还是重建,是穷还是富,影展的红毯都必须要有,她说这是仪式感,事关从业者的尊严。非但要走,而且还要热闹——因为人多。一两百号人,有了星光的,尚且无名的,人们撑伞依次走过这段红地毯。

“埋在泥土里”的电影人太需要走这段路了。李子为用王家卫的话鼓励他们:从这开始,正式起飞吧。这里只是你的起点,别落回来我这了。并不是飞到戛纳就多厉害,而是飞到你要去的那个历史坐标上去。然后你就在那,像一颗星星一样,永远在那。50年之后,100年之后,还有人去看你的电影。

03

自由的条条框框

人们能从FIRST团队的发言和影展的氛围里,感觉到他们对电影异常的热爱。不过,仅有热爱还不够。“做这件事情是不能够靠热情的,热情很快就被燃烧掉了,到最后还是要回到一个专业的路径。”

国家商标局的系统里,FIRST所属的条目是——“为他人推广电影”。宋文十分喜欢影展的Slogan以这样的形式被定格。这个以利他为出发点的团队,此刻正在为影展在西宁绽放的9天冲刺。

发布会前一天,团队刚结束剧本评审会议。916个项目,被筛选到541个、80个、29个。如果一切顺利,最终入围的18部电影计划将在7月25日抵达西宁,跟电影市场的资方和所有嘉宾见面。

发布会最后,李子为说:在接下来的一年又一年当中,你可以守住,坚持下去。希望你们创作出可以带到未来的作品,希望我们都能成为未来的一部分。

所有的爱是发自肺腑的。人们把自己当成FIRST的家长,像守护孩子一样守护这个影展。

接受《贵圈》采访前一晚,李子为刚刚和队友吵了一架。选择今年市场公开周的举办场地时,两人产生了一点分歧。李子为综合考量,更想用组委会的场地,而队友则希望再想想办法,找个更合适的场地。晚上10点,两个人在群里僵持不下,队友甚至呼吁全员投票决定。

这种很不职场的相处模式,在李子为的团队里并不少见。她允许冲撞,鼓励直抒胸臆,哪怕你是一个实习生。她苦心培养这样的团队环境,对此非常珍惜。

这也是FIRST能保持活力和生命力的原因之一。但现在,FIRST既是影展也是企业,李子为既是“总制片人”,又是企业的管理者——两套逻辑在同时运行。她希望二者能殊途同归,不管是在节展还是在公司,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你看,自由这两个字长得多么条条框框。”

长时间里,FIRST天然地和创作者站在一起。如今李子为希望能跳出来,打造一个专业的产业系统,而非固守一个小小的保护圈——那会让最原始的生命力,被保护得越来越柔弱。

FIRST的职能之一,是寻找一个平衡点,让年轻创作者在相对宽松的场域里进行创作,让行政部门和创作者有序对话,并向电影市场输送新鲜血液。FIRST的经验是:“深刻理解规则,再去合理地‘更新’它。”

和香奈儿的合作,就是一次新尝试。

2018年在香港,李子为曾被人“教训”过8个小时:“你只知道一味地去建设内容,但是忽略掉了这是一个公司啊。在没什么资源,也没有一分钱资本支撑的情况下,只靠消耗吗?卖房子卖车,你还能卖点啥?”

现在,电影节伸出了第一根手指。李子为知道,一个孩子如果只有一件玩具,“他会把那个玩具玩出花样出来,玩得锃亮锃亮的。”

在不久后的西宁,人们将会看到FIRST和香奈儿共同开启的官方特别策展:聚焦女性电影、女性故事,由香奈儿支持的“第一帧”(FIRST FRAME)。发布会上,这届FIRST“电影市场终审评委”之一周迅,给这个单元的概念片配上旁白:我的浪漫里布满野火,我的温柔中酝酿着风暴,我走上街道坚如磐石,我不是虚构的影子。你应该郑重地念出我的名字。

这是李子为想要的。一个品牌,和FIRST一起推动某件事的场景,一定要符合这个电影节的气质以及这个品牌的气质。

邀请明星,也是规则的一部分。只有越来越多行业里先锋者的参与,才会吸引更多的人对青年电影创作生态投注目光。为了达成这个效果,五月的最后两天,李子为需要给至少70位电影人发出邀请,请求他们能对发布会的两条内容转发互动。“最终能帮我发的可能只有20个,但是那个量也够了。它一定会对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有帮助,甚至会有极大的提升。”

和队友争执不下的那天晚上,李子为冷静了40分钟后,在10点50打了一段文字发送出去:如果有一天你能明白,我比你更在意来客的舒适度,你就能理解这个艰难且正确的决定了。

她原谅年轻队友对自己所有的不理解。那些热爱的毛刺,只能被时间改变,不可被教导,更不能通过管理手段磨平。

这样的文化到底适不适合一个企业的发展,李子为不太确定。“但就像我做FIRST影展这件事一样,那些处女作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能开辟出新的审美和语法吗?能改变世界电影史吗?还是能影响下一代、下下一代吗?我不确定。但恰恰是这种不确定性,我想走一遭看看。”

【本文作者何可以,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贵圈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