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广东人家里蹲,旅游业损失几何

国内第一人口大省,第一经济强省的旅游经济效应。疫情给本地旅游业带来了严重打击。
2021-06-11 08:01 环球旅讯 张梦菲


【环球旅讯】自5月21日广州发现本轮首例本土病例以来,疫情源头尚未查清,在大规模地筛查之下,广州的疫情防控措施也在逐步升级:

6月6日,在广州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陈斌提倡广州市民非必要不出省、非必要不出市;佛山、东莞、惠州等地也先后发出类似提示。广东开始重启“家里蹲”模式。

航班管家数据显示,5月31日-6月6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同比下跌近80%,直接跌出国内航班量TOP10机场行列。而去年白云机场还被“加冕”为全球最繁忙的机场。

疫情给本地旅游业带来了严重打击:丽呈集团数据显示,近一周华南地区酒店预订量环比疫情前一周跌幅超50%。同时,广东作为全国人口大省、经济强省,此次再提“非必要不出省”给其他城市的旅游业带来直接影响。

01

三亚客流量下降明显,厦门某酒店入住率跌至20%

以近年来受政策东风吹拂的三亚为例,广东游客历来是三亚旅游的主力军,根据三亚旅游推广局数据,2020年广东在三亚客源地中位列第二,仅在北京之后。在到访三亚景区蜈支洲岛的游客中,广东游客整体占比约10%-15%,收入占整体的13%-18%。

三亚蜈支洲岛旅游区副总裁杨晓海表示,受此次疫情影响,三亚各景区及蜈支洲岛的客流量明显下降,其中广东游客退订酒店和出游产品比较明显,初步统计相比疫情前下降30%左右。当日游的人数下降更为明显,蜈支洲岛下降20%,个别景区下降达到50%。

客流量的骤然下降也带来市场供给关系变化。“尽管蜈支洲岛内的旅游项目价格并未受到影响,但三亚整体酒店的价格有进一步向下调整的趋势。”杨晓海表示。

在厦门经营酒店的Mason(化名)向环球旅讯表示,从5月27日开始,酒店的入住率出现明显下滑;本该是入住高峰时期的5月28日、29日(周五、周六),入住率不到40%;到了6月7日,酒店入住率已不足20%。

“广、深是我们酒店的重要客源地。” Mason表示,疫情发生后不仅没有了广东的客源,其他省市的客人也因为担心疫情而不来了。“现在只能靠本地客人维持生意,但酒店价格相比疫情前也已经下调了很多。”

距离广州和深圳不过三个小时高铁的长沙也受到了影响。珀林酒店集团总经理王长春就表示,疫情发生后酒店的营收下降了15%左右。

丽呈集团数据策略部总经理褚煜佳透露,此次疫情发生后,刨除华南地区,丽呈集团在全国的近一周的预订量相比疫情前一周也下滑一成左右。

02

新疆康辉退订人数超2000,长线目的地也降温

广东此次再提“非必要不出省”不仅影响周边城市旅游业,也对国内长线旅游的重要目的地,如敦煌、新疆等西北地区,带来较大影响。

新疆康辉大自然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疆康辉)华南片区负责人史文通表示,自521疫情以来,新疆康辉已经取消40多个大团、数以百计的小包团的订单,至少损失了2000多位客人;如今每天接待的客流量相比疫情前下降了近一半。

一直以来,广东都是新疆康辉的重要客源地,占了该公司全国客源的30%左右。在史文通看来,广东人在旅游方面的成熟度高,热爱新鲜事物,因此新疆康辉推行新旅游产品都喜欢从广东地区开始,最容易打开局面。

不过,据史文通观察,虽然新疆地区广东客流量减少,乌鲁木齐市区的酒店价格仅有小幅上涨,景区内的酒店价格也保持坚挺。

敦煌文旅集团首席产品营销官王琦表示,自521疫情发生以来,六月份的广东订单都退完了,大概占到该集团全部订单的20%,这个数字与广东客源在该集团总客源中的占比一致。“暂未看到这波疫情对其他地区游客来敦煌造成影响。”

但王琦指出,敦煌文旅集团主推高端定制类旅游产品,从高客单价中获得回报。敦煌旅游市场还有80%以上都是散拼团的常规旅游产品,这些旅行社以量取胜,他们在此次广东疫情受到的影响估计更大。

在长三角、京津冀等地区,广东这波疫情带来的影响较小。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甘圣宏表示,广东这波疫情对长三角地区影响甚微,毕竟长三角地区的第一客源是上海。

03

暑期或失广东客人,对旅游业影响较大

如今三周过去,广州仍在应对521疫情,重提“非必要不出省”,这就难免让旅游业者对即将到来的端午和暑期担忧。

从全年假期出行趋势来看,端午节假期虽然是“洼地”,但错开“五一”和暑期出行的度假群体仍然不少。携程发布的《2021年端午节预测大数据》显示,截至6月2日,通过携程预订的旅游订单量同比增长135%,预计今年端午出游人次将达到1亿,恢复至2019年同期水平。

杨晓海表示,端午节多以近途旅游为主,三亚受广东游客下降影响比较大。6月10日,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副局长吴青松表示,端午假期正值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需要广大市民游客同心抗疫,减少聚集,就地过节。

不过对于敦煌、新疆这样适合长线旅游的目的地来说,影响则不大,“毕竟往年端午是新疆的传统淡季,本来也就没有太多的广东客人。”史文通表示。

但暑假就不同了,受访旅游业者均表示广东客人减少将对暑期旅游带来较大影响。一方面暑期向来是亲子游、高校学生出游的黄金时期,广东省更是各旅游目的地亲子游市场的主力军。根据教育部网站数据,2019年广东在校小学生人数达到1033万,占比近10%,数量居全国第一。

同时,此次疫情仿佛敲响警钟,全国各地已有限制大中小学生出行的风声。据相关人士透露,北京部分高校教师今年暑假仅有28天且要求不能出京。

另一方面,类似新疆这样的长线旅游地区,暑期不仅吸引亲子群体,也吸引其他热爱新疆景色的高客单价人群。“毕竟新疆风光,七八九月份最美,广东客人也是暑期出游来疆的重要群体之一。”史文通表示。

王琦对今年暑期的敦煌市场表现也很担心,因为每年从4月下旬到十一黄金周期间一直是敦煌的旅游旺季,但自2020年疫情以来,敦煌旅游业直到今年的“五一”才算真正恢复一些元气,“如果广东这波疫情一直到7月中旬还得不到彻底控制,那就意味着敦煌在暑期将失去广东客人,那么敦煌旅游业在今年的恢复情况就不好说了。”

6月10日,温州新增两例阳性确诊病例。同日浙江海宁发布疫情防控公告,倡导市民就地过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国内的端午假期平添了更多变数。环球旅讯将对疫情的最新状况保持关注。

【本文作者张梦菲,由投资界合作伙伴环球旅讯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