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今天,他坐拥120亿市值:徐新又投内衣

今天,爱慕股份成功上市。千亿内衣江湖,一出好戏正在慢慢上演。
2021-05-31 11:45 投资界 杨继云 何彩俪

千亿内衣江湖,一出好戏正在上演。

你可能没听说过,但这家内衣公司今天上市了。

投资界5月31日消息,爱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爱慕股份)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此次IPO,爱慕股份发行价为20.99元,开盘迅速涨停,最新市值超120亿元。

爱慕的创始人是一位60后苏州男人——张荣明。创办爱慕前,张荣明在首钢大学任教,偶然一个机会,他接触到了记忆合金胸罩的项目,这与内衣中最硬的一个部件——文胸底托有关。张荣明当机立断下海从商,在1992年接管了爱慕股份的前身。他带来的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很快便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如今一年卖出33亿元。

2017年,已经成为行业龙头的爱慕股份斩获了唯一一轮融资,背后集结了加华资本、众海投资晨晖资本等一众投资方。其中,创始人张荣明的老相识加华资本是最大的外部投资方。按照120亿市值计算,张荣明家族身家85亿元。

爱慕所在的内衣赛道,正在经历一场大洗牌。当老牌内衣纷纷没落,新锐本土品牌开始冒头——内外、蕉内、Ubras等新内衣品牌强势崛起,融资一轮接着一轮,背后红杉中国、IDG资本、今日资本启明创投、GGV纪源资本元生资本等知名VC云集。千亿内衣江湖,一出好戏正在上演。

60后苏州男人卖内衣:

三十年,他终于收获一家上市公司

爱慕股份背后,是一位来自苏州的60后。

1962年,张荣明出生在苏州吴江,年幼时他就做起了“小老板”:晚上到河里捉黄鳝,第二天到市集上卖掉,挣几毛钱,然后吃一碗面回家。创业的种子就是在那时埋下的

1980年,18岁的张荣明考上了北京钢铁学院,也就是后来的北京科技大学。在北京科技大学的那几年,张荣明本科学的是冶金与化学专业,研究生时的项目是涂层项目,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首钢大学任教,继续自己的研究,并接触到了涂层刀片的生意。1991年,张荣明通过研制的高强度金属加工涂层刀片,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

这些看上去十分“硬”的项目,与他日后从事的内衣行业不无关系。在做涂层刀片的过程中,一个偶然机会,张荣明接触到了记忆合金胸罩的项目,这与内衣中最硬的一个部件——文胸底托有关

彼时,自由开放的风潮刮向女性服装业,灌溉出一片女性内衣的红海。被称为“中国现代内衣之父”的郑敏泰,早在1975年就在中国香港推出了安莉芳,上世纪90年代内衣浪潮终于席卷到了北京,张荣明也等来了创业的机会。

1991年,他研制出了一款超弹性记忆合金文胸底托,但没有内衣厂愿意买下他的产品,于是他决定自己生产。1992年,张荣明接管了北京华美时装厂,这是一家设立于1981年的服装厂,也是爱慕股份的前身。此后,张荣明开始正式批量生产内衣,1993年“爱慕”品牌正式推出,填补了当时钢圈内衣市场的空白。

就这样,这个曾经对内衣品牌了解甚少的小伙子,意外打开了一幅内衣帝国的画卷。目前,爱慕股份已从女性内衣业务逐步扩展至男士、儿童、运动等多个细分领域,主力品牌已经包括爱慕、爱慕先生、爱美丽、爱慕儿童、慕澜和兰卡文等。

说来也巧,国内几大内衣品牌巨头创始人,都是男性。就在爱慕品牌推出的三年后,1996年林升智、林升江兄弟在汕头成立了曼妮芬服装公司,专门从事内衣生产,也就是现在A股上市的首家内衣企业汇洁股份的前身;1998年,来自福建的郑耀南创办了都市丽人;1999年,鲍洪升、赵强、周枫三位创业者攻入女性内衣市场,成立了婷美。

张荣明算是中国内地最早吃螃蟹的一波人。如今,他带领爱慕股份成功IPO,市值超120亿元。

一年卖出33亿,仅完成一轮融资

他们为何投内衣公司

一件小小内衣,究竟如何撑起百亿市值?

诞生23年来,爱慕股份早已进化为了贴身服饰行业的龙头企业,产品组合已从早期单纯的文胸、内裤逐步扩展至保暖衣、家居服、袜类、家纺、防护口罩等多个品类。2017年—2019年,爱慕股份旗下的爱慕、兰卡文、爱慕先生分别在女性内衣、高端女性内衣、男性内衣中市场综合占有率连续排名第一。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爱慕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47亿元、31.19亿元、33.18亿元。在营收不断增长同时,爱慕股份的利润却在不断下降,同期分别实现净利润5.56亿元、4.49亿元、3.34亿元。

在胡润百富榜上,爱慕创始人张荣明身家也一度缩水,从2019年的42亿降至2020年的35亿。关于净利润下滑,爱慕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主要是2018年起公司对旗下品牌逐步进行变革升级,同时加大在品牌推广、渠道建设、产品研发等方面的投入所致。

此前,受互联网电商冲击,内衣行业刚刚迎来一场大洗牌,全球“性感内衣鼻祖”维多利亚的秘密的破产为业内敲响了警钟。这些年,老牌内衣企业们走得有些艰难。利润下降,裁员,存货滞销……在这种情况下,爱慕股份的发展空间也一直饱受外界质疑。想要在二级市场讲好内衣故事,对于爱慕而言,目前并不轻松。

一路走来,爱慕只获得过一轮融资,其背后集结了加华资本、众海投资、晨晖资本等一众投资方,其中加华资本是最大的外部投资方。

早在十几年前,加华资本创始人宋向前就结识了张荣明,这个曾任教于高校的苏州企业家就给宋向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典型的高级知识分子,智商、情商、美商兼备的一个人。”彼时,加华资本一直看好中国高端内衣市场:人们收入提高了,消费能力就上升了,人们需要更高品质的东西,这是最代表消费者变化的新消费势能。2017年5月,加华资本正式投资爱慕股份。

同样作为爱慕股份极少数外部股东之一,众海投资创始合伙人鲁众认为,在消费人群的代际切换中,年轻消费群的决策优先级发生变化:从个人偏好→KOL推荐→潮流化等,爱慕股份这样的传统品牌通过互联网化的升级改造,会成为一个不断适应消费升级需求的伟大品牌。

根据招股书,张荣明直接持股46.8%,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公司 70.11%的股份,按照目前120亿的市值来计算,张荣明个人身家超80亿元。

又一波本土内衣公司诞生

VC豪门云集,红杉、徐新都来了

如今的内衣江湖是个什么情形?

爱慕股份成为继都市丽人、汇洁股份、安莉芳控股之后,国内第四家上市的内衣品牌。“老一代”内衣品牌也并非都是顺风顺水,都市丽人曾以8000多家门店成为市占率第一的品牌,但2020年却亏损1.18亿元,早已黯然失色。

而另一家海外内衣巨头——维多利亚的秘密,其英国分公司在2020年屡次传出被迫破产的消息,母公司L Brands被爆要出售给一家私募基金。维多利亚的秘密在2015年左右进入中国市场,搅乱了内衣以本土品牌为主的市场格局。

现在,这个江湖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玩家,例如内外、蕉内、Ubras、奶糖派等等。新锐本土品牌迎来窗口期,与此同时,红杉中国、IDG资本、今日资本、启明创投、真格基金等VC们也纷纷赶来。

为什么投资机构会在此扎堆?正如今天很多消费品牌一样,内衣也体会到了资本市场的绝对热度。去年11月,于2015年成立的品牌蕉内拿下元生资本数亿人民币的A轮投资,投后估值达到25亿,成为当时新品类里估值最高的内衣公司。

很多人觉得它估值过高,元生资本创始合伙人彭志坚则认为,蕉内业务所涉及到的“男士内衣品牌的广阔市场,拥有诞生超级品牌的可能,要坚定投入。”这样的想法,正是众多投资内衣品牌的投资人所认同的,一家FA曾对外说,“每个接触过蕉内团队的投资人都非常笃定。”

这两年因王菲代言而大火的NEIWAI内外,实际上在2014年就已经诞生,2015年拿到了真格基金1000万元的天使投资。截至目前,这个内衣品牌共获得了7轮融资,投资方还包括启赋资本祥峰投资、华强资本、启明创投、蜂巧资本等。

大家为何纷纷涌向内衣赛道?北京一位关注内衣品牌的VC合伙人向投资界总结:“1、内衣赛道至少千亿,是一个巨大的市场;2、新一代消费者的崛起,给新的内衣消费品牌带来了机会,人们的追求已经变了;3、这一批创业者不一样,要么是有很深的经验,要么是更能与年轻人对话,并且能够利用好新的营销方式。”

2016年成立的Ubras,背后投资方更是大咖云集。2018年,今日资本斥资5000万元独家投资了Ubras,2020年9月,今日资本又联手红杉中国投资了B+轮,2021年1月,IDG资本入局。鲜为人知的是,Ubras的创始人钭雅前曾是爱慕的一名市场经理。而更有趣的是,2010年,今日资本曾巨资投资都市丽人,8年后,徐新又选择了Ubras。

千亿内衣江湖,只是现下消费赛道火热的一个缩影。中国的消费品牌们正处在一个新旧交替的阶段,一波消费崛起的超级时代浪潮袭来,也是中国品牌崛起的黄金时代。现在爱慕上市了,中国内衣江湖的新故事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