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 4年3次转变背后:早期VC“出走”加拿大

截至目前,CAMP中加联合创业营、CCAA中加天使联盟已在美、加投资超过41家早期技术创业公司,其中在加拿大投资36个项目,在美国投资5个项目,累计投资额超过1000万美金。
2019-04-19 09:49 投资界 Rica

“中国VC、早期投资出海主要有两条路,一是去越南、印尼、印度等东南亚、南亚国家;二是去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德国等高科技国家,而我们的主场在加拿大。” 近日,在第四期CAMP中加联合创业营活动期间,中关村大河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童对投资界表示。

2015年4月,CAMP在加拿大多伦多呱呱坠地。半年后,CAMP第一期训练营的10家加拿大初创企业踏上中国的土地。今年,已是CAMP4.0。

截至目前,CAMP中加联合创业营、CCAA中加天使联盟已在美、加投资超过41家早期技术创业公司,其中在加拿大投资36个项目,在美国投资5个项目,累计投资额超过1000万美金。

“价值洼地”加拿大

北美有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大国,通常谈起美国市场,人们总能侃侃而谈其科技创新、硅谷、华尔街,但是对加拿大所知甚少。实际上,加拿大和美国市场紧密相连,却各有不同。

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的科技参赞曾经打过这样一个比方:如果把美国的科技比作一串已经串好的珍珠项链(已经成体系化),那加拿大就像一些散落的珍珠。

加拿大一直是美国的人才输出国之一,其教育和科研水平居世界前列,政府对于教育赋以超高比例的经费投入。加拿大的人口只有3600余万,但是历史上获得过诺贝尔奖的加拿大籍学者有24位之多,主要集中在物理、化学和医学领域。

就科技创新、创业和投资生态环境而言,加拿大有发达的经济体、超大型的北美城市集群、完整的产业配套、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高质量的大学和顶尖的研究机构,正常来讲,这些元素都应该让加拿大成为全球科技创新的热点区域。

但是,与加拿大令人瞩目的科研水平相比,其本土创投或许只是北美创投市场的一个 “配角”。

王童介绍,加拿大优质项目及人才正在被美国巨大的“虹吸效应”影响。“加拿大企业很难生长到很大规模,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后就被美国买走了,或者是加拿大的大量人才被美国挖走。举个例子,多伦多的滑铁卢大学学科里,计算机科学和数学特别厉害,但有些计算机人才还没毕业就被美国的大企业招走了。”

而对于风投而言,美国是科技创新的制高点,吸纳全球资金,竞争要激烈得多。“如果想在美国系统地建立起投资生态,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我们把主要战场转移到加拿大。”王童分析。

在他看来,加拿大在北美是一个价值洼地,在AI、清洁科技和医疗方面,加拿大的创业项目质量都不错,而且估值相对美国来说也低一些。既有科技的先进性,市场又相对小,吸引的基金比较少。

实际上,这两年,加拿大的创投市场逐步升温,不管是资本、转移向加拿大的知名公司、还是创业项目的数量都体现了这个趋势。

根据普华永道(PwC Canada)和国际知名调研机构CB Insights联合发布的MoneyTree Report统计,2018年上半年加拿大共完成248笔风险投资,融资总金额达到19.2亿美元,为本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加拿大各大城市中,多伦多、温哥华与蒙特利尔三地的创业公司获得的融资数量与金额最高。另外,微软、Wework、Shopify等知名公司,也都在加拿大多伦多设立了分部。

三次转变

伴随加拿大创投环境的变迁,CAMP从1.0到4.0,思路也发生了变化。

“开始CAMP1.0时,我们就是想投好项目,至于是哪个领域,是否跟中国市场有关,我们没有特别的要求。但后来发现投起来有困难,鉴于中外文化、生活方式上的差异,后来在领域方面逐渐转向以科技、教育为主。”

在实践中王童发现,好项目不见得好找,投资也需要有附加的价值(Add value)。“创业者为什么要拿一家中国机构的钱,就如同中国的项目为什么要拿美元的钱,这里面是有道理的。如果没有产业资源、人脉资源,钱就仅仅是钱,很难真正帮得上企业的忙。”

所以CAMP2.0中,开始偏重海外企业和中国的联系,去投与中国有关的海外企业。

“与中国有关”主要包含三点:第一,中国是它一个巨大目标市场;第二,企业生产供应的链条在中国;第三,项目有资金需求。

而第三次转变,也就是今年的CAMP4.0,王童表示,更结合中国的现状,尽量去投硬科技驱动且和中国相关的企业。

投资界了解到,本次CAMP4.0来华的9个加拿大科技创业项目中,涵盖了新能源、高端设备、纳米技术、医疗健康、人工智能、机器视觉等硬科技领域。

已有部分退出案例

王童称,在已投41家企业中,已经有不错的退出回报。

Applyboard是CAMP项目2015年投资的一家做留学的加拿大企业。它做了一套优质系统, 依托在美加积累的超过200个高等院校和近千个留学项目,为准备留学的人员专业匹配学校,从学校取得学费的返佣。

Applyboard为什么希望拿到中国资金?王童介绍,中国是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而北美是整个教育市场的高地。“每年去美国和加拿大留学的学生大致分两种情况,一种是Top50的名校,这部分高校生源是不愁的。Top50之后的学校,最大问题就是生源,大量的留学生是在Top50之后的长尾市场。”

Applyboard的逻辑就是把长尾的留学生推荐给大量的学校,从学校取得学费的返佣。目前ApplyBoard已成功进入北京、上海、郑州、西安和成都等城市。通过与留学机构或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留学申请专家进行深度合作,ApplyBoard将有机会接触到较为理想的市场空间。

王童透露,2015年投资时,Applyboard的估值1000多万加币,最近新的一轮估值已达数亿美金的估值。

另外一个目前已有较高账面回报的项目是Cyclica。Cyclica是一群科学家做的人工智能制药辅助平台,通过平台系统、算法,快速帮助制药公司指出可行方向、提升效率。

“一般而言,大的制药公司在合作上比较谨慎,小的制药公司没有足够的钱。我们给团队的建议是:企业从大的制药公司收取现金流,维持公司发展,从小公司收取股权。Cyclica目前已经有几十家小公司药的所有权,帮助这些公司免费使用其人工智能制药辅助平台。”王童称。

海外早期投资的“难与惑”

在不熟悉一个海外市场之前贸然进入,势必要交一定的学费。

王童坦言,巨大机遇面前,挑战并存。首先,不能什么项目都能投;第二,巨大文化差异会造成沟通上的问题。对于早期投资者而言,很大程度上要判断创业者是否真正具备创业家精神,是否能坚持走下去。出于文化上的各种差异,会对投资人的判断产生挑战。

另外,包括人民币境外直投、现实操作路径、股权的持有和退出等也是挑战。目前CAMP也探索了一些新的机制,不仅仅能在加拿大和海外投资公司,也能通过投资这些公司在中国设立的子公司,来实现估值和退出。

“我们在境外做投资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取得财务性的回报,这是时间和专业水准的问题;二是把国际上先进的技术和人才引进中国,在中国落地,进一步发展。”王童强调。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