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终结”于2019年1月23日

2019-01-25 15:28 微信公众号:钛媒体 高梦阳 王糈
A A
摩拜更名、创始团队全部退出、摩拜北京员工迁到美团集团总部,10个月里,摩拜这个品牌就这样成为了历史。然而对于美团这个超级平台来说,野心似乎不止于此。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被美团收购满打满算10个月,摩拜这个品牌终于成为了历史。这一时刻,你需要看懂“超级平台”美团的野心。

摩拜,终成共享经济商业史的注脚。

1月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由他本人兼任事业部总经理。

在内部信中王慧文表示,目前美团APP和摩拜APP均支持扫码骑车,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

ofo走入绝境,摩拜美团化完成,共享单车“红黄大战”的故事彻底落幕,但共享经济领域的爱恨情仇还在继续。

10个月,摩拜使命终结

将时间拉回2018年在4月3日晚间,摩拜召开股东会议,经过一番博弈,表决通过美团收购案。

美团以35%美团股权、65%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

收购摩拜单车的消息落地后,王兴也对外强调,摩拜的创始团队不会出局,仍然保持独立运营。但谁都明白,美团以27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之后,创始团队出局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不到一年时间里,摩拜已经彻底“美团化”,当初的承诺,也成了“空头支票”。钛媒体梳理摩拜被收购后的一些重要人事等变动时间线:

2018年4月当月,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因个人原因,卸任CEO。

2018年11月27日,摩拜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创始团队中的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以及投资人李斌全部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为大股东,占股95%,美团联合创始人兼CTO穆荣均占股5%。

2018年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宣布卸任CEO一职,由刘禹接任CEO。

2019年1月23日,摩拜全面接入美团App,并改名美团单车。同时现任CEO刘禹将离开摩拜去创业。

满满十个月。

在十个月时间里,美团点评实现了对摩拜全面的接管,摩拜也完成自己的使命,更名也是顺理成章。

收购摩拜不仅加剧美团的债务危机,也成为美团招股书不太亮眼的一页。虽然美团不急于摩拜盈利,不过在美团的管理下,摩拜也告别了扩张的战略,回归到理智的精细化运营管理阶段。

在2018年12月,胡玮炜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过去7个月摩拜几乎没有投入新车,但订单在上涨。

以杭州为例,杭州市共享单车总量由年初的88.27万辆,减少至四季度减量后的39万辆,包括摩拜在内,都在减少车辆投放。在过去半年里,摩拜在杭州下城区的车辆淤积情况下降了55%,人力、物力、运力也得到了更好的调度。

在消减运营成本,告别高速扩张下,裁员也是不可避免。

在2018年12月25日,摩拜就曝出大规模裁员,人数近100人。据报道称,这次裁员由美团进行操作,涉及业务部门,技术、地方站、市场部。此外,摩拜现有的财务、人事等部门将直接由美团对应部门接管。不过摩拜官方回应称,属正常的业务调整,部分岗位仍在招聘中。

美团App将成为国内摩拜单车唯一入口

摩拜更名、创始团队全部退出、摩拜北京员工迁到美团集团总部,10个月里,摩拜这个品牌就这样成为了历史。然而对于美团这个超级平台来说,野心似乎不止于此。

优化整合后,共享经济会是下一个增长引擎吗?

摩拜单车终于更名“美团单车”,王兴的目的,不仅仅是拥有对摩拜的绝对控制权。

对于美团而言,上市只是不过2018年的阶段性目标。无论是收购摩拜,还是与滴滴在网约车、外卖业务上的对攻,都体现了美团对超级平台的执念。

此前,王慧文在一次演讲中就强调,单业务公司无论什么业务都会到天花板,要避免这个事情发生,并不是坚守用户体验就行,而是要在已有的业务达到天花板之前要开始新业务。

“如果(公司)已经到了天花板,到100亿美金到1000亿美金区间的时候再开辟新业务就来不及了”。王慧文说。

以美团上市后的情况来看,在外卖、到店酒旅业务还无法帮助美团扭转财报颓势的情况下,必须在现有业务到达极限点之前寻找到新的增长引擎。

共享出行这个市场,就很符合美团的超级平台扩张目标。

无论是摩拜所在的共享单车赛道,还是滴滴的网约车市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头部公司的日交易笔数基本上都超过了2000万单。

因此,美团对摩拜进行改造,并纳入到LBS平台之下,一方面看中的是单车出行这一高频“入口”,意图实现进一步流量与用户体系的打通,来减少流程提升用户体验;另一方面,是希望利用美团内部的组织溢出能力,实现与网约车业务等LBS平台内部的业务融合与互通。

不过,钛媒体认为,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尽管共享单车在行业层面被唱衰、网约车市场仍被滴滴垄断,但美团已经避开正面竞争——在另一个共享领域即民宿市场,实现了逆袭。

1月21日,美团旗下共享住宿品牌榛果民宿 CEO 冯威赫首度对外披露了2018年的经营状况。

据其向钛媒体披露的一组数据:去年榛果民宿日均间夜量保持稳定增长,2018下半年对比2017下半年消费间夜增速2500%。

据钛媒体了解,美团的民宿业务诞生于2017年4月。从规模而言,并非行业头部品牌,但增速较快。

据公开数据,截止到2018年4月,榛果民宿的房源只有15万,远低于行业领头的途家、小猪短租与Airbnb。

但冯威赫告诉钛媒体,“依靠着行业的增长与美团点评流量的供给,榛果民宿的在线房源量有350000,覆盖城市超过300个,在线房东80000名。”

榛果民宿方面称,11月和12月的间夜量已超过了Airbnb中国,仅与途家在最后一个月的间夜数存在差距。

美团在这个时间点公布榛果民宿的成绩,与为摩拜更名一样,颇有深意。

就目前来看,在美团APP的最新产品主界面上,打车(上海)、单车(北京)与民宿都已经成为重要入口。

尽管美团在上海的网约车业务上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暂时受困,美团方面在财报中也承认,网约车的拓展也是导致亏损的主要因素之一,据美团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美团将不再拓展网约车业务。

但美团已经在前不久获得了北京地区牌照,加上尚未开城但已经拥有的杭州、成都、温州牌照,可以预见,2019年美团仍然不会放弃网约车业务的扩张。

伴随着单车业务的融入,与短租民宿的快速增长,美团已经开始搭建一个共享出行、住宿领域的生态体系。

而能否将出行业务的颓势扭转,与短租民宿一道,让共享经济成为美团新的增长引擎,将是2019年美团面临的巨大考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 相关企业: 经开
  • 相关机构: 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