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资

熬过寒冬,2019年可能是一个投资的好年份

2018-12-05 22:44 投资界 zoewang
A A
12月5日上午举行的《预见2019:投资有道》论坛上,各位投资大佬对即将过去的一年进行了回顾,认为2019年新的机遇正在到来,其中AI、智能互联网、To B等领域成为大佬们普遍比较看好的投资方向。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12月5日上午举行的《预见2019:投资有道》论坛上,各位投资大佬对即将过去的一年进行了回顾,认为2019年新的机遇正在到来,其中AI、智能互联网、To B等领域成为大佬们普遍比较看好的投资方向。论坛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主持: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

嘉宾: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 曹毅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总裁 陈浩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符绩勋

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  贺志强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

经纬创投中国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 徐传陞

投资人应该是春天的使者

甘剑平:大家上午好,刚刚有朋友说到冬天,我看会场好像还是坐无虚席,也许现在是寒冬,展望未来,很快就春暖花开了。下面请各位回想一下2018年真的是这么差的一年吗?让大家感受到寒冬已经到来,或者即将到来?

汪潮涌:20年还在跟大家一起起早贪黑的做投资,20年以前的朋友很少在一线参加论坛了。一件事情能让你20年如一日的做,说明真的喜欢这个行业,这个行业真的很有魅力。

我们这些年一直是以一种比较匀速的速度在发展,没有感觉到太热或者太冷。在过去20年里,我们听过太多的资本寒冬,也见识过太多的起起伏伏。刚才开复讲得很好,很多伟大的公司都是孕育于最艰难的时候。99年我们成立的时候,很荣幸看到了那一年有很多中国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成立,而99年恰恰是亚洲金融危机结束最艰难的一年,可是中国最头部的互联网公司就诞生在99年。

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也是很艰难的时候,中国也诞生了几家很不错的互联网公司。08年金融危机泡沫破灭,09年、10年看到小米,还有一批中国新生代的互联网公司成立。这些伟大的公司都是在寒冬的时候成立的。作为投资人,我们就要在最冷的冬天给他们提供粮草,让他们过冬茁壮成长,迎接春天的大好时光,我们应该是春天的使者。

20年过来,我们公司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早百分之百投互联网,后来50%投互联网,到现在互联网投资大概占我们的三分之一,其他的70%投大健康。现在叫九大行业,三新三大三高,三大是大健康、大文化、大环保,三新是新材料、新能源、新模式。每年大概投30-40个项目,今年大概投了35个项目。目前为止募到的资金接近50亿,还可以,不算是特别寒冷的一年。未来还是以这种速度匀速发展。投资是一个马拉松,能够坚持20年以上,我还可以再坚持20、30年,和大家一起见证中国伟大公司的成长。

符绩勋:汪潮涌也说了,其实寒冬过程里面其实孕育着好的公司。我们看不管是阿里、百度还是腾讯,到08年去哪儿、UC、YY,好的公司都在这个过程里面历练。寒冬并不可怕,关键是你怎么去面对它。上市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里程碑,虽然现在的股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上下的波动,有内部的因素,也有很多外部宏观的因素,导致股价波动,但是整体上来说,能够上市,能够得到资本的助力,通过一个新的资本舞台,继续推进公司的发展,这些都是好事。这个过程有可能是比较艰难的,但是结果可能还是会挺好。

陈浩:让我们几位时间长一点的基金先讲,可能是因为我们经历了这个行业不同的周期和波动。无可厚非其实所有的行业都有一个波动和在波动当中不断发展的过程,PE和VC一定也是这样,所以我觉得不奇怪。从君联资本今年的情况来看,我可以给大家几个数据参考一下,首先是募资,大家感觉募资压力很大,16年那一轮我们一共募了差不多100亿人民币左右。今年我们开始新一轮的募资,从下半年开始,我们的目标应该还更激进一点,比上一轮略高一点,目前来看我们有70、80%的把握,应该能够比上一轮能够募得更多一点钱,这是第一个数字。

第二个数字就是投资,这也是在座很关心的。今年有很多估值的泡沫,也有很多行业在处于非常大的变化当中,我们的投资跟去年相比也有一些变化,主要在于投资的项目数量有所减少,但是投资的量并没有降低,可能单个项目的金额还略有提升。我们在行业的布局方面有所调整,对生物医药方面的投资有可能会谨慎一点,因为这个行业我们感觉有一定的泡沫。而在科技类像2B的科技还有硬科技方向的投资,已经大大超过去年或者是早期的投资,包括半导体和软件这些方向。总的来讲,我们应该说没有降低投资的总的当量。

第三个是退出,去年和今年差不多,无论是IPO还是并购,数量都差不多。不同的是今年海外的IPO相比较去年已经大大提高,香港、美国占到IPO的数量应该是占到了60%以上,40%是在A股,包括创业板和中小板。

从总体情况来看,我们确实也感觉到这个行业很大的变化,也做了很大的调整,但是有信心能够度过这个行业变化和调整的周期。

甘剑平:陈总对人民币募资市场还是很有信心的,是我们的业绩比较好,还是整体的市场没有大家想象中这么糟糕呢?

陈浩:首先应该是人民币资本来源结构的变化。过去可能我们的资本来源里面,大量来自于银行,来自于资产。现在越来越转向于机构,比如说保险公司、社保,可能还有一些专业化的母基金。

第二个就是资本来源方。LP对产业投资趋向于冷静,他愿意给哪些GP给钱,在哪些方面愿意投资,都趋于理性,而不是大面积的,只要有一些业绩的团队就可以拿到钱。今天他们更在乎GP的能力、业绩还有在某些方向上特定的专业投资水平和眼光。

头部GP竞争优势越来越大

甘剑平:钱是有的,你拿得到,拿不到,就不一定了。启明创投成立于2006年,2018年其实是我们12年中创记录的一年。首先年初我们完成了人民币和美元包括在美国境内做医疗健康的三个基金的同时募集,差不多15亿美元,100亿人民币左右,还有包括像小米、美团等成功退出。

在投资方面,我们也投了很多项目,可能2018年从数字上来讲,应该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年份,但是大家都有一定的恐惧心态,我相信主要可能是来自于二级市场、宏观经济、所谓的贸易战。总体来讲二级市场股市的影响,对我们做一级市场,做VC创投和私募的人,不管从心理和募资困难程度上,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但是从整体创业者的质量和技术的革新,我觉得2018年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年份。

徐传陞:我们是08年1月份成立的。国家从13年到18年这五年鼓励创业创新,这五年我们多了很多的同行,从几百家可能到了万家的级别,这个时间点,到了今年年初整个全行业开始进行调整,也是挺正常的。一万家里面,慢慢形成一些头部效应,会是行业的必然趋势。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正进入下一波的产业升级。

今年总体的氛围不太乐观,过去资本市场火热,导致今年那么多IPO以及一二级市场倒挂,影响了大家的信心。大家都是做早期投资,经纬今年有7家公司上市,我看了一下都是A轮投资的,总体我们的公司还是在水面上的。至少从A轮投资来讲,这些公司未来3、5年我们会长期持有,对他们非常有信心。

寒冬与否,关键是大家要做好准备,人类生存力很强。在靠近北极的地方,平均温度在零下40-50度,都活得很好。当然我们希望是春天,大家要练好内功,不管是我们投过的企业,还是我们这个行业,大家都互相促进。

曹毅:我们是14年4月份成立的,正好四年半的时间,时间虽然短,但是有不同的感受。因为时间最短,所以冲击的感受可能更明显。作为一个参与者和亲历者,我可以明显感受到两个比较大的变化。一个是我们这个行业开始出清或者两极分化,头部的GP竞争优势越来越大,机构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募资增加得很快,但是19年难度会更大。

头部这些大哥们,募资的优势越来越明显。现在拼的不只是十年前,你看得清或者你看得到,就可以抓住机会,现在是看得到,看得清,还要帮得上,你需要有一个好的组织和机构化的运作,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第二个是从创业公司来看,18年正回归到一个更长期视角、更稳健、更可持续发展的状态。创业公司CEO得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不用激进甚至比较盲目地去扩张、去融资、去花钱,而是有更多反思和冷静思考的机会,从容应对难题,这是一个挺好的事情。他们稍微慢下来一点,对我们投资人也是有好处的。我们可以多一点时间去做尽调,多一点时间去斟酌,帮企业出主意,这个也是在今年有比较大的一个调整。

这两个变化是挺正面的一个事情,就是行业优胜劣汰更加机构化和专业化,好的公司能够脱颖而出,不再鱼龙混杂。看到了这么多的泡沫破裂之后,创业公司能够更加理性回归到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贺志强:2018年对联想集团来讲,是一个反弹的年份。过去两年有非常多的挑战,我们从单一业务向多元化业务转型。总的来讲,今年集团业绩会比较好,我们已经调整到了一个合适的状态。

联想创投2016年正式成立,主要通过内部孵化和VC(风险投资)的方式寻找未来核心科技。其实从2011年底,联想集团就开始试水VC,经过几年的发展,董事会非常有信心。联想创投正式成立后,我们坚定部署智能互联网,从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赋能行业入手,这也是联想创投2018年特别坚持的投资主题,今年投资了大概10家核心部件创业公司。我们今年有4家公司上市了。

2018年投资界的心态需要转换。移动互联网正向更加务实、节奏更加稳定的产业互联网方向转型,我们要坚持按智能互联网的节奏去看趋势。联想创投跟启明创投、北极光和经纬一起组织了一个云计算联盟,主要探讨云计算在中国和美国到底有什么不同,未来发展机会在哪里。

TO B跑道的机会大得难以想象

甘剑平:2019年如果有一个细分行业或者细分领域会特别关注,会是哪一个?您觉得2019年会比2018年是更精彩还是会真正进入到寒冬?

贺志强:从2016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坚定投智能互联网,包括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行业变革,覆盖了智慧工业、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家庭等。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赛道,至少到2019年我们仍也会坚持在这个赛道上进行投资。

2019年,我的团队更想找的是智能互联网与行业结合的新机会,大数据和AI等技术的互相作用,变革某一个行业,而不是单纯某一项技术赋能行业。2019年或者未来几年更大的机会,可能是智能互联网赋能行业后,出现的新物种,比如汽车行业,或许会有一帮用数据智能、互联网思维武装起来的人进入传统行业,或者传统行业的领先者来主导的变革发生。

汪潮涌:有三个领域我们在19年会加大投入,一个是生命科学代表的健康领域。中国的互联网大市值公司里面有将近20家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和美国并驾齐驱,但是我们在大健康领域只有一家公司超过一千亿人民币,可是美国有20家超过一千亿美金市值的大健康公司。中国医药和医保的变化会让这个行业成长地更强,也会出来一些好的公司。

第二个是AI的落地,人工智能热了好几年,但是人工智能最核心的地方就是落地为王。

人工智能要解决效率的问题,不仅仅局限在安防,还有人工智能的嵌入、工业自动化、物流、AI和健康的结合等。

第三个是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因为新能源汽车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产业链条上还会出现很多的投资机会。

徐传陞:我们现在大概在看七八个领域,对于一些长远来看,对人类福祉有非常大好处的,医疗类和新技术公司,我们也一直保持着投资。

拆开来说,新药研发包括未来的生物医药都有好机会,中国只有恒瑞医药市值超过千亿人民币,而在美国这个级别的公司大概有20、30家。其实每五到十年都会产生一波新的公司,我们有很多要追赶的地方,从一级市场的投资方面,要加大力度。

其次,经纬在电动车和智能车这个产业我们也做了不少的布局,比如产业链相关的一些核心组件。如果拆解一辆汽车,最核心的高端组件和零部件,这些都是欧美和日本企业在做,包括车载芯片等。过去两年,我们在积极布局这一方面,也投了非常不错的公司。

第三,我们从五年前就开始布局云计算和企业服务,也就是产业互联网或者说是供给侧的数据优化、升级,这个方向我们一直挺看好。对比亚马逊,阿里云是其十分之一的体量,但增长却非常快。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怎么把技术做得更好,怎么联动工业生产,这一块都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未来潜力很大。

曹毅:曹毅:我认为TO B领域数据化、在线化、智能化是一大趋势,即产业互联网。经济增长不是很快的时候,TO B端的进化速度会加快。

过去十年互联网需求涨得太快,GDP也涨得比较快,压力和动力都没有那么大,现在反而是比较好的时机,可以让我们更好地通过供给端集约和B端改进实现效率提升。过去四年我们投了15-20家的企业,19年这个跑道,也会进一步往上走。好的公司会更加被大家所认知,会增长得更快,在资本市场的认可度也会提高,更多的资源会涌入到TO B这个行业,所以我对这个行业在19年的预期是很乐观的。

创业者、投资人要有更强的跨界能力

陈浩:过去君联资本一直没有把赌赛道作为我们主要的策略,而是基于我们自己投资能力来规划我们的投资策略。有两点可以提供给大家做一些参考,第一个,今天中国到了一个靠创新发展的时代,哪些方向是中国具备真正创新技术的,这些确实值得关注和投资。

第二个,跟全球或者跟其他国外的竞争对手比,中国有比较优势的方向,也非常值得关注。

作为对19年的展望,我们反思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这个行业更需要有耐心。本身VC就是一个长周期的业务模式,如果说我们的基金都是五年、七年,肯定是不够的。从国外的经验看,一个基金完整的结束,一个项目的退出到把钱还给LP,基本上超过十年,这是一个规律,必须尊重这个规律。希望大家更有耐心,包括也要说服LP,挣快钱和短钱是不可以持续的。

第二点,这个行业应该更加专注于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我们的从业人员自己有什么样的投资能力,对什么样的行业最了解,一定要形成自己在某些细分行业里或者某一个领域里专注的能力,这样才能使得基金长期发展。

第三点是投资理念的问题,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太多的问题,二级市场跟一级市场倒挂,靠烧钱来获流量,靠融资来延续企业的生命,羊毛出在猪的身上,这些都是不会持续的。这也是我们这个行业要反思的。我们应该回归商业的本质,到底企业靠什么东西赚钱,投资者靠什么东西来获取回报,要回归商业的本质。

符绩勋:展望19年或者是说从18年开始,我们看到很多的这些领域都离不开智能化AI。它赋能于很多产业,不管是新零售、教育、医疗、健康,背后都有一个很强的数据化、智能化驱动力。有时候需要结合的不仅仅是一个软件的形式,可能要结合硬件的形式,可能要结合物联网。

这意味着创业者包括投资人要有一个更强的跨界能力。因为它不仅仅是做一个简单的软件,在移动端去获客。

中国还存在一个机会,就是出海的机会,未来随着中国企业的崛起,出海已经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态势。如果要落地,比拼的是当地的政策,他们获取当地的人脉和资源更有优势。如果是类“空军”和类内容形式的服务,可能中国公司是有优势的。我们有头条和YY这样的公司,他们都在寻找一些出海的机会。

甘剑平:有可能2019年是一个很好的年份,有可能未来几个月中美贸易战就达成协议,有可能中国沿着40年的改革开放继续改革,继续开放,宏观经济回涨,有可能美股和我们的A股、港股再创新高,VC行业受到二级市场的鼓舞也高歌猛进,融资和募资一路畅通,再创新高。有可能我们明年清科的会也是像今天这样人头挤挤,坐无虚席。我向往2019年会更好,我们整个行业会永远发展得更好。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