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初心资本田江川:基金的核心壁垒是投后,营造新生代商业领袖圈层

初见初心团队会惊讶于它的年轻和高颜值,最“年长的”几乎要数眼前这张年轻的面孔——1987年的创始合伙人田江川。几句交谈后,就能感受到条理清晰的逻辑和明镜般的内心,田江川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2016-04-20 11:30 投资界 王珑娟

  初见初心团队会惊讶于它的年轻和高颜值,最“年长的”几乎要数眼前这张年轻的面孔——1987年的创始合伙人田江川。

  几句交谈后,就能感受到条理清晰的逻辑和明镜般的内心,田江川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商业嗅觉灵敏、前瞻性、领导力……她一直在营造和拓建切合的新生代商业领袖圈层。

  也许这就是她的「初心」。

  天使投资是资源大爆发的一个阶段

  近几年来国内天使投资行业正在密集爆发,清科观察数据显示,2015年天使投资募资达到203亿人民币。对比2015年和2010年数据,整个天使投资机构管理的资金总量是2010年总量的50倍,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天使投资领域。

  天使投资一直有高风险、低投入高回报的特点。经典案例有: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获得800倍的回报;滴滴打车天使王刚,投资70万回报35亿……除了大量资金流入,上市公司高管、明星等各种社会角色都纷纷加盟天使。

  “在我看来天使适合在人生中完成很多积累后做,它是资源大爆发的一个阶段。初心资本创始人田江川理解道,“天使和创业者的关系紧密,是朋友、家人、兄弟姐妹。每个天使投资人的背景都是五花八门的,而我自身做为天使投资人的特点在于对于资本市场有一个更全观的了解,在项目进入到后期阶段,创业者需要建议的每个关头能给予从创始人及投资人角度换位思考后的很多专业意见。许多创始人到后期往往不敢再和投资人敞开心扉,但却会对天使投资人知无不言。其实好的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关系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中间需要很多的换位思考和同理心,但往往光有换位思考和同理心是不够的,你给到创业者的建议必须首先是专业的,这个融杂了资源、眼界、能力、直觉及积攒的经验。我很幸运的可以在这个年纪管理近30家的早期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沉淀下来的数据和经验对我和团队来说是相当有价值的。”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二十多岁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有人终其一生在碌碌无为中迷茫走过。可能在建立初心资本或者更早的时候,田江川就知道自己一定要做早期投资。

  2009年,田江川进入瑞士银行投资部,做中概股的海外上市(香港、美国纳斯达克为主)。随后去了中信资本,主做PE和控股型并购的项目;离开中信资本后,她在联创担任过一段时间的项目合伙人,当时主要接触A、B轮的项目。

  2015年4月,田江川决心与团队一起创立初心资本,以早期天使轮和pre-A轮的投资为主,布局移动互联网新兴领域。

  一年时间,初心资本先后投资了宅米偶像计划易露营随米、Wonderland、Fellowplus、每美、Remi、种草美、折疯了、驾遇、青团社等20个移动互联网早期项目,其中有11个项目已陆续拿到下一轮融资。加上之前的投资,目前田江川管理着近30个早期移动互联网项目。

  田江川告诉《投资界》,今年初心资本重点关注6大领域:社群及场景化移动电商、企业服务、泛娱乐、互联网金融、移动医疗、共享经济模式在各个商业领域的应用。

  构建新生代商业领袖圈层

  ——初心资本的投资理念是?

  ——我们一直认为天使投资要比市场早两步,而优秀的创业者要比我们早两步。很多时候市场上鼓吹的风口都是滞后的,我们更愿意去找到最优秀的创业者眼中更真实的商机。

  做为互联网原驻民的90后、00后,被赋予这些标签:他们标榜个性重视原创、追求生活品质、服务体验和细节、敢于接受新鲜的事物、乐于分享和表达、热衷网络文化等等。当他们逐渐的成为主流的消费群体,为移动互联网带来新的改变,即移动互联网2.0时代的到来。

  这波消费群体他们某种意义上更挑剔也更成熟,他们的一天几乎都是被移动互联网所贯穿起来的:他们可能用微信与朋友互动、用滴滴出行、在小红书上买东西、听虾米音乐、用美团买外卖、猫眼看电影等等。

  田江川解释道:“我们的团队上到基金的管理人,下到投资经理都很年轻,也在通过更成熟的实习生培养计划,网罗更多优秀的年轻人加入我们,这和我们投资的许多产品的用户群体相匹配,我们在尝试更好的理解我们投资的创业者和他们的产品背后服务的用户群体。我们想建立一个紧密的新生代的商业领袖的圈层,也希望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代表未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领袖人物,在这个圈层中他们互相学习借鉴,进而影响更多的人。”

  在她看来新生代商业领袖具有以下特征:前瞻性、商业嗅觉灵敏、学习能力、执行能力强、有格局观、平台思维、对数据敏感、富有创造性和开放的心态。

  而目前初心资本投资的20个项目中创始人都是80、90后,其中有17个都是85后,还有6个创始人是90后。“他们有野心、有抱负,这群有共性的人聚集在一起会碰撞出许多有意思的火花。”据田江川透露,也遇到过不错的项目,但综合判断和初心旨在打造的圈层不匹配、气质不相投的,宁愿错过,也不想破坏原本圈层的调性。

  关注新兴的商业模式

  田江川介绍,初心投了一批商业模式很创新的项目,在投资这些项目的时间点团队在国内外基本都看不到商业模式一样的竞品。例如初心在2015年初布局的偶像计划,它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形态的造星平台。通过移动互联网化一套成熟的造星体系,人人都可以圆自己的偶像梦,萌妹子、小帅哥等可以在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艺,拥有自己的粉丝团。平台通过用户的打赏可持续孵化并包装各种互联网偶像团体,真正的做到把选择和养成偶像的权利交给粉丝。

  另一个项目叫wonderland,是移动端增强现实游戏平台,为玩家提供一站式的浸润式现实空间的虚拟游戏体验,计划打造AR游戏制作和玩家交互生态圈。当时除了Google孵化的google Ingress,国内外都找不到做这个领域的公司。不论是移动互联网造星或是移动端的增强现实游戏平台都是2016年的投资风口,但当时这样新兴的商业模式并不被很多投资人看好。

  田江川表示,积极布局新兴的商业模式也是初心在投资理念上试图与其他基金差异化,我们更愿意尝试新颖的商业模式,通过优秀的创始人眼中发现的有趣的商机去探索颠覆人们固有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在项目来源上,初心主要依靠圈层里的创业者推荐、合作伙伴介绍和合作基金,采取利益分享机制,以此逐渐扩大圈层的影响力。

  田江川解释道:早期辛苦建立的创业者的圈层是初心的根基,天使更多是依靠口碑发展的,服务好目前初心的创始人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优质的项目源,根基扎实了天使基金本身就会进入良性循环,项目源不担心了,管理人更多的时间就会放在判断项目和投后服务上。

  深入血液的投后

  现在的天使基金的投资规模已经堪比以前VC的投资规模,在整个基金管理上也逐渐正规化,越来越多的天使基金也开始更加重视投后服务。

  田江川表示,初心资本是一家非常重视投后服务的基金,这也和我之前后期投资的经历是相关的。初心团队将投后服务拆解为四个版块:

  1.招聘和法务。初心目前有一个三个人组成的专业的团队帮创业公司匹配适合的核心岗位人才(包括合伙人级别的核心运营和技术岗位),初心不仅仅搭建了被投企业的共享核心人才库,团队还将精力放在核心运营和技术岗BAT人才的匹配上,这个板块还包括公司内部组织架构的梳理,法律和合规的意见、公司激励制度完善等;

  2.媒体资源和投融资资源对接;

  3.市场分析和竞争对手分析;

  4.产业上下游资源对接。

  田江川介绍道,初心作为一家初创的基金,在管理费的分配上,会重度倾斜到有价值的投后服务,给被投的创业者更好的投后体验。“我们每天都在关注创业公司的壁垒,其实基金也有壁垒,对我们而言基金的壁垒是经验丰富的能独挡一面的专业的投资团队,是一个优质的创业者的圈层,也是具备提供优质核心投后服务的能力。”

  “有些困难对创业者来说是第一次遇到,但对我们来说可能已经碰到第二十次了,例如融资的选择、期权的分配、合伙人的离开等等。这些对于投资人来说也是熟练工种,没有经验的时候给出意见都是战战兢兢的,有过经验之后就能更好的预见每一种解决方案背后对应的可能性”田江川感慨,“创立初心一路走来和创业者具备了一样的同理心。我们基金创立伊始的价值观就是竭尽全力的为我们的创业者提供服务。之前有时候会在凌晨两三点接到创业者电话,常常是以自己也是创业者的心态去解答他们,希望给到他们换位思考后的有价值的建议。”


  附采访中记者get到的拼命摩羯:早上五点开车从富阳去梦想小镇找创业者;约见有众多投资方可选择的创业者聊天,谈到凌晨两点创始人扛不住,签了;知道关注很久的创业者有创业想法后,第二天飞到厦门去签TS。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