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柯南CP粉别吵了,是作者不行

在青山刚昌甚至那一代的男性作者笔下,无论是毛利兰还是灰原哀,都不可能变成新时代的“大女主”。

纵观历年来的日本引进动画电影,都少有像《名侦探柯南:黑铁的鱼影》这部剧场版一样,日本刚公映,就能在国内各大社交媒体平台连续吵上一个星期。

《黑铁的鱼影》试映会后,一则剧透在中文互联网广为流传:小哀在水中为已经失去意识的柯南做了人工呼吸,两人一起交替使用一个氧气设备上岸逃生,之后面对赶来的小兰,小哀主动抱过小兰亲了上去,将“吻”还给了小兰。

两家粉丝早就是多年的“血海深仇”,此次争吵升级并不稀奇。只是《名侦探柯南》终究是国内一代人的童年回忆,即使如今有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剧情进展到何处,依然不妨碍大众参与这次与情感相关的话题,再加上柯哀名场面的优衣库联动T恤,舆论场就像柯南在空中炸开的足球一样,被瞬间引爆。

简短的剧透很难概括最终成片的表达,我们也并不会在此对这组绵延多年的CP党争做出评价。而比起CP之争,更有意思的是,双方粉丝对于动画后续走势的期望出奇一致:

不少小兰粉丝感到失望和愤怒,希望新兰分手,小兰投入到她热爱的空手道事业,或者发挥帝丹高中校花的美貌成为工藤新一可望而不可及的大明星;小哀粉丝结合她天才女科学家的设定和特立独行的行事作风,认为她的角色魅力可以脱离男主柯南而存在,是符合时代潮流的“独立女性”。

这几乎是对当下流行的互联网女性主义的“活学活用”:双方互相指对方存在“雌竞”行为,对自己喜欢的角色的期待都是变得在事业上更为优秀,可以“独自美丽”,让男主“别来沾边”。

但红玫瑰白玫瑰式的CP党争,始终都是上个时代的遗产。在青山刚昌甚至那一代的男性作者笔下,无论是毛利兰还是灰原哀,都不可能变成新时代的“大女主”。

点缀、花瓶与被拯救者

毛利兰在《名侦探柯南》里的形象非常典型:她面容姣好,单纯善良,和男主是一对欢喜冤家但感情深厚的青梅竹马(后发展为恋人)。由于父母分居,她要照顾父亲和寄宿在自己家中的柯南,承包了所有包含洗衣做饭在内的家务,同时因为工藤新一失踪、工藤夫妇常年居住在国外,她还会定期去青梅竹马家空置的房子里,帮他打扫卫生。

除了她是空手道大赛冠军、本身也拥有不容小觑的武力值以外,小兰几乎是典型的日本漫画女主角,一个贤淑的“奉献者”形象。

事实上,日本漫画中的女性角色们,定位几乎可以用几个类型概括:亟待拯救的弱者、支撑男性事业的奉献者和被性化的符号。

“为男主事业服务”的支撑类角色,或许是因为日本传统社会对女性成为家庭主妇的规训,这类“大和抚子”式的女主在日本漫画中尤为普遍。

在体育题材漫画中,这类女性形象则更为常见:毕竟体育竞技项目会按照性别划分,作者往往会集中刻画男主及其团队遭受的磨难、蜕变和胜利,女主人公的职位往往只剩下社团经理和啦啦队成员。

同时,这类女主往往还需要为男主的进步或蜕变提供情绪价值,在关键时刻也能起到“加BUFF”的作用。《足球小将》女主中泽早苗是后援团团长,《灌篮高手》赤木晴子是樱木花道打篮球的*动力之一,最后也成为了篮球部经理。

《网球王子》女主角龙崎樱乃是个更典型的例子,她虽然也会打网球,还取得过女子队第三名的成绩,但有很多读者对此几乎没有印象,更多记得她是青学比赛看台上的观众和“越前龙马的暗恋者”。在越前龙马因为违反规定被赶出U-17后,作者专门设计了一段遇见樱乃、两人去游乐场、樱乃用求到的大吉签安慰龙马的剧情,并在漫画最后一页写道“偶遇樱乃让龙马的心情有了转变”。

“被拯救者”的形象,则能够凸显男主能力的强大,同时便于通过“英雄救美”的剧情关系,加深感情线。《圣斗士星矢》的女主角雅典娜永远在等待被拯救的路上,《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女主角七濑美雪,也经常陷入危机之中,通过受伤、被绑架等困境来推动剧情发展。

在主角核心的故事结构中,“己方角色出现危机需要主角解救”很容易被视为在“拖后腿”,造成这类女主“只会喊救命”的刻板印象。中文互联网红极一时的流行语“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对其中这类女性形象的一种调侃。

至于被呈现为展现性别特质的符号,则是无论反派还是正派女性角色共同的宿命。日本漫画中的色气场景有个叫“杀必死”的别称,这个词是“Service”的音译,直白地点明包含露底裤、被偷窥等“福利情节”,就是对读者的“服务”,区别可能是正派女性角色被掀裙子要害羞暴怒,反派女配们大多撩人邪魅罢了。

走向边缘的“工具女主”

2022年,《周刊少年JUMP》和《周刊少年Sunday》进行了一次合作,让两位当家作者尾田荣一郎和青山刚昌进行对谈。尾田提到了《柯南》中有很多成双成对的恋爱关系,对此表示惊诧:“我在少年时代都没有读过这种,在以前的《JUMP》中,一些漫画家甚至极端到不画女性角色。”

尾田所说的这种情况,在早期的日本少年漫画中并不少见。

《洛奇》《终结者》等经典美式电影中的硬汉形象风行一时,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日本漫画创作:荒木飞吕彦早期曾经对着电影提出“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是谁”的疑问,鸟山明创作《龙珠》时将主题定义为“一心追求强大的主角”,这种对于“强大”的渴求,促使了80年代拳拳到肉的格斗漫画风行一时——上世纪80年代《少年JUMP》的销量TOP3,分别是《龙珠》《JOJO的奇妙冒险》和《北斗神拳》。

但这类一切以男主这个“超级主角”为核心的漫画,女性角色在其中通常都不是必要的。在大部分高人气漫画的主角都是男性的时候,女性角色都很难获得浓墨重彩的塑造,只是剧情需要设计的“工具人”。

《JUMP》的三大母题是“友情、努力、胜利”,也是旗下少年漫画的核心公式。根据日本传统的社会关系,性别的分工规制十分严格,女性的定位更偏向家庭,往往无法与男性平等地共享事业的胜利,这也导致了在初期的日本漫画中,女性角色很难作为共享胜利的团队成员出现在主角身边,也不会被花费过多笔墨描绘出独立的人格个性。

同时,或许也是因为受到传统思想的影响,女性角色在剧情设计中往往会处于受到保护的位置,男性角色对一位女性有所好感的体现,恰恰是让她“远离纷争”。

《家庭教师reborn》的前期剧情中,男主沢田纲吉爱慕笹川京子,但和京子的兄长了平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京子关于自己所接触的“黑手党生活”,甚至在京子和小春被卷入时空旅行、穿越到危险的十年后世界后,仍然没有告诉她们“世界的真相”。只是女性作者天野明主动打破了这种信息差,在未来篇后期设计让两个女性主动反抗,主角团才老实地道出了黑手党身份和穿越到十年后的原因。

这也成为了《名侦探柯南》女性角色争端的源头之一。男主对小兰的保护,让毛利兰这个角色被隔绝在与黑衣组织对抗的主线之外,上次她与主线内容接触,恐怕还要追溯到几乎800集之前的《满月篇》。

甚至在剧场版中她也屡屡与柯南拯救大家的场面失之交臂,《纯黑的噩梦》里她是险些被倒下的摩天轮砸中的观众,《绀青之拳》只有最终揭露早就识破基德假扮的新一身份,上一部剧场版《万圣夜的新娘》中,小兰在后期的剧情仅有涉谷动乱时,在心里喊了一声“新一”。

这种被在主线中无限“边缘化”,只在恋爱场景里出现的定位,自然会让观众对恋爱剧情有更高的期待。

在小兰被隔绝在危险之外时,灰原哀的出现,就算单纯作为搭档也足够让新兰粉丝“警铃大作”:她和工藤新一都服下了会让人变小的药物,都在躲避组织的追杀,不仅是互相理解的命运共同体,还是默契十足的搭档,进能帮柯南拉走少年侦探团的孩子、帮忙演戏转移视线,退能研制出短暂回复身体的解药、利用高超的黑客手段查到柯南需要的资料。

这种一方被隔绝在真相之外、一方却知道一切还要帮忙隐瞒的设计,即使女主角拥有男主*的爱,落差也会随着超过20年的连载时间越来越大,最终走向这一次的爆发。

想象的缺位

在新一代《JUMP》长篇漫画中,包括《火影忍者》《死神》在内的人气作品,结尾时的感情线都引发了大量争议。

《火影》前期的感情走向一直是鸣人喜欢小樱,小樱喜欢佐助但没有得到佐助的回应,但最终的结局是鸣人与一直爱慕他的雏田走到最后,小樱和佐助结婚,被调侃为“赢了当火影,输了娶小樱”。

《死神》中男主黑崎一护因为和女主朽木露琪亚的相遇开启了命运的拐点,露琪亚被抓走时,一护跨越万难、放弃平静的生活也要去救露琪亚,但最终的结局是黑崎一护和爱慕自己的同班同学井上织姬结婚,露琪亚最终与竹马阿散井恋次走到了一起。

感情线的最终走向,体现了作者对于爱情关系与女性的想象。而上述三个作品中感情线的争议,导向的核心议题几乎都是,作者选择了纯粹热烈的爱慕者,而不是知己知彼的战友和伙伴,仿佛爱情和婚姻一旦包含了柴米油盐和人间烟火,就不需要思想上的靠近与理解。作为主角的男主可以同时拥有爱情和“高于爱情”的战友,二者相处融洽,其乐融融。

日本漫画的商业性质,注定让内容以结果为导向。根据《少年JUMP》在2013年的调查,读者中的男女比例是79.8%和20.2%,男性读者的比例远远大于女性,那么商业作品的视角,自然更多以男性视角书写。

但女性观众在与日俱增,单以《名侦探柯南》为例,2019年日本公信榜Oricon发布过一份关于《柯南》的调查,采访对象为1866人,覆盖的年龄层跨越30岁(10岁-40岁),其中回答“非常喜欢/喜欢《柯南》”的读者中,女性占比达到了73.3%。

女性消费者的增加和女性主义思潮的流行,让视角发生了转变。有更多观众拒绝误会和隐瞒,追求更*的“纯爱”,并意识到当“女友”和类似于“灵魂伴侣”的角色同时存在时,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

对女性角色的想象也是同样。青山刚昌在描述小兰、小哀和男主柯南的关系性时,呈现的几乎是一套千百年来男性想象的“最理想模式”:小兰是忠贞不渝、痴情等待的正牌女友,小哀是神秘个性、暗藏情愫的“红颜知己”,作为男主的柯南没有做错任何事,只是正义又重情重义,想要保护所有人。

但在当下国内观众的视角中,漂亮又出色的“女神”毛利兰不必痴痴等待归期未定的男友,人设时髦的天才科学家宫野志保(灰原哀),也不需要爱上一个有女朋友的高中生,“搞事业”才是姐姐妹妹们的*要务。

平心而论,青山刚昌相比日本传统漫画作者的女性形象设计已经算是进步,至少小兰的战斗力相当彪悍,在新剧场版中能和黑衣组织成员打得有来有回,小哀也是主线剧情的重要配角。

只是在“青山刚昌”们的笔下,两个人都还会被纳入柯南的“保护区”,这种“大女主”叙事终究不可能成行。

我们曾在往期文章中提到过这种时代变迁下观众思潮的流变:《名侦探柯南》去年有一话更新中,服部平次无意中触碰到了大冈红叶的胸部,还有在被大冈红叶亲密挽住手臂时脸红,脑子里的想法是“这个姐姐胸好大啊”。

这类在早期日本漫画中流行的喜剧桥段,当下已经不算是“萌点”,两个女生“竞争”同一个男生的设计,也会被不少网友诟病为“雌竞”,而青山刚昌甚至在工藤新一、服部平次和黑羽快斗三个重要的男性角色身上,都添加了类似的设计。(《柯南还没长大,观众已经老了》)

这种在旧时代视角下的情节,当然有其合理性,但在当下,这几乎是已经被淘汰的男性视角叙事——即使是老被诟病落后的国产剧里,“正宫斗小三”的戏码都算得上过时了。2020年底,北海道新千岁机场中的哆啦A梦主题的空中公园内,静香被大雄撞破入浴的装置设置,就爆发了舆论争议。

《JOJO的奇妙冒险》作者荒木飞吕彦,曾在采访中正视作品中女性视角缺位的事实,他给出的理由是在生死攸关的对决中,不忍心让可爱的女孩子承受“可能被欧拉欧拉揍的场景”。过去《JUMP》读者可能抗拒在漫画中加入女性角色,但随着时代变化,女性读者的人数本身就在增加,“少年漫画中,看待性别和社会状况等问题的方式也在改变”。

最终,荒木在2000年开始连载的第六部《石之海》中,首次将主角设置为了一名女性,且完全没有把她当作“假小子”设计,而是展现了女性的爱、智慧与成长。

这是时代推移后的进步,也是“青山刚昌”们除了画漫画,需要掌握的另一种想象力。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毒眸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文化娱乐数据总览

VolleyVolley Inc.
C轮5500万美元
2024-07-09
投资方: Lightspeed CapitalM12Causeway Media PartnersGeneral CatalystAmazon Alexa FundBitkraft VenturesY CombinatorBoost VCAlumni VenturesWaverley CapitalGaingelsRiverside Partners
Swords & DungeonsSwords and Dungeons Ltd
A+轮500万美元
2024-07-04
投资方: Mirana VenturesOKX VenturesY2Z VenturesPartners MatrixFolius VenturesMask NetworkSNZ HoldingArkStream Capital云九资本Primal CapitalBas1s Ventures启明创投
柏松艺术上海赚麻了文化有限公司
A轮3000万人民币
2024-07-04
投资方: 十八数藏
瀚海星穹上海瀚海星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天使轮未披露
2024-06-27
投资方: 九颂山河
新菁集团北京新菁集团有限公司
天使轮千万级人民币
2024-06-24
投资方: 天津星耀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
【声明:本页面数据来源于公开收集,未经核实,仅供展示和参考。本页面展示的数据信息不代表投资界观点,本页面数据不构成任何对于投资的建议。特别提示:投资有风险,决策请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