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羡慕大厂的金融人,盼望「不能好好过年」

从张勇、武卫,还有后期部分“四大”合伙人的出走,可以看出国内“四大”在互联网圈的地位“逐渐下滑”。

大过年的听到一些“四大”的朋友吐槽:“这过节费也少了,今年过年也不让加班了,甚至能好好过个年了?”

要知道过年没人找对于四大奥迪特们还是比较焦虑的(奥迪特:auditor,四大审计们的自我调侃),现在是年审最重要的时刻,往年大年初三经理就开始叫你回项目,今年这时候居然能悠闲休假,可不是预示着一整年都没啥收益么?

这不,在“四大”中K记工作的林殊,往年都是直接从项目回老家的,今年在所里一直做admin,临近过年前几天,老板居然提前放假让大家回家。但不同的是,往年不仅所里有过节费,组里老板也会发礼品,之前发过戴森的吹风机、平板电脑、耳机,今年不仅过节费少了,老板也不发东西了,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大家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金融人逃离“四大”,奔赴大厂?

话说“四大”(普华永道、德勤、安永、毕马威)也算是当年金融人们的“梦中情职”,而且看看互联网公司的CFO 们,几乎都是从“四大”出来的,例如阿里系的(前)CFO们,张勇、武卫、徐宏;腾讯的CFO罗硕瀚;还有新浪前CFO的曹国伟;当年一手促成百度上市的功勋CFO王湛生;京东的现任CFO许冉等等……

不过有意思的是,从张勇、武卫,还有后期部分“四大”合伙人的出走,可以看出国内“四大”在互联网圈的地位“逐渐下滑”。

先来聊聊*个阶段,2005年之前,“四大”的高级经理可以直接负责互联网公司财务条线。

阿里的张勇当年先去了“五大”之一安达信,安达信因为安然事件破产以后又去了普华永道,据说2005年张勇马上要升任普华永道的合伙人时,跳槽去了陈天桥的盛大游戏,可见当年“四大”的高级经理就可以在互联网公司拿到CFO的title。

新浪的曹国伟和张勇一样,同样在安达信、普华永道做了数年审计后,1999年从普华永道的高级经理跳槽新浪成为了CFO;腾讯的CFO罗硕瀚也是2004年从普华永道高级经理直接跳槽腾讯做财务总监的,放到现在“四大”中的高级经理可真没有这个待遇。

▲图源:阿里巴巴官网、腾讯官网、新浪科技

进入第二个阶段,也就是2007年-2010年,“四大”跳槽互联网公司做CFO,怎么也得是个小par。

2007年,武卫就是从毕马威的合伙人跳槽阿里的,有人猜测武卫应该是毕马威的授薪合伙人(因为权益合伙人会体现在工商信息上),12年时间从底层员工做到高级经理,加上3年授薪合伙人(小Par)的经验,在升任权益合伙人(大par)的前夕,离开了毕马威成为Alibaba.com的CEO(就是当年阿里上市的B2B业务),后来一路升至阿里巴巴集团CFO。

▲图源:阿里巴巴官网

2010年之后迎来第三个阶段,互联网公司愈发有钱,加之国内企业境外上市很积极,“四大”也随之扩张,这时跳槽互联网担任高管就需要四大的权益合伙人(大par)了,而且大par跳槽也不一定直接能给CFO的头衔,毕竟行业的财务脉络已经成熟,就算是挑选的接班人,也得经过几年历练。

例如阿里现在的CFO徐宏,可是普华永道的资深大par,在普华永道当了11年的合伙人,2018年进入阿里后过渡了几年才接了武卫的班;京东现在的CFO的许冉,也是普华永道的大par出走,进入京东后也没有直接接任CFO,而是在等原CFO黄宣德退休;安永的大par马越,进入京东一开始担任了京东集团物产保险财务部以及物产投资与基金管理部负责人,2019年2月成为了京东物流的CFO(后来卸任);还有安永大par李博,现任阿里巴巴B2B事业群运营财务总监、MMC事业群渠道负责人,入职阿里的级别是P10,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一位前四大高级经理对八妹表示,20年前四大刚刚本土化时,有过境外公司审计经验的人才,基本上意味着可以帮助公司顺利上市、拆分结构。

最有名的故事当属曹国伟把新浪的技术板块和互联网媒体服务拆分成了两个独立的公司,再通过各种协议和权利把两个公司捆绑,也就是之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用的VIE架构。该人士对八妹表示,虽然现在看起来VIE架构很平常,谁在饭桌上都能讲两句,放在当年曹国伟的做法相当于给赴美上市的企业们写了一部会计准则。

还有百度的功勋CFO王湛生,他当年从“四大”跳槽百度时比其他人职位都高,是普华永道国际资本市场部的合伙人。王湛生进入百度后,给百度乃至互联网界搭建了一套成熟的财务与信披体系,现在许多业内人士还在参考,还有前辈每每提及王湛生,都说其英年早逝之于财务界是一大遗憾。

曾经“四大”为企业带来的财务体系思考、撬动的资源都是*的,哪怕一个高级经理跳槽去甲方,都能带来明显的提升;然而随着“四大”的规模不断扩大,我国大型企业的会计处理和资本市场的监管日臻成熟,“四大”几乎只有大par出走才能带来认可,有四大人戏称,这和学历贬值是一个道理。

学历天花板降低,“四大”滑坡早有征兆 

说起“四大”的影响力滑坡还有一些征兆,有位“老奥迪特”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四大学历的天花板在逐渐降低。

他在2012年入职“四大”时,学历天花板是清北,当时工龄五年以上的前辈都是清北复交毕业的,还有人大、南浙、两财一贸的也不少。现在“四大”的学历天花板是中下游985和财经类211,许多上财毕业的学生看不上四大,只是把“四大”作为保底选择。

南京审计、上海立信、上海对外经贸、广东外语外贸、浙江工商这类财经类院校逐渐成为了“四大”的中流砥柱,该人士强调,也不是说这些学校不好,而是客观的形容学历天花板在“flop”。

在四大K记工作3年,后来跳槽进A字头互联网大厂的顾欣欣也表示,现在“四大”这个跳板在职场的含金量也下滑不少。

2018年左右她从“四大”跳槽大厂时还比较容易,基本上“四大”待3年就能跳互联网。但是现在大厂的财务BP岗简历卡得很严,如果只是在“四大”只待了1-2年当跳板,简历都不会过;如果在“四大”待了5年左右(还不能经常换工作),可能才会考虑约过来聊聊。

顾欣欣透露,A字头互联网公司对财务BP的需求是:在“四大”工作5年左右,审过2-4个行业,*能有3年左右零售业或快消、互联网行业财务BP或财务分析工作经验、CPA也是加分项、还得熟悉一门计算机语言或者是excel 的Power BI玩很转。

引起“四大”走下神坛最主要的当然是宏观因素,我国的金融市场加速发展以后,选择更多、比较也更多,就算是进入了审计行业的天花板“四大”,也是钱少事多地位低。

有人这样形容,把公司IPO比作西天取经,唐僧是拟上市公司的话,投行是孙悟空,律师是猪八戒,审计不是沙和尚就是白龙马,驼的东西最多还没啥存在感。让你在这师徒四人里面选一个当,一般也不做任劳任怨的沙和尚和白龙马啊。很多“四大”人都调侃自己干着投行的工作时长拿着银行柜员的工资。

近三年来,赴港上市的企业减少、赴美上市的企业比较困难,还有A股IPO现场检查增多、过会数量减少,让“四大”失去了曾经最擅长的部分业务。在境内的资本市场中,A股、科创板、新三板审计抢不过内资所,也不得不加入内资所的内卷。

例如安永经常被吐槽是“半价安”,审计费开价经常是Big4中其他三家的一半;而德勤经常被称为土勤,很多人奥迪特吐槽,只要有钱土勤就做,不管多小的项目、多low的企业、重量不重质,土勤都做。

特别是从去年开始,许多“四大”的奥迪特开始吐槽自己被迫放了很多无薪假、不让用OT假、不给OT、原本该晋升时被delay的人变多、经理每个星期的booking都不够导致自己工时不够、最后被迫交信(辞职)。都是由于“四大”收入减少导致必须要缩减人力成本,可见“四大”确已不复当年荣光。

“四大”如今的吸引力,只比银行高?

除了宏观因素让“四大”影响力滑坡外,在“四大”工作的“性价比问题”也开始凸显,有审计前辈回忆,2003年毕业进入四大,工资3800元,几乎吊打所有同学。曾经“四大”在就业市场中的吸引力是无穷的,毕竟券商也没现在这么大规模;PE、VC、FA也不是很多;金融、经济专业挤破头的都是外资银行、外资企业财务管培生和四大。

而曾经让不少金融人引以为傲的“四大”,现在的待遇有时候可能不如内资所。有2021年毕业进入新一线城市,天字头内资所的同学对八妹透露,2022年加上所有过节费和老板发的奖金,到手有15w,前辈说第二年可以达到18w、第三年后看个人造化;而同城市的K记“四大”,2021年毕业生在2022年的到手薪资只有12w,还经常被经理限制OT(加班费)。

▲四大薪资一览

另外年终奖也不像券商和互联网公司动辄3个月、6个月、9个月;“四大”基本是一年13薪,普华永道甚至还改为了一年12薪,就算是bonus(奖金),也和低年资的小朋友无缘。此外有二线城市的四大奥迪特吐槽,不仅工资低、没有过节费,和投行一起驻场时,投行吃的是饭店,我们吃的是沙县,多少有点心理不平衡。

薪资不算很高,但“四大”高强度的传统没变,曾经有人问张勇:你怎么能忍受这么高强度的工作?张勇却是很淡定的说:我从进会计师事务所的*天就是这么工作的。切记别和“四大”出来的人比谁能拼,人家可能还看不上996的强度。工资福利没跟着工作量走,行业怎么能不滑坡呢?

如果要拼专业能力,现在四大“带徒弟”的传统已经慢慢没落,跳槽甲方的前四大奥迪特吐槽,“四大”现在没有coach愿意诚心带徒弟,徒弟的表现也不是coach的KPI,有些“四大”小朋友在现场甚至需要甲方财务经理手把手的教。所以就算混了“四大”的年资,去跳互联网公司做BP还是会被嫌弃,毕竟现在的“四大”已经不是张勇、武卫那个时代的四大了。许多经历了去年、前年秋招的毕业生都表示,“四大”的吸引力已经flop到和股份行差不多了……

当然了,走下神坛的“四大”还是有自己的优点,例如“四大”的35岁危机不算太大;而且不会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大规模的主动裁人;就算捅了大篓子被合伙人劝退,审计跳出去不用发愁找不到一份比较安稳、工资不太高的财务工作,毕竟财务市场的需求非常广泛。

不过前提是,在凌晨三点、凌晨五点、凌晨八点下班(没错就是凌晨八点)的强度下,你得能在“四大”坚持到35岁啊!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金融八卦女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金融服务数据总览

DoconomyDoconomy AB
B轮3400万欧元
2024-05-30
投资方: UBS NextCommerzVentures GmbH标普全球Motive VenturesPostFinance
星路科技Finloop星路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战略融资轮未披露
2024-05-30
投资方: 复星财富
优钱科技深圳优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债权融资轮1000万人民币
2024-05-27
投资方: 深圳数据交易所交通银行
finmidfinmid GmbH
A轮3500万欧元
2024-04-16
投资方: Blossom Capital
Summer​Summer, PBC​
B轮900万美元
2024-04-08
投资方: Rebalance CapitalSemperVirensGeneral CatalystQED InvestorsFlourish VenturesPartnership Fund for NYCFenway Summer VenturesGaingels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
【声明:本页面数据来源于公开收集,未经核实,仅供展示和参考。本页面展示的数据信息不代表投资界观点,本页面数据不构成任何对于投资的建议。特别提示:投资有风险,决策请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