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电子厂打工人熬年关:比起感染,我更怕穷

面对奥密克戎感染,有的电子厂工人选择搬离集体宿舍,甚至离职;有的则把它当成普通感冒,高烧39.2℃仍然坚持不下流水线。

临近年关岁末,多地迎来奥密克戎感染高峰期,电子厂也不例外。

“去隔离那天,需要现场加群,200人的群,不一会儿就满了。”上海昌硕电子厂的工人凌云发烧后,自费去专门的隔离宿舍休息。宿舍有人送饭,药需要自己去药店买。

时代财经观察到,面对奥密克戎感染,有的电子厂工人选择搬离集体宿舍,甚至离职;有的则把它当成普通感冒,比如在郑州富士康工作的晓音,高烧39.2℃仍然坚持不下流水线。

疫情叠加春节,很多工人在近期离职,不少电子厂工价见涨。12月16日以来,成都崇州捷普返费从1200元涨到4200元,上海昌硕小时工工价从28元/小时涨到36元/小时……

01

退烧了就去上班,线长兜里揣着布洛芬

“整条生产线,就我和一个女孩没阳,其余的都阳了。”

富士康操作工朱庆所在生产线有数十人,12月中旬开始很多人发烧,他便到厂区外租房居住。他的宿舍原本住了5个人,其中3人搬了出来。

朱庆记得,12月19日,自己所处工站应到8人、实到5人,有3个人请假了。

他告诉时代财经,由于租房的人很多,厂区周边的房租涨价了。他租的单间月租380元,比之前涨了30元,没有空调。搬出来一周后,他出现了发热症状。

家人不在身边,他请了一天假在出租屋休息,饿了就点外卖,期间还去诊所输液。

以往请病假比较难,朱庆发现这次不一样了,“这段时间感冒发烧的人比较多,所以线长管理比较宽松,可以请病假”。

他庆幸自己搬出来了,如果住在宿舍,同样无人照应,还很难休息好。因为有的舍友上夜班,有的上白班,白天、夜晚都有人进进出出、洗漱走动。

郑州富士康有专门为感染者准备的隔离宿舍,专人送饭。朱庆说,凭核酸或抗原阳性结果才能进,但自己买不到抗原检测试剂,做核酸难,所以没有去住隔离宿舍。

上海昌硕工人凌云则凭发热症状住进了厂里的隔离宿舍。他前后待了4天,宿舍共6个人,一日三餐有人送饭,饭钱从工资里扣。

12月中旬,凌云出现感染症状,发烧、腿颤抖,到厂里医务室排队三个小时买到了退烧药、感冒药,之后便住进隔离宿舍,工作人员又发了连花清瘟。

12月26日,周一,凌云有些咳嗽,还是去上班了,为了让身体尽快恢复,他喝了大量热水。在车间里,他时不时能听到咳嗽声,“线长口袋揣着布洛芬,谁不舒服给谁吃”。

凌云对时代财经表示,工人们大多比较年轻,身边没有老年人、小朋友,因此不需要顾及太多,很多人只把奥密克戎当成普通感冒,退烧了就去上班,生活起居一切照常。

02

不是不让请假,是怕请假影响万元奖金

“没请过假,上半夜发烧,下半夜在车间领药。”富士康流水线操作工晓音告诉时代财经,自己也中招了。她怀疑是在车间感染的,因为旁边有人一直在咳嗽。

发烧那天,晓音找车间领导要来了温度计,显示体温高达39.2℃,车间领导备着药,晓音吃了退烧药,继续上班,8个小时的夜班结束,她才离开车间。

带着从车间拿的布洛芬、阿莫西林以及连花清瘟胶囊,晓音回到宿舍休息,不仅发高烧,还浑身无力、嗓子像含着刀片,好在下午退烧了。晚上8点,她照常上班。

“不是领导不让请假,是我怕请假,影响拿13000元激励奖金。”晓音强撑病体上班,为的是工资,“我12月6日至31日不能请假,要把1万多元的分期贷款还清”。

郑州富士康激励政策 图源:“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公众号

郑州富士康激励公告显示,11月1日(含)之前入职的正式工,在12月6日-31日累计出勤天数大于等于21天的,可得到1万元奖金,若出勤天数大于等于15天小于21天,奖金只有5000元。

另外,从12月1日-31日,郑州富士康正常出勤全体员工还可以拿到3000元的“闭环暖心津贴”,要求出勤26天。

晓音原本租住在工厂外,因为疫情10月中旬起居家隔离,12月5日才复工,10月工资不到2000元,11月没有工资,导致信用卡逾期了。

从12月5日复工至今,晓音只休息了一天。

“不怕啊,我更怕穷。”同在电子厂工作的小吴表示,自己不怕奥密克戎,不会搬到厂区外面住,也不会离职,况且车间有人消毒,宿舍区还有医务工作者,发烧了可以免费领药。

12月厂里很忙,小吴创下了连续工作20天没有休息的纪录,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由于奖金、津贴高,他身边的人也都愿意上班。

03

工厂缺人,工价高涨

疫情叠加春节,近期有不少电子厂缺人,因此高价招工。凌云说,自己12月中旬在上海入职,当时宿舍有8个人,目前已经有4个走了。

当时,他是以小时工身份进上海电子厂的,工价是28元/小时,不到10天,涨到了36元/小时。

根据一劳务中介发布的信息,12月16日,成都崇州捷普给新入职员工的返费政策是,在职达到45天,返费1200元,12月21日、23日、24日分别是2000元、3000元、4500元,一路高涨,12月26日又跌到4200元。

“年底很多人都要回家过年,所以来应聘的不是很多……每个派遣公司为了招人,都抬高了价格,价格就越给越高。”劳务中介雷川对时代财经表示。

他还提到,因为疫情导致很多人离职,电子厂人员缺口大,如果不缺人,不会给这么高的价格。

深圳一劳务中介发布的信息则显示,从12月15日至27日,深圳平湖领益每小时工价从19元涨到25元;从12月23日至26日,昆山世硕每小时工价从26元涨到30元;同期,常州瑞声科技工价则从每小时26元涨到35元。

用工大厂郑州富士康没有涨价,因为11月中旬其曾以30元/小时工价,加上数千元津贴在全国大招工。该工厂人资表示,目前不缺人。

此外,时代财经观察到,目前仅有少部分劳务中介会要求应聘者提供24小时核酸检测,大部分中介只查疫苗接种记录和健康码,而且对行程轨迹也不再有要求。

(文中凌云、朱庆、小吴、雷川为化名)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时代财经APP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