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市值飙升243%,逆流而上的Immunocore与TCR疗法

Kimmtrak助长的,不仅是Immunocore的股价,还包括TCR疗法的战火。

过去一年,美国生物科技板块经历了有史以来的*回撤之一,众多biotech在这波寒潮中断臂求生。但总有人是例外,Immunocore则是“例外”中的“例外”。

今年3月份,Immunocore也曾经历寒冬,股价创下历史新低,市值跌至8.83亿美金。但很快,Immunocore就摆脱了地心引力,逆流而上。

如今,Immunocore股价63.27美元/股,较低点上涨了243%。股价持续大涨之后,公司市值已攀升至30.31亿美金,不断创下新高。

改变Immunocore命运的,是其1月份获批上市的T细胞受体(TCR)疗法Kimmtrak。

作为全球*获批上市的TCR疗法,Kimmtrak没有让Immunocore失望,其不断攀升的销售额,使得市场对公司的预期不断走高。

当然,Kimmtrak助长的,不仅是Immunocore的股价,还包括TCR疗法的战火。

01、有望成为实体瘤“克星”

想要了解TCR治疗药物,首先要搞清楚TCR的真面目。

TCR是T细胞表面的特异性受体,能够识别组织相容性复合物-多肽综合体(MHC)。

MHC的作用是将细胞内的蛋白分解后的片段呈现在细胞表面,TCR通过与MHC相结合来判断靶细胞是否正常,如果T细胞发现MHC呈现出的蛋白片段是变异的,就会当机立断杀死靶细胞。

在人体中,几乎所有细胞表面都能表达MHC。如果能从其中挑选出一批可特异性识别肿瘤抗原的TCR表达在T细胞表面,那么这些T细胞就能够具备特异性杀伤肿瘤的能力。

实际上,有关TCR疗法的概念,早在1986年就由巴塞尔免疫研究所的Michael Steinmetz博士提出。

Michael Steinmetz将一个T细胞的 TCR 基因转移到另一个T细胞中,从而赋予第二个T细胞相同的抗原特异性,这是当今TCR疗法的祖先。

只是,在TCR疗法的后续开发过程中,因为安全性等问题遭受过严重的挫折,导致前进缓慢。

后来,由于CAR-T细胞疗法近来取得的*成功,TCR疗法的研究相对不那么引人关注。但这并不意味着,TCR疗法就不值得关注了。

相反,在治疗实体瘤方面,TCR疗法可能更有优势。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二者识别抗原的机制截然不同。CAR细胞识别的是肿瘤表面抗原,所以其对于表面抗原暴露程度更高的血液瘤效果较好。

而TCR可识别MHC分子呈递的细胞内抗原片段,识别的是细胞内部的癌症抗原,能够渗透到肿瘤内部发挥作用,使得TCR在对抗实体瘤时效果更佳。

并且,由于细胞表面蛋白在总蛋白中只占不超过10%,其他蛋白都在细胞内部。所以,TCR疗法可识别的靶点数量可达到90%,远超CAR能识别的靶点数量。

伴随着靶点数量增加的,是更加广阔的想象空间。TCR疗法的种种优势,吸引了不少药企加入研发。

 02、被TCR疗法改变轨迹的Immunocore

一众选手中,率先撞线的是Immunocore公司。

正如上文所说,今年1月份,Immunocore公司拿下这一赛道首胜,其TCR疗法Kimmtrak成功获批上市。

Kimmtrak是一种双抗,由工程化改造的TCR以及抗CD3的scFv组成。其中,经过工程化改造后TCR结构域能够识别并结合到肿瘤细胞表面,抗CD3抗体则会召集T细胞至肿瘤细胞周围。

简单来说,Kimmtrak的两只手,直接把肿瘤细胞和T细胞拉到了一起,使得T细胞近距离杀伤肿瘤。

在三期临床试验中,Kimmtrak的表现没有让人失望。

结果显示,与其他疗法(82%帕博利珠单抗;12%伊匹木单抗;6%达卡巴嗪)相比,Kimmtrak单药在总生存期方面更具优势:

Kimmtrak组的中位总生存期为21.7个月,对照组为16.0个月,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了49%。并且,在安全性方面良好,并没有出现4级以上毒副作用。

基于这一研究结果,今年1月26日,FDA批准了Kimmtrak上市,用于治疗HLA-A*02:01基因型、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葡萄膜黑色素瘤。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40年来治疗转移性葡萄膜黑色素瘤的*种新疗法。

基于此,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对于这款First in class药物颇为看好,预计今年Kimmtrak的销售额将达到1.574亿美元。

从Immunocore的三季报来看,这一目标似乎不难完成。前九个月,Kimmtrak的销售额已达7450万英镑,约9000万美元。

华尔街对Immunocore的看好,更直观的体现是在股价上。即便在生物制药寒冬之下,Immunocore的股价仍然一路走高,从年初低点到如今,Immunocore股价上涨了243%。

当然了,华尔街的看好不仅仅是源于对Kimmtrak的期待,更是源于对Immunocore技术的期待。

除了Kimmtrak之外,Immunocore公司管线中还有基于相同技术平台的六种疗法在研,针对的都是一些临床未满足的疾病,比如乙肝、艾滋病的治疗。

试想一下,如果这些产品都能复制Kimmtrak的成功,那么背后的想象空间*不会小。

03、不断被点燃的TCR疗法战火

Kimmtrak的成功,对于整个TCR疗法来说,注定影响深远。

此前,全球免疫与细胞疗法,仅在针对血液瘤细胞高表达的膜外靶点有数个CAR-T疗法获批,针对实体瘤细胞膜内靶点,尚无任何细胞治疗药物获批。

KIMMTRAK虽然并非TCR-T细胞疗法,但已经通过同时靶向T细胞受体与实体瘤细胞跨膜蛋白抗原靶点,实现了提高T细胞对实体瘤的杀伤力而达到疗效。

TCR疗法在实体瘤领域的潜力,决定了这一赛道自带吸引力。毕竟与血液瘤相比,实体瘤拥有者更广阔的天地。

也正因此,基于T细胞受体的创新药研发热潮越演越热,其中最热门的方向,当属于CAR-T疗法的同胞兄弟TCR-T疗法。

CAR-T的改造是给T细胞“换头”,将T细胞取出人工安装识别肿瘤的“导航装置”CAR和免疫“启动器“后,再回输到人体内发挥精准治疗作用。

TCR-T疗法,则是直接改造T细胞结合肿瘤抗原的“探头”TCR,筛选出一些能够特异性识别肿瘤的TCR序列将其导入到T细胞中,使得原来不能识别肿瘤的T细胞能够有效地识别并杀伤肿瘤细胞。

在海外,Immunocore便是TCR-T疗法的引领者,此外还有Immatics、Medigene、Adaptive、Lion TCR等一众药企也在TCR-T领域不断追赶。

国内,同样有不少选手看到了TCR-T疗法的机会,包括香雪制药、可瑞生物、优瑞科生物、药明巨诺等多家企业先后加入这一赛道。

虽然大部分选手在TCR疗法的研究还处于早期,但TCR疗法的潜力并不低。期待TCR疗法,也能如CAR-T改变血液瘤的治疗一样,改变实体瘤治疗的未来。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氨基观察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