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施一公坐镇,腾讯100亿基金会来了

这是影响深远的一幕:科学家与投资人双向奔赴,共同踏上迈向星辰大海的征途。

本周,中国科研圈迎来里程碑一幕——

在2022西丽湖论坛现场,腾讯发起的新基石科学基金会正式宣布落地深圳。该基金会是由腾讯发起设立的新型资助基础研究、纯公益性基金会,将独立运营新基石研究员项目。

这一次,腾讯宣布将在10年内投入100亿元人民币,支持一批科研人员潜心基础研究、实现“从0到1”的原始创新。

“梦想成真”这是多位资深科学家谈及这一项目时的感受。值得一提的是,“新基石研究员项目”已启动首次申报,施一公教授出任该项目科学委员会主席。

“这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不但有利于深圳培育创新土壤,更是有望填补我们在基础研究上的一些空白。”华南一位知名VC投资人表示,如今风险投资在科研成果转化上身影活跃,投资人和科学家走得越来越近,以后大家多去科研所实验室“蹲项目”。

施一公出任主席,腾讯拿出100亿

事实上,这不是腾讯第一次与科学家“交朋友”。

早在2018年,腾讯基金会发起人马化腾就联合杨振宁、饶毅、施一公、潘建伟、谢晓亮等14位知名科学家共同联手发起“科学探索奖”,目前这一奖项已资助150位青年科学家,每位获奖人将在5年内获得总计30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且自由支配,成为国内金额最高的青年科技人才资助计划之一。

商业世界对于科学家的期待更多是科研成果的快速落地,但摆在科学家们面前的难题往往是“从0到1”的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技术的源头,也为社会经济发展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提供底蕴和后劲,但这一件事确是最难的,也是国内长期以往被忽略的一块。

为此,腾讯与众多科学家和科技主管部门多轮讨论和征求意见后,“新基石研究员项目”应运而生。资料显示,“新基石研究员项目”专注支持基础研究,而不是偏应用或即将成果转化的科研领域。与之配套的新基石科学基金会计划10年投入100亿元,支持一批杰出科学家潜心基础研究、实现“从0到1”的原始创新。

100亿,金额之高史上罕见,决心不言而喻。这也是深圳培育创新土壤的重要举措之一。

而坐镇新基石科学基金会,正是VC圈老朋友——中国科学院院士、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他担任“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科学委员会主席。

2022年7月1日起至9月30日,“新基石研究员项目”首次开放申报。具体来看,“新基石研究员项目”设置了数学与物质科学(Mathematics and Physical Sciences)、生物与医学科学(Biological and Biomedical Sciences)两个领域,并鼓励学科交叉研究。资助类别分为两类:实验类不超过500万元每人每年,理论类不超过300万元每人每年,并连续资助5年。2022年度“新基石研究员项目”计划资助60人。

让众多科学家感到欣慰的是“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的特色——选人不选项目。这意味着不对获资助的“新基石研究员”设置明确的研究任务,不考核论文数量,也不限定必须拿出成果的期限,而是向研究员提供长期、稳定、灵活的资助,为他们创造心无旁骛的科研环境。

那么,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挑选的是什么样的科学家?“雄心勃勃、年富力强、敢于担当,敢于在人类未达之境中全力以赴探索,这就是我们要支持的科学家。”施一公如此描述。

目前,“新基石研究员项目”官网已正式上线,也公布了如申报方式、申报条件等内容。申报方式包括机构提名和自由申报,两种申报方式的申报人都需要符合以下条件:

1.申报时未满55周岁(即1967年7月1日(含)以后出生);

2.担任博士生导师5年以上;

3.在中国内地或港澳地区全职工作(国籍不限);

4.每年投入科研工作时间不少于9个月;

5.具有承担基础研究课题的经历并仍处于研究一线;

6.未申报2022年度“科学探索奖”。

本年度“新基石研究员项目”资助名单将于2023年第一季度公布。

此前,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新基石研究员项目”发布时曾表示:“希望这个项目为我们国家的基础研究奠定一块‘新基石’,也期待‘新基石研究员’取得世界领先的原创性成果,成为一批新的学术领头人,乃至大师级的科学家。”

基础科学为何重要?

红杉中国5亿捐赠一个科学大奖

这是从VC圈到政府部门、科研界正在形成的一个共识:中国基础科学依旧薄弱,迫在眉睫。正因如此,我们在原创性创新上依然显得落后。

这意味着什么?没有原创性的创新,那么我们在应用端的创新永远存在着受制于人的风险,也难以看到颠覆性的创新诞生。

为此,中国经济发达的城市都在基础科学上发力。这一次深圳主办2022西丽湖论坛,全球科学家云集。无独有偶,数日前第五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开幕式暨首届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颁奖典礼在上海拉开帷幕。值得一提的是,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WLA Prize)由红杉中国出资5亿元独家捐赠,是中国首个由单一投资机构独家支持的国际性科学大奖。

当天现场,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主席、2006年诺贝尔奖得主罗杰·科恩伯格在致辞中表示,该奖项是颁发给基础科学方面的卓越成就。我们要解决实际问题,从科学当中获利这个冲动固然存在,但是人们不能忘记,基础科学是一切的基础,是一切的开端。

谈起捐赠这一大奖的初衷,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认为这既是兴趣所在,更是责任所系:一方面,对科技创新和科学精神的笃信已经深入红杉的企业文化,是红杉在过去十多年里帮助许多高科技企业成长的使命动力;另一方面,全球科技进步正以加速度前进,人类比任何时候都接近发现世界的自然规律和终极法则,红杉中国有责任、有义务加大对前沿科技和基础科学的支持力度,鼓励更多科研工作者共同致力于解决人类面临的越来越多的紧迫难题,在科学领域做更多“难而正确”的事情。

基础科学究竟有多重要?

“基础科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也是使得我们最终能够知其所以然的基础,也是所有应用的基础。”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曾公开演讲中说道,“如果不能对基础科学有一个深刻的理解、认识,不能抽象出一个更高的理论体系,那我们的应用走不远也走不深,更谈不上领先。”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可以是说,基础研究是科技自立自强的必然要求,是我们从未知到已知、从不确定性到确定性的必然选择。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乔治·波特打了一个比喻,“不问基础科学而想建设应用科学,就如同在地基上偷工减料,却寄希望于把省下的钱去将建筑物修得更高——那么,大厦的崩塌只是时间问题。”

当下,我国在某些高精尖领域的技术常常受制于人,基础科学研究相对薄弱便是根源之一。

华为掌门人任正非也曾语重心长地建议:“修桥、修路、修房子只要砸钱就行了,但芯片砸钱不行的,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中国要踏踏实实做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等基础科学研究,各个方面努力去改变,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站得起来。”

时至今日,我国基础科研经费投入规模国际排名第二位。不过,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基础研究经费以中央政府投入为主,地方政府、产业界和社会的投入占比过低。针对这一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强调,要“加大基础研究财政投入力度、优化支出结构,对企业投入基础研究实行税收优惠,鼓励社会以捐赠和建立基金等方式多渠道投入”。

所以我们看到,卓越风险投资人和各行各业的头部公司创始人热烈拥抱科学家。

VC接力,“去实验室找项目”

一项前沿技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路程,远比想象中漫长。

“现在VC都要去科研所,大学实验室蹲项目。”华南一家知名人民币基金合伙人透露,团队现在十分关注最新科研动态和人员去向,比如新基石科学基金会此次落地深圳,对于广大VC机构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项目源。

“科研团队精于技术,但对于商业化落地、公司管理、市场判断往往有一些短板。我们VC希望能够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通过参与投资帮助科研人员实现科研成果转化”。他笑言,现在VC的门槛越来越高,都要让科研人才拥挤的地方找项目。

实践证明,创投机构是科技成果转化不可或缺的一环。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越来越多VC/PE机构成为“抢教授”大军的一员,也是清华、中科院、上海交大等各个高校的成果转化处的常客。

背后逻辑不难理解——风险投资向来有着敏锐的嗅觉,找得准前沿技术方向、看得清产业发展方向,甚至是科技成果转化的点火器。所以我们看到,VC圈正在积极拥抱科学家,大力支持科技成果转化。当科研成果从实验室走出,VC的接力赛开始。

因而,理工高校成为了VC的热门打卡地。圈内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谈:清华大学的成果转化处已经是投资人的第二办公室,不少投资人每周都要去呆上2-3天才行。

比如今年新能源赛道火爆,VC/PE接连去拜访该领域的明星教授欧阳明高院士。最近,一位新能源领域的投资人透露:“欧阳院士手中的项目已经被投光了。”

今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正式实施。在这之后,越来越多科学技术人员放下了最后的顾虑,积极投身创业,科技成果转化进入空前密集活跃期。

当然,推动科研成果转化绝非挖教授创业简单,这是一份需要耐心和毅力的事业。一般来说,科技成果转化依旧要面临技术、产品和市场空间“三大鸿沟”。对于科研或技术出身的创业者而言,技术是绝对长板。但市场、销售等方面技能大多存在短板。

北京一位硬科技投资机构合伙人分析,科学家与创业者最大的差别是思维方式——科学家的思维是不对事和人妥协的,他们极力追求最高的科学目标,最重要的是单点做到极致;而创业者需要具备对事妥协的工程师思维,以及对人妥协的企业家思维,要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做到客户产品价值综合领先。

因此,投资科学家或教授之后,很多投资人需要引导他们完成从学者、科研人员到创业者的角色转变。一般情况下,很多投资机构会提供相应的投后赋能工作。从销售技巧、股权期权、融资、商业模式、到人才培养、组织架构、宏观趋势等,帮助科学家创业者成长。这也就是如今各家投资机构花式卷投后赋能的原因之一。

长久以来,教授们在科学圣殿带学生、做实验、写论文,鲜少走到聚光灯下。为了科研成果不能只停留在纸面上,社会各界都在大力鼓励高校、科研机构专业技术人员走出实验室,投身创业创新事业,让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科技兴国,曾经“清贫”形象的科学家们走上了历史舞台。

这是影响深远的一幕:科学家与投资人双向奔赴,共同踏上迈向星辰大海的征途。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