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寒气下的B站UP主:面包渐少,爱还有多少?

当B站的创作门槛被金钱、时间和专业知识不断抬升,“留下来,不断更”,已经是草根UP主们最后的坚持。

01、收成渐少

2020年底,B站UP主沐洲*次选择了停更。彼时,他刚刚制作出一部播放量超300万的视频,*时期拥有83万粉丝。

停更的原因很简单:收入太低,与付出不成正比。

沐洲的原创视频投稿在B站的知识分区,要做出这样一条有竞争力的爆款视频,不仅要把专业知识转化成深入浅出的文案,还需要投入许多精力寻找合适的画面、制作*、选择背景音乐。如果算上时间成本,他做一条视频的成本大约几千元,而那条300多万播放量的视频,平台给的创作激励也就2000多块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偷工减料、降低创作质量,无疑也不是好的选择。

“如果做了很水的视频,会让我这个IP的可信度和粉丝黏性下降。”沐洲告诉雪豹财经社。IP的影响力下滑,会直接影响他在知识付费方面的收入。他开设的课程,一门课售价500~600元。

2021年下半年,沐洲跟一家MCN签约并恢复了更新,对方承诺帮他剪辑视频。但恢复更新后,他明显感到了收入的下滑,“以前的收入完全超过付出,2021年也就勉勉强强”。

被寒意侵袭的不只是沐洲。

今年春天起,B站粉丝数超80万的个人UP主晨汉注意到,“同样的报价,想获得甲方的投放没那么容易了”。粉丝数超200万的UP主颜沁也告诉雪豹财经社,今年广告主直接联系他询单的私信数量下降了40%~50%,成单率也下降了40%~50%,“以前一个月能接到两个(商单),现在两个月才能接到一个”。

知识付费、创作激励、创作活动、悬赏计划、粉丝充电、直播、广告主投放和与平台签订内容协议,是B站UP主们的主要变现途径。

对大多数人来说,*钱的是商业投放。沐洲靠接广告一年赚了近30万元,晨汉去年在B站赚了近100万元。最稳定的则是与平台签订内容协议:UP主保证一定频率的稳定更新,B站每月支付给UP主相应的费用。

但如今,不仅广告投放缩水,签内容协议也不再意味着稳定的收入来源。

UP主“经济研究室-祈祷”告诉雪豹财经社,作为全职个人UP主,解决收入问题是他坚持创作的前提,签内容协议的收入能满足他的家庭日常开支。按照内容协议,他每月要更新3条视频,协议期限为两年。

2020年,西瓜视频曾联系他洽谈*合作,还承诺了不错的收入,他在征求粉丝意见后还是留在了B站,“尽管B站给的钱少了1/3”。但今年,上一份协议快到期了,他意识到,“平台不见得会续约”。

晨汉也是在2020年与B站签署的内容协议,今年协议到期后没有续约。“双方意愿都不是特别大,我也不愿意再签*了。”晨汉告诉雪豹财经社。

UP主们感受到的萧瑟寒意,B站感同身受。

从2021年Q3起,B站营收同比增速开始出现下滑,2022年连续两个季度环比负增长。迄今为止,B站仍未止住亏损态势,连续四个季度净亏损额超20亿元。

进入2022年,B站分成成本的增速显著放缓。这意味着,平台用于补贴内容创作者的力度也在降低。

02、流量的疾风变弱

在风口的烘托和流量的滋养下,最“膨胀”的时候,晨汉也有过冲击头部UP主的念头。

那是在2019年,晨汉辞职后寻找新机会,发现了B站蕴含的潜力。“我觉得那时候的B站特别像2013-2014年的微信公众号,明摆着有一些机会在里面,有一些用户需求能够被观察到,但是没有被很好的满足。”他告诉雪豹财经社。

2019年下半年,晨汉开始全职做UP主,很快便小有名气。账号体量的增长,让他有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想法。他甚至有点后悔,“如果那时组建一个团队,维持比较高的更新频率,(粉丝量)上百万是比较简单的”。在他看来,到2020年,B站的机会“被极度放大”。

2019年11月开始在B站发布视频的“经济研究室-祈祷”,则是在更新半年后,察觉到了B站横屏视频的“起风”。

那段时间,B站为打破小众的二次元社区的印象,启动“破圈”战略。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Q1,B站MAU(月均活跃用户)环比增长了4200万,比此前一年的增长幅度还要大。

然而,流量的疾风,不会一直强劲。

截至2022年Q2,B站的MAU为3.06亿。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有信心实现2023年B站MAU达到4亿的目标。

但整个中国互联网大盘的增量在不断减少。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20年6月至2022年6月,中国网民人数从9.4亿增至10.51亿,但若以半年为周期计算,每半年的网民增长数量都在不断下滑。

“差不多在2020年下半年,这个机会窗口就开始关闭了。”晨汉成为UP主不到一年后,就明显感受到“风力”减弱。他所在的知识区到2021年就已经格局稳定,只是偶尔有一些能力比较强的新人出头,这让他冲击头部的念头淡了很多。

中泰证券在一份研报中表示,2022年Q2,B站上前5%的UP主播放量,达到整个平台播放总量的96%,远高于此前的76%,头部化趋势明显。

争夺用户时间和注意力的内容多了,分蛋糕的人多了,再加上马太效应的影响,非头部创作者的状况日益艰难。

2020年,沐洲平均每天能涨粉2000多个,但2021年恢复更新后,每天涨粉量只有几百个。2022年9月29日,B站UP主“影视后期系统教学”宣布停更,原因是82万粉丝的账号平均播放量只有1万多,“太惨淡了”。

拥有更多粮草弹药的专业团队闯了进来,草根UP主的黄金时代匆匆落幕。

03、生态变迁

从去年开始,颜沁开始注意到一个显著的趋势:团队作者越来越多。曾有一个B站创作团队因利益分配而发生了纠纷,颜沁有些惊讶,“这种小体量的UP主,居然也都是团队在做了”。

过去,颜沁一直是“草根式”创作:自己写稿、自己配音、自己剪辑。2019年,他在B站上传的*个视频,创作时间不到6个小时。但面对越来越多强劲的对手,他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已经无法支撑账号的发展,“如果不招人的话,这个账号就会陷入停滞的状态”。

他决定在今年收入减少的情况下加大投入,组建团队,正式从个人UP主转型为团队UP主。

除了团队UP主的降维打击,专业人士也在抢滩登陆。晨汉告诉雪豹财经社,2021年,有大量成熟的专业人士涌入B站。

据《2021 B站创作者生态报告》,截至2021年9月,已有超过300位名师、学者进入B站,覆盖近百个学科。也是在2021年,歌唱组合“凤凰传奇”入驻B站,并入选了当年的百大UP主。

飞瓜数据显示,2022年8月、9月和10月涨粉前十的UP主中,草根UP主难觅踪影,排在榜单前列的,要么早已在其他平台成名,要么已在B站累积了相当体量的粉丝。

这意味着,土生土长的草根UP主想在B站脱颖而出,难度系数陡增。

颜沁告诉雪豹财经社,大多数草根UP主是个人运营账号,且缺乏专业背景。他制作一期视频,在团队全力以赴的状态下,需要3到4个工作日。在UP主收入普遍减少的背景下,他自己都不确定能坚持多久。

当B站的创作门槛被金钱、时间和专业知识不断抬升,“留下来,不断更”,已经是草根UP主们最后的坚持。

(文中沐洲、晨汉、颜沁均为化名)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雪豹财经社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