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网易困在游戏里

作为赛道头部玩家网易游戏仍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庞大体量,但是在出海领域已经与腾讯存在较大差距,再加上米哈游、趣加、莉莉丝这样的“后浪”来袭,前有狼后有虎的日子并不好过。

       腾讯之后,网易交出了一份还算亮眼的财报。

8月18日下午,网易公布了2022年Q2财报。财报显示,Q2 网易营收232亿元,同比增长12.8%;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47亿元,同比增长32%。

在中概股集体受挫的大背景下,网易的营收和净利润能保持双增长态势,显得尤为不易。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靠广告、电商、会员费等业务模式赚钱不同,二季度,游戏业务为网易贡献了八成左右的收入,这一比例比往年同期提升了10%左右。

扛起“养家”重任的游戏业务,在国内面临着“版号”问题,在海外又有不少强势对手,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并不容易。    

基本盘触顶

宏观来看,网易游戏似乎重新找回了高增长模式。

2022年Q2,网易游戏及相关增值服务营收为1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0%。作为对比,2021年Q2,网易在线游戏服务营收150亿元,同比仅增加10.8%。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网易游戏业务的高增速是建立在“改名”的基础上的。2022年Q2,网易财报中的“在线游戏服务”业务,被更名为“游戏及相关增值服务 ”。与此同时,网易CC直播等游戏相关增值业务也从“创新及其他业务”被划入了“游戏及相关增值服务”中。

换句话说,网易游戏业务之所以有高增速,有一部分原因是得益于“凭空”获得了一部分增量业务。

交叉测算可以发现,2022年Q2,如果没有“创新及其他业务”的贡献,网易在线游戏业务的营收仅为168亿元。与此同时,即使算上“创新及其他业务”,网易游戏业务的营收也环比降低了2.7%,延续了上个季度环比下跌的颓势。

考虑到2021年Q2,网易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永劫无间》两大热门游戏还未上线,因此,游戏业务的营收两个季度均环比下跌似乎情有可原。

网易游戏业务止步不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司没有获得相关“版号”。



图源:国家新闻出版署

2022年8月1日,国家新闻出版署披露了今年第四批游戏版号,69款游戏获批,其中无一款来自网易。事实上,自2022年4月重新发放游戏版号以来,网易已经连续四次无缘版号。

换句话说,即便手中有新游,网易短时间内也无法上线,只能继续“吃老本”。

财报发布后,大和公布研报称,网易仍未获得新游戏版号,或导致新产品推出时间延迟,加上《永劫无间》于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销售的高基数效应,决定下调2023至2024年游戏业务收入预测。进而将2022至2024年收入预测削减4%至5%,以反映下调游戏收入预测,盈利预测则下调1%至4%。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游戏行业也没有更多的红利可供网易挖掘。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披露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销售规模为2965.13亿元,同比仅增长6.40%;中国游戏用户规模为6.66亿人,同比仅增长0.22%。

到了今年,游戏行业增长的趋势甚至已经“转负”。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22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的销售规模为1477.89亿元,同比下跌1.8%。

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国本土的游戏产业几乎已经触顶。

无独有偶,游戏巨头腾讯游戏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同是2022年Q2,腾讯国内游戏业务营收318亿,同比下跌1%。

谋求出海

对于内地已重新批出游戏版号,但仍未见网易等大型游戏开发商上榜。网易管理层在昨晚的电话会上称,内地监管警示公司要更珍惜内地市场,要开发更优质的游戏,因版号是稀缺资源。由于网易过去一年没有获发版号,因此公司要将业务发展方向及研发转向欧美日韩等海外市场。

2022年Q1 业绩会上,丁磊曾表示,“目前网易游戏海外市场营收占比在10%以上,未来其希望海外市场占比能达到40%-50%。”

网易瞄准海外游戏市场,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中国本土的游戏产业已经触顶,另一方面,也与海外游戏市场存在一定的红利有关。

图源:智研咨询

智研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4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2187亿美元。2019年-2024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的合年增长率为15%左右。

对于游戏业务,丁磊表示,“凭借我们在中国强大的内部研发团队和在加拿大、日本和美国以及未来多地的一方工作室,网易将努力为全球游戏社区打造新一代的高质量游戏。”

但需要注意的是,海外蛋糕虽好,但“分食”者众多。

强敌环伺

其实早在2018年前后,网易就已经开始吹响进军海外市场的号角。以《荒野行动》为例,2018年,其4.65亿美元的营收中,有八成左右来自日本。

但是目前网易海外市场存在的困局是,一方面没有形成全球化的“大市场”,另一方面又没有丰富的“大产品库”。

财报显示,2021年,仅日本一地就为网易贡献了75.5%的海外自主发行流水。与此同时,《荒野行动》、《第五人格》、《明日之后》三款游戏合计为网易带来了83%的海外流水,其中《荒野行动》就占据了52%。

这在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暴露出网易海外游戏的重IP、轻运营的先天劣势。

结合财报以及七麦数据来看,网易海外游戏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倾向于选择与知名IP合作。

比如,2022年4月28日,网易在日本iOS区推出了《Dead by Daylight Mobile-NetEase》(《黎明杀机》手游)。最初线上的一个月的时间内,该游戏一直占据日本iOS区游戏榜前五的位置。

《Dead by Daylight Mobile-NetEase》之所以能够诞生,主要是因为2019年,网易战略投资了开发商 Behavior Interactive ,随后与后者合作开发IP手游。

此前网易与《指环王》IP合作推出的《The Lord of the Rings: Rise to War》(《指环王:崛起之战》),与星战、漫威合作的《星战前夜》、《漫威对决》等手游,都沿袭这一产品策略。

图源:七麦数据

IP游戏固然能在前期提升游戏的声量,但是也存在后劲不足的缺点。以《Dead by Daylight Mobile-NetEase》为例,目前日本iOS区游戏榜,该游戏跌至200名左右。

如果说靠密集的合作,网易还能维持住海外游戏大盘整体吸引力的话,那么在触达用户的投放层面,相较于其他巨头,网易则存在不小的劣势。

图源:app growing国际版

app growing国际版统计的2022年上半年海外市场手游广告投放TOP 40榜显示,网易并未上榜,反观腾讯游戏、米哈游等知名国内游戏厂商都位居前列。

这除了昭示在海外游戏市场,网易已经处在强敌环伺的境地,同时也从侧面说明,海外游戏市场已经成为众多行业玩家瞄准的“大蛋糕”。财报显示,2021年,三七互娱海外营收47.77亿元,同比增长122.94%;专注于海外市场的壳木游戏营收32.65亿,同比增长35.6%。

股价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网易交出营收、净利润双增的Q2财报后,其美股和港股股价纷纷下跌。美股股价单日跌幅达5.97%。将时间拉长来看,截至美东时间8月18日收盘,网易的股价仅为86.11美元/股,相较于2021年2月11日133.4美元/股的历史高点,下跌了35.44%。

客观地说,作为赛道头部玩家网易游戏仍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庞大体量,但是在出海领域已经与腾讯存在较大差距,再加上米哈游、趣加、莉莉丝这样的“后浪”来袭,前有狼后有虎的日子并不好过。

如何稳住基本盘、找到新的增量,提振投资者信心,或许是网易未来需要长期思考的问题。

【本文作者喀戎,由投资界合作伙伴价值星球Planet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