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奈雪在亏损,背后供应商赢麻了

不过,风口虽然可以让猪都飞起来,但是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麦当劳、喜茶、元气森林等消费品牌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生在聚光灯下的它们,享受着舆论中心的流量。聚光灯外,它们背后的供应商也值得关注,今年下半年以来,这批新消费“打工人”成为资本市场的新进者,在商业市场掀起巨浪。

本篇聚焦农夫山泉、奈雪的茶背后的供应商——田野股份。

自2007年成立至今15年来,田野股份一直走在紧追风口的路上。

2021年,奈雪的茶凭借“霸气玉油柑”在新茶饮界狠刷了一把存在感,并带动在鲜果界“坐冷板凳”的油柑成为茶饮新宠原料,采购价格上涨近10倍。而“霸气玉油柑”能成为爆款,除去“3秒微涩5秒回甘”的营销之外,还离不开背后的供应商、从新三板转战北交所的田野股份,油柑汁就是它配合奈雪的茶推出的。

有意思的是,奈雪的茶还在亏损,田野股份却已经开始盈利了。这家于2007年成立的公司,从给可口可乐、汇源果汁等饮料公司提供果汁,到与奈雪的茶、茶百道、一点点、沪上阿姨等新茶饮合作,一直紧追行业风口。

不过,风口虽然可以让猪都飞起来,可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01 

客户从食品饮料到新茶饮 

田野股份是一家广西企业,在过往印象中,广西虽是全国有名的水果大省,香蕉、芒果、荔枝、百香果等的产量名列前茅,但似乎很难形成大型水果食品加工企业,只能给别人做嫁衣。

田野股份是个例外。

这家成立于2007年的公司,主要从事热带果蔬原料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从构成看,2021年公司收入来源分别为原料果汁、速冻果蔬、鲜果及其他,占比分别为90.52%、4.24%、0.69%、4.55%。其中原料果汁产品包括浓缩果汁、NFC、调配果汁等多种形态和规格。

除去掌握了芒果、西番莲、荔枝等40多种果蔬加工工艺外,田野股份还拥有自己的热带果蔬产地加工现代化工厂,主要布局在广西北海、海南定安、四川攀枝花、湖北荆门。

过去,田野股份的大客户集中于食品饮料企业,主要为汇源果汁、农夫山泉、可口可乐等预包装果汁饮料产品制造企业提供原料果汁。2019年其前五大客户中就有农夫山泉、鲜活果汁、可口可乐等。

▲图:田野股份招股书

彼时预包装果汁饮料行业发展呈上升趋势,2011年-201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两位数。田野股份就算是只喝汤也能喝饱。

随着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及下游饮品产业链的升级,果汁销量开始下滑。根据中国饮料工业协会数据,2015年~2017年,果汁零售量从119.7亿升降至117亿升,市场份额能占到约八成的低浓度果汁市场规模从802.4亿元下滑至788.2亿元。受此影响,田野股份的业绩有所回落,2015年-2017年营收增长率呈下滑趋势,2017年为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5418.75万元降至4208.27万元,毛利率从约40%降至37%。

另一面是,作为新茶饮的喜茶、奈雪的茶、沪上阿姨、吾饮良品等纷纷获得融资,投资方中不乏红杉资本、美团龙珠、高瓴资本等机构。

新茶饮行业市场规模以两位数增速保持增长,尤其现制茶饮成消费者心头好。中信证券首席消费行业分析师姜娅表示,中国现制茶饮规模目前约为1000亿元,在消费升级背景下,未来5~10年有3~5倍增长空间。

春江水暖鸭先知,田野股份没有犹豫,从2019年开始切入新茶饮赛道,建立响应客户需求的协同创新流程,在收到客户需求或样品后启动样品分析、工艺和配方设计、原料调查、试产、量产等,目前已配合客户推出油柑汁、刺梨汁、黄皮汁、龙眼汁等产品。

数据显示,田野股份来自食品饮料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已经从2019年的57.66%降至2021年的33.49%,来自新茶饮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则从2019年的4.2%上升到61.82%。

▲图:田野股份招股书

入局新茶饮使公司业绩飙升,尤其是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72.6%至4.59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超200%至6517.76万元。

02 

陷入新茶饮桎梏 

虽然新茶饮给了田野股份二次回春的机会,但作为品牌供应商,田野股份不可避免地陷入到依赖大客户的处境中。根据招股书,2021年田野股份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奈雪的茶、茶百道、农夫山泉、一点点、沪上阿姨,4个客户都是新茶饮。

此外,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也从2019年的49.68%增长至68.17%。

尽管公司大客户是一些比较知名的品牌,但以奈雪的茶为例,公司至今尚未实现盈利。也就是说,若未来这些客户的需求出现下降,或更换掉田野股份,向其他供应商采购产品,或完成产业链自建,无疑会对公司营收和盈利能力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分别作为公司*大客户、第五大客户的奈雪的茶、沪上阿姨,同为公司股东。2021年5月,田野股份进行定向发行,奈雪的茶和沪上阿姨的经营主体品道餐饮、臻敬实业,分别做了认购,定增完成后,奈雪的茶成为田野股份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44%。

田野股份的另一难处还在于客户都有账期,不一定能及时还款,这一点可以从公司的应收账款中看出一二。2019年到2021年其应收账款分别为5911万元、5106万元、4144万元。2019年和2020年的应收账款占总营收的比例约20%。只在2021年,由于营收大幅增长,比例有所下降,为9%。

应收账款之外,公司还存在存货管理风险。存货是指公司持有以备出售的产成品或商品、处在生产过程中的在产品、在生产过程或提供劳务过程中耗用的材料和物料等。主要包括原材料、周转材料、委托加工物资、产品、产成品(库存商品)等。

2019年~2021年,田野股份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5059万元、8686万元和1.3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9%和11%,金额不仅大还呈现逐年增长态势。根据Wind数据,其存货周转天数已经从2019年的84.75天,增至2021年的122.28天,2022年一季度的255.32天。

▲图:Wind

也就是说,公司存在产品滞销或存货变质带来大额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风险。另一方面,正是因为公司存货在持续增长,公司2022年一季度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了38%至2623万元。

兜兜转转之下,事情的发展又回到了原点,田野股份作为供应商,是否具备不可替代性、以及新茶饮赛道的红利能维持多久等仍是决定公司命运的问题。

03 

大树还能乘凉多久 

2019年~2021年,公司的原料果汁单价在逐年上升,销售均价从0.82万元上涨到了1.27万元,这是因为公司对新茶饮行业客户销售收入占比持续提升,而该类客户对原料果汁需求产品规格以小包装、定制化、全程冷链产品为主,成本和售价均高于食品饮料行业客户。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茶饮的销售单价在下降。

从2022年开始,引领新茶饮风潮、将茶饮价格推高至30元时代的喜茶,率先降价,纯茶、乳茶、果茶降价3~7元。奈雪的茶紧随其后,降幅达10元,并推出9~19元的轻松系列。乐乐茶去掉了原本鲜果酪酪茶中的酪酪,也调低了价格。

一系列动作说明新茶饮品牌在告别30元时代。

而降价背后是新茶饮品牌的增收不增利,以奈雪的茶为例,公司2021年的净亏损已扩大至45亿元,亟需获得更多用户。于是,保持质量的同时,降低价格,成了各品牌*。

随着消费者把手中的钱袋子捂得更紧,新茶饮品牌从各个环节降本增效成了大势所趋,比如建立包括茶源、奶源、果源等在内的上游渠道供应商资源库,来为品牌提升溢价空间。据了解,不少品牌已经开始这么做。比如喜茶在贵州自主建设了一个500亩的有机茶园,还会根据新品反向定制供应链,如自建草莓基地,从开发育苗、栽培、培养符合产品要求的草莓。

新茶饮品牌盈利压力之下,田野股份所在的新茶饮原料果汁供应链环节,很难说不会被替代。要知道,原料果汁是田野股份最抗打的业务,其营收占比已经从2019年的44.13%提高至2021年的90.52%,一旦不再被需要,将十分致命。

▲图:田野股份招股书

田野股份也尝试过其他业务,比如分类在“其他”的榴莲进口业务,将进口的榴莲部分用于加工,部分售卖,受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榴莲销售收入大幅下降,2021年暂停了榴莲进口业务。“其他”类目的收入占比也从2020年的21.33%降到了4.55%。

换句话说,公司至今还未形成一个明显的第二增长曲线。基于以上考虑,公司需要加深与客户之间的联系,洞悉客户需求,提高爆品生产速度,加深护城河。那么,未来包括研发支出等在内的费用势必会增加。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或许,这也是田野股份不惜对赌,也要转战北交所的原因,后者流动性更好,融资能力也更强。不过钱只能解决一时之困,田野股份“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日子,或许不比从前了。

【本文作者田桓,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零态LT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