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虚拟偶像反抗996

当初力推A-SOUL时,自信道“再也不会有抱怨了”“因为她们是永不塌房、永不谈恋爱、永远爱杜妈、24小时工作”的杜华老师,不知现在会不会有点头疼。

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反正虚拟偶像也会有劳资纠纷。接连数日,都有“皇珈骑士”跑来问硬糖君:为什么还不写一篇稿子揭露丑陋的“资本”,声援可怜的珈乐。

鉴于“资本”一词在互联网世界的滥用,这里明确下,指的是国内知名虚拟偶像女团A-SOUL的制作、运营方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珈乐则是A-SOUL的成员。再准确点说,“皇珈骑士”心疼的是虚拟珈乐背后的真人扮演者,即“中之人”。

5月10日,A-SOUL在其主要活跃平台——B站官宣,珈乐因身体和学业原因,将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并补充解释:这不等于珈乐彻底退团,不会启用其他演员,也不会增加新角色替代珈乐。

粉丝万分不舍,但紧接而来的各种爆料更令其心理破防。网友扒出珈乐中之人的社交账号,看到她在动态中提到因工作强度大而满身病痛、长期加班、曾遭职场霸凌等等。

“皇珈骑士”立马将矛头对准A-SOUL制作委员会,直指其运营策划不当、要求成员卖腐固粉、过度压榨中之人等多宗罪。同时,他们还对偶像的“经纪公司”极为熟练地表达了抗议和施压——给字节跳动旗下几款游戏打差评。

是不是有点眼熟?这不满的起因以及表达不满的方式,就是真人明星粉丝怒撕经纪公司啊!战火仍在蔓延,硬糖君目测,此次“皇珈骑士”维权应该是“清朗”以来*大规模的饭圈行动了。

随着流量兴起、饭圈强势,过去几年,我们早见识了鹿晗、李易峰、陈伟霆、杨幂、迪丽热巴(此处略去八百字)的粉丝撕经纪公司。但虚拟偶像粉丝和运营方展开这种声量的对抗,还是头一遭。换个角度看,国内虚拟偶像是真火了。

可产业尚在发展阶段,种种问题已经浮出水面:传统饭圈行为完全复制到虚拟偶像,是好还是坏?捧红虚拟人和压制中之人,会成为经纪公司一项危险的平衡艺术吗?

01 “我没法理性”

珈乐“直播休眠”事件发酵后,官方短时间内做出两次关键回应。有一说一,危机公关做得挺及时。

A-SOUL制作委员会先是展开临时问答,对“员工需要自费培训”“薪酬过低”“职场霸凌”等焦点话题,做出解释和澄清。很快,A-SOUL企划负责人苏轼再次发出道歉信,对相关问题补充回应。

B站上这两则动态都有近千万的浏览,足见事件关注度之高。但这些说辞没能平息粉丝怒火,反而因“没有正面回答”引发更强烈的不信任,以及更多角度的吐槽。直到现在,粉丝还在想方设法帮珈乐“维权”。

当然,混饭圈无人不冤,口水战有情皆孽。追偶像甭管真假,战斗粉往往都会落得个“魔怔”评价。

对此,硬糖君身边皇珈骑士的普遍态度是:我们没法理性点,当初就是冲动着、冲动着,入坑这个虚拟女团的啊。

2020年,A-SOUL在质疑声中登上舞台,面对着圈内圈外的舆论压力。虚拟偶像粉丝认为,这是资本强捧的傀儡,理应团结起来抵制割韭菜行为。真人明星粉丝则担忧:这是乐华的“吸血”师妹,很可能不利自家正主发展。

虚拟圈、追星圈都不待见,A-SOUL五位成员就这样官宣出道,并火速发布了首张单曲、进行首场团队直播。不算意外,早期她们的官方账号、直播弹幕里有大量“拉黑屏蔽”“恶臭饭圈来了”“无脑抵制”的唱衰之词。

不过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比起那些从始至终都默默无名的虚拟人,黑红也是红,A-SOUL的起点已相当不错。再说,“选秀名门”乐华来给女团做包装,拿捏粉丝心理远比以前那些科技公司到位。

没过几天,A-SOUL成员嘉然便以*单人直播惊艳圈粉,并带动全团逆风翻盘。这场直播里,她成功立稳可爱吃货人设,又以“宅舞20连跳”的*业务能力博得观众芳心。

剧情发展到这里,黑粉放下偏见,路人粉开始念叨“想做嘉然小姐的狗”。嘉然此时趁热发出一篇真情实感小作文,道出打工人的辛酸,也说尽对支持者的感谢。这篇“社畜的告白”成了无数人梦开始的地方,至今仍是其吸粉的经典物料。

至此,A-SOUL已经稳住江湖地位,以惊人的吸粉能力朝着虚拟顶流宝座奔去。当初想要涨粉一百万惨遭群嘲的她们,如今已在全网积累下数百万“一只魂”(粉称)。

这就是情感的力量,*高性价比的流量聚合器。而既然“社畜共鸣”是涨粉的利器,也可以变成脱粉的由头。

02 中之人,值钱吗?

粉丝的怨怼,看似句句讲情义,实则字字谈利益。但硬糖君觉得这挺对路。商业社会,利都是实据,义则容易流于虚情。

按粉丝说法,中之人虽然藏在皮下,但也是虚拟偶像的灵魂所在。A-SOUL不火的时候,她们领点打工薪水也就罢了。可如今A-SOUL已是日进斗金的顶流虚拟女团,五位小姐姐“不说过得光鲜亮丽,竟被克扣成这样”,能忍?

粉丝的账是这样算的。去年,珈乐在B站曾有单月直播进账214万元的成绩,且是平台年度*强舰队拥有者。而据网友侦查,中之人在杭州工资只有万把块,日常直播粉丝送一个原价139元的舰长,她们只能分到6毛钱

另外,乐华娱乐递交的招股书写得明明白白,包括虚拟偶像在内的泛娱乐业务收入,从2020年的2110万元增至2021年的3790万元。

大家都明白,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的核心矛盾,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资本家”吃进口和牛肉,中之人只有简餐盒饭。钱没给到位,心还委屈了,躲在社交小号里哭诉经常加班、没有假期、跳舞跳到胸椎扭伤、穿动作捕捉服划伤腿部。

粉丝分分钟自我代入。想不起熬夜追小姐姐直播时多起劲了,也顾不得虚拟偶像忌讳“开盒”了,只剩心疼和愤怒。(开盒,即公开虚拟形象皮下的表演者)

但运营团队也有他们的算账方式。A-SOUL企划负责人苏轼表示,网传中之人收入数据的信息已经核实过,假的。但该团收入确实要分给直播平台、乐华娱乐等,也有较多用于研发和美术成本。单从项目来看,A-SOUL目前还处于较大幅度的亏损状态。

说来说去,两边都有自己的道理和考量,矛盾根源则是——中之人对虚拟偶像的贡献到底有多大,该用怎样的标准衡量其价值?

硬糖君咨询了几家搞虚拟偶像的公司,他们都表示,除极少数跟传统经纪公司合作的团队会从练习生、配音员里寻找中之人,他们基本都是进行常规招聘,不会提供特殊待遇。那些营业少的虚拟形象,中之人甚至是“随便拉个员工顶上”。

据他们解释,目前布局虚拟偶像赛道的多数是科技公司,团队更加看重技术,钱也都砸在这上头。况且,千千万万的虚拟人里,两三年都捧不红几个,哪儿轮到单独给中之人搞艺人经纪啊。

哪怕眼下珈乐直播休眠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虚拟人背后的“经纪公司”们也并不慌。倒不是敷衍粉丝,只是他们知道自家产品距离偶像距离尚远,哪来的利益不均、待遇不公。

03 无饭圈,不偶像

“清朗”行动重拳出击,流量明星纷纷出事,虚拟偶像正是趁此窗口期,喊响“永不塌房”的口号高调走入大众视野。

多数人面对关注度激增的虚拟人还在雾里看花,一遍遍不厌其烦地问:“真有人追吗?”珈乐直播休眠闹出如此动静,倒让大家真切体会了一把“虚拟偶像实火”,甚至观察到了更多火的可能性。

几乎所有小众圈层,为增强凝聚力都要捍卫队伍的纯洁性,也就难免在扩圈过程中变得敏感和多疑。正因此,虚拟偶像原教旨主义者当初高举“反对饭圈化”的旗帜,尤其对乐华基因的A-SOUL释放毫不掩饰的敌意。

两年过去,那些A-SOUL反对者、“饭圈化”反对者早已沉醉温柔乡,心甘情愿为五位小姐姐反黑、控评、讨伐经纪公司。内娱的造星思路,在虚拟偶像处得到成功挪用和初步验证。

当然,也只是初步。毕竟,乐华娱乐旗下的*虚拟男团“量子少年”就没能复制A-SOUL的成功,涨粉速度堪忧。

究其原因,并非虚拟偶像饭圈化的路线有问题。而是偶像无论真假,业务能力始终是撑起口碑、吸引粉丝的关键。陪伴感、养成感、代入感等情绪价值,只能是锦上添花。

量子少年出道后,便因造型粗糙、人设单薄、实力平平劝退路人。虚拟偶像还是会塌房的,姿势也不会比真人明星少。

中之人便是*大变数。在珈乐之前,日本的初代虚拟主播绊爱也因此急转直下。其背后公司为削弱中之人“春日望”的影响力,按计划推出四位新的中之人,导致粉丝强烈不满脱粉,*终不得不休眠。

这是虚拟偶像饭圈化的必然结果。以往,原教旨主义虚拟偶像粉丝会将形象和中之人严格区分,无法接受“开盒”破坏想象力。可时间一长,移情总是难免,界限也随之模糊——你爱的是这张皮还是这个魂?似乎后者还更真实鲜活。

去年硬糖君写虚拟偶像时,受访粉丝还特地强调自己无法接受讨论“皮下是谁”。到现在,皇珈骑士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内心,表示“她是珈乐的一部分,应当得到我们的保护”。

受众心理已经变化,必会倒逼产业做出调整,这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对照明星经纪公司,粉丝是沉淀在艺人身上的资源,一旦养成就与公司无关。人气资源到哪儿都能用,明星们实现了优盘化生存,这是经纪公司的两难处境。所以我们常看到,为留住上升期的艺人,公司索性令其事业原地踏步,这样才能安心为公司赚钱。

硬糖君了解到,一些走饭圈路线的虚拟偶像团队,正因珈乐直播休眠事件提起警惕。未来,如果中之人真有底气脱离虚拟偶像,面临的或将是违约金、竞业协议等更高的解约成本。留不住你的人,那就留住你的钱吧,或起码让你知难而退。

而当初力推A-SOUL时,自信道“再也不会有抱怨了”“因为她们是永不塌房、永不谈恋爱、永远爱杜妈、24小时工作”的杜华老师,不知现在会不会有点头疼。

【本文作者作者|刘小土 编辑|李春晖,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