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年薪百万金融圈生存图鉴

你以为只要进入了金融行业,就能西装领带配红酒咖啡了吗?太天真了!
金融八卦女

金融八卦女

2021-10-25 14:09金融八卦女 纪易繁

关于金融卷不卷这个问题,我更喜欢抛出一个能够回答一切内卷类问题的“万能公式”:

内卷,永远都是属于内卷人的内卷。

有时候不是金融行业卷不卷,而根本就是一堆天生内卷人在一起造就了这个行业。

1.遍地清北,金融仍是内卷之王

最近公司招了一些实习生,都是些清华北大大二大三的学生。

我让其中一个实习生收集一下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数据,他很快就完成了,不仅把格式弄得妥妥帖帖,还给我写了个Excel宏。

然后给我演示了这个宏如何将最新数据自动同步到Excel里,连同比、环比的公式和各种比率的公式也都拉好了。

我假装很淡定地夸了他,心里却不自觉地涌出一句 ,“对不起,是我不配了”。再看一眼这位实习生的简历:专业商科,能够熟练应用python(一种计算机编程语言)。

处在号称“内卷之王”的金融行业, 这就是新人需要面对的现实。

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高校的毕业生规模达到了909万,其中有接近100万是学的金融、财经类专业,而和他们专业相关的银行、券商、基金等机构新增的岗位只有不到15万。

这意味着每7个金融类毕业生,只有1个能找到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

而且,你以为只要进入了金融行业,就能西装领带配红酒咖啡了吗?太天真了!

根据调查,能进入券商和基金公司的基本学历都是双985本硕起步,且拥有CPA/CFA和相关的实习经历。那些够不着门槛的金融人,绝大多数都去做了银行柜台或者干起了销售工作。

即便你真的如愿去了投行、券商或者基金公司,基本是17×7工作制,每周工作80-100小时都是正常情况,每年飞行400多次,不是在机场、火车站就是在出租车上。

一级市场一年见不到300个项目都没脸拿出来说,二级市场每天5点起床晨会、遇到突发新闻凌晨2点起来改结论赶研报的也很常见。

有的投行人16小时坐4种交通工具到十八线城市尽调、在拖拉机上吃着康帅傅、喝着雷碧都是家常便饭,路演密集的时候一个月在家待的时间不超过一天也算不上稀奇。

2.金融里的人尖儿们,有的“卷”有的“躺”

林溪从Top3英本毕业,家境殷实,长得也很美,关键人家还上进。我们是初中+研究生同学,当年她备考GRE的时候硬是把GMAT从第一次的690分三个月集训到第二次的780分。

林溪目前在一家比较头部的FA(Financial Advisor,一级市场连接创业公司和风投的中介机构),之前在一家待遇相当不错的老牌美元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机构)做过一年。

按照一级市场惯有思维中的“行业鄙视链”,似乎应该是FA干一段跳到VC,但目前像林溪这种从VC转型到FA的也开始多了起来。

怎么说呢,最近这两年,LP(Limited Partner,私募基金的资金方)开始逐渐直投化,LP爸爸们拥金自重,一直以来总是被呈以最好的项目,有钱、有资源,何不撸起袖子自己干?这就导致了GP(General Partner,私募基金的管理方)的活儿被LP抢了。很多非头部GP为了养活团队就开始接一些FA的活儿,导致GP开始FA化。

看清这点的林溪干脆去做了FA。但无论在哪里,她都保持着超过公司工作量要求的每周80小时的工作强度,她说要为自己的人生履历工作。

用林溪的话说,反正在VC也根本投不出去自己想投的项目,感觉每天都在做一些无谓的基础研究,还不如先把钱赚了再想想以后能干什么。

只是去了FA后的她仍然没有心安:

“FA现在都是赛马机制,一个项目找2-3个FA一起竞争,而且明明白白告诉你,你就好好找钱去吧,这在以前几乎不存在。我之前一直在看消费,消费行业火了一年现在已经开始被投资人嫌弃了,企服、硬科技那些我又看不懂,我也很迷茫,想说要不去互联网大厂看看呢?”

我以为她后悔做了VC到FA的选择,但她却说:“不后悔,因为中小VC更惨。”事实上,她之前那家公司远远不算中小,至少是一线。

“除了红杉、髙瓴、腾讯、深创投这些,中小VC连上牌桌的资格都没有。整个市场,全赛道、全阶段都被头部的鲸吞包圆了。”林溪说。

以前大家还自我安慰说非头部VC要走小而美路线,专注一个垂直行业深耕,好好做投后,形成自己的专业度壁垒和行业资源。但是头部机构真的太大太有钱了,而且连犄角旮旯都不放过,从项目端就牢牢把握住,下一轮的份额都安排好了,你连创始人都见不到,有啥意思?

再说说邱帅。邱帅是真的很帅,还是那种在北大拿了三年奖学金的学霸级别的存在。

邱帅一毕业就去了“三中一华”的某家投行部,算是赶上了两年比较好的日子,入职就是业务骨干,活儿又好人又帅,接了几个大案子,工作一年多工资就达到了7位数。

然而,而立之年的邱帅这两年没那么拼了,听说最近已经造人成功,迈入人生的第二增长曲线。

“现在内资券商的投行业务和经纪业务都快差不多了,投行也不是你想的那种高端工种了,承销费率有的低到0.05%,要知道我刚上班那会儿8%甚至10%的项目都不在少数。这么搞下去工资都不够发还奖金呢,现在谁还想干活,投行都快干成大锅饭了。”

即便对行业如此没信心,邱帅并不考虑跳槽,“我们这种头部的都这样的情况,我是看不到什么想跳去的地方。”

“现在的投行早就不再是金领,就是个普通高级白领。做股的如此,做债的更惨,发几亿十几亿的债就赚个几万块的比比皆是。”邱帅觉得,躺平才是应对内卷最好的策略。

的确,投行早就从我们上大学那会想象中的“五星级酒店+头等舱”,变成了如今的“绿皮车+拖拉机”,有的时候一趟绿皮车还不够,拖拉机恨不得就要变成驴车了。

大的中字头项目的IPO(首次公开募股)早就吃干抹净,各个行业的龙头也都上市了,靠吃几块大肉就想盆满钵满的日子已经没有了,甚至多劳多得的激励制度都已经不再是常态了。

3.那些“逃”出内卷的金融人‍

我第一份工作的公司,在国内金融圈出了名的加班狠,每天晚上11点下班是打底,凌晨下班是家常便饭,要是在晚上10点左右走,都能在绩效考核时被冠以“迟到早退”而被打低分。

当时跟我一个批次入司的人现在全走了,不仅如此,所有总监级别以下的人也只剩2个我认识的人了。

那些逃离金融业的人都哪去了呢?

小艺是我第一家公司的同事,在金融行业打拼了三四年后,存够7位数的她今年年初毅然选择投身了消费品创业大潮。

在她离开一线城市去杭州发展电商的大半年,我们很少联系,她也不怎么发朋友圈,我不知道她现在具体情况如何,产品卖得好不好,最近在淘宝和抖音上看到她的店铺月销在几十左右,也不敢主动问。

没想到国庆假期有一天她微信找我,问能不能登一下我的账号,她要查一个外资行研报,看下里面一个数字,我顺便问了一下她创业的情况。

她过了半个多小时回我说,产品销售放量还要等一阵子,现在偶尔也接一些朋友的案子,帮人写写BP(商业计划书)或者做做FA什么的,还抱怨说,之前帮忙做的一个FA 案子,还有几万块钱的服务费没有打给她,已经拖了一个半月了。

像小艺这样是主动出走的,还有人则是被动离开的。

蕊姐是位80后,是我以前在PE(私募股权基金)的上级,也是我的职场女性榜样。她虽然个子不高也没有艳压群芳的外形,但就是让人觉得精干又有品味,而且不管说什么都让人想听下去。

蕊姐虽然很资深了但还坚持自己做模型,坚持独立思考,对公司和行业数字过目不忘,N年前做过的项目如数家珍,对下面的人也很乐于分享。

然而就是这样优秀的一个人,9个月前却查出了乳腺癌(我知道有点电视剧剧情了,但是发生在身边的人身上还是会震撼),幸好是早期,不需要化疗。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蕊姐和公司说要休半年到一年的无薪假期,公司跟她说,“好,你先去治好身体,随时准备好了就回来,不用担心。”然而后来我们才知道,她离开公司的第二天,公司就停了她的医保,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她,导致她很多治疗项目没办法报销——而且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最后蕊姐切除了双侧乳房,虽然她问诊的4-5家医院里有一半的医院医生跟她说可以只切除肿瘤保留乳房(只是保留乳房会有一定复发概率),但她不想再让这件事影响工作和生活,还是选择切除了。

目前她已经淡出了工作类的朋友圈,只发一些蓝天白云、书店画展什么的,但从跟她更熟的朋友那里得知,她目前在接触一些国字头机构的财富管理部门,也有了不少工作邀约,只是收入和之前供职的PE比接近腰斩。

4.勇敢去“卷”,也勇敢选择“不卷”

金融本来就是一个食利游戏,实体经济如果不景气,金融能分到的利也是有限的,甚至可能是萎缩的。

勤奋是底线,聪明只是这个行业的最低标准。永远都有更愿意卖命还拿更少钱的年轻人,守在门外等你放弃。

不得不说,门槛高造就了金融行业天然的内卷。

所谓的天生内卷人是什么人呢,你们应该大概心里有数吧。在我看来,这群人就是一群从小就非常喜欢收集各种在社会公允成功标准下被认为是“高大上”的标签的人。

中学的时候不仅要拼年级前几,还要代表学校参加演讲辩论比赛,要争取各种外国名校的交换名额,要参加全省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奥数计算机大赛。

大学要么在国内的顶尖学府要么去大洋彼岸继续卷,继续拼奖学金、拼绩点、拼GRE、拼大公司实习经历,把别人K歌打游戏看电影逛街撸串的时间几乎全部都用在“提高自身的竞争壁垒”上。

十年前那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卷”,我们管那叫“竞争”,虽然听上去已经很残忍,但尚且还有着一丝出人头地的热血方刚在。

如今我们说的“内卷”其实是一种无奈,一种“被卷入”自己并不情愿的局面却又不得不继续跟着卷下去的无奈,更多了一分丧气。

“竞争”与“内卷”,从结果上看都差不多,都是大家拼搏再拼搏、勤恳再勤恳,但实际上,一个是主动夜里猛,一个是被动嘤嘤嘤,感觉上和心态上,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而这样的卷卷子们,如今都汇聚到了北京上海那些掐尖机构的掐尖岗位上继续卷着,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我们现在普遍感受到的“清北复交之下无金融”。

你是选择主动卷别人、站着被卷,还是躺平被卷,这都没有问题。有些时候这些选择也只是不同人生阶段的必然路径罢了。

不管是当之无愧的“卷后”林溪、貌似躺平的邱帅、想要逃离却进入另一个卷的小艺,还是卷了十几年熬坏身体不得不休息一下的蕊姐,他们都是在理智分析了形势和自身情况后做出了最适合自己的决定。

没人能比你自己更理解你的处境、你现有的选择和你当下的感受——所以,勇敢去“卷”,也勇敢选择“不卷”。祝各位,卷或不卷,都能不悔。

(文中涉及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作者纪易繁,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金融八卦女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