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国高创投阎镜予: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与股权投资经验分享

学校可以持股,但学校持股要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第一次资产注入的问题,还要解决注入以后如何为你自己孵化的项目,自己持股的项目持续赋能的问题。
2021-06-09 20:43 投资界

2021年6月9日-10日,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全国股转公司作为指导,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清科创业承办的2021全球创投峰会在西安高新区举办。本届峰会以“聚力高质量发展,引领新作为”为主题,集聚全球创投智慧、分享行业观点与投资经验、展示西安产业硬实力,助力西安走出产业与资本互乘放大的高质量发展新道路。

会上,国高创投总经理、星河资本合伙人阎镜予围绕《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与股权投资经验分享》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各位嘉宾下午好。

今天很荣幸能够承办本次分论坛活动。刚刚前面三位嘉宾从政府角度、学校角度、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的角度进行了分享,稍后我将从投资机构角度进行汇报。教育部、科技部出台了非常多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的政策。在这些政策之下,我认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会有三个转变。

第一,推动力的转变。过去都是高校的科技成果人员,包括高校自身进行对外转化,但是这种转化效率类似于王婆卖瓜,不能很好地和社会衔接,和资本方存在脱节。我们希望能够在推动力上,从过去高校自己往外卖变成从投资机构主动到高校里面去挖掘。

第二,创业主体的转变。很多老师出来创业就想自己当CEO,但是高校老师并不适合当CEO,更适合的是技术经理人。技术经理人可以来自于已经非常成功的企业家的二次创业,或者优秀企业的中高管,他们在管理经验、社会经验、资源方面有很强的积累,嫁接到技术上,进行合伙创业可能是更好的方式。

第三,转化方式的转变。过去更多是线下的方式,大家一定要见面谈,大家讲到了很多,关于我们如何搭建平台的问题,如何把各种资源联结在一起,这里面这种资源主要来自于四个方面,一是学校,二是服务机构,三是资本投资机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主体就是大企业。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互动,这条路的打通,可能是我们中间两个机构要去推动和服务的这样一个方向,毕竟能从小企业最后长为大企业的概率不是很高,中间的死亡率很高。但死亡的东西是不是没价值?未必,死亡的东西只是没有找到更好的转化方式而已。

基于此,我们做了改变。去年9月,由教育部科技司批准成立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云平台,12月正式上线。如果只是把成果和项目放到平台上,这件事情有很多人在做,并不能产生价值。我们在2019年12月专门围绕着科技成果去组织了一批中国最优秀的投资机构共同出资,共同当股东成立国高创投公司。股东包括互联网国家工程实验室,主要负责云平台的建设,还有星河资本、前海母基金、清科等,这些股东单位占据了中国创投界半壁江山。今天是全球创投峰会分论坛,我们很多股东单位也是这次峰会的重要参会嘉宾。

2020年1月18日正式揭牌成立,现在云平台已经上线了,包括抖音号、趣直播,在成果方面初具规模。七家股东单位一起已经投了50多个高校创业项目,包括大家听说过的商汤。我们现在总投资金额在高校项目上有22.5亿左右。除了自己在对接投资之外,我们也在设立首期基金,现在5亿的基金已经做起来了。我们也会做一些大赛,包括技术经理人培训,我们自己也有在全国各地有6万方的加速器、孵化器。

以上是简单的介绍,重点还是想跟大家探讨在这些过程里面我们遇到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到底应该是兼职还是全职创业。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讲,我们一定希望教授专家学者们全职创业,不要给自己留后路,当有后路的时候这个事往往干不好。全职创业也会遇到问题,就是学校持续赋能怎么做。这可能比我们探讨学校拿多少股权更有意义。学校可以持股,但学校持股要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第一次资产注入的问题,还要解决注入以后如何为你自己孵化的项目,自己持股的项目持续赋能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学校入股后,包括进入,持续过程中间增值,以及退出怎么安排。这也是我们在投资过程里遇到的很多顾虑。学校有没有持股,有持股的项目问题在于前期的股权评估是否合理;没有持股的,知识产权跟你的职务发明之间如何做好切分。假如持股了,同时创业过程是兼职,在兼职过程中继续用了国家科研经费,这个科研经费产生的成果属于公司还是属于团队,在这个过程里边又有你的学生,你的学生也在做这样的课题,做完之后学生的成果算学校还是算团队。如果算学校,第一次入股的时候已经界定完了首批股权,后续产生的成果又如何来界定股权,其实也没有清晰的说法。

最后是退出,高校项目在退出的时候,尤其是上市退出的时候就要求给证监会提供学校的无意见函,这种函有时候好出,有时候是不太好出。尤其是增值很快的项目。在解决这个问题方面,我们的实践,学校早期入股没有问题,但最好在中期就把老股卖掉,不要把这个问题留到上市之前,这就等于国有资产,包括一些国家的引导基金,其实都会有一些在上市之前主动退出的安排。我们应该把学校的股权和国有资产的股权等同起来,最好在中间阶段退出,这样比较容易解决国有资产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层次不请的问题。现在很多教授的项目基本上一出来估值都上亿,融资额千万起,这样的估值和融资额跟A轮没有差别。实际上从天使投资来看,尤其对比国外来看,天使投资的估值基本上就几百万,重要的作用在于把初始团队和原理样机做出来。很多高校天使阶段的工作在实验室已经做了,就变成A轮,面临着只有原理样机没有团队,从团队结构来讲又是天使轮,这样的情况下就会让融资变得非常困难。创业者对自己的技术或者产品有信心,但是投资团队对后面的中试和团队建设没有信心,这就形成了差距,这个差距就导致了真正的天使轮在高校项目里面很难找。

第四个问题,服务机构价值体现问题。除了真金白银投之外,我们也做了大量服务,帮创业者做FA服务的时候可能不收真金白银,收点股权。我们有时候说多让教授碰壁才会认可服务价值。但是这个过程有一定的市场教育周期,所以我觉得服务机构价值体现其实是市场化过程,跟学校持股是两回事,学校持股解决国有资产评估问题,服务机构价值是解决创始人对你的服务的市场认可度的问题,这个必须要市场化来解决。

第五个问题,其他创业通道。我们看到国外非常多的连续创业者,尤其是以色列,他们连续创业基本上做到A轮,把中试做完,公司就整个卖掉。对于技术型创业人才来讲,我们其实更希望看到的是这样的退出。我们讲创业成功率是指到最后能够上市,中间不管融了多少轮,只要没上市没被并购都不叫退出。有其他通道可能把创业成功率至少提高到10%左右,还是有可能的。

第六个问题,政策层面。我们的政策非常好,尤其是现在为高校好,把政策权利下放到高校,自由裁量权非常大。但从投资机构来看,可预期性不强,不知道这个项目投完几年之后,快要退出的时候学校是什么样的态度,有很多未知因素。

第七个问题,考核导向问题。现在学校到底应该是鼓励教书育人还是鼓励出来创业,这也是很重要的问题。我们提出这么多问题也是希望通过今天的论坛,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共同去解决这些问题,让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更上一个台阶,谢谢大家。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