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郑爽1.6亿片酬风波被税务局联合调查,影视圈新一轮地震

正如央视评论“谁偷逃税谁就得凉凉”,郑爽这一次会引发影视圈的又一次“地震”吗?
2021-04-28 22:07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七夜簌

再次引发片酬整顿热议,“郑爽涉嫌偷逃税被调查”,值得一个热搜。

据央视新闻报道,关于群众举报郑爽涉嫌偷逃税问题,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予受理,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北京市广电局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回顾事件经过,在郑爽继隐婚离婚和代孕弃养的“全民吃瓜”,因其被全面封杀而告一段落后,4月26日下午,一石激起千层浪,张恒用一段5分14秒的聊天记录视频,指控郑爽和郑爽母亲操控偷税漏税,艾特税务部门,曝光郑爽在接拍电视剧《倩女幽魂》(后更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时,拍摄77天赚1.6亿片酬,即日薪208万,再次引爆社交网络的一场舆论狂欢。

霎时间,“爽”学复兴,“爽”字一跃而成年收入计量单位,1爽等于6.4亿。

各互联网大厂的年净利润也可以用“爽”计量。根据网友测算,对拥有“钢铁般意志”的打工人来说,月薪1万,也得从夏商周时期开始上班,工作1333年,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在刺眼的“天价片酬”之外,“阴阳合同”作为具体的暗箱操作手段,再次引发公众关注。郑爽母亲及张恒,经由4份合同实为偷逃税的“合法”避税,其中,演员聘用合同金额为4800万,其他金额以公司投资款的形式支付。

结合此前娱乐圈片酬及税务风波,或许难以用“演员的片酬价格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这一市场规律,将行业的乱象一笔带过,胡锡进评“郑爽1.6亿片酬”中表示,“在中国这样不行,不仅国家做出明令禁止,公众也不会接受,原因很简单: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公平正义不能是虚的,要有实实在在的底线捍卫它。”

正如央视评论“谁偷逃税谁就得凉凉”,郑爽这一次会引发影视圈的又一次“地震”吗?

影视“限酬”老生常谈,

落实亟待加强

溯源片酬乱象,与“限韩令”后时代中流量明星的崛起不无干系。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曾在采访中表示,“仅在2016年一年时间内,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在一些更倚重流量的IP大剧中,明星片酬在制作成本中的占比甚至升至75%。”

而“限酬”一词出现在公众视野,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面对以片酬竞价争抢流量明星成为追求性价比的跟风之选的现状,当时,中广联电视制片委、中广联演员委员会、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网络视听节目协会等行业组织作为主管部门的指导单位,联合发表“限酬”公开意见,提出演员总片酬不超过剧目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

2018年6月,中宣部、文化部、税务总局、广电总局、电影局等五部门联合发布《通知》,明确要求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2018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及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在《通知》基础上进一步规定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

2018年11月,广电总局发布60号文,即《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重申40%与70%的限酬标准,并要求行业主管部门要加大惩戒力度。对于违规操作,将视情况依法采取暂停直至永久取消剧目播出、制作资质等处罚措施。

然而“限薪令”发布后,有关片酬纠纷的利益冲突屡次被曝。2019年4月,杨烁在拍摄电视剧《异乡人》时因索要8750万“天价片酬”,导致该剧停机;6月,王千源被曝在拍摄电视剧《七日生》期间,索要6180万“天价片酬”。

就实施层面而言,“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的明星高收入现象,难以通过所谓“限酬令”进行遏止。由国家部委、行业机构、网站平台、影视制作公司等联名提出的意见及《通知》,仅为行业指导意见,而非对各民事主体具备法律约束力。

此外,面对抗议明星高片酬、整顿行业风气的严峻形势,暗箱操作的片酬支付方式也在不断进化,愈加隐蔽,比如张恒在曝光中提及的通过注册公司,将片酬转化为投资、股权、红利等形式。

片酬施压制作成本,

剧集质量堪忧

明星高片酬被曝,除了因贫富鸿沟屡次犯众怒,实际上也间接压低了剧集的整体制作水准,以批量制造的流水线作品,“污染”观众的眼睛。在影视投资的产业链中,主创片酬严重挤占剧集制作成本,向投资方收回成本、平台方投放广告、广告主品牌效果转化等多方力量博弈层层施压。

正如日前《倩女幽魂》剧组的工作人员“肥雪”所述,于2019年8月如期杀青,77天拍摄60集的“抢工期”压力,只能通过加班加点苦干,转移到拍摄,摄影、灯光、置景及演员的服装、化妆等环节而释放。“天天熬夜往死里干”,制片统筹压榨剧组工作人员,一天工作时间平均18个小时,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的“人间疾苦”,造成场务换过七八批人等一系列负面效应。

该摄影助理同时爆料,《倩女幽魂》剧组工作人员的薪酬,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比如其他组摄影小助理日薪300元,《倩女幽魂》剧组则为200元,不仅郑爽片酬日薪的万分之一,基层工作人员的住宿条件,也面临着将单人间加床改造为双人间的困窘,层层盘剥下,剧集的制作质量可想而知。

此前,同样遭遇明星高片酬挤压剧集质量的,还有5万余人评出豆瓣评分3.0的《孤芳不自赏》,当时该剧本因原著IP及主创热度等,被寄望于成为2017年热门古装剧集,却没想到播出后,因“抠图神剧”一梗强势出圈。

该剧导演鞠觉亮,面对骂声自揭行业内幕,“就演员的档期而言,你知道他们的时间是怎么个算法?你知道他们怎么算钱吗?他走一步算一步钱的他一天有12个小时,从他出门口开始算时间。假如我今天要去个景区,那个景区要1个小时的车程,回来1个小时的车程,那就2个小时了。你知道2个小时多少钱吗?现在我们随便一个演员100万一天,两个小时20万,我还没算他化妆2个小时,补补妆1个小时,3个小时,那就5个小时了。一天12个小时,现在只有7个小时,还能去哪里拍戏,你告诉我?”

结合此前据传该戏,男女主演钟汉良和Angelababy片酬共计1.2亿,主演高昂的拍摄成本及档期的难以协调,导致拍摄中两人同框时间不足十几天,由此促成抠图及替身镜头的泛滥,拍摄及制作的完成本就已十分费力,剧集质量更加无暇顾及。

早前央视做过的“明星片酬对中国影视业影响”的专题报道中,导演陆川、吴思远直指“高片酬带来的直接后果,将是大量制作费被占用从而降低制作质量”,并表示“这十分可怕”。在有关部门严厉整治“明星高片酬”的当下,居然有人公然用“阴阳合同”来进行“逃税”,这恐怕才是触碰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而在范冰冰的“偷税漏税”事件刚平息不久,娱乐圈又出此大事,恐将会引发新一轮的舆论“地震”。

幸好税务局和广电总局的及时出手,有利规范行业秩序,推进行业发展,“限酬令”此前倡议的理想局面,或将经此一役加速实现。而相信市场在厘清为流量低头、为粉丝低头、为资本低头的“天价片酬”乱象后,仍在期待一个创作的春天。

【本文作者七夜簌,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