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作业帮,究竟帮了谁的忙

互联网的产品,往往是为了需求而生。但当一个互联网产品开始替代思考,“不劳而获”将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2021-04-12 14:00 格隆汇新股 加号

1、“抄题神器”能否跳出泥潭

3月26日晚间,是教育行业的投资者不会忘却的一天。截止26日美股收盘,跟谁学(GSX)股价暴跌41.56%,市值剩下99亿美元。新东方(EDU)跌11.12%,好未来(TAL )跌7.44%,一起教育科技(YQ)跌12.36%。多只教育类中概股的滑铁卢,与坊间传闻教育部近期牵头起草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有关。

具体措施包括,校外工作聚焦“三限”,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同时,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进一步提高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中小学生的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与此同时,“扭转机构在家长们心中的形象”,也是监管“重拳出击”的重要原因,传闻尚未被确认,但是资本市场通常会先跌为敬。

谁也没有想到,准备在今年加大火力继续大干一场的在线教育突然被政策扼住了咽喉,偃旗息鼓之下,谁能在政策落地之前,抢滩上市成了在线教育重要的转折点。

在这一大背景下,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作业帮已从YY母公司欢聚时代集团聘请其CFO金秉出任公司首席财务官,这一高调的举动不免让人怀疑是正在筹备上市的信号。尽管该公司对上市表示不予置评,但结合之前作业帮计划赴美上市的IPO传闻,这家在线教育独角兽依然引起了不少媒体和投资者的关注。

作业帮,2014年在百度内部孵化上线。定位于在线教育,以及拍题问答教学等。同时,依靠百度搜索的导流,作业帮迅速积累了用户,2015年,其活跃用户便占据市场第一。同年,作业帮正式从百度拆分出去,成立小船出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在CEO侯建斌的带领下,作业帮开启了它的“开挂”之路。比如,作业帮累积的活跃用户一直保持在第一梯队,目前,作业帮累计激活用户已经突破了8亿,月活跃用户超过1.7亿,国内用户规模最大的K12在线教育平台。再看付费学员,作业帮直播课2020年秋季付费课学员总人次突破1000万,创下行业纪录,2020年秋季正价班学员人次超220万,规模持续领跑行业,过去三年增长超24倍。

作为教育公司,他的核心资产很明显是“人”的建设,人是成为隐藏在背后的盈利主力军,资本偏好拥有大量流量的公司。故此,作业帮先后也获得了不少顶级VC抛来的“橄榄枝”。包括红杉资本君联资本、襄禾资本、纪源资本,H Capital、Tiger Global Management、泰合资本、高盛等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投资的8轮融资。

最近一次,作业帮的融资在2020年年底宣布完成了E轮7.5亿美元的融资,最新估值大约为110亿美元。以当前的估值,也可以在美国近十家教育类中概股中排名第三。

不过反观来看,作业帮作为该行业的领头羊,尽管,当下融资力道强劲,但是作为头部机构也不乏面对体量大、估值高,如果想要再获得融资难度将会加大的困境。除了面对融资,还有当下政策对它部分业务的冲击。风雨已欲来,但作者相信作业帮有能力去“应付”难关。

但细品产品的定位,用户声音显然比资本要大的多。比如,其引以为傲的“拍照搜题题”被家长们誉为“抄作业神器”。各家长也感叹“自从孩子用了作业帮后,作业都能做对,考试就是不及格”。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毕竟拍个照,答案就出来了,人总归是有惰性的,拍个照就能搜出答案,肯定不再会动脑子思考问题了。作为K12教育的APP,面对的群体大多数是中小学生,正处于开发智力、独立思考的阶段,如果这个款产品成为了机械化的“抄作业“工具,逃避思考,传递不劳而获的思想,或许这帮的是妈妈们的倒忙。

但这款软件也有正向作用。遇到不会的题,搜索一下确实起到了辅导的作用。这也让作业帮的核心业务“拍照搜题”功能沦为一把双刃剑。但多少学生有这样的自制力,也是存疑的。

学习APP的初衷一定是好的,但作业帮让用户提供付费意愿的同时,是否应该停下脚步多思考,如何让学生们规范使用,不偏离教育的本质问题。

2、融资高光的背后,企业营销风潮何时停?

上述提到,作业帮获得了众多投资机构的青睐,资金对作业帮的狂热也彰显了对行业的看好,艾媒报告认为,未来3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速将保持在19%-24%之间,且K12市场增速比整个在线教育板块更快,但实际上,融资的多,烧钱的速度也很快。

在线教育和众多互联网公司相类似,前期基本上就是融资,烧钱,投广告提高品牌知名度,同时扩大市场占有率,获取更大的用户规模,再进行更高一轮的融资。然而,一顿操作猛如虎,当资本盛宴过后,便是一地鸡毛。

彼时,作业帮似乎也在上演这一幕。作业帮们拼命花钱,又烧出了什么?

牵手女排,席卷近21档影视剧综艺。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作业帮直播课”仅网台综艺节目就赞助超过21档。包括《幸福三重奏》《小欢喜》等影视剧的植入,以及《斗罗大陆》等漫画作品,还有老牌综艺《向往的生活4》等等,“砸钱赚吆喝”阶段的作业帮,是提升市场认知度的重要路径。同时,请中国女排为其代言,堪称“霸屏式营销”。

而对比传统教育,很少去打广告,融资的钱基本上会花在校区扩建、教学服务上,依靠口碑传播。做教育的行业,前期撒钱有助于获客,但是还是应该把银子花在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的刀刃上。实际上,花钱买流量,打广告,获取用户,但忽略教研投入和产品设计,考验的不仅仅是企业的实力,更加考验的是企业对教育的价值观。

但话又说话来,在线教育的狂热当下已经引起了监管的重视,对于习惯了高举高打的互联网行业来说,2021年官方对在线教育乱象的打击并监管的加强,正在向在线教育机构明确传达“守住教育初心,回归教育本质”的信号。

在监管之下,作业帮也处于强敌环伺之中,除了与他"肩并肩“的猿辅导,对手还可能来自圈外:

今日头条通过收购清北网校,淘宝正式成立教育事业部,快手教育日前宣布,公开招募教育领域官方认证服务商。此外,北京爱茂,红顶天、星站、两颗茶树、每刻美课等8家教育服务机构已经获得快手教育生态机构认证。

3、结束语

此次倘若成功上市,必定是“危”与“机”同生并存的。

细数过去近几年,中国教育企业赴美上市的路程,估值已经接近上千亿。但也不难发现,美国资本市场对于中过教育企业一直保持偏谨慎的状态。新东方好未来几次被做空机构盯上。

但作为国内在线教育的独角兽,如果此次能够抢先上市,在二级市场上获得更加直接的资金支持,同时,也有利于品牌的宣传,当前,作业帮克服了“危”即是“机”。谁能率先抓住机遇,谁就有望引领下一个在线教育的新趋势吧。

【本文作者加号,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格隆汇新股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