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京东健康上市了,互联网公司真的能改变医疗行业吗?

互联网医疗服务公司想要盈利非常难,很多平台最后盈利的方式是只能从消费者和药企那里赚钱,但京东健康更愿意在医疗服务商投入,让医疗服务像家庭医生一样,做好用户的病前健康管理。
2020-12-08 11:04 品玩 钟文

12月8日9点30分左右,北京朝阳区京东集团总部大厦,随着“三、二、一”的倒计时,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健康CEO辛利军与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会长韩德民等嘉宾一起,敲响了京东健康香港上市的锣声。很快,锣声就淹没在京东健康股价秒速攀升激起的掌声和欢呼声里。

京东健康(6618.HK)正式登陆港交所。据港交所公告披露,京东健康超额认购逾420倍,最终定价为70.58港元,为此前招股价区间上限。若行使超额配售权,京东健康此次IPO共募集资金近269亿港元,被业内称为“2020年香港最大IPO”。

截至发稿,京东健康股价涨约40%,市值一度超过阿里健康

对于大健康行业,互联网公司真的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吗?

从“否定”开始的故事

2014年,曾在宿迁任职的泰州市领导找到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希望和京东共同打造“医药城”项目。刘强东派出的第一支队伍得出的结论是:“政策没有,风险太大”,“没法做”。

刘强东坚持认为容易的事没有价值,他告诉辛利军团队:“医药和医疗行业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机会巨大,你们要么做成,要么换人!”于是健康的团队频繁去泰州考察、交流。

2016年,在一次辛利军关于该项目的汇报会上,刘强东连续问了他很多问题,彼时,刘强东已经开始构思京东健康的雏形了。之后,京东与泰州市的探讨和交流不断深入,展开了多轮洽谈,最终,2017年7月,京东与泰州市签订“健康泰州”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推动监管政策逐步完善,最终成就了今天的京东健康。

早期,京东内部很多人认为,京东做健康业务,最好的办法是继续做大药品零售,以此为基础再顺带提供一些健康服务。

这本是一条安逸的路,用零售思路来卖药就好了,但刘强东并不甘于此,就如何做健康业务这个问题,他和辛利军有一次深聊,两人形成了共识——干就要干得彻底,如果京东要进入健康产业,就要剥离出来,按照自身的规律来发展,而不是跟着零售走。刘强东对辛利军说,进入健康这件事,能做多大我们暂时没把握。但这事儿做好了,相当于再造一个京东。

京东如何做?

长期以来,医疗一直是互联网难以触达的领域,存在着诸多不均衡。优质医疗资源过度集中于一线城市,而县乡以下地区医疗资源不足。国内医疗行业弥散性太强、一致性太差,医护人员水平参差不齐。

卖药自不必说,零售本就是京东的基本盘,但医疗健康领域是全新的挑战:零售高度标准化,医疗健康则极度“非标准化”——每家医院的系统、规则、对医生的管理都不一样。

京东健康开始一家家联系线下医院、沟通医生。不过今年疫情催化下,医院对线上化的需求相比以往强烈,线上线下的体系得以迅速建立。京东健康利用自身供应链和技术能力,提高合作医院、医疗机构的运营效率,提升医生的服务效率,最终吸引更多医生入驻平台。

京东健康还通过建立线上线下分级诊疗系统,优化医疗资源配置,让优质医疗资源能够触达更多用户。

对于稀缺的高端医疗资源,和当初的物流一样,京东健康也选择了“重模式”,先后成立了心脏中心、精神心理中心、糖尿病中心等。目前,京东健康已拥有十六家专科中心,入驻上百名名医和专家。

如今,京东健康形成的主营业务包含医药零售、互联网医疗等业务,前者向后者提供流量,后者为前者创造需求,两大业务协同,形成“医+药”闭环。

购买药品、保健品的用户有问医生的需求,可以直接在线问诊;拿到体检报告的用户,也可以在线上找医生进行体检报告的数据解读;线上问诊结束后,用户可以遵医嘱或按处方搜索、查找或购买相应的药品或医疗设备——智能监测设备还能够辅助医生,提供为用户开展慢病管理或健康管理的重要数据参考。

对于“盈利”,刘强东一贯以他的长期主义视角来看。辛利军正式出任京东健康CEO前,刘强东曾把他拉去聊了一次,提了两个具体要求:一是管理好京东18万兄弟的健康;二是初期可以不计投入。

辛利军给了自己三年时间,主要用于培养用户健康管理的意识、提高用户使用健康管理平台的粘性上。

从招股书来看,京东健康的盈利能力实际上在持续在提升。京东健康招股书显示,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的总收入分别为55.53亿元、81.69亿元、108.42亿元,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的总收入约为87.77亿元;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经调整的期间盈利分别为2.09亿元、2.48亿元、3.44亿元和3.71亿元。

如今,京东健康已是继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之后,京东打造的第三大战略级独立业务。据了解, “京东大药房”如今已成为全国收入规模最大的线上零售药房、多个药品生产企业的单一最大零售商;B2B批发交易平台“药京采”,下游采购商家已超过17万。“京东互联网医院”则是国内首批取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之一。

京东健康真的能改变医疗行业吗?

对于普通患者来说,往往有这样的感觉——求医者众多,去医院挂号排队动辄几个小时,和医生的交流又不够充分。京东健康在尝试解决这个难题。目前,京东健康的线上零售平台入驻超过9000家第三方商家,全国共有11个药品专用仓库和超过230个非药品仓库,其全渠道布局已覆盖全国超过200个城市。在自营的京东大药房基础上,O2O门店补齐了线下服务场景,能够满足患者更高的用药时效性需求。

此外,用户还可以在京东健康获得一站式 24 小时医疗健康服务。截至2020年9月20日,京东互联网医院平台上已有近 7 万名自有和外部医生。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平台日均问诊量近9万;所属全职医生团队平均拥有超过15年的医疗专业经验。

以耳鼻喉科为例,这类呼吸类疾病治疗的难点,一是很多患者难以获得优质医疗资源或及时诊治,从而导致疾病恶化;二是多数呼吸疾病是慢性疾病,需要长期的跟踪管理才能控制症状或实现康复,但传统医疗体系很难达到这一目标。京东健康呼吸中心利用便携式医疗器械监测数据,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

对于那些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以及药房来说,京东健康可以提供更广泛的用户触达,更高效的营销和广告服务,以及通过海量数据进行反向定制;对医疗机构而言,京东健康可以提供多种组件化、智能化的产品方案,提升他们的效率。

如果十年之后回头看今天,新冠肺炎疫情应该是医疗领域20年、甚至30年来最大的一件事。中国有1.2亿糖尿病患者,1.4亿高血压患者,慢病群体超过3-4亿,占了中国人口的30%左右。武汉疫情期间,人们闭门不出,大量慢病群体面临着买药难的问题,其中很多慢性疾病患者一旦断药,将对病情造成严重影响。为了帮助有需要的慢病患者解决这一问题,2月,京东健康旗下京东大药房上线了“湖北地区慢性病患者断药求助登记平台”,解决了数万名求助者的用药需求。

商业最终毕竟要回归商业,但曾经做过教师的辛利军认为,医疗和教育一样,仅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逻辑是不对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公司想要盈利非常难,很多平台最后盈利的方式是只能从消费者和药企那里赚钱,但京东健康更愿意在医疗服务商投入,让医疗服务像家庭医生一样,做好用户的病前健康管理。

【本文作者钟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