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开心麻花全面“触网”,《老爹特烦恼》会是一招好棋吗?

开心麻花选择在这样的时间节点纵深触网,应该是瞄准网生内容爆发的二次起跑线而来
2020-11-05 11:29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糖炒山楂

2020年,开心麻花正在全面触网。继《亲爱的没想到吧》抢占短剧市场外,其首部网络电影《老爹特烦恼》于10月29日在爱奇艺上线。

影片名沿袭《夏洛特烦恼》意味的《老爹特烦恼》是被市场看好的。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其猫眼最高热度值达到9976.4,远超同期在播的《亿万懦夫》《东北老炮儿》,即使这两日热度有所下滑,9700+的热度也略微领先同期。爱奇艺站内,影片也攀上了电影热播榜TOP3。

从豆瓣和爱奇艺站内弹幕来看,奔着开心麻花招牌而来的观众占据多数,不过这种高期待在口碑转化上却引发了两面性,“这是开心麻花的剧本?”某豆瓣网友质疑道。截至目前,影片豆瓣评分3.6分。在千万分账逐渐成为常态的市场上,影片上线4日分账票房433万,势头还算不错,不过从分账曲线来看有所下滑。

曾经的“麻花出品,必属精品”,能否撬动网络爆款?开心麻花携《老爹特烦恼》勇闯网络电影背后,又隐藏着哪些市场困境和发展趋势呢?

《老爹特烦恼》背后:开心麻花不好笑了?

不好笑,是很多观众对《老爹特烦恼》的第一观感。作为国内最重要的喜剧厂牌,开心麻花的作品应该是好笑的,甚至是高级的好笑,显然这部影片并没能做到,在它身上更多是小成本速成品的痕迹,甚至称不上工业。

《老爹特烦恼》的故事很简单:渴望自由的00后女儿和过度紧张的古板父亲之间的矛盾在毕业典礼上一场乌龙告白之后愈发紧张,随即开启了一场女儿大冒险、老父亲尾随护花的两代人的旅行。典型得有些套路的喜剧情境,让大多数观众感觉一眼就看到了尽头,那么关键就在于如何用镜头和表演讲好故事。

相比其他类型角色,喜剧明显对演员效应的依赖性更强,对沈腾的呼唤是观看影片的过程中发现的最多的一组弹幕词汇。“长在笑点上的男人”名不虚传之外,更多是观众对演员表演的“不满”——并不是所有夸张的肢体语言、浮夸的人物表情就能撬动观众笑点,这也不该是喜剧表演的全部。

具体到影片人物塑造和故事支线来看,父亲三人组的喜剧效果略好一些。层出不穷的喜剧情境、“好基友”之间的沙雕互动、猫鼠游戏下的你来我往都在不断铺垫笑点,不过整体看来喜剧包袱的设定并不密集,曾经是金牌配角的他们作为主线人物仍然难以扛起戳中观众笑点的重任。

另一方面,影片在讲故事的功力上同样存在短板。简单设定的故事在影视化后并没有太多的加分项,情境效果渲染基本是点到为止,这也让无论是父女矛盾爆发、人物冲突爆发、喜剧效果转折等看起来也大打折扣,太多时候酝酿好的笑意还没来得及释放便已经过去了。

整部影片的亮点应该是接近尾声父亲为了给女儿安稳幸福的生活放弃摇滚梦想的部分,这在喜剧设定的处理上属于比较讨巧,暗合了之前女儿追逐摇滚乐团来到丽江的设定,也以走上舞台想要成为女儿的偶像收尾,不过最后站在台上向女儿鞠躬道歉的设定却有过度追求煽情、过犹不及的感觉。

《老爹特烦恼》并不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尝试,而对于开心麻花来讲,它的不及预期带来的影响同样是深刻的:纵览豆瓣仅有的200余条短评,有多少奔着开心麻花招牌而来的观众,就有多少感慨的声音。

短剧、网大到拥抱短视频,“触网”的开心麻花努力破局

“是开心麻花不好笑了吗?”是开心麻花全面拥抱互联网这一年带来的附属品。大银幕和线下演出搁浅的大半年里,开心麻花的“触网”部署展现了其作为喜剧厂牌的前瞻性和市场应变能力,尤其是当这种部署在网路剧、网络电影、网络综艺和短视频等各个领域全方位展开时,更是频频引发市场的聚焦。

站在网络端内容发展的长线上来看,开心麻花选择了在最好的时机入局。一方面,其携《亲爱的,没想到吧》和《兄弟,得罪了》登陆市场时,是短剧市场正风生水起的时刻。另一方面,在大银幕搁浅的上半年,网络电影扛起了市场重任,曾催生了像《倩女幽魂》这样分账突破3000万的破圈层之作,网络电影被投注了比往年更多的关注,《老爹特烦恼》也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收获了第一波热度。

只不过事物的另一面,虽然《亲爱的,没想到吧》斩获了豆瓣7.5的评分,抖音话题播放量超14亿,但若用市场定义的出圈、爆款来形容,显然仍然停留在圈层中;《兄弟,得罪了》掀起的市场关注略微小众;《老爹特烦恼》的口碑票房不及预期也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为何曾在大银幕打响厂牌之战的开心麻花却在投注网络后出现了水土不服呢?其实不难发现,无论是《亲爱的,没想到吧》短剧还是网络电影《老爹特烦恼》,都不是开心麻花引以为傲的线下舞台剧孵化的精品IP,而是和其他所有影视创作一样进行的剧本创作和影视化过程。

这也多少暴露了开心麻花在触网中的一大考验:快速、信息爆炸的网络市场上,虽然仍有创作者用时间沉淀精品,但更多的人则需要去适应这样的创作节奏,不再沿袭经典创作规律的开心麻花该如何继续孵化精品呢?显然这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回答。

不过若从公司发展来看,触网又是极具前瞻性的。纵览以上三部网络作品,不难发现其“推新”的意味非常浓烈:以常见的亲情、爱情命题,助力旗下“熟面孔”和三四线艺人完成和观众的熟识。《老爹特烦恼》中的“麻花笑匠”陈冰、刘坤、吴英哲,新生代王丽娜、赵一霖、许吴彬等都在加速走向市场。

“把我们中腰部艺人再往前推一步,让大家所熟知,他们虽然在流量影响力上还有待开发,但他们的表演能力和个人魅力却是经过舞台剧见证的”,《兄弟,得罪了》制片人何毅在接受采访时就曾坦诚这一初衷。当然这同样适用于创作团队的培养。《老爹特烦恼》其实是开心麻花新导演计划全力打造的作品。

据了解,接下来开心麻花布局的网络电影还有《三生三藏》《没问题先生》;在剧集领域,它还将与爱奇艺合作推出职场喜剧《开心合伙人》,同时何毅还曾透露未来开心麻花也将尝试短集剧、情景喜剧等多种形式和题材的作品;同时,其还将和快手展开短剧制作、喜剧人选拔与培养、综艺IP打造等多种形式的合作。

头部影视公司纷纷“触网”,几家欢喜几家愁?

开心麻花并不是影视公司触网的孤例。近年来,随着网络内容快速搅动内容市场,重新划分市场话语权,甚至催生了一次次的造富神话,也吸引了昔日执着于大银幕、大制作的头部影视公司低下了昂贵的头颅,纷纷开启“触网”之旅,尤其是今年,突然爆发的疫情更是助推了这一趋势。

一个颇具代表性的现象是,截止当下在年度TOP10网络电影中,不乏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完美文化的身影。而据媒体报道,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曾在采访中表示将重点布局线上娱乐,会寻求院线电影的上线播出;7月13日,慈文传媒也曾表示,公司影视业务收入以电视剧和网络剧为主,将积极布局网络电影业务。

更具体来讲,早在今年春季,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就曾发布了剧集片单,《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山河枕》《春日宴》《男神你走开》等多部精品IP中网络剧的比例不在少数;9月末万达影视发布的2021片单中,也推出了《罗曼史》《空降排》《保安日记》《大力出奇迹》等网络内容布局。

事实上,他们并不是网络内容的新入局者,相反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入局也在助推网生内容“品质化”。网络剧领域,曾以《花间提壶方大厨》掀起甜宠剧浪潮的华谊兄弟,今年再次以《人间烟火花小厨》缔造了分账破亿的票房神话;而像慈文传媒《老九门》等也曾是最初网络市场的奠基者。

网络电影上,以万达影视、华谊兄弟为代表的头部影视公司更是早早进行了布局。一个很显著的特点是,它们推出的作品主要是以IP改编、或是衍生番外为主,像万达影视的《鬼吹灯之巫峡棺山》、慈文传媒的《老九门》番外系列,入局稍早的华谊兄弟则打造了《山炮进城》等网络电影IP。

当然这并不难理解,近年来内容市场的创作壁垒正在不断被打破,影视公司也在不断开拓赛道寻找新的增长点,影视公司布局综艺、传统公司触网、甚至是网络综艺厂牌做剧,都不再是新鲜事,“跨界”不是关键,关键是如何在全新的赛道上走出自己的风格,打响新的战役。

开心麻花选择在这样的时间节点纵深触网,应该是瞄准网生内容爆发的二次起跑线而来。不过相比当时网生内容的粗制滥造,头部公司以品质担当的形象迅速突围,随着内容精品化、赛道不断细分、观众的审美不断被提升,再想突围也就愈发考验内容,而这其中,喜剧人的破局更是难上加难。

无论如何,相比探究为什么开心麻花不好笑了,我们更愿意在网生领域见证“麻花出品,必属精品”的过程。

【本文作者糖炒山楂,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