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灌溉,虚拟偶像市场开花

虚拟偶像变现能力不断提升,这让入局虚拟偶像市场的资本有了向上发展的动力,同时新变化也带来了新挑战。
2020-10-13 07:44 微信公众号:刘旷 刘旷

天猫官宣新代言人“千喵”,意味着虚拟偶像从小众舞台走向大众舞台。

近期,天猫官宣新代言人是易烊千玺的首个个人虚拟形象“千喵”。消息一出,该官宣微博已经有高达100w+的转发量,“易烊千玺虚拟形象代言天猫”的话题,阅读量近33亿,讨论量达523.8w。

不得不说,“千喵”天猫新代言人消息出圈,一是倚靠了“当红炸子鸡”易烊千玺的影响力;二是超级偶像的个人虚拟形象充当品牌代言人着实新鲜。当然,虚拟偶像产业之所以能不断壮大,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因为它契合新一代消费者的审美。

和汉服、JK、洛丽塔等文化追求一样,定义更广、玩法更多的二次元文化已然是新一代消费者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在新一代消费者消费力逐渐崛起的今天,虚拟偶像产业顺势走上台前,掀起另类“追星”潮流。

虚拟偶像走向大众化

相比初音未来时代,在技术和二次元文化利好东风的驱动下,虚拟偶像更大众化了。

追根溯源,一款输入音调和歌词便能够合成出原本人类声音的唱歌软件VOCALOID出现后,衍生出了第一代AI虚拟偶像初音未来。不过,第一代的人物形象只能通过3D建模捏制,动作僵硬,表情也不够丰富,需要大量的后期调整。

紧跟AI技术发展,新一代AI虚拟偶像不断改进,至今已能达到能够媲美真人的地步,这也让初音未来为代表的虚拟偶像深入人心。

网络公开数据显示,初音未来10年间从“二次元”走向“三次元”,带动了一个超过100亿日元的消费市场。根据vocaloid给出的数据,2012年初音Live,每场的收入大概在300万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17.96万元,时至今日初音未来的吸金能力更甚。

AI技术推动虚拟偶像产业发展之外,二次元文化的兴起和爆发,也加快了虚拟偶像行业走向大众的步伐。

微博动漫《2020微博动漫白皮书》显示,截至2020年4月,微博泛二次元用户达2.92亿,较2019年同比增长11.4%,连续四年保持增长。据公布的数据,在微博动漫用户中,25岁以下用户占比超过61%,25-40岁具有一定消费能力的80、90后用户占比31.67%。在城市分布方面,1-2线城市占比超过38.8%,3线城市增长较为明显。

以往,虚拟偶像的受众群体仅是对二次元文化感兴趣的小众人群,并且不被外界认可。现在,随着二次元产业也逐渐兴起,新一代消费者开始接触二次元,成为二次元的追捧者和传播者,喜爱二次元文化的人也越来越多。

如果说,AI技术是虚拟偶像诞生的基础,那么二次元文化爆发则让虚拟偶像进入繁荣期。而在虚拟偶像产业从小众到大众这条路上,直观的变化除了用户数量更多、影响力上升、消费力上涨之外,资本的注视以及商业变现道路越走越顺等等都是,虚拟偶像走进广大观众视野的证明。

商业价值突显,资本角逐

其实,除了初音未来之外,实现盈利的虚拟偶像IP并不多,但这不妨碍资本在虚拟偶像市场“掘金”。

就当下来看,创业者、互联网巨头对虚拟偶像的关注度日益提升,既有腾讯、网易、巨人网络等做游戏业务的互联网巨头,也有bilibili、爱奇艺、虎牙等做视频的企业,还有不知名的创业者。

这几年,腾讯打造“貂蝉”偶像计划,基于《王者荣耀》角色推出“无限王者”虚拟男团;巨人网络斥巨资强势进军虚拟偶像市场,推出首位虚拟主播MenheraCHan;网易推出《阴阳师》“平安京偶像计划”,举办虚拟演唱会。

不过,不同平台有不同优势,由此看来虚拟偶像行业还没有被互联网巨头垄断。互联网巨头不缺声量、不缺技术,但虚拟偶像文化底蕴有所不足。反而,立于二次元文化而起的B站,或者爱奇艺、虎牙等视频平台,虚拟偶像氛围更浓。

据悉,Bilibili除了投资相关企业之外,也推出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等5个虚拟偶像,举办BILIBILI MACRO LINK VR(BML全息演唱会);爱奇艺、酷狗、A站、虎牙等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涉猎虚拟偶像市场。

可以发现,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视频平台,大多数虚拟偶像主要以主播、艺人等身份活动,多是利用粉丝经济变现,包括周边产品售卖、广告、演出费等等。而今,虚拟偶像卖货也十分火热,洛天依、乐正绫等国内知名虚拟歌手直播买货场面,可以比拟李佳琪、薇娅等顶流卖货主播。

而有意思的是,美妆品牌用二次元吸引年轻人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欧莱雅、屈臣氏等品牌开始孵化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进而提升了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

比如,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欧莱雅官宣全球首个品牌虚拟代言人“M姐”;屈臣氏也早早推出了虚拟代言人“屈晨曦Wilson”。另外,不完全统计,近几年已有超30个品牌合作过虚拟偶像,包括百雀羚、欧舒丹等。

与当主播、当艺人被当成“另类花瓶”的形象不同,在美妆市场虚拟偶像既是代言人也是导购,它的工具属性更强。基于AI、大数据等先进技术,虚拟偶像和品牌大数据系统打通,获悉不同客户的消费喜好和需求,从而提供专业化和个性化的服务,这也是美妆行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环节。

不管怎样,资本眼中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在不断提高,“掘金”机会更多,竞争也更激烈了。

新战局,机遇与挑战并存

办演唱会、接广告、当代言人、直播卖货,虚拟偶像变现能力不断提升,这让入局虚拟偶像市场的资本有了向上发展的动力,同时新变化也带来了新挑战。

好的一面是,虚拟偶像受众范围越来越广,以初音未来、洛天依、乐正绫知名的虚拟偶像IP,以及欧莱雅、屈臣氏等美妆品牌用心打造的“代言人”,仍有挖掘的商业潜力。

据《2020年中国品牌授权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93%的企业在调研中表示,相比没有IP的同类产品,授权产品的销售额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对于同一个IP形象的其他衍生产品或消费体验,消费者再次购买的消费意愿整体较高,复购意愿高达81%。

不好的一面是,虚拟偶像市场门槛高、盈利模式五花八门但还未成熟,且资金投入、技术创新,对于初创者来说是很大挑战。市场狼多肉少竞争激励,而且形成知名虚拟偶像IP的培养期很长,这也是创业公司少有虚拟偶像成功出圈的原因。

当下虚拟偶像扎堆涌现,市场一片繁荣,但巨头入局后终会产生两种结局。一种,类似天猫这样的平台,在虚拟偶像上创新发展,即基于真人偶像影响力,让虚拟人物IP更快的打响。另一种则是初创者,长期在市场中游走,寻求一个“出圈”的契机。

【本文作者刘旷,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刘旷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