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的To B生意晚了吗?

360“落寞”的原因之一在于它失去了想象力,而它失去的正被奇安信紧攥在手里——政企安全业务。
2020-07-25 11:11 微信公众号:36氪 杨亚茹

一年多前的“分手”公告后,在政企安全市场,360的一个身份特殊的“竞争对手”正悄然壮大。

7月22日,奇安信摘得“网安一哥”头衔,正式登陆科创板,盘中市值最高达到969亿元,最终收盘涨超138%。当日,红衣教主“不红”,奇安信的老东家360收盘跌超1%,市值距离高点已经缩水3000多亿元。

时针拨回到两年前,在中概股借壳回归的资本盛宴中,周鸿祎曾担纲主角。2018年2月28日,360正式重组上市登陆A股,成为A股高科技概念第一股,开盘市值冲高至4442亿元,跻身中国前四大互联网上市公司之列。

开局的高光时刻,在360往后的日子里,没再重现。360“落寞”的原因之一在于它失去了想象力,而它失去的正被奇安信紧攥在手里——政企安全业务。

一场提前酝酿的“分手局

奇安信的前身是“奇虎360企业安全集团”,创办于2014年,是360在B端业务的重要布局,垂直于政企安全B端市场,踩准了安全行业的未来风向。

这么重要的业务谁来管?周鸿祎忙于C端以及创新和转型,重任落在了360的二号人物身上——齐向东。在“3721”时代,齐向东就跟周鸿祎开始并肩作战,是周鸿祎口中的战友,也被外界称为站在周鸿祎背后的男人。

齐向东带领的奇安信,专门为政企客户提供企业级网络安全技术、产品和服务。彼时,大型企业级用户大多还在使用赛门铁克(Symantec)等进口杀毒软件,奇安信要去开拓的是一个蓝海的市场。

至此,周、齐二人分工更加明确,一个拓荒B端,一个守住C端。周鸿祎的工作仍是针对个人用户,提供安全软硬件和服务业务,同高喊着Reboot的口号为公司谋求创新和转型,想要获得移动端大潮的入场券。

为了从源头上把握移动流量的入口,360先是跟阿尔卡特、海尔合作推出特供机。2014年,360两度投资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首场发布会就推出三款手机,可谓高举高打。

这是奇安信刚刚落地的第一年,奇安信出手并购了网神股份,获得扩张外网边界安全与内网检测安全产品线,拿下G端业务重要资质,这为其日后承接政府业务打下了基础。

2015年,网络直播高潮迭起,以斗鱼、虎牙为主的游戏直播平台与YY、六间房为代表的秀场直播分庭抗礼,周鸿祎横插一脚,花椒直播诞生。他对花椒的期许是微博、微信之外的第三种视频社交平台,并亲自挂帅做品牌宣传。

几乎与花椒直播正式上线的时间重叠,2015年底,齐向东与周鸿祎等相关方签订了一份协议,其中对企业安全业务从360集团中拆分的事宜进行了框架性约定。为奇安信日后的独立埋下伏笔。

齐向东出走,360重新“组团”

虽说齐向东是在B端拓荒,但也是碰上了历史机遇。

因为涉及到信息安全问题,2014年开始,美国的赛门铁克和俄罗斯的卡巴斯基均被中国政府采购部门拒之门外。同时,中国方面批准了5个本土的反病毒软件品牌,其中就包括当时普及度高且易用性强的360,也就是现在的奇安信。

吃到政策红利的奇安信,一方面持续布局更细化的安全领域,另一方面抓紧了独立运作。

2016年,奇安信收购了网康科技,布局和补充上网行为管理市场。而齐向东则通过对奇安信增资成为实控人。接下来,奇安信历经重组、多轮对外融资、吸收合并企业安全集团。奇安信离360越来越远,外界关于周、齐二人将分家的猜测声音四起。

2018年2月28日,360成功借壳挂牌A股,周鸿祎二度敲钟。头顶“中概股回归”、“科技”的两大光环,资本市场一举将360的市值捧高到了4000亿元之上。

此时,奇安信也在极速扩张。在奇安信的招股书中,2017年末,公司员工为3206人,2019年末增长到近7000人。2017年,全球范围内爆发“永恒之蓝”勒索病毒事件,奇安信在3天内派出3000多人次的工程师到1700多个客户的现场提供网络安全服务。

奇安信和360的分家传言也终于迎来定局。时针走到2019年4月,360按约妥协,捧回37.31亿元投资收益,出让奇安信第二大股东席位。老搭档正式分道扬镳。

360几乎“自断臂膀”。对此,周鸿祎的说法是——齐有上市梦,我愿扶一把,助他梦想成真。齐向东对此则缄默不语。

下一个转身,奇安信引入中国电子为第二大股东,跻身“网络安全国家队”,紧接着开启上市辅导。周鸿祎不久后则公开表示在组建新的政企安全团队,他否认重新入局一说,自言“360从未离开过政企安全”。

周鸿祎需要的,奇安信都有?

不可否认,360非常需要to B。

2017年之后,360的营收增速开始放缓,先是从两位数降到个位数增速,到了2019年变为同比下滑2.2%。在被资本市场最为看重的企业增长性上,360的综合成绩离及格线越来越远。这也是其股价、市值下行的直接因素之一。

广告收入下滑、游戏业务萎缩是360增长下行的主要原因。智能硬件业务虽已成为360第二大收入来源,但毕竟有小米、阿里等巨头环伺。艾媒咨询张毅曾向《中国软件网》表示,“中国网络安全主要买单的还是B端市场,B端市场一定会成为360接下来发力的重点。”

2019年4月15日,也正是奇安信拆分公告披露不久,周鸿祎在一份公开信中表示,360将通过自建、投资、并购等方式,全力拓展政企安全市场,未来3至5年内培养更多的安全生态企业。

2019年,背负着“全村的希望”,360政企业务交出首份成绩单。在失去奇安信最多不过半年多的时间里,以政企安全业务为主的安全及其他板块收入4.7亿元,同比增长75.15%,在360的四大业务中增速最快。

靠C端起家的360正在深入涉足的B端市场,现在的老大正是奇安信。IDC今年7月发布的最新中国安全资源池研究报告中显示,当前奇安信已经以18.1%的市场份额稳居行业第一。

回过头来看,2019年,360安全及其他板块收入增速虽与奇安信相当,但就收入规模而言,已经专注政企市场6年奇安信自然不会输,2019年,奇安信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3.6%达31.54亿元,是360相关业务板块的近7倍。过去三年,奇安信的营业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为95.98%。

齐向东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奇安信完成了历史上最困难的任务,给第一阶段“上规模发展”的战略目标画上了圆满句号。

对于外界认为双方可能产生竞争的观点,周鸿祎总是迂回作答。他一边向外界输出市场盘子够大,不一定非要竞争的观点,一边又强调自己手里拥有的庞大的用户数据,自言是“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齐向东则隔空回应“用电脑软件服务政府,科室会被扫地出门的。”

双方剑拔弩张的火药味一时难散,但遮不住一个摆在眼前的真实情况——网安行业这块大蛋糕谁都想分一杯羹。

工信部2019年9月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指出,到2025年,培育形成一批年营收超过20亿的网络安全企业,网络安全产业规模超过2000亿。可以想到的是,物联网、AI、5G和新基建都预示着网安行业的未来蕴藏着巨大商机。

360的政企安全业务是“负重前行”,目前的业务规模也还带不动360整体向上发展。

而离开360的奇安信是轻装上阵,评估其未来发展,所要考量的负面因素并不多。如今一朝上市,获得更便利的融资通道后,对正处于业务拓展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奇安信来说,无疑最重要。

处在一条赛道,奇安信与360同台竞技的机会实在太多。不论是周鸿祎后来居上赶超老齐,还是齐向东持续领先甩掉老周,又或者是周、齐二人再度会师共进,都会是这个故事另一段高潮。毕竟在商业的世界里,发生什么似乎都不该过于惊讶。

【本文作者杨亚茹,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36氪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