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这一年:来呀,暴富呀

过去的一年中,科创板上市公司已从最初的“25星宿”发展到了133颗“群星”,总市值超过2.7万亿。
2020-07-23 09:10 格隆汇 维多厉害呀

科创板,今天一岁了。

过去的一年中,科创板上市公司已从最初的“25星宿”发展到了133颗“群星”,总市值超过2.7万亿。在科创板生日的今天,还有7只股票集体上市,纷纷高开,为科创板“庆生”。

科创板的1周岁表现不俗,截至昨天,科创板上市企业首日平均涨幅为162.93%。而133家公司中,有64家上市至今股价增长,69家下跌。四舍五入刚好一半一半。

其中硕世生物和沪硅产业分别翻了6倍和3倍,晶晨股份跌了近60%。股价翻倍的公司有7家,几乎腰斩的只有3家,总体来说比较乐观。

一年多来,科创板还创造了中国资本市场多个第一: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优刻得,A股未盈利上市第一股泽璟制药,A股红筹第一股华润微,A股发行价第一高石头科技,以及境外红筹上市公司回归A股第一股中芯国际

在科创板“133颗群星”中,已经有7颗“大星星”市值超千亿,其中5家公司都是半导体行业。

7家千亿公司中的3家:君实生物、中芯国际、寒武纪,都是在7月15日后登陆科创板。上千亿只在一瞬间。

其中万众瞩目的,从港股回A上市的中芯国际,成为国内首家同时实现“A+H”的科创红筹企业。上市当天开盘暴涨245%。目前中芯国际总市值5902亿,超过了A股总市值排名第11位的恒瑞医药(5304亿),是科技股龙头企业和市值最高的半导体企业。

中芯国际上市4天之后之后,科创板又将迎来一家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虽然寒武纪发行总规模为25.82亿元,并未达到招股书里预计的28.01亿元,但市场证明寒武纪的自信并不是空穴来风。7月20日,寒武纪上市首日大涨近230%,次日持续走强,收涨29%。今日小幅收涨幅2.55%,目前市值1124亿。

1

百亿富豪制造机

科创板除了是公司实现雄心壮志的千亿土壤,还是百亿富豪的“造梦工厂”。短短一年中,科创板已经实现了7个人的百亿富豪梦。

登顶科创板富豪榜首的寒武纪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天石,被誉为85后天才少年。35岁,327亿,“英年早富”。

陈天石16岁考入中科大少年班,20出头就博士毕业,31岁研发出首款人工智能芯片。

2012年,陈天石和另一位中科院天才少年,师从“龙芯”项目首席科学家的陈云霁,带着中科院计算所的几个师弟,启动了神经网络处理器(AI芯片)项目,这成了寒武纪的技术来源。

双陈在寒武纪分工明确,陈云霁做“科研担当”,陈天石做“赚钱担当”。因此在招股书中,陈云霁的身影已经淡出。

7月20日,寒武纪成功登陆科创板,陈天石个人财富水涨船高。

招股书披露,陈天石作为实控人,持有寒武纪约1.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高达33.19%。按照发稿时寒武纪1077亿的市值计算,陈天石持股对应的市值超350亿元。

科创板不仅成就了一位“天才少年”,还成就了一位“传奇女企业家”,赵燕。

赵燕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投资小天才。

1989年前后,23岁的赵燕随着市场经济的浪潮去了海南。通过投资服装厂生意、土地、房产,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200万元。

1992年,赵燕北上创立了华熙集团。华熙集团投资开发了一大批帝都标志性建筑:华夏银行总部大楼、CBD中环世贸中心、SK大厦等,还有著名的五棵松体育馆。

但是让赵燕在科创板压过雷军一头的,是跟上面提到的各投资领域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玻尿酸。

2000年,在北大进修EMBA的赵燕结识了福瑞达生物化工的郭学平博士,郭学平给她介绍玻尿酸的时候说:“一个玻尿酸分子能锁住一千个水分子”。简单的一句话,让赵燕听出了大商机。

当时国内医美刚刚起步,玻尿酸这个东西,别说飞入寻常百姓家,还没有飞入大部分百姓的耳朵。因此福瑞达生物化工前前后后投了800多万,依然持续亏损。

赵燕开出了净资产1.5倍的价格,拿下50%的股权,并将公司更名为华熙福瑞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华熙生物从2005年起,开始领跑全球玻尿酸行业。

2018年全球玻尿酸原料总销量达到500吨,华熙生物产量近180吨,占比近36%。在国内的市场份额约60%。

2019年,华熙生物登上科创板。上市至今涨幅超70%。不到一年的时间,赵燕也跻身于科创板百亿富豪。

而除了“天才少年”、“天才投资家”,创业板的富豪榜上,也不乏“躺着赚”的“天选之子”。

除了实控人、核心高管身家暴涨至百亿,许多“搭车”的自然人股东身家也一夕之间身家过亿。

生物医药企业百奥泰目前市值约246亿,通过七喜控股注资的实际控制人是易贤忠、关玉婵、易良昱。从名字不难推断,这三个人正是一家三口。

而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在百奥泰的股东中,持股比例中最大的不是爸爸易贤忠,而是他95后的儿子易良昱易良昱在百奥泰没有担任实际职务,但合计持有百奥泰40.93%的股份,仅以这些股份计算,个人身家近百亿元。

不需要创业,也不需要搞科研,创业板就可以造出身家百亿的95后少年。

创业板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百亿富翁神话,也从侧面说明了,创业板的百亿富翁榜上,多是过客。

与2019年10月的科创板富豪榜相比,除了当年的科创首富,华兴源创实控人陈文之外,其他的名字已经再没有出现在同一个榜单中了。而陈文源当时登顶富豪榜的140亿身家,也缩水到了106亿。

2

2000亿解禁,能经得住诱惑吗?

随着科创板一周岁的到来,首批科创板首发股份、机构配售以及战略配售股份也到了集中解禁之时。

根据数据统计,科创板仅7月的解禁规模就超过2000亿,是全年解禁规模近4成。而今天7月22日的23只个股集中解禁规模高达2151亿元,占全月科创板解禁规模的97%,规模集中度高得可谓惊人。

这些解禁的公司中,不乏超千亿的大牛股:澜起科技301亿、中微公司393亿。后者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翻倍。

其他多数今日解禁的个股上市以来表现平平,估值也有所回落。

当持有的股票涨幅惊人,估值夸张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可以落袋为安的机遇摆在面前,要不要随着解禁,把自己从“虚拟”亿万富翁转现,或许是上面那些百亿CEO和更多身价过亿的高管们现在最“甜蜜的苦恼”吧。

其实不仅仅是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还有更多在这些科创板公司上市前融资入股的机构们同样也有这样的“苦恼”,并且不会是少数,他们赚到可能比大多数创始人还要多。

当然,最苦恼的肯定还是散户,割肉还是站岗,这是一个问题。

上述于今天解禁的个股多数都已经在科创板跌幅榜上排队,明显跑输指数。看来,咬牙选择割肉的人还是不少。

股市,玩久了就是一个“先死后活”的过程;如今的大白马大蓝筹,哪个当年没做过抽水机?有研究表明,新股一般从“抽水”状态转为“生财”状态,平均需要3年。当然有快的,比如美团,一上市就成了牛股;也有慢的,例如中石油,不说了。

所以,对公司来讲,上市是一道关;对投资者来讲,解禁是一道坎;过了之后,公司与投资者就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了。行的公司,总有一天会行;不行的,就算现在再牛逼,也有尘归尘土归土的一天。

如今,科创板开通一年,随着上市越来越常态化,解禁减持看多了就不叫事了。唯一值得担忧的是科创板超高的估值,少则大几十倍,多则成百上千倍的PE,怎么可能不出问题。如果一家公司的市盈率是1000倍,那就意味着投资于这家公司的回本年限需要1000年,谁活得了那么久啊?

所以,未来,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蚂蚁金服这种巨头的上市,科创板的估值总会有回落的那一天。这将是谁也躲不过的一次终极审判:不论是公司,还是投资者;也不论是机构、是散户、还是游资。

【本文作者维多厉害呀,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格隆汇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