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估值骤跌、IPO推迟:暴富梦破了

这就是成功故事中永远不会告诉你的残酷现实:这条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永远不知道,股票过期和裁员哪一个先到。
2020-04-07 13:36 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 艾利逊逊

你永远不知道,股票过期和裁员哪一个先到。

2018年夏天,几名Airbnb员工联合上书,要求公司允许员工提前出售股份,或者尽早IPO。

让这些员工焦虑的是,如果两年内不能尽快行权,他们手中的股票将变得一文不值,早日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也要破灭。(Airbnb两部分员工股票将在2020年11月~2021年中旬彻底失效)。

幸运的是,2019年9月底,Airbnb官宣公司将择期在2020年公开上市,当时估值已超过310亿美金。

不幸的是,时移世易。在新冠肺炎成为2020最大“黑天鹅”事件,全球旅游业遭受重大冲击后,Airbnb也进入了艰难生存模式。

目前,Airbnb内部估值已下调至260亿美金(远低于上一轮2017年融资时的估值310亿美金)。亏损累计数百万美金。

为了生存,Airbnb终止所有广告投放,创始人停薪,高管薪资减少一半。

让Airbnb员工们焦灼的,或许还不是即将过期的股票,而是若隐若现的裁员威胁。

1

估值缩水16%

估值260亿美金,缩水16%?这或许还是最好的预计。

疫情爆发前,Airbnb股票在市场上交易的价格为$140/股,估值约450亿~470亿美金。疫情一来,“$105/股”,估值310亿美金,甚至更低。

Lead Edge Capital的合伙人Mitchell Green早些时候收到股票经纪人的电话,他们想按照300亿美金估值出售一部分Airbnb的股票。

Mitchell Green告诉对方:“等估值降到100亿美金时再谈吧。”

市场对Airbnb的预期并不乐观。

Airbnb在北京房源的预定量,3个月内锐减96%。在欧洲和亚洲的其他城市,例如罗马、意大利、首尔,订单量遭遇了41%~46%不同程度的下降。

回到其最大的市场美国,订单量跌幅超过了一半。

随之而来的是收入减少,Airbnb依靠从订单交易额中抽成赚钱。

疫情给了Airbnb狠狠一击,但早在疫情发生前,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危险信号了。

2

法律与安全,让Airbnb日夜难眠

2020年初,有媒体报道称Airbnb 2019年前9个月净亏损3.22亿美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一年同期该公司的净利润为2亿美金。

从赚钱到巨亏,人们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2008年成立,Airbnb把“找个地方睡觉”上升到为用户提供舒适、有地方特色的民宿服务。

这样的定位让Airbnb一下子在毫无特色的中低档酒店、以及廉价短租服务中脱颖而出,而且在当时无论是民宿服务还是共享经济都属于新鲜概念,在没有同类型竞争对手的情况下,Airbnb很快成为硅谷初创公司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但Airbnb的发展道路上一直笼罩着两团阴影:应接不暇的法律纠纷和令人不安的安全隐患。

1)法律纠纷:一年狂花6000万刀依然深陷法律泥潭

在美国很多城市,房东在Airbnb上招揽短租生意,一不小心就会违反当地法律。仅因为短租行为是否合法问题,Airbnb就与美国州政府、市政府有至少11个官司。

而人身伤害、财产受损之类的民事诉讼更是多到数不过来。

仅2019年一年,类似退款纠纷、房间内安装隐秘摄像头、臭虫侵扰、房客抽烟烧毁房屋类似的案件就有230起。

因为Airbnb既有网络平台,又要兼顾线下房东/房客利益,Airbnb面临着比其他互联网科技同行更多的监管、法律挑战。

再加上Airbnb对传统酒店行业的巨大冲击,这些实力不俗且根基更深的竞争对手也没少在政府政策游说上下功夫,给Airbnb在政策法规上设置障碍。

为了扫清法律政策上的障碍,Airbnb内部有一支由120人组成的律师军团专门和全美各地的地方检察官办公室斗智斗勇。

2018年Airbnb在法律事务方面的预算就高达6000万他们同时在纽约、波士顿、佛罗里达等地起诉当地政府,试图迫使政府修改短租经营的相关政策。

而另一方面,Airbnb又因为给非法房产打广告、不遵守执行法庭传票、不交税等各种问题被多个城市政府告上法庭。

就连Airbnb的诞生地、各种高科技初创企业扎堆的旧金山,在法律问题上都没有给Airbnb网开一面。

在旧金山虽然短租合法,但政府规定房主不居住的房产每年出租不得超过90天,这条规定迫使当时Airbnb从网站上删除了大量不符合规定的短租房源,于是Airbnb将旧金山政府告上了法庭。

为了应对Airbnb的挑战,旧金山政府支出了33万美元律师费,而Airbnb则损失了当地9000+套房源的一半之多。

这样的事情并非只发生在旧金山一个地方,Airbnb波士顿市场也因类似法案蒸发了上千套房源;纽约市不允许少于30天内的短租,市政府评估全市至少有3.5万套Airbnb房源属于非法。

在2019年将airbnb列为不合法的五个城市

图片来源:MASHVISOR

而这些纠缠不清、旷日持久的法律官司给Airbnb的估值蒙上了阴影,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Aswath Damodaran教授预言,因为地方政府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措施,Airbnb的估值大约会降低10%。

2)安全隐患:性侵、盗窃、偷窥、谋杀频发

2019年万圣节当晚,有人持枪进入加州Orinda的一处Airbnb出租别墅,当时这里正在举行一场有200人参加的万圣节派对,枪手射杀了5位20上下的年轻人。

谋杀、卖淫、性侵犯、盗窃、偷窥...这些犯罪行为不断地与Airbnb上列出的短租房源扯上关系,安全隐患已经成了阻碍Airbnb进一步发展的绊脚石。

2011年一位Airbnb房东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她出租的房子被房客损毁严重,房客还偷走了相机、iPad、笔记本电脑等。这张帖子当时影响力很大,面对公众的不满情绪,Airbnb迅速扩张了公司的安全团队,从出事之前的几人小团队扩建为大约拥有300名员工。

2017年Airbnb内部有一项热门提议:为每个注册用户提供一个像驾照一样的身份ID,此举旨在保护房东和房客都能更安全地使用平台服务。

这并非是Airbnb第一次提出类似针对安全问题的应对提案,但在激烈的内部讨论后,高管再一次拒绝了这个提议,他们认为如果对用户信息进行认证,将会流失一定数量的用户。

同一年在明尼苏达州的Minnetonka,一位名叫Derrick Kinchen的男子半夜爬上了Airbnb房东7岁女儿的小床,房东半夜起来发现自己女儿的睡裙被高高掀起,Kinchen全裸地躺在旁边十分兴奋。

Airbnb在对Kinchen进行背景调查时,已全然了解Kinchen在过去十年中有各式犯罪记录,但Airbnb并没有取消这样用户的租房资格,也没有提前向房东做出任何预警。

除了自己对用户进行背景调查外,Airbnb也很依赖评论系统向潜在客户提供参考意见,可这套评论系统并不完美。

如果房东或房客向Airbnb平台发起对另一方的投诉,有时候Airbnb会直接删除双方的评论而不是解决问题。

面对房东或房客的投诉,达成庭外和解对Airbnb来说是省事的解决办法。据知情人士透露,仅在2017年,Airbnb就达成了数百项和解,作为回报涉事用户需签署协议,承诺之后不再提出索赔。

Airbnb如何处理这些安全问题势必将成为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关注焦点。

这几年,硅谷的科技公司都在面临质问:科技公司应该对在自己平台上发生的坏事承担多少责任?

Airbnb、Facebook、Amazon等在内的多家科技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争辩,他们不应该为平台上出现的问题承担责任。

在有具体法律之前,公司依旧可以自说自话地撇清自己的法律责任,但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是否能摆脱与一长串犯罪记录的关系,将对Airbnb之后的发展产生很大影响。

3

员工股票将过期,不得不上市!

Airbnb 2019年前9个月3.22亿美金的净亏损,加上如过山车一般的股市,一度引发投资者的质疑:还在亏损的Airbnb,适合2020年上市吗?

在曾经的共享明星项目Uber、WeWork相继翻车后,人们害怕了。

那么Airbnb的亏损到底来自哪里?是否可解?

除了受法律官司、安全隐患两大问题的影响外,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上市前巨额的市场营销费用以及为了寻求突破进行的大手笔收购计,都一路推高了这家公司的账面亏损。

1)技术升级

Airbnb最重要、最有价值的资源都在他们的平台上,为了确保这一最重要的资源稳定发展,Airbnb每年大约需要投资1亿美金专门用于升级技术平台。

2)大规模收购

Airbnb的野心是要打造一个“一站式旅游平台”。去年他们高调收购了酒店预订网站HotelTonight,以及为长租商务客户提供服务的Urbandoor,今年又收购了会议租赁公司Gaest.com,推出了全新Airbnb for work板块。

3)营销套路

美国华尔街有一个套路,任何公司在上市之前都需要花费大量营销资本,因为这样才能去影响投资者让他们购买这家公司的股票。

现实中这种手段未必一定会有助于公司未来发展,但100%会吞噬公司当前的利润。Airbnb 2019年一季度在市场营销上支出了3.67亿美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58%,相应的2019年一季度的亏损也同比增长一倍。

4)行政成本

公司日常运营、法务、财会和人力资源等支出,仅在2019年第三季度就高达1.75亿美元。

还有前文详细提过的,为了解决全美各地开花的法律诉讼,Airbnb一年的法务支出就高达6000万美元;去年10月的加州枪击案后,Airbnb计划拿出1.5亿美金为频发的安全问题拿出解决方案。

从目前来看,为了求生,第三和第四项支出,都已暂停或削减。

不论是在巨额亏损被曝光后,还是现在受疫情冲击艰难求生时,Airbnb 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上市时间,但今年完成上市,仍是公司的重要目标之一。

这甚至不是“适不适合”而是“不得不”的问题。

因为如果再推迟,员工手中的股票,很可能将一文不值。面对公司内部巨大的压力,Airbnb拥有的时间和选择已经不多了。

4

初创暴富梦骤醒

Airbnb和它的员工,并非疫情下的唯一受害者。

SpaceX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曾拿到软银30亿美金投资的OneWeb,已宣告破产;

软银或许不再追加10亿美金投资给WeWork,接连打击下,WeWork不知道会去向何方

电动滑板车明星企业Bird一下子解雇了30%的员工;

旅游初创企业Sonder(1254名员工)裁掉了282人,给另外135人放假;

房地产初创企业Knotel和Convene解雇了一半工人;

... ...

破产、裁员... 暴露了初创企业和员工的脆弱,也惊醒了沉醉在一夜暴富梦中的年轻人。

选择加入创业公司的年轻人们,几乎每个都做着同样的梦--早日实现财富自由。过去十年,硅谷创造了太多这样的财富神话。

也许昨天,TA还是一个默默无闻、日夜加班写代码的普通码农,一旦公司明天上市,手里价值翻倍的股票,就能让TA在地价奇高的Menlo Park或者“宇宙中心”Palo Alto买一套价值百万美金的别墅。

Airbnb的员工们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至少目前,公司没有取消上市计划,并在今天完成了10亿美金股权加债权的融资。

另一边已动手裁员的Sonder CEO只得告诉大家:“想要寻找安逸环境的人一开始就不该进入创业领域,干着一行就得有忍受力,要有很高的逆商。”

这就是成功故事中永远不会告诉你的残酷现实:这条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永远不知道,股票过期和裁员哪一个先到。

【本文作者艾利逊逊,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