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科创板推出,人民币基金的春天来了

三年后,科创板推可能会让整个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理念有很大的变动。
2019-09-18 21:02 投资界

2019年,谁能在变化莫测中洞察未来趋势,把握决胜之道?当前新形势下,股权投资行业将如何征程?创投新经济的着力点在哪里?科创板的设立对行业有哪些响?创投人应当如何抓住机遇,以不变应万变把控新经济市场的投资策略?

“2019中国创投高峰论坛暨金鱼嘴基金街区发展年会”于9月17-18日在南京国际青年文化中心(南京厅)举办。会上,在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的主持下,高达资本创始合伙人卜炜浙商创投合伙人陈伟民,翊翎资本合伙人范维肖,澳银资本运营总裁胡艳,富坤创投管理合伙人彭程,信中利资本集团合伙人万晓阳,北汽东证产投董事总经理徐亦凡以“科创板助力多元化退出之道”为主题,进行了圆桌讨论。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

张文军:今天中国的科技市场和海外相比,有哪些优势和不足?

徐亦凡:我觉得中国科技市场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中国的人才。

中国的人才有几个特点:

第一是人多,同时基础教育又好,所以出现能够做高级研究的人才就多,而且韧性很强。一旦有任何的机会,有任何的这个机遇,就有很多人冲过去然后去把握他。

第二是宏观环境,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间都处在快速发展之中,这样子的宏观环境让我们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可以对于未来充满信心,也就可以在投资的时候考虑中期和长期投资目标。

第三点就是政策支持,整个中国是由于政策的引导,企业对于RD的投入在整个国际情况里面是排在前列的。

彭程:对于中国科技实力探讨最近比较有热度,因为不管是投资人还是企业家,大家逐渐认识到核心技术是多么的重要,有些东西是花钱买不到的,也认识到科技创新技术创新是国家的根本。从现在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们这个庞大市场容量和对于这个科技巨大的需求,其实为中国科技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比如说大家可以看到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中国有大概差不多10多家独角兽企业,包括在智慧教育、金融科技等,在这些市场需求驱动下,中国人脸识别技术落地领先于全球的,包括在智慧安防,在移动支付。

总体来说就是科技创新确实是我国下一步经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引擎,科创板的推出也确实是为这个引擎提供了这个源源不断的动力。

胡艳:我觉得在未来短期内,巨头层面应该还是以华为、阿里跟腾讯为主导。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技术上美国还是遥遥领先的。虽然说华为也有自己的芯片或者说是整个自己的核心技术,但基础科学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我国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个是我们的体系还是比较完善的,包括建国初期包括教育体系包括产业引导体系等。第二个是中国的市场容量的优势,不单指人口,还有一个就是未来随着AI技术的不断推广,数据的存量跟增量。

劣势来说,基础科学前沿科学目前还是以政府支持为主,民营资本对这方面的投入还很有限。

范维肖:我觉得这些年来国家和政府在宏观调控上对于科技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确实有我们不足,但是优势更大。

比如从人才方面,我们看到中国的科研人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当国外有一个技术时候我们再在这个基础上面做二次创新往往效果会很好,我们人才储备是够的。我们看到国家在这几年大的政策推广上面,比如说人工智能技术,比如说5G,我觉得这种开放,相比于美国其实是领先很多的。

陈伟民:中国的科技市场在过去五年,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发展,这个跟中国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其实是非常有关系的,我们祖国经济慢慢向技术创新方向发展。高科技投资有鲜明的特点,第一资金投入比较大,第二周期比较长,这个不太适合民营企业去干这个事情。我们作为创业投资机构做VC做PE,我觉得更应该把我们资金去扶持的一些具有想法,在能进行国产技术替代。

卜炜:其实在我们中国,尤其在基础科学方面的研究,我们只有国家的一些政府的资金。而国外的基础科学研究资金来自于美国的一些固定的慈善基金,非国家这样产业上的基金,每年都可以几亿甚至十几亿美元。

在中国做科研,要把研产学结合起来,屠呦呦如果刚开始做创投本资本所绑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成就,所以我在中国我们觉得未来的科技的创新他应该是从基础研究开始扎扎实实开始,一些慈善类家族性的资金源源不断输入到科研项目里面去,这样才能为我们科技发展奠定一个很好基础。

张文军:我们一直认为中国是一个科技大国而不是一个科技的强国,制造业我们是世界最大国家,互联网也是一个最大国家,但核心元器件、核心技术方面和发达国家差距仍非常大。我们也希望科创板推出能够对中国很多细分领域强大的企业能够起到一个提升促进的作用。

接下去一个问题就是投资人在投资这些科技含量高的这些企业的时候我们需要具备哪些知识储备?

卜炜:讲到专业储备,我觉得一般来讲基金可能有自己的偏好,有几个行业方向,但是有的基金可能是只要是高科技的行业可能都会投,比如说新材料,能源、TMT,医药。我们高达资本就是这样我们不分领域,不分行业,只要有投资价值,成长型的企业我们就会去投。

所以在这个方面要求我们的团队每个成员具有所有的行业知识储备我觉得是不现实。我认为作为一个优秀投资管理人员来说,应该有一个专业优势,我们自己在以往投的各个项目里面有一个专家团队库,请教专业人士帮我们做重点决策。但真正做决策投资的时候更看重投资企业家,投企业就是投人。

陈伟民:首先讲关于专业技能的问题。我自己是学金融的,在物理、化学、材料这方面知识都比较浅薄,但是我自己在高科技投资的企业还比较多,科创板第一批企业也已经上市了,我只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关注的领域和不同经历,要求我们每个公司每个团队要面面俱到去了解每个行业,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不然这也不会存在社会分工这样一个事情。每个人也要在自己所感兴趣的领域做出一份成绩的话,必须要有自己知识,像中医经典望闻问切,自己也有八个字,多看、多问、多听、多写,可以在以关注领域和以关注企业当中展现你的优势。

科创板对我们人民币基金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我们基金期限一般来讲不超过七年,早几年时候我们投资者对我们要求更苛刻,要求五年之内完成退出,放在以前不可能完成事情,科创板推出之后这个事情有很大的改观,现在投资者也慢慢成熟。

对于我们来讲科创板最重大的意义来自于我们退出。科创板这样一个环境下我们也改变了我们自己投资策略和投资行业分配,也把我们很多资金分配到不太关注行业当中去,包括我们加大了对生物医药,特别是原创药投资。另外还有5G和人工智能,科创板中提出无盈利要求这一点我觉得非常好,我们也把外面资源都往这上面来靠,这也促进了这几个行业有更大资本支持他们发展。

范源:我们在做事方面不太关注这个知识的完备性,反而关注的是两点。

比如说这是一个科技类的项目,他用到了安全,那么我们就不会再去看黑客一类技术优势什么的,而是会看到这些技术的点去跟哪个点做连接,所以我们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把科研和工程找一个连接方式,这个连接点是要去学习,去找规律,去推演他变化的可能。在这几种可能当中我们要去寻找可能性出现在哪,哪一些可能性成功概率会相对教低但可能会引发蓝海市场。

第二点是我们会找一些技术创新落地之后形成的新的产品、新的商业模式之间有没有一种联动可能性,这里面需要学习一些历史规律,历史材料再去看这个行业里面出现的可能性,这是两个端点连接的学习。    

胡艳:投资人如果是科技类型的企业项目投资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知识储备,我这边其实分为两个点,一个外层方面就像我们招聘的时候一般都会写是理工科背景,然后医疗产业从业经验者优先。但更重要是内层要素,是思维层面要有能打破自己的传统思维,然后不断的去重建的这种能力,能不断自我去学习跟吸纳。

科创板我觉得其实更多是一个资源配置,更多是把资金作为一个配置引导到科创板所提倡的那六个重点关注的领域。    

彭程:关于投资人具备素质,首先你要对这个行业和产业链的有一个比较全面了解,能了解这个产业的现状、发展的趋势,在基金投资的时候结合行业政策以及资本市场情况精准定位。

第二还是应该具体了解相关的技术支持,这个产业的思维方式,包括今后但发展趋势。这里面也要注意技术和市场同样重要,只有当技术和市场完美匹配,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使这个价值最大化。

第三点是投资时候,特别是高科技投资时候需要研究行业及产业链里面头部企业发展历史和途径,特别是在技术方面,因为这个里面有很多可以用来借鉴的。

关于这个科创板这一块,我是觉得首先中国正在经历一个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科创板创立以及注册制的推行,其实可以看到资本市场在中国经济转型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科创板的设立其实比较大一个使命支持帮助有发展潜力,被市场认可这些高科技企业的发展,通过改革增强资本市场对于这些企业的包容性,让这个没有盈利或者说没有盈利这些企业能够在国内的资本市场得到这个资金的支持。

从退出来看的话,其实去年大家讨论很多的就是募资难,投资贵,退出难这么一个情况。从投资的周期、收益的情况来看,这些硬科技或者是高科技企业可能未来收益是无限的,我觉得从这两个方面,周期和收益来看都可以给到机构一个回报,这样吸引更多投资人来关注到,进入到这个投资领域,对高科技领域来说形成一个非常好的闭环。

徐亦凡:从我的角度来看,到底一个投资人需要具备多少的知识才能够去投资,我觉得无非就是两点:第一点快速学习的能力,第二点是常识。

原来我在美元基金投了三年的医疗,医疗大家都知道专业性很强,但我们所有团队没有一个是学医的。我们看到一个项目怎么办呢?我们也去学,一个项目我们找60到80个专家访谈,整个行业逻辑怎么发展都摸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请教问专家然后自己去研究多看研究报告,在短期内能够迅速把一个领域学习起来的能力肯定是作为投资人来说最主要的一个能力。

第二点来说就是常识,常识对于投资人来讲更加重要,因为常识代表着一个投资人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投资原则是什么,在坚持的事情是什么,这其实对所有的行业都是一样的。我觉得这些可能是对于投资人来讲最重要的一些素质。

从科创板的退出来讲,对于投资人最重要的影响就是提高了投资回报率,有利于进行新的募资。同时也会增加VC/PE对于更高风险的项目的投资意愿,如果我们原本非常看好一家企业,但是上市可能需要至少5到10年,有了科创板可能两三年之后就能上市了。

张文军:我觉得作为投资人来讲,现在我们创投行业进入深水区,要求专业性越来越强。,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们把公司五六十个投资经理都分成了很多细分的研究小组,小组有三个人的,有四五个人的,也有五六个人的,每个小组聚焦在每一个特定行业。比如说看5G的,看新材料的,有专门去做产业互联网的,这样的话有可能在这个细分领域里面研究的更深一些,更透一点。我们怎么能对每一个行业那么深入呢?肯定在看细分领域的时候,对这个细分领域专家做一个非常深入访谈,进调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

科创板这一块,我们认为科创板对于中国的创投市场是非常大的好事,我曾经被问到一个问题就是说你们认为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投资策略方面到底有多大的差别,我当时给他回答问题的时候,我说你首先要看退出通道,美元基金基本上是海外的纳斯达克和上港交所,人民币基金只能是中小板、主板,但两个市场上市要求是截然不一样的,这就会影响两种基金对项目的选择不一样,美元基金投资一些互联网的项目,人民币基金涉足就会相对较少。

目前为止科创板更强调第一是信息披露,第二是科技含量,我们要求科创板上市的企业的科技含量达到国际水平或者至少是国内的领先水平,要有独道独创的自主知识产权。因为科创板推出时间才几个月,如果是三年,我觉得会对整个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理念会有很大的变动。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