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更名背后:民办园套上“紧箍咒”,VC/PE投资更加谨慎

2019-02-12 14:23 投资界 李拜天
A A
看起来,在轰动一时的虐童事件之后,在经历了上市当天股价暴涨、丑闻曝光股价暴跌、学前新政策公布后股价腰斩的一系列过山车般的起伏后,红黄蓝要在新的一年彻底转型。

日前,红黄蓝教育发布公告,称:1、将以1.2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加坡一家民营儿童教育集团近70%的股权;2、计划将公司名称由“RYB Education”改为“GEH Education”,但未在公告中公布相对应的中文名。

收购海外资产,更名GEH。红黄蓝改名换姓的背后,是去年以来学前教育新政对整个行业影响的缩影。从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上市,资本退出渠道成为新的难题,到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有营利性,VC/PE对投资幼儿园更加谨慎,这是民办学前教育行业的大洗牌,更是一场理性的回归。

新政直指营利性幼儿园,红黄蓝不得不转型

看起来,在轰动一时的虐童事件之后,在经历了上市当天股价暴涨、丑闻曝光股价暴跌、学前新政策公布后股价腰斩的一系列过山车般的起伏后,红黄蓝要在新的一年彻底转型。

红黄蓝创立于1998年,以亲子园起步;2003年,红黄蓝旗下第一家幼儿园开办;2011年,红黄蓝又创立了早教品牌竹兜育儿,为有0-6岁儿童的家庭提供早教套装、竹兜育儿APP以及亲子主题活动。2017年9月,红黄蓝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幼儿园品牌第一股。

2017年11月,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被曝发生虐童事件。此后红黄蓝遭遇口碑冰点,次日开盘前,股价一度暴跌47%。

2018年11月15日晚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新政(以下简称学前教育新政)出炉,学前教育新政可谓来也匆匆,影响巨大,一时间引发众多行业连锁效应

送审意中第二十四条为“遏制过度逐利行为”,规定: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这一条政策对学前领域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不仅对于想要上市的幼教集团冲击很大,对于已经上市的有幼教板块的教育集团也不例外。此后,以营利性幼儿园为核心业务的红黄蓝股价直接腰斩,16家教育中概股中有10家遭遇下跌。

重重影响下,红黄蓝转型箭在弦上。它曾通过投资、收购等方式入局了国学、幼儿园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等多个细分品类。目前除了幼儿园加盟项目外,还有母婴产品售卖平台“青田优品”、绘本阅读服务“巴拉乌拉绘本馆”、家庭教育品牌“慧心父母课堂”、提供幼儿园解决方案的“微学汇”等。

改名GEH就是为了凸显其多品牌教育平台。

学前政策连锁效应

去年的学前新政公布后,联帮在线教育CEO李白对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说:“行业将会回归理性、回归教育本质,幼儿园应该以用户口碑为目标,而不是之前收购幼儿园的项目时,以15-20倍的PE为目标。而之前收购了幼儿园的项目,国内上市路径受阻,只能转而寻求海外上市。”

清科创投执行董事何艳介绍:“新政治理的是行业乱象,优质的教育服务不应以资本逐利为第一驱动。”而对于VC/PE行业来说,她认为,退出渠道对有资本寿命的投资方来说至关重要

学前教育的转型升级是必然,更多的新政策以为此打下基础。

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必须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消息一出,有人曲解通知为“私立幼儿园会退出历史舞台”。实际上,这仅仅是对幼儿园产权或者说土地权、建筑物权的回收,并不是对经营权的召回,仅仅是在物权法上进行调整尽管如此,媒体报道行业内情绪依旧集体受挫,大量民办幼儿园企业对幼儿园业务不再看好。

在普惠性幼儿园的经营权上,一直都是由教委分派,按照投标给举办者的资质打分,进行幼儿园评级,一旦不合格则取消办学资质,或由他人来经营。

监管严厉,政策突出,幼儿园不再是红黄蓝的招牌,学前教育将从逐利回归理性。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