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梳理了2018年文化产业十大政策,2019年会好么?

2019-02-07 12:29 投资界 冯颖星
A A
2019年已至,文化产业的风向将吹向何方?在此,我们梳理了2018年文化产业十大政策,一窥文化产业过去一年的起起落落,冀以眺望2019年。

“站在资本的角度看中国的文化产业,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市场风险,而是监管风险。”在刚刚逝去的2018年,不少关注文化行业的VC/PE无不感慨。

回顾2018年,整个文化产业,目光所至,似乎人人都在谈寒冬。限薪令发了一道又一道,影视圈三年补税从天而降,游戏版号审批封锁10个月,资本四下而散,从业者多在谈逃亡。

2019年已至,文化产业的风向将吹向何方?在此,投资界(ID:pedaily2012)梳理了2018年文化产业十大政策,一窥文化产业过去一年的起起落落,冀以眺望2019年。

一、文化部与旅游部合并

“诗”和“远方”走在了一起

2018年中国文化产业的头等大事莫过于机构的调整。

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在此次调整中,文化部与国家旅游局合并,组建文化和旅游部;组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不再保留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整合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归口中宣部领导;中宣部还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工作和电影工作。此外,还有多个文化产业相关部门涉及变动。

新组建的文化和旅游部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宣传文化工作方针政策,研究拟订文化和旅游工作政策措施,统筹规划文化事业、文化产业、旅游业发展,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组织实施文化资源普查、挖掘和保护工作,维护各类文化市场包括旅游市场秩序,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等。

部门调整和职能转变给文化领域带来的影响在此后颁布的一系列政策文件中得到了直接体现。文化与旅游部的组建,预示着“文化+旅游”将成为国内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4月8日,改革后的文化和旅游部正式挂牌,被群众称之为“诗和远方终于走在了一起”。

二、网络视听愈发严格,

“撒币”刚起即被叫停

2018年开春,被王思聪带起来的“撒币”潮引发了全民直播答题狂欢,各大直播平台争相涌入的同时,奖金池更是一路叠加。

撒币一周后,王思聪在朋友圈总结道——“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而奉佑生更是直接喊话王思聪,“不管你们撒不撒,反正我准备了10个亿,我会一直撒的”,大有再度拯救直播流量红利之势。

喧闹之下难掩丛生乱象——内容审核机制不健全,不少不具备法定的视听节目直播资质的网络平台出现导向偏差,更有平台以格调低下、低俗媚俗的内容吸引眼球,其势之大,不时便触动了广电总局。

2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联合北京新闻出版广电局,约谈了17家开办网络直播答题活动的视听网站代表。同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的通知》的发布,为行业敲响了警钟,文件中对于网络直播答题提出的六个方面要求:1.坚持正确导向;2.要实施准入管理;3.要严格备案审核;4.要落实主体责任;5.要加强主持人管理;6.要加强监管督查,旨在引导直播答题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仅是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这一项,便拦下了不少直播平台,撒币热潮应声终结。

三、一纸特急文件,短视频行业跌入冰点

2018年,监管部门对短视频行业使出了一套“组合拳”。

3月22日,广电总局发布了特急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提出了四点要求:1.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2.未经取得许可证的影视剧、未备案的网络原创视听节目,对应的片花、预告片不得播出;3.不得与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非法开展网络视听节目服务的机构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包括网络直播、冠名、广告或赞助;4.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

其中,最致命的莫过于第2、3条,前者限定了短视频创作的形式,后者则先定了广告金主的权限。

随后,短视频行业顿时跌入冰点。先是短视频社区美拍发出停用通知;接着微博便关闭了@摄影师E个人精彩等436个账号,并将@微韩影等66个账号禁言30天;还有多档被抖音与火山小视频赞助的节目,当中的广告露出也被打上了马赛克。

这还没结束。4月8日,国家网信办依据《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并将“王乐乐”“杨青柠”“仙洋”“牌牌琦”“陈山”等违规网络主播列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四、一抽屉合同引发地震,限薪令接踵发布

2018年影视行业波动最大的,莫过于崔永元一抽屉合同搅合的天价片酬问题。从而,限薪令发了一道又一道,不仅各部委,行业内的影视公司、在线视频平台也自发结成联盟,发布了多条倡议书,影视行业哀鸿遍野。

2018年5月崔永元曝光范冰冰等演艺界明星“阴阳合同”等问题,在社会上不断发酵。6月27日,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

《通知》强调,要严格落实已有规定,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到了8月中旬,影视圈迎来了三份联合声明/倡议,其中单集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超过5000万元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声明发出之后,整个影视剧市场迅速冷却,媒体走访横店影视城时,开机的剧组已寥寥无几。

据悉,限制薪酬之后,多数正在筹备的影视项目已“胎死腹中”。

五、网络节目与卫视统一标准,

网综沦陷,最严将吊销资质!

11月9日消息,一份波及面更广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终于出台,通知原文近3000字,囊括网络电影、影视剧、综艺节目等几乎所有的娱乐生态,堪称最全面的文娱新规。

备受关注的是,《通知》明确要求,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减少影视明星参与的娱乐游戏、真人秀、歌唱类选拔等节目播出量,扩大新闻、经济、文化、科教、生活服务、动画和少儿、纪录片、对农等公益节目播出量;严格控制影视明星子女参与的综艺娱乐和真人秀节目。

文件一经发出,继视频平台与半数片方齐刷刷的掀起“限薪令”之后,艺人们最后的庇护所——综艺的城池,终于也要沦陷了。

网络节目的薪酬方面,本次《通知》也相当明确——每个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重点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的网络综艺节目也要在上线前向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报备以上信息;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如若演员总片酬超过制作总成本40%,则需要向所属协会及中广联演员委员会进行备案并说明情况。如若无正当理由或隐瞒不报,查实之后,则可能暂停甚至永久取消剧目播出、制作资质等出发措施。

更严苛的是,此次《通知》明确了广播与电视、上星频道与地面频道、网上与网下要坚持统筹管理、统一标准,存在问题的节目,网上网下均不得播出。

此前,不少电视综艺节目触碰了政策红线,往往会采取台播变网播的形式避难,现在怕是再也行不通了。而正在宣传期内的男版《创造101》、《偶练2》、《想想办法吧,爸爸》、《爸爸去哪儿第六集》命运不测。

六、严查偷税漏税,范冰冰罚款8亿

崔永元一抽屉合同不仅仅激起了限薪令,令整个娱乐行业鸡犬不宁的更是对于偷税漏税的彻查。

10月2日,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通知明确,从2018年10月10日起,各地税务机关通知本地区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影视行业企业和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根据税收征管法及其实施细则相关规定,对2016年以来的申报纳税情况进行自查自纠。对在2018年12月底前认真自查自纠、主动补缴税款的,免予行政处罚,不予罚款;从2019年1月至2月底,税务机关根据纳税人自查自纠等情况,有针对性地督促提醒相关纳税人进一步自我纠正。对经提醒自我纠正的纳税人,可依法从轻、减轻行政处罚;对违法情节轻微的,可免予行政处罚;从2019年3月至6月底,税务机关结合自查自纠、督促纠正等情况,对个别拒不纠正的影视行业企业及从业人员开展重点检查,并依法严肃处理。

截至2018年底,影视业纳税自查自纠阶段结束,国家税务总局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入库115.53亿元。目前自查自纠阶段已经结束,转入督促纠正阶段。

其中,最让人惊醒的是,知名艺人范冰冰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因业少缴税款2.48亿元,其中偷逃税款1.34亿元。需补缴的税款、滞纳金以及罚款加在一起,超过8亿。

七、游戏版号关闸9个月,年末开闸

2018年对于游戏行业来说,极其难捱。

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且并未通知暂停期限。这一消息的出现,无疑是将手游从业者瞬间推入一个十分困难的境地。

这是游戏行业的“地震”。据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52家游戏类上市公司中,45家股价下滑,38家跌幅超过20%,正负相抵后,52家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8566亿元人民币。

在随后的九个月里,游戏行业陷入迷茫。一开始,整个行业并没有心理准备,如今行业洗牌非常明显,不少游戏公司已经离场,尤其是棋牌公司。

所幸的是,12月21日,冻结了9个月的版号终于有了生机。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挂出了2018年12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的表格,这意味着版号正式重开。

消息一出,游戏行业一扫往日阴霾,沸腾了起来。

八、参与收视率造假的机构,

将不予换发新证

收视率造假,从其出现的第一天开始,便始终禁而不止。假收视率看似营造出一个让广告商平台方都“皆大欢喜”的局面,却极大的浪费营销资源,唯收视率也将有更多不负责任的内容产出。这颗毒瘤,一直以来都是总局严厉禁止的。

2018年10月31日,针对一些文艺节目影视明星过多、追星炒星、泛娱乐化、高价片酬、收视率(点击率)造假等问题,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通知》重点强调,要严格控制嘉宾片酬与打击收视率造假现象。对于嘉宾片酬,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30-22:30播出的综艺节目要提前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每个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

为严厉打击收视率造假行为,《通知》严禁播出机构对制作机构提出收视率承诺要求,严禁签订收视对赌协议。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干扰、造假收视率(点击率)数据,并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

比及2019年,在收视率造假方面更是加大了整治力度。2019年1月31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颁发了关于节目和电视剧制作许可证换证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对于“参与违规买卖收视率或参与收视率造假”的相关机构不予换发新许可证,可见决心之大。

九、未成年人为重点保护丢向,

文化部严查网络产品

纵观2018年发布的多道禁令,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也是一个重要的关注点。

1月,针对有关媒体曝光的恶搞《黄河大合唱》等红色经典及英雄人物视频的问题,文化部立即部署查处工作,排查清理有关恶搞视频,截至1月30日,各主要互联网文化单位共清理下线涉及经典革命歌曲的恶搞视频3898条、恶搞音乐165首。

2月,针对一些含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动漫视频流入境内问题,文化部立即部署清理查处工作,针对违规动漫视频,主要互联网文化单位累计下线动漫视频27.9万余条,封禁违规账号1079个,下线内容违规游戏771款。

8月,文化和旅游部又组织开展网络动漫、网络音乐市场集中执法检查,27家主要网络动漫、网络音乐网站被列入检查对象名单。“哔哩哔哩”“快看漫画”等产品均在此之列,本次查处下线涉嫌违规动漫视频977条、漫画167部。

虽然对于音乐、动漫等方面的查处并没有具体的政策颁布,但凡是含有宣扬暴力、色情、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等禁止内容的网络游戏和动漫视频,都是文化和旅游部关注的重点。

十、版权保护日渐严苛

2018年国家在文化领域政策的另一关注点落脚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与管理上。

2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若干问题的意见》,文件意在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破解制约知识产权审判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审判激励和保护创新、促进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的职能作用。

3月,国务院又发布了《知识产权对外转让有关工作办法(试行)》,文件明确了知识产权对外转让的审查范围、审查内容、审查机制等内容,为规范知识产权对外转让秩序,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维护国家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迈出了坚实一步。知识产权保护是激励创新的基本手段,是创新原动力的基本保障,是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国家对于知识产权相关工作的重视和部署,事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事关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繁荣,事关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对于建设知识产权强国和世界科技强国具有重要意义。

而在3月22日,广电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特级文件里,对版权问题亦有涉及,总局指出,严格管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不给存在导向问题、版权问题、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对节目版权方、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影视制作机构投诉的此类节目,要立即做下线处理。

结语

纵观整个2018年,文化产业面临的监管尽管严苛,政策倒逼投机资本逐渐退场的趋势愈加明显,但毋庸置疑的是,民众对内容和业务创新的需求仍然相对旺盛。

用户时间的争夺愈发剧烈,政策因素趋于严格,面临纷繁变幻的世界,文化行业要做的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目光分流的时代聚焦品质,用高品质的、具有价值延续性的产品、IP、服务来服务群众,凝聚粉丝,发展用户,打通线上线下,并以此为基础迭代进阶。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