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统

春运百态:有人无奈抢不到票,有人却没那么想回老家了

2019-02-03 13:15 投资界 王菲
A A
庞大的人口基数下,春运抢票数十年如一日的困难,但纵观春运这些年的发展,仍能感受到时代不断进步的脉搏。

春运第14天,有人已经到家,有人还在途中。

木子还记得刚来上海那一年,托人半夜起来到上海火车站排队买回家的票。“现在春运比那时候幸福多了,不过,我却没有以前那么想回家了。”她在上海工作了十余年,如今已成家立业,上海就成了她的故乡。

时代在变,我们也在变。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一次人口迁徙, 40天的时间里,近30亿人次的大挪移,考验着整个国家的公共交通体系。浩浩荡荡的归乡人,面对这条热闹拥挤的回家之路,总是充满焦虑和紧张,并且抱着一种“死磕”的决心。

不过,互联网技术以及城市新移民的崛起,促使2019年春运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让人欣喜的:中国人在生活方式上享有越来越多的选择空间。木子的幸福感就是基于此。

“就算要站着,也要站回家。”

对很多人来说,2018年12月23日是非常重要的一天,这一天2019春运火车票正式开售。

小文来自山东济南,要在1月10日这天抢2月1日左右回山东的高铁票,火车票下午3点起售。当天,她掐准时间,打开12306,看着时间一秒秒接近,心情如同百米赛跑等候发令枪响冲刺的运动员一样。

终于,时间到了,刷新页面,没有一张余票。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小文还是惊呆了,心里一慌,不过马上就淡定了,感慨道,每年春运买票都是如此艰难啊。其实,春运期间,早就不是买票了,而是抢票。

小文不是一个人。2019年春运起止时间是从2019年1月21日(腊月十六)开始,到2019年3月1日(正月廿五)结束。在为期40天的时间里,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比上年春运增长0.6%。“就算要站着,也要站回家”,春节对于中国人,如同是一场朝圣。

朋友圈都是在转帮忙加速的各类抢票软件链接,小文也帮朋友添加了加速包。据不完全统计,如今已有超过50家网站或App推出抢票服务,大部分抢票服务需要额外购买“加速包”、“插队包”等附加购票产品,价格10-50元不等。抢票服务方面宣称,加价越高,抢到票的几率越大。

2月2日,小文顺利坐上了回家的动车。她花了20块钱用抢票软件抢到了往返上海的火车票。而就在几天前,铁路总局表示,第三方软件相关机器特征已经被识别并被实施了限制措施。也就是说,抢票软件不管用了。铁路总局同时建议,为出行安全,最好不要通过第三方代购网站和手机客户端购票。

不过,据了解,绝大多数的抢票软件也都还在正常运行。有法律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铁路总局并没有办法直接对第三方软件平台进行监管,因为有偿抢票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票贩子,并非是“买卖关系”,而是消费者委托网站提供相关服务,是委托代理关系。

此外,今年12306推出候补购票。旅客在购票时,如果显示无票,可以把需求提交到系统里,系统如果遇到有旅客退签返回来的车票,或根据列车能力情况增加了车票,可以优先配给已经排队进来等候的人。目前,北上广往返成渝地区已开展候补功能,其他方向目前没有开通。技术成熟后或将全面开通该功能,可能会让抢票软件无票可刷。

春运的痛苦指数下降了

1954年,春运第一次有据可查为2300万人次,1979年突破1亿人次,1984年突破5亿人次,1994年突破10亿人次,2006年突破20亿人次,2012年突破30亿人次,2019年预计将达到29.9亿人次。

庞大的人口基数下,春运抢票数十年如一日的困难,但纵观春运这些年的发展,仍能感受到时代不断进步的脉搏。

互联网技术的升级,让春运回家省却了很多麻烦。“不用提前买票,也不怕忘带身份证,和购物一样刷支付宝就能进站上车了,真的超方便!”春运首日,一位广州市民在广州东站坐车时感慨道。

1月21日起,广深城际铁路率先在全国铁路实现支付宝刷码乘车,旅客仅需3秒左右便可进站,相比过去买票、取票、现场核验身份证等进站环节,平均节省15分钟左右。

据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客运部负责人介绍,广深城际铁路是国内首条实行旅客列车公交化开行的铁路,今年春运日均开行列车84对,预计日均发送旅客10.5万人次,刷码进站乘车将大大提高春运通行效率。

出行更便捷的同时,分期购票也成为一股潮流。元旦前夕,分期乐商城和支付宝花呗就推出“春运火车票分期免息计划”。目前,携程、去哪儿网也都推出了相关业务。

在业内人士看来,“分期购票”对低收入旅客而言,满足了在资金不足条件下的消费需求;对于中高收入旅客来说,可以让他们根据自身需要在当期和未来之间进行购票选择,实现自我效益最大化。

反向春运,换种方式过年

有人走出城市,也有人走进城市。这么多年来,大量的务工人员流入涌出,构成了春运的底色。不过,从媒体报道来看,2019年春运有个显著特点,就是“反向春运”趋势更加盛行,不少父母选择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与子女共度春节。

“反向春运”旅客比例一直在逐年提高,更多像木子一样在大城市站稳脚跟的年轻人选择将家中父母接到城市里来,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错开春运高峰的拥挤。

有意思的是,近期朋友圈里热传的《啥是佩奇》广告宣传片中,故事的反转也是“反向春运”,儿子最终将父母接到城市过年,老人家带去了家乡的特产,还有送给孙子的“钢铁佩奇”。

这一趋势已呈现在数据上。数据显示,除夕前一周飞往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这些城市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超过40%。

以深圳这座移民城市为例,据深圳市春运办统计,截至1月31日18时,当日深圳发送旅客61.64万人次,全市春运累计发送旅客已突破600万人次。与此同时,当天也有31.82万人次旅客通过机场、火车站、客运站和码头抵达深圳。

“深圳天气暖和,老人家住得舒服,而且这样也省钱啊!”,在深圳工作了多年的吴女士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反向春运的出发点。她算了一笔账,“深圳至武汉高铁车票538元一张,但实际上她根本抢不到票,坐飞机的话,机票钱要超过2000元。但如果把父母接来深圳过年,两人往返机票加起来只要1000元出头。”

人来人往,万里奔波,春运记录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也展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每逢佳节倍思亲,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各位,过年好!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