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资

戈壁创投朱璘:投资需要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咬合”

2019-01-15 11:30 投资界 李拜天
A A
谈及下一个十年,朱璘认为戈壁创投将成为一个全球性投资机构,变成一个覆盖亚洲甚至世界范围的全球创投平台,同时他们也将打造更多的产品,比如成长型基金和跨领域基金的设置,而摒弃单纯的早期基金的印象。

与很多职业经验“丰富”的投资人不同,朱璘从接触VC到现在一直在戈壁创投任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能够并能一直坚持下去,是因为在这个平台上他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作为一家已经成立近17年的老牌风险投资机构,戈壁创投基金总管理规模已达11亿美金,这其中包括3支美元基金、3支人民币基金、4支东南亚专项基金,以及一支10亿港币规模的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戈壁创投更是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累计新增项目41个,总投资金额6100万美金,被投企业再融资数量23个,再融资金额累计7.2亿美金,并实现了7个项目的退出,总退出金额达1.26亿美金。

近日,戈壁创投逆势募集了一支总额5亿人民币的新基金,负责新基金募资的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接受了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的采访。

VC是高端人才的行业,戈壁持续培养“后继者”

15年前,机缘巧合下,刚刚大学毕业的理工生朱璘加入戈壁创投,为此他放弃了新加坡电信的offer。时值2003年,创投行业方兴未艾,多数人对此不明所以。“可能天生有些冒险精神吧”,朱璘坦言,当时认为自己年纪尚轻,机会成本、试错成本都不高,而他这一试就是15年。

朱璘在戈壁创投的第一个职位是分析师,刚入行,恰恰需要充分积累知识和经验,他把各种成功、失败的案例细细梳理、形成逻辑。那时的中国创投行业刚刚起步,没人知道该怎么做。那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不存在BAT、不存在微信,流量是分散且便宜的。如今中国高科技创业和投资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但朱璘始终需要对未来有自己的判断,所谓VC,就是他永远要比别人多看到3-5年后的市场。

分析师做了3年,朱璘陆续担任了戈壁创投的投资经理、VP,先后投资了空中云汇(Airwallex)、车置宝、快狗打车、驻云科技、Teambition、云智慧(CloudWise)、WaveOptics、有品科技、悠易互动等金融科技、出行服务、企业服务和深度科技领域的优秀公司,后来又负责人民币基金的募集,直至成为戈壁创投新一代的管理合伙人。

朱璘从戈壁创投的分析师做起,2014年新老合伙人的交接给了他更加强烈的使命感,“交到我手中的不仅仅是一份事业,更是信任”,新一代合伙人需要对上一代合伙人、对员工、甚至是对投资这个行业负责。朱璘回忆,当年交接最重要的是明确各种规则,包括管理者跟股东角度之间应该如何配合,管理者要如何“自处”等等。

每一个组织都会面临内部人员的更替,国外众多老牌基金也已经历过多次领导人的交接,中国也曾有过轰轰烈烈的VC2.0时代。2015年,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曹嘉泰举家前往东南亚,把工作重心放在了戈壁创投的东南亚市场,此举也反映出戈壁一代合伙人对年轻投资人的无条件信任。对于戈壁创投来说,有过一次成功的交接之后,紧接着就开始了对“下一代”的培养,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连续的机制,每过几年就会有一次合伙人的选拔、产品的扩张、新鲜团队血液的加入,这其中也包括戈壁创投东南亚体制的建设。

“VC首先也是一个公司,其他公司遇到的挑战我们也会遇到。我们这个行业是高端人才的行业,很重要的一点,用一个体育术语来说就是‘板凳深度’,球员的能力是一方面,球员的深度是另外一方面,也是决定你的平台能做到多大,你的基金能够多大的重要因素。所以我们的人才培养交接会一直做下去。”朱璘说。日前,戈壁创投刚刚宣布晋升两位董事总经理——胡唐骏与唐啟波先生为合伙人。

投资是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事

创投圈起步、2006年创业板的疯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人民币基金的起落……朱璘经历了大环境的多次起起伏伏,他总结出一个经验,作为把握公司大方向的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只看某一个时期,而是要看远看大。

这也是为什么戈壁创投把东南亚市场作为一个重要方向,正是基于对中国公司、中国资本、中国人才出海趋势的判断才会去海外布局,这是时代赐予的机遇。

朱璘觉得,投资是一个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结合的事情。自上而下是放眼整个大环境的宏观判断,国际环境、国内环境、行业趋势、赛道选择都有涉及;自下而上是需要不断地观察细节,对于创始人、团队、项目本身等等的判断都要从细节着手,再把上与下扣在一起,紧紧卡住,形成一个立体的状态。

如今,对于大环境朱璘有所判断:首先,创业投资依旧十分活跃,中国经济增长飞速,将永远是国际投资人的重中之重,即便在人们鼓吹寒冬的当下,流动性依然很足,大批资本弹药十足。即便对于有些机构来说存在暂时的募资困难,十年后回看今天,不代表你的业绩就会不好,这甚至有可能是业绩最好的年份。这本身就是优胜劣汰的周期性问题,熬过去就会变得强大。其次,比起他刚入行时,行业从业者越来越各司其职,分工明确。第三则是,中国特色的创业生态已经形成,中国已经出现大批的连续创业者,接近硅谷的某些状态,甚至反过来影响着硅谷。

2B行业在爆发前夜

持续跟踪企业服务、大数据领域多年,朱璘意识到行业来到了爆发前夜。

首先,中国2C行业流量红利期到头,新的平台未出现之前,将不会再有新的流量,这其中机会渺茫。其次,稳定性更好的2B市场迎来逆转,投资案例增多,将有质的飞越。第三,大数据和AI行业变得理性,大公司对于市场的教育已经到位。第四,硅谷过去5年最火的企业都是2B项目,华尔街给与了很高的市盈率。

基于过去十余年的摸索和沉淀,朱璘不断完善着自我的投资逻辑。2014年,朱璘接触到Teambition的CEO齐俊元,89年的齐俊元一毕业就开始创业,朱璘认为如此年轻的孩子,毕业创业初期做2B的方向非常难得。也因为创始团队的年轻,朱璘投资Teambition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求团队搬到戈壁创投自己的孵化器中,此后他们二人还经常讨论一些公司和产品的方向,甚至有时会产生争执,但两个人对于2B的方向和业务服务的市场机会一直保持高度一致。如今,Teambition已经成为中国协同工作平台里的绝对老大,服务着包括像华为和顺丰这样的超大型企业。

另外一家做跨境支付的投资案例-空中云汇(Airwallex),当时的团队还在澳大利亚。首次见面后,朱璘对团队的技术实力和未来愿景都十分看好,并且,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并没有相关用户体验和成本都有优势的跨区域转帐服务商。因此朱璘判断,这一领域未来将大有前途,对Airwallex的投资也在二周内迅速敲定。经过不到3年的发展,Airwallex已融资过亿美金,成为在亚洲令人瞩目的新一代金融科技独角兽。

朱璘坦言,自己更倾向于年轻的创业者,不怕死、更死得起,即使暂时性失败很能很快爬起,他同时也承认,具备一定的行业经验也很重要,不至于盲目送死。

小结

因为要打破自己的局限性,戈壁创投想要从泛高科技进入更加专业的领域,目前已经在着手准备医疗投资团队,人口老龄化、看病难等诸多现状为此带来多样的创业机遇,朱璘透露或将为此设置专门的产业基金。

谈及下一个十年,朱璘认为戈壁创投将成为一个全球性投资机构,变成一个覆盖亚洲甚至世界范围的全球创投平台,同时他们也将打造更多的产品,比如成长型基金和跨领域基金的设置,而摒弃单纯的早期基金的印象。

戈壁创投将为此迎接很多挑战,募资能力、团队人员设置、本土化等等,都需要新一代合伙人和所有团队成员为之努力。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