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投资界之变:投资老司机化身“基金管理人”,纷纷都说痛并快乐着,有的连心脏都不好了

不管投资人怎么努力,一期基金投资20多个项目,挣钱的就3、5个项目,能挣多少钱,决定了一期基金决定了你回报率有多高,一个基金70、80%的投资决策都是错的。

  2016年12月6日-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联想创投联合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在圆桌论坛环节,弘晖资本管理及创始合伙人王晖,蓝湖资本合伙人胡磊,执一资本创始合伙人李牧晴,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晨晖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晏小平,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丰年资本合伙人赵丰,就“投资界之变”为主题做了讨论。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王晖:大家下午好,我是弘晖资本的王晖。非常感谢清科的邀请,祝贺清科,主持人念了赞助商的名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我们都是掘金者,清科是为掘金者提供水和粮食的机构,所以他的商业模式是最好的。先请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

  胡磊:蓝湖资本是一家专注早期的VC基金,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都有比较多的投入,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可以跟在座的人一起找到更多的机会。

  李牧晴:执一资本是刚刚成立两年的基金,目前我们管理资本规模为30亿人民币,主要关注金融科技和居住方面的创业项目,我们已经投资了15家企业。

  毛丞宇:云启资本是2014年成立的,有一只美元基金,今年完成了一个10亿人民币的基金的募集,主要关注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

  牛奎光:我来自于IDG资本,IDG资本是一家具有24年历史的基金,目前已经从早期、成长期,扩展到创业公司成长的整个过程。

  晏小平:晨晖资本是去年5月成立的一个新的基金。目前管理两只基金,已经投了14家企业。主要是围绕TMT、消费升级,做中期和后期的投资。

  张震:我是高榕资本的张震,我们基金管理三只美元基金、三只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资本量超过了80亿人民币。在TMT领域,有十家公司估值超过了10亿人民币,有七家我们已经退出,上个月第一家IPO,乐心医疗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赵丰:我是丰年资本赵丰,我们目前资金管理规模是人民币20亿左右,我们主要聚焦于中国人民币市场和本土化产业投资机会,目前90%聚焦于军工产业,也是中国目前在军工产业领军的投资机构。

  王晖:我们现在管40多亿人民币,投资了一批优秀的项目,像迈瑞。

  出来成立基金,痛并快乐着,心脏都不好了……

  王晖:我们台上有三个前鼎晖的人,还有两个前IDG的人,还有一个正在IDG的人,这个变化就是变化。2013年底的时候,张震带头自立门户,我也跟风,2014年年初创办了弘晖资本,到现在也就是2、3年的时间。张震、小平、李牧晴、毛丞宇等这2、3年的感悟、成长各是什么,未来有什么样的打算?

  张震:我觉得还是成长很多,因为原来在IDG的时候,只要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就可以了。现在自己创立了基金以后,不仅要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投资人,还要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基金管理者。

  对我们来讲,当你从事创业的时候,你对这些创业者们的理解也会更深刻,跟他们的心也会更近一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获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去走。

  李牧晴:在一个大的环境下我们不用那么操心,更多的是投资能力的历练,现在在管理协调整个基金平台上,会花更多的心思和心血。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以现在的角色来说,我们跟创业者沟通和交流,能更加感同身受、产生共鸣。

  所以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我想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痛并快乐着。

  第二个是市场,市场的变化往往是非常快的,所以我们希望能找到差异化的定位,

  秉持精品基金的理念,做出我们的特色。

  第三,从未来发展来看,人才是我们最大的挑战。毕竟是一个新的基金,需要持续不断有更优秀的人加入进来。

  毛丞宇:张震是一个很好的头,各位兄弟们一拥而上,张震榜样的力量在那里。从基金的定位来说,每个人都有一个特点,云启资本还是定位在一个小型的精品型的基金,每年聚焦在两三个方向上面,不会像大平台去做全赛道的覆盖。因为聚焦,所以能理解得更深。这样跟创业者交流的时候,他觉得你听得懂,然后决策快,你对他是有价值的。

  前一段时间跟周全聊,他说你不觉得更忙了吗?以前更多的是考虑单个的投资项目,现在更多考虑的是团队文化的建设,带领新的员工更好的成长,这一方面考虑得更多。

  李牧晴:我们也有创业公司的总裁加入到我们这里来担任合伙人,也有投资的同事看着看着项目就被拉到创业公司了。我们自己也经历了这个过程,长期来看相当于组织一个学校,有进有出的,只要大家能从基金去创业公司,从创业公司来基金,这就是一个好事。

  胡磊:从我做基金开始,发现过去跟很多创业者说的话,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跟一个创业公司说你要专注,到自己操盘做一个基金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专注这两个字不是那么容易的。你面前有这么多的机会,到底把时间铺到什么地方,这对我们都是比较大的成长。通过这个过程也越来越理解创业者的艰辛,也更理解当创业者面对不确定性时,怎么样做决策。我开始有了另外一种视角,从桌子另外一面帮创业者来想问题,这是我比较大的收获。

  做投资人的时候,常会问创业者做这个生意的核心竞争优势到底是什么,自己在做投资的时候,也不会想那么多,就想着今年上半年要投一个项目。但是自己在操盘做一个基金的时候,这是变成是我最核心的问题,我有没有办法把这些问题回答得清楚,一方面没有办法跟投资人进行交代,另外没有办法组成一个团队,往一个方向去努力。做自己的基金,对我来讲是一个创业的过程,从这个创业过程当中也体会到创业者的艰辛和快乐。

  王晖:在大机构自己管自己的事就行,现在管一个机构,或者管一个团队,经常会出现棘手或者困难的问题,有时候我关机上飞机,下飞机时,看到我的合伙人打来一个未接电话,我心里都会咯噔一下,因为没有特别的情况,他们不会找我的,所以心脏的功能不好。

  怎么做基金?泡沫期怎么投?萧条期怎么投?

  王晖:张震2013年出来创业,我们14年创业,中国的经济和资本市场过去两年半,或者是三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如果大家仔仔细细把这一波读得很透和懂,我相信你们会学到很多的东西。我想让在座的嘉宾各自分享一下自己的机构,在过去两年半,或者三年的光景当中,从投资的步伐到策略,有什么样的改变和变迁?

  胡磊:其实我也接受了一个媒体的采访,也被问了一次这样的问题,就是反思过去的两年在投资上有什么样的变化,我认真反思了这个问题,得出的答案是挺汗颜的。不管投资人怎么努力,一期基金投资20多个项目,挣钱的就3、5个项目,能挣多少钱,决定了一期基金,决定了你回报率有多高。对于投资人来讲,怎么从自己的错误当中去总结,以后少犯类似的错误,变得非常关键。

  我们基金起步的时候,我自己感觉整个市场发生了挺大的波动。我们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起步做投资的,那个时候正好是市场非常热的时候,我们从天使轮到A轮,到B轮,三轮只需要4、5个月的时间,而估值可能已经长了十几倍了。

  对于一个刚刚自立门户开始做业务的基金来讲,看到这个乱象,当时其实有一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所以那个时候我才开始认真得考虑做一个基金究竟要怎么样专注,怎么样差异化。

  在这个市场比较热的时候,怎样保持一个相对冷静的心态是很重要的,就是自己作为一支基金到底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到什么地方去抓机会。回头来讲其实这只是一些比较浅显的道理,每个人做基金,都应该从头开始,认真思考这些事情。至少从我们自己经历的这个过程中来说,真的是不太容易。随便举一个例子,开周会的时候,经常有员工跑来,说这个公司这一周就要签了,赶紧去见一见。2014年下半年这种情况特别多,过去我自己没有做基金之前,我是在这个公司投委会里面去推动项目的;一旦到了决策的角色,该怎样去引导这种决策,怎么样引导整个基金的节奏,变成了很重要的话题。

  也是在学习成长的过程当中,我们慢慢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就是要专注于什么样的行业,比如说现在花很多时间看企业服务,看大数据,至于为什么要看这些,可能说起来比较长。

  我自己的感觉,我们这个行业永远是大起大落的。从06、07年入行到现在,每隔2到3年行业都会有一个起起伏伏。根据我的观察,不能跟着市场一起起起伏伏,怎么能有一个平常心和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个市场,找准自己的定位,还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情。

  李牧晴:我出来两年,前一年半的时候,发现在传统行业待了很长时间的人很难融资,公司盈利规模也比较大了,我们是唯一跟他们谈的基金。那是在2014年的时候,当时互联网O2O太热门了,大家认为很多传统行业都会被颠覆,包括在金融行业耕耘了很多年的人也这么认为。今年我们有4个月左右看A轮的项目,拿的速度不是特别快。今年我们回到了相对熟悉的A轮领域。

  毛丞宇:2014年初整个资本市场是有了一个调整,不能称之为冬天,其实每个基金子弹还是很充足,只是一个正常的调整。我觉得从我们刚成立的时候,因为我是99年加入的IDG,我的另外一个合伙人也是99年入行,我们经历了很多的周期。只是当时觉得肯定会调整,什么时候调整是不知道的,我们也做了一些思考,也做了一些放弃,比如说O2O我们就想好了,看了一个月之后,坚决就不看了,属于战略性的放弃。长远来看才知道对错的。当时会有很多的焦虑,你看到很多项目涨得很快,在座都是美元基金出来的投资人,美元基金有一个传统,做研究然后谋定而动,每一样策略你都要有成熟的思考在后面,然后把它坚持下去,有一些原则去坚守住。最终会有一定的效果。

  回头来看,我们在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里,投资节奏基本上是保持匀速的。对于市场调整,我们还是比较喜欢的,可以让你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可以对一个行业做深度的思考,做系统化的布局的打法。一个项目等着你,你要不要去抢。我想环境总是变化的,只是每个基金,每个合伙人都是根据不同的环境去做不同的应对。所以深度的思考,再去布局,这是比较重要的。

  牛奎光:过去两年,前面特别热,后面就冷下来了。我们是在14年的时候,大概投了100家企业,今年到10月份投了60多家。

  我是觉得其实从市场的反应上来讲,可能往往调整的时候,会有一个过渡的时间。大家也知道前面这一年,基本上即使相对来讲发展得还不错的公司,成交的时间可能也会被拉长。

  这应该也是资本市场一个比较正常的现象,因为大家在比较乐观的时候,尤其是在前面牛市造成的一个相对来讲比较长期乐观的时候,一级市场是一个典型单边市场,只能做多,不能做空。你觉得公司便宜了可以来投,公司贵了,你只能看着。

  这样长期积累下来,不容易造成价格的泡沫上涨,但是我是觉得,目前来讲,这次所谓的寒冬,可能跟之前的还不太一样,这一次流动性仍然还在,这个钱仍然还在,后面的创新基本上都还在,只是之前的价格有了一个比较大的积累。当很多人看到美国的公司一上市,可能跟上一轮比起来,价格除以2,在投资者传导会比较快,在创业者传导比较慢一点,导致了成交的冷淡和市场的冷清。所以在一个相对比较短的时间内完成的调整后,市场还是会继续稳定往前走的。

  晏小平:从晨晖资本的理解来看,在投资节奏上,今年整体有点放缓,但是整体来说,当然市场上的一些估值还是整体偏高,因为基金的特色是围绕着上市公司的一些并购和投资会比较多,晨晖资本一期基金里面有十家上市公司是我的LP。

  我投资项目也跟上市公司是联动的,今年我们投了14家企业,有8家是跟上市公司一块联合投资,这意味着将来我们项目的退出多了一个出口。大家都知道人民币基金实际上最大的困难是退出的渠道比较单一,所以未来会更多地通过并购来退出。去年年底投的一个案子,到上周刚好停牌,马上要做Buyout。未来退出会以比较多的方式出现,这是我们的一个特色。

  另外围绕某个上市公司做特色和定制化的基金,一期里面我们已经做了一个并购性的投资,也是和上市公司联合去控股一个标的,未来可能在新的基金里面会更多采用控股型的投资,这也算是今年的一些新的打法。

  张震:我在行业行面待了十几年,我觉得过去的三年是这十几年中最精彩的三年,也是风云变幻的三年。2014年超过了24家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阿里、京东这些最优秀的企业,中间产生了很多新的概念趋势,互联网+也好,O2O也好,互联网金融也好,互联网医疗也好,我觉得新的机会中也诞生了很多优秀的企业家。还有VC 2.0,很多投资人从大的机构离开,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再加上新三板的红火,包括后来再消停,高新板的推出和终止,过去两三年非常精彩,对于投资者来讲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它是浓缩的精华。

  在过去三年里面,我们在不同的阶段采用了不同的策略。2014年在我们看来是一个泡沫期,从去年7、8月份以后,进入了一个调整期,那么在泡沫期的时候你应该去投早期的项目,因为泡沫期的估值高很多,但是投早期的时候,如果你赌中一个项目,对你的回报就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但是到了经济相对箫条的时候,你应该投偏成长期的项目、有商业模式的项目,理由很简单,在这个时候如果你投了一个种子期的项目,没人接你的盘,意味着你有很多的困难,这个时候投一些偏成长期,有很好的现金流公司,他可以不要用TO VC的方法生存下去。

  再就是投资策略的概念,当别人贪婪的时候你要恐惧,当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要贪婪。我们在内部做总结的时候,我们拉了一个图,上半部分是上证指数的走势,下面是我们在同时期签的数量。而我们发现这是完全反周期的,二级市场特别热的时候,我们是很消停的,甚至不投资;市场冷下来了,我们投资的数量反而上去了。二级市场特别火的时候,会引起一级市场和创业市场估值的上涨,这个时候你进去就很难获得好的回报。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在行业里面待得足够多的年份,交了足够多的学费,在这种非常精彩,风云变幻的时代,才能选择出合适的投资节奏,投资策略。

  赵丰:王总一开始说了,其实这个台上很多是IDG的,有很多是鼎晖的,丰年资本在这个台上,我们的基因不同,我们对很多问题的思考,甚至我们很多打法,会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存在。

  大家都说了很多,说的我都很赞同。过去两三年,对于整个中国的宏观经济,还是微观投资机构所面临资本市场的政策形势,以及我们的打法选择,其实都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和转折。09-14年的Pre IPO的打法很多已经走不下去了,整个资本市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波折,还有股灾。

  2014、2015年是第一个阶段,我们在这个阶段就在想我们应该聚焦于抓哪些大的产业机会,另外我们也要有牢不可破的壁垒优势,这一点跟蓝湖资本胡磊讲的很类似。我们经过了很多的思考,军工应该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是在2014年这个时间点,我们认为投资要有前瞻性,而且要有自己独特性的东西。在我们的角度,我们会比绝大多数的投资机构和人更有优势去把握这个东西。

  2016年我们又做了什么?我们把我们在军工的墙筑得更高,护城河挖得更深。第二,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中国未来的股权投资机构形态是怎么样的?应该怎么做投资?应该以什么模式?基于我们对市场的理解,中国未来很优秀的股权投资机构应该是以产业聚焦为基础,然后在做股权投资上面,其实是一二级市场,甚至是混合型的。

  今年除了正常的一级市场的军工参股投资以外,今年大概投了十几个项目,我们又做了两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第一个我们去买了一个A股上市公司几个亿的股票,第二,我们开始并购控股投资一些企业,当然也是在军工这个行业范围之内。我们基金控股了一家公司,开始做控股型的投资,这个是我们对这个市场未来模式的理解,以及我们对军工理解之上的情况。在军工这个圈子里面要做得好,需要基于整个网络资源的积累,以及经验的积累。

  其实做投资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有选择,你要时刻让自己处在有选择,而且有很多选择,越多越好。为什么股市发生股灾,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选择,你的杠杆到了平仓线,就一定要平,你没有更多的选择。

  我们形成了这种混合式的投资,一级、二级、参股、控股,整个市场层面基于你产业掌控力,你会有更多的选择有更多的整合效应,这是我们在16年做了很多的探索。我们希望把自己做成一个聚焦产业,不一定是军工产业的混合型长期股权投资基金,这个是我们对这个市场的理解,可能我们在今年做出了探索,未来也希望在这一条路,能走出未来中国比较优秀的股权投资机构的模式。

  王晖:投资是一个人价值观的体现,投资的过程也是每个人心志成熟的过程,非常看到在座的各位在这条路上以自己的特点,调整自己,不断提高投资的效果。

  如何做好投资者的同时做好管理者?

  提问:我想问一下赵丰,你刚才说过您在上市公司入一点小股,在下面做控股,你怎么样来转换自己的身份,又做投资,又做管理,因为我们是做企业的,做管理上面的难度可能会更高,怎么转换这个角色,让您的投资最大化?

  赵丰:先纠正一遍,不是说在下面都在做控股,我们绝大多数是在做参股投资的,我们未来会形成参股投资和控股投资并重的两个板块。

  在上市公司层面,不是说参股小股,我们希望做有影响力的股东。我们在二级市场投资跟一级市场的投资都是一脉相承,我们希望注重投资的安全性,会告诉他至少持有3-5年的时间。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思路,同时我们在产业经营上施加我们的影响和资源。

  你的问题本质就是控股投资对在座所有人都是一个挑战,控股投资的本质还是要做一些经营管理相关的东西。第一,我们的控股投资是建立在庞大参股投资的基础上,参股投资是我们的基础,对我们提供了很多对这个行业团队的构建建议、资源的搭建建议,包括我们对很多行业资源的掌握和理解。如果我们没有做参股,绝对不可能去做控股。

  第二,我们在控股投资里面,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是一个更积极的财务投资者,但我们不会去每天管理这个企业,我们给这个团队留出30、40%的股份,我们持有50、60%。在人才和核心业务上面,通过参股投资,包括在整个行业里面搭建起来的网络体系,管理层发挥他们自己的作用,我们在资本市场和行业协同上发挥我们的作用。

  中国PE之变

  提问:我想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希望王晖和赵丰两位来回答,PE进入了2.0的时代,进入了募资难和退出难的情况,二位认为在未来整个中国PE行业,面对这样一个难处,会进行什么样的发展?会越来越分化吗?做得越来越专业的基金,鼎晖和红杉拿项目很吃力,因为项目越来越贵,所以你认为中国PE行业2.0,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改变?

  王晖:我要是知道这个,我就不坐在这里了。

  我是这么想的,第一,募资不难,为什么这么说呢?全球流动性很充裕,目前和欧洲都是负利率,我们国家的利息也很低,各国的央行都在印票,所以钱是在那的。钱会流向哪?会流向成熟的机构,大家寻求安全感。一个是像张震这样的,比较专注的一个机构,追求比较高一点的回报,因为我们比较小,比较专注。

  第二,优秀的项目永远不愁退出,但是你要足够优秀,这个优秀不是写在微信群里的一个信息,这个优秀是指这个公司真正给社会或者是客户提供价值的产品。这种价值产品能给这个公司带来现金流。

  我总认为任何项目,任何企业,都是做生意,既然是做生意,就有进和出,那么,一定得是进大于出,这是根本,所以我觉得优秀的企业也不愁退出,也不愁发展。

  优秀的企业会贵吗?会贵,就意味着可能我们每个人投资都要有自己的思路和看法。贵这个东西是什么尺子来衡量它是贵的,某种程度上我跟他们的同事说过,贵是一个主观的意识,很难说它是一个太客观的东西。

  赵丰:我很同意王总说的,我的感受也差不多,其实今年很多同行来问我,今年募资是不是很难,投资如何?我们的感觉反而不是压力很大,今年募了10亿人民币,投资也投了差不多这么多。所以主要还是来自于你对产品的思考和选择。无论是放眼世界,还是看中国,其实钱仍然是很多的,只是大家不敢投,那些钱没有消失。钱在市场上,最重要的是你怎么样去给他们建立信心,怎么样去找投资渠道,怎么样拿过来,怎么样投更好的企业,有更正确的投资哲学和方法,以及思路去创造长期好的回报,这是第一。

  第二,其实我刚才也提到了,你说的无论是PE2.0,3.0,5.0也好,大家都在思考未来的股权投资是什么模式,站在丰年资本的思考上来讲,未来的投资我们觉得应该是聚焦于某一个产业的,然后在股权的产品上面,可以是混合式经营,有一级并购,还有二级。这个可能从长期来讲,会给你一个机构的退出,或者怎么样价值最大化,创造更强的竞争力、以及壁垒。是一级还是二级,是上市还是非上市,最重要的是产业的价值发现和价值把握,把产品的各种不同的形态整合在一起,这是我们对下一阶段和未来有竞争力的股权投资形态的理解。

  王晖:大多数的新兴的机构,在未来5-8年的时间里面,还要不断磨炼自己的投资意志和业绩,希望十年之后在我们当中长出参天大树,也感谢大家的参与和倾听,祝你们新年愉快,也祝我们这些人参加了清科年会之后,终于可以放假了,这一场活动结束。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