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X时代 金融界和产业界大佬如何看待信息经济和跨界并购?

在互联网X时代,如何看待信息经济和跨界并购呢?来自金融界的三个大佬和产业界的三个大佬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2016-03-27 18:00 投资界

  在3月27日的2016年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的“主题论坛一:信息经济与跨界并购”环节,在数字中国联合会常务理事曾强的主持下,几位嘉宾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各自表达了对于信息经济与跨界并购的看法。

  主持人:曾强  数字中国联合会常务理事

  对话嘉宾:

  樊友山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张望   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信息化发展局局长

  倪泽望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赵驹   招商银行总行副行长

  刘昼    深圳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董事长

  钟玉康    得新复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叶    深圳一电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以下为论坛实录:

  曾强:今天我们分论坛的题目是“信息经济与跨界并购”,信息经济在2014年中国信息经济的表现已经达到了16.7万亿,在过去的IT领域,特别是从90年代后半页一直到现在,在过去的20年的历程当中,我们认为整个信息产业在中国经济当中出现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90年代的后期,互联网刚刚兴起,各大传统行业,比如化工产业、银行产业,最时髦的可能就是IT产业,当时跟传统产业来讲,是服务型。第二个阶段,IT产业越来越强劲,去年总理提了“互联网+”,IT产业几乎成了所有产业当中的基础。第三阶段,不是“互联网+”,而是互联网×。我们这个论坛希望提出互联网×的概念,使得不光进行物理长的增量,更重要的是化学上的所有金融对传统产业的跨界和推动应该是未来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开始。

  今天我们特别有幸请到了三个金融方面的大腕,同时也请了三个做产业的大腕。

   倪泽望:我们现在已经投了619家企业,其中106家到107家上市。都说IT企业很赚钱,我们对600多家企业做了分析,发现如果这些传统企业有所改变的话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有一些企业,比如做IT的,做互联网的,有一些生长性很好,很轻松,这些行业大部分企业都非常的难得。有一些企业转型的早,也发展的比较好。

  像我们去年、前年做的环球易购百圆裤业百圆裤业是做服装的,这两年服装一直不景气他们就并购了一家企业,对这个企业并购以后,他们业绩报表呈现出来的一些东西都到了企业里面去,这就是一些成功的案例。这种转型并购的改变,实际上就谈到了互联网×这个概念。同时在深圳还有大批这样的企业在不断地成长。

  在深圳这样的创业城市,比如大家做得最多的创客空间,马书记说我们要建40万套安居型人才住房,深圳只怕没有好项目,不怕没钱,所以我觉得深圳的环境可以给创业的企业提供很大的帮助,深圳这样一个金融创新中心,对创业企业的支持是非常难得的。

  曾强:赵总既是传统银行的一个副行长,又做了很多并购,你如何看信息经济?

  赵驹:我们招商银行在零售方面净利润相当高了,特别是我们网上银行,在座的很多都是我们的客户,享受过招商银行的服务。我们去年在网上银行陆续推出网上银行4.0版本,同时也在外接流量,把所有的资金管理、乘客管理,根据网络银行开发了一网通。

  当然我们也是一个商业银行,所以我们在并购业务方面,这些年在跨界并购、信息产业都有尝试。去年全球并购的交易量达到4.7万亿,应该说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成交规模最高的一年,同时我们在境内有2500多宗案子,当然大多数的交易还是在基金、能源、健康、医疗领域,还有新兴的IT领域。

  其实跨界并购,我们服务企业这么多年也有一些体会,有的时候跨界比较多,我们有一个客户是做电子元器件,在上港上市、招商,他们后期转向了汽车,当时他们在这个领域非常大,大家的董事、管理层压力也很大。他们A股上市的时候,当时已经在招股书中谈到除了电子板块和电子元器件以外,还谈到了汽车板块,并且是新能源汽车。当时从投资者反应来讲,希望在这个行业当中走下去,比亚迪多亏作了新能源汽车,才有现在市场的份额。

  我们也通过这些年的一些并购,发现了几个并购的特点。

  一、跨界并购,对公司的配置当中有一些想法,大家在原来这个行业没有做的很尖,没有进行约束,所以进行了其他的配置。

  二、我们感觉要占领一些新的制高点,比如手机、电视、汽车,所以可以看到很多跨界的收购希望跟传播的基础进行对接,从而获得更好的价值。

  三、另外我们看到近年来这些并购存在了一些差异,有的是跨界并购,有的是跨境并购,有的回来了,有的正在操作,都有各自的原因。

  四、在这些特点中,有一点区域性的,我们谈到了境外的大宗商品的资源。

  招商银行去年在并购方面大概作了150多项,贷款450多亿,我们也希望能够今年在并购金融方面跟境外的、境内的公司在估值方面、融资结构方面发挥我们的作用。

   刘昼:达晨应该说是中国最早的本土创投机构,我们管理机构170亿,主板上市50家,在新三板40多家,成立16年以来,TMT是我们主要的投资方向。

  信息产业首先一个结论,现在传统产业正在升级,信息产业一定是传统升级的重要工具,可以这么说,不是简单的说不适用互联网经济就发展不了。现在我们讲“互联网+”,有时候还讲产业互联网。我们做投资基金来看,非常喜欢投一些跟信息技术相关的企业。我们还在山东投了一个红绫服饰,也是用IT技术做服饰的,这个公司个性化定制。

  曾强:最近网上说你们在做3D,我们公司准备牵头做100亿的投资,对于传统产业,为什么跨界去做?传统船业是怎么看你的?你如何构建自己的生态?

  钟玉:首先向大家问好,就信息经济与跨界并购这个话题进行探讨,我们是从事新兴材料公司的受邀参加IT峰会,这本身就是一种跨界。

  我十几年前就是全国工商联第一届高尔夫球董事,十几年后我来参加这个会,恰恰说明中国各个行业在+互联网,关于信息经济与跨界并购,我提一点自己的感受和观点,跟大家分享。

  第一点,信息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最强大的驱动力,目前中国经济2014年已经占到经济总量的16%,虽然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信息经济的发展很好。

  第二点,信息经济在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中国信息经济占总量的份额还是比美国、日本差距很大,中国信息经济发展应该还有巨大的空间。

  第三点,信息经济应该说从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期在美国发起。马云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觉得说的非常确切,他说前30年主要是做产业准备和技术准备,而这些技术包括云技术、大数据、智能化,而后30年恰恰是互联网和实业企业的融合。美国认为未来二十年互联网+会再造一个美国,可见新的互联网经济正在开始。

  第四点,在信息时代到来的时候,实际上对我们企业的发展需要有一个思索,因为信息技术正在使企业经营的业态发生巨大的变化。我觉得凡是在昨天闭门会议上,我觉得马云说得很好,说我们过去的打仗是集团军、冲锋,各指挥各的,到了海湾战争的时候是以战斗小组为主,只有五个人,这五个人面对一个团敌军的时候,他们跟导弹、空军一起联合。

  同样办企业,比如说河北省几家钢铁企业并购在一起成为一家庞大的钢铁公司,在信息经济到来的时候,现在我们的企业没有行业的边界了,我认为现代企业最重要的就是生态的平坦,大家都是共政的,是能够资源整合的,能够共享的,能够共同成长。

  我们在2010年上市的时候,当时企业发展的目标是打造国际先进高级材料的领军企业,我们现在以材料为核心成为全球的领先者,在碳酸硅等材料上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我们是以开放的、共享的,我也相信我们的技术能够跨界并购,我们通过全球系统显示端的需求,我们提供产业方案,我们成为了3D内容的供应平台,有了内容、有了终端,我们就走向了参与、预热、社区等等。这些公司都是创业团队,我们支持他们,因为我们认为,互联网从PC互联网,到PC互动,到移动互联网。

  我们从碳纤维的设计开始,我们公司达到了先进高级材料、先进显示、互联网智能应用阶段。我想我们可能是中国制造业倾向互联网一个成功的案例,过去讲专注,现在讲生态,而不是多元,生态的概念是因为它的资源共享,它的资本、技术、产业资源共享来实现的共生,共同成长。谢谢。

   张叶:说到信息经济与跨界并购,刚才各位大哥跟我们分享了自己的想法,我可能作为一个智能硬件专业,从智能硬件和装备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信息经济对传统经济的刺激大家应该都是有感触的,信息经济横向发展是好的,当然也促进了深度的、专业化的提升,通过大数据、云,包括信息化、数字化的渠道和连通,为更高端的渠道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

  我是做无人机的,2015年我们海量数据现实从深圳出口的无人机数量在40亿,无人机是一个新兴产业。

  我们做无人机这个领域,在第一道装备模式领域里边,我认为我们这个产品本身也是硬件的并购,我们对无人机的定义是一个公共的飞行平台,飞机只是它一个非常小的平台,它可以搭载很多的设备,军用和民用都可以使用,在交通、城市治理方面,提高我们城市资源利用的效率和城市的利用结构。

  在行业整合的过程当中,我相信大家都会认为“互联网+”会产生各种各样横向或者纵向的产业,我们首先就是在不断的进行跨界的并购,最早的时候我们是做无线电监控的企业,我们很多技术都是国内的空百,2006年我们进行了跨界的整合和新产品突破性的创新。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公共无人机的飞行平台,我想也是针对高端制造和信息并购,包括我们未来之路做一个自我的颠覆和融合。

  我们传统行业如果不跟互联网结合在一起,用新的思路颠覆我们的思路的话,我们可能最终会被淘汰,或者会被并购,在我们了解的金融领域,我认为在传统的领域,在智能制造,在高端的装备领域,其实从硬件、软件人才方面,融合是无处不在的。

    曾强:下面有请A8电媒音乐控制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晓松。

  刚才我提到了整个互联网有三个阶段,第一是信息经济,第二是“互联网+”,第三是“互联网×”,请你讲一下,有了信息经济和跨界并购以后,变成互联网×的时候,你如何看待跨界并购和信息经济?

   刘晓松:信息经济刚才讲了,最早的形态就是信息产业,以前是“信息产业部”,就是做信息产业,IT的概念,大概是这个意思。到后面是“工业信息产业”,这个名字的变化很有意思,我认为还是很有远见的,就是要把信息产业和工业、和产业去结合,这个本身就是一个跨界。

  我们在过去二十年,互联网更多的是互联网产业发展,从现在开始是产业互联网,今天开的这次峰会,是传统产业参加最多的,干医疗的、钢铁的、房地产的,跟多都参加了今天这个会议,说明产业开始关注互联网了,“互联网+”出来以后,各行各业已经开始在关注互联网的变化,就是互联网的爆发力、互联网的前景。

  我自己是做文化产业的,我做音乐有人觉得奇怪,我觉得很自然,我觉得互联网就是为自己服务,我们看到文化产业作为一个传统产业,现在的电影公司开始在做互联网,互联网公司开始做电影、做音乐,BAT都开始在音乐、动漫、游戏方面进行了投入。

  所以互联网和文化结合,基本上这两者之间现在都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结合,我们IT和互联网每天都有新技术出来,这是很典型的传统产业开始进入了互联网。

  我讲讲我们A8的策略,我们基本把这个领域叫做“娱乐社交”,不能单纯的叫音乐,现在要区分音乐、还是视频、还是音频都不太准确,娱乐就是在让你在24小时里面开心。所有的这些娱乐当中,如果你去抓住用户需求来制订一个战略的话,你跨界融合的点非常多。

  我们A8在这个领域,用多米作为旗舰,基本的逻辑就是通过互联网把创作一直到消费,A8做内容的发行,将来还有做情景、做音乐的发行,会做其他的品类,只要是能让你开心的内容都可以做发行。以前唱片公司门槛很多,但是互联网公司没有很大的成本,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但是有了IT技术还不够,还要有更多的人把IT技术放大,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咨询平台,去打通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关系。

  最后是在这个平台上变现,变现有可能是电影,也有可能是游戏,我们当时从互联网角度看传统产业,核心是把自己的策略定清楚,这就是我理解的跨界并购。

   曾强:实际上信息产业和跨界并购,应该说构成了互联网×,在未来互联网×和“互联网+”当中,它的对资金的要求、对决策的速度都不一样,同时自己的眼光要非常重要。

  我想就“互联网+”和互联网×,经文钟总,你觉得在互联网×里面的并购用互联网思维,你觉得在组织结构里面,你们在这个会议之后有什么想法?

  钟玉:由于过去的企业讲中心控制、集团,都是金字塔式的,实际上互联网新兴能力的今天,它的驱动要素已经不是资本了,而是创新,当人成为第一举动要素的时候,对人的精力够也很大的考验。使得一个组织从师团作战向小组作战一样,一定要去中心化、扁平化、小型化。这样的话决策的速度,以及积极性会提高很多。

  曾强:请问李总和刘总一个问题,假如有人愿意创业,你们出的最高价是多少?

  刘昼:从刚才主持人讲的高速发展是每个企业都做大基础的核心竞争力,每家企业不一样,你的机制不一样,你的体制不一样,我想达晨,比国有开放一点,比民营保守一点,我们估计500万人民币,我们每年都要调薪水,不调薪水留不住人。

   倪泽望:跨界并购,确实人才是第一的,跨界和并购、和信息经济,跟人才一样,确实有水平、有能力的人谁都想要,如果你不做一些变革的话,不进行改变就是找死,等死一定死,找死就不一定死。

  曾强:请问赵总,过去“互联网+”,企业到了并购这个环节,决策时间可能几天、几个星期,你们在未来互联网并购时代,在你经历当中最短的决策时间是多少?几个星期?还是几天?

    赵驹:最快两周。

   曾强:昨天李彦宏举了一个例子,他们最短是用了几天做决定。

  赵驹:具体要看是什么样的要求,还有债务方面的问题,当然还要看金额的大小。

  曾强:张总你是做无人机的,在跨界当中,你会怎么样?

   张叶:我在进入无人机领域,目前空管局和工信部和我们一些无人机企业都在制订民用无人航空机的规范,再过几个月我可能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