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正东:FOF基金分两年募集完成 PE迎来“战国时代”

清科集团将募集一只规模50亿元的股权投资FOF基金(FoudOf Funds,是一种专门投资于其它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FOF并不直接投资股票或债券,其投资范围仅限于其它基金),被PE界誉为“最动人的消息”。虽然欧美地区有限合伙人中FOF的出资份额往往都会超过50%,但在本土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FOF还几乎无影可觅。清科要做的,就是填补这个空白。
2011-07-08 09:11 英才杂志

  最大民营FOF来了。

  清科集团将募集一只规模50亿元的股权投资FOF基金(Foud Of Funds,是一种专门投资于其它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FOF并不直接投资股票或债券,其投资范围仅限于其它基金),被PE界誉为“最动人的消息”。虽然欧美地区有限合伙人中FOF的出资份额往往都会超过50%,但在本土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FOF还几乎无影可觅。清科要做的,就是填补这个空白。

  在行业里深耕多年,倪正东曾笑言自己扮演的是为整个行业“端茶倒水”的角色。长期的“服务意识”让他极为“敏感”,这一次,他又率先做出了为行业和出资人搭建桥梁的决定。

  “5年前做FOF,别人可能认为你是疯子。但是现在,时机到了。”倪正东认为,清科之所以选择此时成立FOF的中间“池子”,一方面是因为,不少高净资产的个人、政府机构和金融机构等正面临如何选择PE、VC机构进行资产配置的问题;而另一方面,清科了解市场,了解行业,也了解行业中的机构,能够更好地为出资人和机构服务。

  在股权领域中,FOF既是普通合伙人又是有限合伙人。在面对企业、富裕家族、捐赠基金和社保基金等投资者时,FOF充当普通合伙人的角色,为投资者管理资金并选择基金进行投资。而当面对创投基金、并购基金和成长基金等PE基金时,FOF又充当了有限合伙人的角色,成为各类PE基金的投资人。

  当前市场中,FOF的参与者主要是政府引导基金和外资FOF。但因两者都有明显缺陷,诸如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能力不足、受限于政策性和导向性的约束、基金资金来源缺少持续性等;外资FOF面临先天不足的问题,因政策限制,若外资FOF管理机构募集设立人民币FOF,也将因身份限制而改变其内资的法律属性。因此,国内的人民币FOF开始发力了。从去年底开始,国开行宣布旗下的国开金融苏州创投将合作设立规模高达600亿元的国家级人民币FOF,与此同时,市场上还出现了不少民间机构发起设立的人民币FOF。

  清科也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未来发展空间。倪正东坦言早已看到其中的机会,只是在静待出手的时机。恰在上月,原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资产营运部总经理申达正式加入清科集团,以董事总经理的身份管理清科投资。申达在原公司曾经负责对PE/VC方面的投资,他曾投资过弘毅投资、鼎晖、IDG联想投资等十余个基金。这样一位强有力的资深人士加盟,给了倪正东不少信心。

  不过,目前国内银根趋紧政策愈加明显,清科在此时宣布募集50亿元的资金,这笔大融资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有“吹牛”之嫌。倪正东说,“我们用词是很谨慎的,50亿会分两年完成,今年我们的首期目标是20亿。在我接触到的温州商人中至少80%以上有涉足PE的愿望,尤其在国家楼市调控政策的步步紧逼下,一些房地产资金也在向PE转移,他们的资产配置需求很高。”

  对于清科自己玩投资的做法,业内也曾有质疑之声,“清科既是一个信息提供商,又是一个信息使用者,这是否可能造成第三方数据的不公允?”

  倪正东并不认为这会成为清科发展新业务的障碍,“清科集团有自己的防火墙,每个业务都是独立的。做研究的做研究,而做投资的就做投资,别人说保密的东西,我们是不能用的。”倪正东说,既然高盛、硅谷银行等国际知名机构能在同一品牌下把各个业务都经营好,清科为什么不能?

  随着全民PE时代的到来,对于项目的争夺开始进入非理性阶段。越来越多资本的涌入让不少业界人士担忧,今年或将是PE、VC们的洗牌关键年?

  倪正东认为今年恰是“PE打仗的战国时代”,不是洗牌,而是PE们拼命打牌的时候,至少要在三年之后,才能看到退潮后的结局。“有人说项目越来越少了,我们的直投部门现在项目都做不过来。我们从1月到现在已经投了十个公司。”

  倪正东多次强调说,我们是为创业服务的公司,我们也是一家创业中的公司,我们一直在创业。

【本文作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英才杂志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