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乐华上市后首份财报来了

顶流依赖症已成为各大娱乐公司的通病,当资本不再相信“顶流”,凭借批量制造偶像的“乐华模式”路在何方?

5月22日,#乐华被冻结2390万财产#话题冲上热搜。

近日,头顶“王一博”光环的乐华娱乐集团(下称“乐华娱乐”,02306.HK)交出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

4月25日,财报公布的*交易日,其股价下跌2.06%,截至2023年5月23日港股收盘,乐华娱乐报收3.81港元/股(折合人民币3.43元),对应市值33.2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9.90亿元)。对比上市首日市值,已蒸发近20亿港元。

乐华娱乐是一家涵盖艺人管理、音乐IP和运营以及泛娱乐业务三大业务模块的文化娱乐平台,曾被坊间戏称“王一博概念股”。在财报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按2021年艺人管理收入计算,其在中国艺人管理公司中*,市场份额为1.9%。

根据财报披露,截至2022年12月31日,乐华娱乐拥有68名签约艺人及58名参加公司训练生计划的训练生。

「不二研究」据其财报发现:2022年,乐华娱乐营收9.80亿元,同比减少24.03%;同期,其经调整后净利润为2.67亿元,同比减少32.41%。

乐华娱乐近四年营收累计38.23亿元,其营收结构仍相对单一、高度依赖头部艺人管理。去年,来自艺人管理的是收入为8.52亿元,当期营收占比为86.9%。

今年1月的一篇旧文中,我们聚焦于乐华娱乐如愿实现上市“星梦”;虽然其成为“艺人管理*股”,但仍未摆脱对头部艺人管理的依赖。

时至今日,在王一博之后,凭借批量制造偶像的乐华娱乐能否真正突破“顶流依赖症”?由此,「不二研究」更新了1月旧文的部分数据和图表,以下Enjoy:

“顶流”王一博近年可谓在娱乐圈火了半边天;其背后的经纪公司乐华也在近期有了新动作。

去年3月8日,乐华娱乐(02306.HK)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拟主板挂牌上市,这是乐华娱乐第三次向资本市场发出冲击。

今年1月19日,头顶“王一博”光环的乐华娱乐正式挂牌港交所,成为“艺人管理*股”。

上市首日(1月19日),乐华娱乐的开盘价为5.60港元/股,较发行价上涨37.3%,盘中一度涨超50%。

截至当日港股收盘,乐华娱乐报收6.03港元/股(折合人民币5.43元),对应市值52.4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7.23亿元)。

1、野心家杜华

2009年,杜华创办的乐华娱乐,旗下有王一博、韩庚、孟美岐、范丞丞等时下热门艺人。成立至今,乐华共完成3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华人文化、阿里巴巴、字节跳动、乐搏资本和融玺创投等。

作为乐华娱乐背后的女人,杜华是个野心家。

从小镇来到北京,几次跳槽最终成立乐华娱乐。最难的时候吃不起饭、找不到工作,最拼的时候生完*胎,下了手术台就立马投入工作,甚至抵押了房产。倒卖CD、做调查员,住地下室,所有北漂经历的,杜华都经历过。

乐华娱乐的开始也并不顺利,主要业务是音乐和艺人经纪,签约的陈好、李小璐经济却都在演戏上,直到签下韩庚,乐华才得以存活。

而在乐华娱乐主要股东中,杜华持有50.18%的股权。除了娱乐行业,在餐饮和美妆行业等公司也均有涉猎,足以见其野心。

据招股书及财报显示,2019-2022年,乐华娱乐的收入分别为6.31亿元、9.22亿元、12.90亿元和9.80亿元。同期,经调整后年内净利分别约为1.19亿元、2.96亿元、3.95亿元和2.67亿元,净利率18.90%、32.10%、30.60%和27.20%。

不难发现,2022年的营收和净利都有所下滑,或由于其主要收入来源的市场波动影响。

同期毛利分别为2.80亿元、4.93亿元、6.02亿元和3.63亿,毛利率约为44.3%、53.5%、46.6%和37.0%在2022年同样也有所下降。

在「不二研究」看来,在杜华强势、坚韧、不服输的性格下,得以有了如今的乐华。2019-2021年,乐华的收入虽略有减缓,但也是直线飞升。

近期,偶像塌房事件时有发生,一方面来自于娱乐大众的监管,一方面内娱环境近年来倍受重视,乐华娱乐是否能够成功突破顶流依赖症?

2、顶流依赖症

乐华娱乐的主营业务分为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及运营和泛娱乐业务。

据招股书及财报显示,2019-2022年,来自艺人管理的收入分别为5.30亿元、8.08亿元、11.75亿元和8.52亿元,占收入总额百分比为84.0%、87.7%、91.0%和86.9%;来自音乐IP制作及运营的收入分别为0.75亿元、0.93亿元、0.78亿元和0.97亿元,占收入总额百分比为11.8%、10.0%、6.1%和10.1%;来自泛娱乐业务的收入分别为0.26亿元、0.21亿元、0.38亿元和0.30亿元,占收入总额百分比为4.2%、2.3%、2.9%和3.0%。

不难看出,乐华娱乐主要依托艺人管理收入维生,而近两年大火的王一博,同时也是乐华娱乐的一哥,在招股书中被提名18次。

按微博关注者的数量排序,博得前五的分别为韩庚、王一博、孟美岐、范丞丞和黄明昊。据百度指数数据显示,2019年至今,王一博和孟美岐的搜索指数以*优势*其余三人,在2022年王一博搜索指数一骑当先,资讯指数也保持遥遥*,当之无愧的乐华一哥。

在惊叹王一博带来的高热度的同时,招股书数据显示,王一博于2014年签约,距合约到期仅剩两年。同时,孟美岐等人也都仅剩1-2年不等。主要艺人的续约问题将会对公司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据招股书及财报显示,2019-2022年,艺人管理的成本分别为2.41亿元、3.17亿元、5.29亿元和4.32亿元,2020-2021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3.43%和65.27%,2021年较2020年有所提高。

对比同期净利率31.66%和25.99%,以及毛利率52.5%和46.0%,却与之相反。

2019年6月,王一博凭借《陈情令》得以出圈,也是在之后一年时间,乐华的收益得以飞升。或是由于其流量天花板渐显,2021年收益增速也略逊于2020年。

但这并不妨碍王一博作为乐华一哥的事实。截至2021年底,王一博的数字单曲《无感》和《我的世界守则》分别售出约1760万张和1520万张,在乐华娱乐众多数字单曲中拔得头筹。

据财报披露,去年乐华娱乐发行了16首数字单曲和13张数字专辑,共计83首歌曲。其中,王一博依然是最主要的贡献方——发布单曲《像阳光那样》售出超200万张,一张售价4元,总销售额800万。

在音乐IP制作及运营分支中,王一博也同样是主力输出。若按照市场价3元/张的价格,仅王一博的两张单曲收入就近亿元。

作为泛娱乐业务的主力,A-Soul在2021年开始风靡于B站,将泛娱乐业务收入由2020年的2108.2万元,增收至3786.9万元,毛利率高达77.7%。虽然其收益在2021年只占总收益的2.9%,但作为发展中的潜力行业,加之杜华的偏爱,未来可期。

但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6月,A-SOUL成员的美术著作权所属公司杭州看潮信息曾发生工商变动,公司实控人变成了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

「不二研究」认为,从创始之初的韩庚救场,到如今的王一博独大,乐华也没能逃出娱乐公司的通病。面临签约艺人纷纷临近合约期限,乐华能否成功续约或将关乎其存亡。

3、品牌力犹疑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21年按收入计,中国排名前五的艺人管理公司,乐华娱乐排行*,但也仅为1.9%。其余四家市场份额分别为1.4%、1.3%、1.2%和0.7%,行业集中率分散,乐华娱乐并未占有明显优势。

由于疫情影响,2019年中国艺人管理市场的规模开始呈走低趋势,由2018年的685亿元降至2019年的583亿元,2020年再降至523亿元。虽然在往后几年预计会有回升,但是疫情加之限薪令的影响,未来是否会有新的变化尚未可知。

另一方面,从乐华娱乐自身来看,其因应收款项的减值产生的信贷风险正不断增加。据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及2022年前9个月,贸易应收款项的减值拨备分别为人民币570万元、1420万元、1700万及2120万。2019年-2021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72.7%,

也许,旗下艺人的粉丝号召力确实很强,但是乐华本身的公司品牌力却始终存疑。

2020年双11当天,王一博代言和推广的所有产品在1小时内销量突破1亿元,获封“王亿博”的称号。

这样的“顶流效应”也一度让安踏的销量冲上历史新高。据安踏官方数据显示,官宣王一博为代言人当天,安踏天猫旗舰店当日流量环比上涨超过300%。20000双王一博同款“霸道鞋”一秒售罄,王一博同款“国旗款”及休闲款短袖T恤均在一小时内断货,销量分别超过20000件。

在「不二研究」看来,艺人管理市场的不稳定性,以及行业的分散性,乐华并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王一博作为现今娱乐顶流,其粉丝号召力可想而知。在其为乐华娱乐带来收入的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资本市场看重的是公司的品牌力,粉丝是为偶像买单而非其背后的经纪公司。

4、“造星工厂”路在何方?

2021年,乐华娱乐的艺人管理收入占比高达91%,王一博功不可没。

根据《财富》杂志列出的2017-2020年《明星收入排行榜》,王一博同期收入高达11.2亿。

对比乐华娱乐2019-2021年的近30亿收入,粗略估计,不说他的收入占据了乐华娱乐的半壁江山,也是必不可失的一部分。

顶流依赖症已成为各大娱乐公司的通病,当资本不再相信“顶流”,凭借批量制造偶像的“乐华模式”路在何方?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不二研究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