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游戏行业冬去春来

2023年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如何尽快走出低谷,一扫2022年游戏行业的颓势,已成为游戏行业当前最为迫切紧要的目标。

“你们公司今年还裁员吗?”这句话,往往成为游戏从业者新春见面后问的*句调侃。

自上次预言家对11月份的上海游戏圈裁员风暴进行报道之后,截止到目前为止,全国游戏行业的裁员事件仍然时有发生。

这里面尤其重要的,则是三大公司:腾讯、网易、字节的战略收缩,而主要的体现状况,就是对所投公司的战略撤资或暂缓注资,比如说散爆网络、黑鲨手机等的被撤资传闻,比如说《阿凡达:重返潘多拉》、《流浪地球手游》等项目无法按期上市,无缘影游联动。

正因为目睹了2022年持续至今的游戏行业裁员的风起云涌,有一位游戏从业者发布公开表格集合被裁员的诸多同行之力,整理出一份2022-2023年游戏行业裁员情况的表格,如今被记录在案的裁员消息达到162条,也就是说平均每3天就有一则裁员消息:

为此,预言家游报分享跨年前后的十个案例,不过仔细分析,会发现这里面大部分有自身长期积累的原因,而这一次行业寒冬只不过是按下了加速键,但随着版号恢复、领导喊话以及加速出海,2023年的游戏行业,即将走上冬去春来之路……

01 暴雪更换代理商事件致上海网之易全体裁员

这个春节过得最为揪心的,肯定是暴雪游戏的国服玩家,原因就是暴雪娱乐更换国服代理商。这也是2009年《魔兽世界》更换代理商以来,暴雪系游戏的再一次更换代理商事件,但遇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涉及到的暴雪游戏全家桶多达7款游戏。

1月15日,据《南华早报》报道,目前位于中国上海的网之易队大约150多人的团队已经几乎解散,仅有10名左右的团队成员留下来处理围绕各种游戏暂停的后勤工作,例如技术和客户服务问题,但他们的停留时间不太可能超过六个月。

网之易的商务负责人在微博上转发了《南华早报》的相关新闻时肯定了大部分人被遣散是事实,甚至描述了这次变动对于员工,用“无妄之灾”来形容……

据悉,目前已有多家国内游戏公司前往美国与暴雪洽谈,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切的成功代理的消息。对于这一批被裁员的网之易员工,圈内人士表示他们在春节之后可以重新找别的工作,也可以选择在未来暴雪找到新的接盘公司后,前往新公司重回旧业。

02 散爆网络《流浪地球手游》项目裁员,研发3年仅放出概念设定图

2023年春节档期间,代表着我国重工业科幻电影最高水平的《流浪地球2》,在国内外均获得了高度赞扬。而《流浪地球2》的超高人气,也带动了诸多授权IP产品,不过里面有一个相对来说不太被人所知,那就是《流浪地球手游》,截止2月13日,其置顶微博积累了1.8万次转发以及近3600多条评论。

然而,在TapTap玩家社区内部对这一游戏的讨论却与之相反,大部分人都表示并不看好。特别是在《流浪地球手游》定位为一款科幻题材SLG产品的前提下,担心游戏成品质量以及套皮逼氪等问题的玩家不在少数。

该游戏自1月22日开启预约,截至2月13日,其在玩家社区TapTap上的评分仅有5.8分,8800多人预约。在社区“好游快爆”的情况要好一些,但评分也仅有7.5,超过2.7万人预约。显然,《流浪地球手游》曝光后的热度显然与《流浪地球2》电影的热度相距甚远。

事实上,最早在2021年,就有消息传出散爆网络至少从2020年3月起在做《流浪地球手游》的消息——而就在一个多月前,散爆网络被爆整体裁员10%,优先裁校招生。其中《流浪地球手游》成为裁员的重灾区,并伴随着项目拉胯,腾讯撤资,以及字节跳动不愿接盘等传闻在业内流传,项目情况成迷,反正肯定赶不上现在影游联动的效果了。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研发了3年的《流浪地球手游》在借着电影热度进行首曝时,仅仅放出了几张概念设定图。一名二次元玩家对此表示:“只有几张设定图,很让人担心游戏的质量。”除此之外,深耕二次元游戏的散爆网络能否做好SLG游戏《流浪地球手游》同样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除了《流浪地球手游》外,目前散爆手上还拥有的在研项目还包括,《少前:云图计划》《少前:谲境》《少前2:追放》《逆向坍塌:面包房行动》——四款以《少女前线》为基础的IP衍生新作,向外宣示了“少前宇宙”的野望。

但“少前宇宙”的四款游戏的后续命运不一,自曝光至今,三年时间已过,仅有《少前:云图计划》一款上线,且反响平平;《少前:谲境》于2022年2月被曝出制作人离职,项目冻结。而备受期待的《少前2:追放》《逆向坍塌:面包房行动》两款游戏还在不断延期。最近又传出散爆立项了全新TPS类型的少前世界观的IP新作,但在玩家看来只是一张大饼。

不过从散爆的年会奖品清单以及目前散爆的对外招聘信息来看,目前散爆在资金方面还比较充沛,也愿意重启招聘,《流浪地球手游》的面世或许也没玩家想象中那么艰难。

03 祖龙娱乐关闭上海中心,《阿凡达:重返潘多拉》无缘影游联动

早在2022年10月底到11月初,祖龙娱乐旗下主要负责海外发行业务的广州分公司就传出先后进行两批次裁员,且剩下人员全员降薪的消息。到了12月,祖龙娱乐又再次传出关闭上海研发中心,并在北京、广州与成都等地进行裁员的消息。

祖龙娱乐近两年并不好过,其股价从2020年7月公司香港上市时的11.6港元,一直跌到现在的不足5港元,市值也从140亿港元跌到现在的40亿港元,蒸发超过百亿。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祖龙娱乐的产品老化导致营收下滑,且新产品表现不给力所致,比如2021年推出的《梦想新大陆》与2022年推出的《诺亚之心》的产品表现均未达到预期,再加上祖龙对其他在研新项目的大力投入,由此造成了2021年全年亏损3.03亿元以及2022年上半年亏损3.1亿元,由此也导致了上述的各种大裁员。

不过在11月4日,祖龙娱乐发布公告,与腾讯集团以及*世界集团各订立一份为期3年的重续游戏合作的框架协议,这也意味着祖龙与腾讯以及*世界的合作一切照旧。未来祖龙仍将开发腾讯及*世界的IP产品,且很多产品仍将都交给腾讯代理发行。不过2022年推出的女性向换装手游《以闪亮之名》已由祖龙尝试自己在港澳台与新马等地发行,今年1月又获得了版号,国内市场将自主发行,有望拉动业绩回升。

根据2022年的半年报,祖龙娱乐旗下目前对外披露有6款在研的储备产品,分别在2022年与2023年分别上线3款。不过原定于2022年全球上线的MMORPG+射击玩法的《阿凡达:重返潘多拉》与SLG《Age of Chaos》均已延期。其中《阿凡达:重返潘多拉》不仅无法借助《阿凡达:水之道》电影全球上映的时机进行影游联动来制造热度,甚至还传出了项目裁员的消息。

04 专注偶像养成,阿佩吉网络《最后的厂牌》举步维艰

2022年12月2日,由前叠纸发行负责人创业的阿佩吉网络旗下*的项目《最后的厂牌》发微博称,由于当前艰难的行业环境与游戏题材在产品上线方面的不确定性,加上拼尽一切努力也暂时无法解决的资金困境,主创团队不得不在11月底大幅裁员。如此情况下,游戏的开发进程只能被迫放慢脚步。

尽管官方给出的原话是“放慢脚步”,但从其公布的后续动作来看,不仅原定于12月初的首次测试再度延期,详细测试日期无法公布;而且作为团队收入来源之一的周边,官方也宣布停止发售,但此前玩家下的订单官方会从库存中正常发货。

阿佩吉网络曾先后获得了腾讯、米哈游和Gmae Trigger等大厂的投资,并且发布了一系列为游戏量身定做的官宣PV,并与不少知名Rapper就游戏内的歌曲进行过合作。

从官方公布的信息来看,《最后的厂牌》似乎在开发方面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或许与其产品品质、完成度、版号及商业化前景相关。但目前《最后的厂牌》官方账号在TapTap上仍在更新信息,说明阿佩吉网络依然没有放弃。

《最后的厂牌》是主打偶像养成玩法的女性向恋爱冒险手游,此前行业内一直都流传着女性向游戏在拿版号比较不顺利的说法,但随着12月底十字星工作室旗下女性向换装手游《螺旋圆舞曲2-蔷薇战争》及折扇工作室女性向《花开易梦阁》同时拿到了版号,这个说法不攻而破,但对于偶像养成玩法的产品来说仍不容乐观。

这之前偶像养成节目已被封禁,这是否会影响到偶像养成类游戏的版号不得而知,但网易的确在这不久之后便取消了《代号:Onmyoji Idol Project》——一款“阴阳师”IP的偶像养成玩法的手游。

而《最后的厂牌》如果在国内进行商业化颇有难度的话,能否出海呢?恐怕也不能,因为游戏主打的虚拟偶像的设定均为中文说唱歌手,其实就是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手游,如果要出海就得变更语言,一切推倒重来,无异于重做一款产品。

05 FunPlus趣加砍掉Imagendary Studios,3A游戏梦该怎么走?

2021年4月,FunPlus趣加官宣前暴雪首席艺术家王炜加盟,并担任FunPlus首席创意官,同时担任旗下IS创始人和CEO。在加入FunPlus趣加之前,王炜曾任职于美国游戏巨头公司暴雪娱乐,他参与了暴雪所有游戏和影视的创作与研发,并成为全球游戏业内*艺术家团队暴雪“风暴之子”的首位华人艺术家。

Imagendary Studios(以下称IS)是FunPlus趣加旗下*个IP创意工作室,“为世界创造好的故事”则是该工作室描绘的志向和目标。而后IS在中国上海和美国加州橘郡的尔湾组建了一支包含着来自暴雪、索尼、拳头、皮克斯等影游行业资深人士的国际化团队,超过100名员工,核心人员拥有平均15年的3A游戏和好莱坞影视的开发经验。这样一支群英荟萃,拥有全球化基因的世界级的创作团队,将利用虚幻引擎5及动作捕捉等先进的技术,开发制作高质量的AAA游戏和影视内容。

如今2022年已经过去了,IS的动画预告片并没有发布,相反在2022年的12月份传出IS的中国上海分部已被解散的消息,原因是FunPlus趣加撤资,而美国加州那边的工作室则不知情况如何。

自2017年起,FunPlus趣加曾经连续4年夺得出海冠军,但如今在出海收入方面,FunPlus趣加已经被腾讯与米哈游超越。而FunPlus趣加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不仅将总部搬至瑞士,而且专门成立了面向中国市场的公司品牌趣加互娱,同时也成立了诸如IS这样的致力于打造原创IP的高品质影视与游戏的全球化创意工作室。但随着IS位于上海的工作室的解散,FunPlus趣加的3A游戏梦想该怎么走?

06 Garena深圳团队解散,新加坡前首富“举起了刀”

在一文中,预言家便已报道了Garena解散或出售了上海工作室的几个项目,原因在于Garena的母公司,“东南亚小腾讯”新加坡冬海集团(SEA)业绩低迷,亏损严重,市值也随之跌去七成,因此对全球范围内的各块业务均减少投入,主要手段就是裁员及关停项目。

据彭博社报道,冬海集团(SEA)公司创始人,新加坡前首富李小冬称,之所以推出这些举措是为了“备战2023年恶化的经济环境”。李小冬此前还曾表示,Garena将缩减立项,专注维护现有IP,在新游发行上更具选择性。事实上,Garena就连收入支柱《Free Fire》项目组都在持续缩编,更不用说那些还未上线的新项目了。

Garena在中国境内分别设有上海、北京、深圳三个分部,上次发生在2022年9-11月的裁员范围主要集中在上海分公司。到了2023年1月,社交平台上又流传出Garena深圳分部解散的消息。据相关知情人员向预言家透露,G社深圳分部解散属实,并同步裁撤位于深圳公司的员工。

据了解,Garena深圳分公司主要负责的是一个射击游戏项目,名为《Alpha Ace》。根据《Alpha Ace》游戏官方推特信息,该游戏于去年的9月和12月在新加坡开启了两次游戏测试,并且最近一次测试在今年1月10日正式结束,恰好在深圳分部传出解散消息的第二天。

07 上线仅三个多月的《跃迁旅人》停服

1月10日下午5点左右,由二元游戏开发的带有Roguelike元素的放置卡牌游戏《跃迁旅人》宣布停更,从9月末上线到1月份发布公告,总共运营时间只有短短3个多月,相当于一部动画的放送周期。

游戏仅上线三个多月就停服,是否赚够本要跑路了呢?其实营收方面,根据网友反映,游戏在11月流水发生了大幅下滑,而此前二元游戏CEO贾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研发成本在7000万左右,而宣发预算后面则有8个0(意即上亿),即使游戏刚上线3个月,所花费的宣发成本不会上亿,但游戏到目前应该是没有回本的。

发生了什么?《跃迁旅人》游戏官方公告解释称:由于疫情居家办公、公司资金成本压力、内部人员变动等多种原因的影响,项目研发团队已经经过了一次重组。但游戏公告还表示,他们从没想过要跑路,而这次停服是为了进行游戏的大规模重构,也就是在没有预期的未来将会推出《跃迁旅人重构版》。

但这“重构版”不保留玩家的游戏数据,只保留玩家的充值金额,也就是说认真玩这款游戏三个月的玩家的游玩时间几乎是玩了个寂寞。游戏虽承诺会进行补偿,但补偿细节未定,重构版上线日期也没有定数,是否能在有生之年玩到尚且未知。

而与官方口径不一样的是,在《跃迁旅人》B站停服公告下,有自称该司(二元游戏)的员工表示公司已经拖欠了员工工资,并以违反《劳动法》的手段遣散了将近一半员工。

之后二元游戏的CEO贾菲更被玩家扒出历史前科,在创立二元游戏之前,贾菲在龙拳风暴担任COO,并作为项目总制作人推出了《梦境链接》这款二次元卡牌手游,后来说被要求整改就下架了游戏,告诉玩家可以申请退款,也可以等游戏重新上线,等重新上线的玩家说是可以获得按比例的返利和特殊道具,当然,后来这事情就没了下文,而贾菲则带着团队创建了二元游戏。

《跃迁旅人》是二元游戏的*款产品,同时也是二元游戏“跃迁宇宙”宇宙 IP 的*款游戏。团队计划用三个统一世界观的项目来打造属于自己的 IP 宇宙,另外两款产品为《代号:星辰》与《跃迁旅人2》。

现在《跃迁旅人》停更,新版没有上线日期,似曾相识的操作……不知道未来的玩家是否真的能够等到全新改版的《跃迁旅人重构版》否?

08 黑鲨手机裁剩至一百余人,疑似牵涉腾讯

2021年初市场曾传出,腾讯拟收购小米注资成立的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想要通过黑鲨在硬件方面的优势切入元宇宙,黑鲨科技估值30亿元,交易完成后,黑鲨的业务重心将从游戏手机转向VR设备。

到了10月份,有媒体报道,黑鲨已经被腾讯放弃收购,并大幅裁员近50%。而到了12月底,黑鲨前员工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表示,黑鲨上海区部分员工被裁,“上海区众链合约下的员工通知解散,赔偿都分成6笔,大概率拿不到了”。

据悉,黑鲨科技总部位于南昌,众链科技是黑鲨科技注册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地点在上海,是黑鲨的产品研发中心。而被大幅度裁撤的岗位大多属于VR部门,部分员工试用期尚未结束也被裁员。

到了2013年1月11日,“黑鲨被爆拖欠员工离职补偿金”登上热搜,原来前一天既有声讨补偿的员工在黑鲨公司门口贴出横幅;还有员工在黑鲨CEO罗语周社交账号下面留言,要求尽快落实裁员赔偿。

据悉,目前黑鲨科技经过几轮裁员之后,已从2022年8月的1000余人,减少至目前的100多人,仅保留互联网、职能等少数部门。黑鲨在短信通知中表示:“自公司遇到巨大的经营困难以来,一直致力于全力兑付补偿金工作中,本次离职补偿金暂时不能按照约定金额全额支付,我们后续依然竭力想办法解决资金问题。”但其中有多位员工表示,目前仅发放了2000元。更有消息称,黑鲨科技这一轮裁员需支付的补偿款在7000万-8000万元左右,但到目前为止有离职员工仍未收到补偿。

腾讯收购黑鲨搁浅一事,其实正与腾讯进军元宇宙的XR(扩展现实)战略息息相关,在黑鲨裁员引起关注的同时,腾讯方面也传出游戏业务的操盘手,高级副总裁马晓轶组建的XR部门已经暂停部分业务运营的消息。在腾讯收购黑鲨一事受阻后,此前计划通过直接收购来自建XR硬件生态的路径将有所改变,而XR业务负责人沈黎在2022年11月就已离职。

对于这场收购尝试,腾讯和黑鲨双方都未官宣过。但外界普遍认为,腾讯发起对黑鲨的收购,主要是为了获得在元宇宙领域的硬件入口。在此之前,双方曾就游戏相关业务展开合作,后期谈判效果较好进而促成了腾讯全资收购的决定。

据了解,收购流程最初非常顺利,但中途出现了一些波折,结果却是流程没能走完。随着裁员开启,黑鲨公司内部关于腾讯放弃收购的传言四起,最终被证实成真。至于这场引人瞩目的收购为何以失败告终,坊间早已有传闻是黑鲨高层贪腐而引发腾讯不满所致。

而在2022年,腾讯提升了内审内控的力度,查出大量内部贪腐问题。11月份就有内部人士透露,腾讯大幅缩减了营销费用,公司总裁刘炽平甚至亲自就营销成本加以审核;而马化腾则在12月15日的内部员工大会上表示,腾讯内部的贪腐问题牵扯到了部分中干,并直言“你们没有机会看,看完吓死人”。

09 12月版号到了,但字节跳动的《航海王:梦想指针》8月便已被砍了

2022年12月28日,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的《原界之罪》获得了进口游戏版号,但值得注意的是,字节跳动曾在4月1日公布的由于旗下朝夕光年品牌开发的卡牌手游《海贼王:梦想指针》也获得了进口游戏的版号,但无论是出版单位还是运营单位都与字节跳动无关。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航海王:梦想指针》的官网页面上曾出现了奥飞娱乐,而且奥飞娱乐拥有《航海王》的IP,而掌致信息科技公司则是奥飞娱乐的关联公司。

与此同时,《航海王:梦想指针》在各大游戏平及渠道上的信息也出现了异常,游戏最后更新的信息要么都停留在7月份,要么直接消失不见,比如其官方微博在7月份停更,而官网则直接404了,在TapTap上也搜不到该游戏。只能搜到一两个残存的页面,但预约页面显示找不到该游戏。

据内部人士透露,《航海王:梦想指针》正是*工作室内部代号为W02的项目,早在8月份便已终结,并有一部分员工被裁员。而同样在8月,字节跳动又公布了一款《代号:伙伴》的“航海王”IP的手游,据悉,其由*世界上海乘风工作室研发,朝夕光年负责代理发行。

字节跳动的这种二选一的操作,或许是《航海王:梦想指针》的预约情况没达到预期,或者研发过程遇到了难题,以及外界传闻当时拿不到版号所致,使得同为“航海王”IP的代理产品《代号:伙伴》以更高的品质取代了自研产品《航海王:梦想指针》。

如今《航海王:梦想指针》拿到了版号,但项目却没了,而《代号:伙伴》的项目信息一直在更新,但却还没获得版号,甚至去年11月份*世界旗下的这个项目组还因此传出了裁员的消息。不知道字节跳动有没有后悔呢?因为有朝夕光年员工表示版号就是项目存续的硬通货,而字节跳动目前自研产品仅有绿洲工作室旗下的《晶核》获得了版号,可见版号资源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依然是十分宝贵的。

在2023年2月10日,新一批版号共87款游戏获批,其中里游互娱《矩阵临界:失控边缘》在列。里游互娱原本是字节跳动巨量引擎旗下位于广州的游戏发行团队,但在2022年上半年经历了大幅裁员后被并入了朝夕光年。现在里游互娱获得了以前申请的游戏版号,如果产品不更换代理商的话,相信会由朝夕光年来接手发行事宜。

10 开发4年多却因资金断裂裁员,项目组做出不等版号、上线后解散的打算

最近,一款名叫《箱庭小偶》的BJD模拟向养成游戏悄悄上线了各个游戏平台,并在一周时间内,从最初的100名开外慢慢爬升到了iOS免费榜的第6名,并拿下TapTap热门榜、好游快爆新品榜*名的成绩。但这款看似成绩不错的产品并没有内购,也没有内置广告,这是不想赚钱了么?其实这只是《箱庭小偶》研发商的无奈之举。

1月11日,有关于《箱庭小偶》研发商的爆料在微博上传出。一位自称公司员工的用户表示公司出现了非法裁员、拖欠薪资等情况。而画眉互娱则称离职员工私自出售公司物品造成损失,并解释游戏代理商变更事宜。从内容来看,画眉互娱遇到了疫情影响及资金链断裂的情况,测试数据不好又导致B站放弃代理游戏,最终画眉互娱只能将团队从原本的60多人裁到了10余人,并自主发行游戏。

资金耗尽,加上等待版号成为奢望,做了将近5年的游戏有可能变成一堆无效的代码。面临如此绝境之际,无论如何把游戏上线,给自己和玩家一个交代,成为了整个团队最后的目标——“我们不等版号了,直接把小偶免费了然后上线吧,实在不行我们上线之后就解散吧”。

目前上线的剥除了内购系统的游戏,得到了玩家们的认可,甚至有不少玩家对游戏内的BJD表达了喜爱之情,并支持游戏继续做下去。加上目前游戏在iOS免费榜以及评分均不错,因此团队目前还在奋力支撑着做下去,以待等来获得融资以及版号后的一线生机。

11 版号恢复,助力国家科技,游戏行业冬去春来  

春节前,游戏企业2022年会的福利或年终奖普遍缩水甚至取消一度成为热议话题,但更让从业者感到焦虑的是,就业机会的大幅减少。比如最近有传言称米哈游关闭了社招通道,开始进入收缩周期。虽然米哈游的HR表示社招通道并未真正关闭,只是供应商方面导致招聘系统出现BUG所致,但Headcount确实已经开始收紧——在内部领导层的会议上,高层明确传递过这一消息。

当然米哈游不久前因取消的《PJSH》项目而进行内部活水的人员还有待消化,而且当时的储备产品《崩坏:星穹铁道》与《绝区零》并没有获得版号,因此对人员的需求量不太大也是情理之中。但在2023年1月份,《崩坏:星穹铁道》获得了版号,此后米哈游又恢复了往日大幅招聘的力度。

同样地,此前腾讯网易等公司对HC的收紧已不是行业秘密,但这一切随着版号更大力度的放开而逐渐有了新的变化。

自从2022年10月短暂中断发放版号之后,2022年11月起又正式恢复版号的常态化发放,在接下来的4个月里依次发放了国产游戏版号70、84、88与87个。同时,进口网络游戏版号也于2022年12月恢复发放,共44款游戏获得版号。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进口游戏版号的发放距离上一次(2021年6月28日)公布已有548天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腾讯网易等厂商各自获得一些重要产品(如腾讯的《无畏契约》,网易的《逆水寒手游》等)的版号,由此也重新刺激了一波新的招聘需求。如果说2022年的游戏圈的关键词是“过冬”的话,那么2023年的春天游戏行业已经吹起了复苏的东风。版号的进一步放开有利于重振行业信心,给行业带来了新的气象,不少游戏公司均已加速开启新游版号进度以及上线节奏,尤其是头部游戏公司更是丝毫不敢懈怠。

比如截止2023年2月13日,网易旗下投入逾7亿的“超级项目”《逆水寒手游》仅官网预约人数便已超过1278万,毫无疑问它将是网易在2023年的爆款预定之作。同时,网易还有《突袭:暗影传说》(卡牌RPG,Plarium研发)、《*极速》(赛车竞速)、《超凡先锋》及《大话西游:归来》(放置挂机)等多款版号储备。

腾讯方面,2月1日,腾讯光子工作室群宣布自研的开放世界生存游戏《黎明觉醒:生机》正式定档2月。此前,该款游戏已推出过多次测试,目前在TapTap和好游快爆仍保持着8.0的评分,并且已吸引超7000万的全网预约量。

又如,腾讯旗下《无畏契约》在2022年12月28日获得版号后,给国内电竞行业带来的影响已肉眼可见。1月9日,FPX电子竞技俱乐部正式官宣,原ZQ(ZHUQUE)《无畏契约》战队正式更名为“FPX电子竞技俱乐部无畏契约分部”。除FPX外,多家俱乐部也加足马力为《无畏契约》未来赛事作准备。对于《无畏契约》进入中国后能否真正撬动电竞市场,尚有待观察,但目前已然给电竞行业乃至游戏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此外,《无畏契约》的研发与运营方,腾讯全资子公司拳头游戏(Riot Games)近日还公布了一则新的人事调动。中国区负责人林松(Leo Lin)将正式升任全球移动业务发展总裁,同时继续兼任拳头游戏中国负责人一职。林松此次履新意味着,拳头在2023年将进一步加码手游业务。这也是整整长达一年半的进口游戏版号空白期宣告终结之后,给游戏行业带来改变的一个信号。

另一个信号或许更有意义:2022年开始出现了倡导理智看待游戏产业的声音,人民网等官媒也罕见地加入了这场讨论,再度肯定游戏社会责任和贡献,尤其是中科院发布的《游戏技术——数实融合进程中的技术新集群》报告直接以量化测评的方式证实了游戏技术对芯片、XR(VR/AR)、5G三大科技产业的进步贡献作用,不仅为游戏“正名”,也重新审视游戏背后的“科技力”。

像在航天航空领域,目前腾讯基于自研游戏引擎能力,正与南航翔翼共同研发国产全动飞行模拟机视景软件系统,以数字化助力国产全动模拟机研制,加速中国民用航空领域的技术突破和发展。

2023年2月13日,在广州召开的2022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更是吸引了超过2700多人与会,并正式发布了《游戏科技能力与科技价值研究报告》。报告认为,游戏作为复合型的文化内容产品,既有天然的文化属性,也有着深厚的科技属性,并基于这两类属性,正在不断丰富其经济属性,成为支持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驱动器。可见这次年会代表着官方对游戏产业价值与认知的进一步肯定。

而在预言家看来,多国政府积极推动游戏产业的背后,是源于对游戏技术所带来的技术变革的生产力的认可,未来游戏技术力的高低,将是一场涉及文化、经济、科技等多领域的全面角逐。在全球大国竞争的背景下,2022年的游戏产业也正成为国际竞争的全新战场,不仅在社会认知层面获得了重大的转变,更肩负着大国崛起的重要使命。

2023年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如何尽快走出低谷,一扫2022年游戏行业的颓势,已成为游戏行业当前最为迫切紧要的目标。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预言家游报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游戏数据总览

第九城市上海第九城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战略融资轮350万美元
2024-05-28
投资方: 风物资本
FantaGoalFantaGoal Lab
种子轮300万美元
2024-05-19
投资方: IDG资本
Blade of God XVoid Labs
种子轮未披露
2024-05-08
投资方: King River Capital
TevaeraTevaera Lab
种子轮500万美元
2024-04-24
投资方: Laser DigitalHashKey Group分布式资本Matter LabsDraper DragonFaculty GroupCryptocom CapitalCogitent VenturesSelini CapitalDWF LabsMorningstar VenturesDCF GODMomentum 6Genesis Block VenturesMapleblock CapitalGD10 VenturesAquanowCoinSwitch Kuber
BORED SLOTBORED SLOT LAB
种子轮1000万美元
2024-04-11
投资方: 了得资本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
【声明:本页面数据来源于公开收集,未经核实,仅供展示和参考。本页面展示的数据信息不代表投资界观点,本页面数据不构成任何对于投资的建议。特别提示:投资有风险,决策请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