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恨一个人,就带他去冬天的环球影城

当消费者在冬天走入环球影城,是为了赶一场 Kakao Friends 的“清仓大甩卖”……只能说,跌跌撞撞下的环球影城的IP魔法略显陈旧,朴实麻瓜的心也累了。

冬天总要去一次环球影城吧——在刮刀子般的寒风中排几个小时的队,然后来一场说走就走2万步打底的“环”北京失望旅程。

回顾北京环球影城短短开放的这一年多,从南迪北环的绝高期待,下跌至如今的寒冬常驻选手,很难说清楚年轻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想去环球影城了。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项目体验3分钟,排队最少1小时”的生命浪费模式,毕竟在家躺着不仅省钱还有大暖气;或许是发现货不对版后的无奈,在小红书上彻夜学习了3天3夜《魔法世界拍照200个你不能错过的技巧》后,却结果发现出拍地只是一个小走廊,镜头所及之处都是人。

总之,年轻人不太想再为魔法灵药买账了。实际上,关于环球影城的唱衰声音,几乎从它开园开始,就没有停过,甚至在疫情防控和凛冬来临(单指北方的冬天)的双重打击下,越唱越响亮。“北京环球影城日流量创新低”,11月30日,入园人数创历史新低,只有850人。

而环球影城丢失的不仅是年轻人,还有商家。据了解,起源于韩国移动聊天工具Kakao Talk 推出表情包的 Kakao Friends 环球影城店,将在12月15日撤店。

所以曾经的“宇宙中心”环球影城就成冷宫了?以至于有人说——恨一个人就带TA去冬天的环球影城。

01 恨一个人就带TA去冬天的环球影城

如果说上迪有什么最让消费者深痛欲绝的事情,一定是黄牛代购。迪士尼世界商店里扛着麻袋进货的黄牛们,即使有限购,也能把货架一扫而空,导致一只巴掌大的玲娜贝儿都能被炒到上千元,多少“老母亲”爱了却下不了狠手。

而环球影城,精髓没学到,坏的一样不差,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取其糟粕,去其精华。

就拿Kakao Friends环球度假村店撤店一事来说,低价清仓本是一个常规操作,Kakao Friends 也确实这么做了。据网友爆料,该门店目前正在4-5折清仓大甩卖,了解此消息的消费者兴冲冲地本想血拼一把,到店才发现,想要进店,得先在门外吹1小时冷风。

Kakao Friends 起源于韩国手机聊天软件KakaoTalk的表情包,后来延伸出多个IP形象。对于此次的闭店行为,虽然商家并没有给出明确解释,但门店负责人@陈五月在小红书指出,本次清仓活动从15号开始,由于部分店员还在封控中,所以只能线上监控销售情况,对于突然爆满,店员也分不清谁是黄牛,谁是真正的粉丝。

Kakao Friends清仓信息,小红书@陈五月

因此,为了维持秩序,商家推出的限流规定本也合理。但实际情况则是,还有点情怀的消费者在门外吹大风,内场则被黄牛占领,“听说黄牛代一件最少挣5块”,所以没有“附加价值”的消费者的爱显得如此廉价。而好不容易抢过黄牛的消费者进店以后才发现,“真没啥可买的,矬子里拔将军才能挑上几个。”

放黄牛进来,这事不能全怪环球。这可以说是Kakao Friends的错、环球的错,也可以说是黄牛本身的错。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年轻人喜欢环球影城的理由可能大同小异,恨它的原因却五花八门。

麻瓜想爱,真的很艰难

回想一年以前,在北京通州感受加州风情,是多少打工麻瓜的简单梦想,本想在魔法世界疏散一下现实世界的怨气,在八通线上晃晃悠悠地站了1个多小时才发现,周内是给老板打工,周末还给环球打工。

首先,想要进门就很难。抢票场景堪比魔法版通州春晚,什么优速通,连2900元一张的贵宾票都被预定一空,以至于环球影城官方都要为其 App 和小程序的崩停道歉。据携程数据,平台中有超过10万人预约环球影城门票的开售提醒。因此,想要成为这万分之一,消费者必须绞尽脑汁,在各大售票平台疯狂蹦跶。

“就算有票也不好进门啊”,毕竟,仅仅开园一周,环球的游客就高达17万,以至于为了抢占先机,不少消费者提前三小时、清晨5点就得在大门外排队。

当然,爱排队这件事可以说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天性”,也可以说是环球的“有意为之”。反正环球为了口袋满满,让更多的游客进园,而天真如我的游客们在漫长的排队旅程中,一圈一圈又是一圈,以至于总是能产生“每次拐角就是希望”的巨大错觉,望不到头的是排队队伍,冷掉是手上的黄油啤酒和拔凉的双脚,真的建议各位写手大大们出一本《爱人错过——霸道环球不要你的爱》,说不定也能接着环球的东风小赚一笔。

不过,虽然环球影城消费了麻瓜的爱,但也真的养活了众多排队攻略博主,并拉动了通州的按摩经济,毕竟日均2万步,不是哪个脚都可以“享受”掉的热爱。

这样的“盛况”如今已经很少见了,据时代周报,在整个4月,北京环球影城预计入园超过1万人的情况仅有9天,而到了11月30日,直接创下入园850人的历史新低,工作人员比游客多,“实现单日三刷自由,优速通再见”在环球开园一年后,成为现实。

人少了,环球就更好玩了吗?

未必,这可是“手都伸不出来”北京冬天。暂且不说游客有没有“勇士精神”,愿意拿着自己的肉体与零下10度的大风在空中来一个正面冲突,就单单是温度原因,环球本身也会做出一些调整——关闭室外项目、花车巡游以及表演。

所以,恨一个人就带TA去冬天的环球影城吧,来这里亲临寒冷暴击,来这里享受排不完队,并收获“迟来”的项目关闭。

但是,排队时间长、冬天太冷了,这些严格来说,都不能全部都算环球的原罪,北京的冬天怎么可能有加州的阳光,更别提环球的园子就那么大,游客可是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

小红书@星期五

而,丑才是*的问题

先是2021年11月发布的1分23秒充满土味的宣传短片,凑集了女团、科幻、穿越、未来科技、3D等多个元素,每一个都贴近当下年轻人的喜好,环球却可以把它们拼得如此难看,多花5毛钱都是对*的不尊重。

“北京环球影城是不是拖欠了宣传组的工资啊?”消费者在网上嘲得天花乱坠。对此,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相关从业者可能尚未厘清相关知识产权如何使用的问题,于是采用了大量短视频平台的手法,期待引发传播互动”。很难说环球想要引发谁的互动,或者在运营团队的市场调研中,一开始就把目光看向了下沉市场,毕竟,现在下沉市场这么火,好像谁不够下沉,谁就有罪。

不然环球也不能这么土啊。以周边为例,消费者以为可以看到类似迪士尼萌到全部都是亲女儿的可爱周边,而实际上,在环球影城的商店里,“我爱北京”这4个仿佛花钱买了c位,杯子上、短袖上、相框上……只要有空,哪儿都可以贴上这个标签。恭喜北京市,成为*赢家。

文化衫/杯本没有错,但是很难理解环球把什么周边都做到大粉大黄,“感觉去了某城乡结合的农贸市场”“过于下沉了吧”“不说以为是山寨的,义乌都比这好看啊”……以至于探店博主们发现了新的流量密码——“环球影城最土周边大整理”。

而被吐槽土的还有刘老根大舞台一样的花车游行(这里没有不喜欢刘老根的意思),以及3474元一晚的“农家乐”功夫熊猫主题的房间,这大概就是环球的本地化运营方案,老北京环球影城,阿瓦达索你丫命。

12月7日,飞猪显示功夫熊猫主题的房间售价3474起

但是“霍格沃茨北京分校”却又不够那么下沉,其中,被人诟病的还有没有充电宝外借。没有就算了,还要给消费者来一个三六九等划分,“魔法世界不用麻瓜的东西”,魔法世界连充电宝都没有或许才是环球真正要反思的事情,毕竟,普通麻瓜虽然没有飞来飞去的大扫帚,但是有智能技术。

所以,不是麻瓜不想爱魔法世界了,而是这份爱,“过于沉重了”。

今年5月,中国指数研究院曾表示,主题公园项目运营普遍存在“二年级效应”,即每个公园几乎都会在开业的第二年或之后出现客流量下滑。这是因为筹备期和开业初期,消费者的期待值最高,当游客体验过一次之后,主题公园的吸引力就会下降,如果没有更多的项目吸引或者营销刺激等,极少游客能成为回头客。

而“麻瓜出走”的环球影城,在开园第二年,同样没有逃过“二年级效应”。

02 大型游乐园的“原罪”?

这倒也情有可原——一岁多的北京环球影城,受疫情影响,根本没过好和消费者培养感情的“蜜月期”。相反,还没正式开业时,它就因种种原因给大家留下了可称恶劣的*印象

2001年讲要落地北京、一度宣传耗资超60亿美元、2016年才动工建设……吊足消费者胃口的环球影城像是得了拖延症,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个准信。2014年宣布修建计划时,它说预计2020年开业。2018年时,又因招不到合适人才,说要再缓一年,到2021年。

而据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表示,还有一个延期因素是迪士尼给的“同辈压力”。迪士尼不断有新动作,环球影城也想在开业前再给设定定位等来个升级。

就这样,想着慢工出细活的环球影城,撞上疫情。据《财经》2021年7月报道,负责园区建设的员工透露,大部分游乐设备要从美国进口,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繁琐的报关流程让设备到的比计划中晚,而之后还得经受严格的检测。

所以,到了约定开园之期(2021年5月),环球影城鸽了

压力测试和试运营的情况不好说,对于具体的开园时间,环球影城也暂时没吭声。但黄牛们瞅着被鸽而失望的消费者,属实忍不住不赚这个钱。

2021年8月环球影城开启内部压力测试后,黄牛通过各种手段售卖“内测票”售卖周边,甚至出现了把入场券哄抬至5000元的现象(是黄牛自己都觉得离谱的程度)。还有环球影城员工出售入园凭证让心急的消费者花钱过瘾。

小红书@崔怼怼的日常

最向往的那群消费者,把大半的钱都塞给了黄牛。“环球影城人均2、3千”这样的不实印象也被烙在了一些路人的心里。另一随之而来负面印象是,环球影城管理混乱。因为在曝出员工有倒卖入园凭证的同月,还出现员工偷拍游客裙底的丑闻。原本宣传就做得断断续续,环球影城真的很难顶。

其实,服务差、冬天不好玩、排队慢、周边商品贵等环球影城饱受消费者吐槽的问题几乎算是大型主题乐园极难更正的“原罪”

例如,员工服务态度差,背后是工资不高干活却累。去年9月,环球影城员工的薪酬标准曝出,一线运营人员交完五险一金后,可到手3500元左右。又据《红星资本局》,若员工是要住宿舍,还要再交600元,实际到手月薪不足3000。

2022年11月30日,不少员工聚在在美国奥兰多的华特迪士尼世界旁大喊“魔法不结账”、“我要加薪”。起因是他们和迪士尼签新合同,希望把*时薪从10-15美元提到高18美元(去年奥兰多商业区的平均租金涨了23%)。迪士尼答应会给“*时薪达到20美元的途径”,结果这个“途径”是让*工资每年涨1美元,直到达到20美元。为魔法打工的打工人绷不住了。

钱少,活干着还挺心累。高强度下要保持与乐园契合的友好状态,应聘过程中也得不到尊重。一位曾在迪士尼乐园表演的工作者还曾向《INSIDER》表示,选“公主”、“王子”时,迪士尼不关心你有多了解角色,只在意你是不是长着一张“最容易被遗忘的漂亮脸蛋”。即,漂亮且要和乐园现有的演员同事们长得差不多。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前员工宋小雨吐槽环球影城工作强度离谱,大太阳下每天要站8-10个小时,忙起来时按时吃饭和上厕所都没保障,更别说稳定的假日了。

环球影城冬天体验差,与那些漂洋过海的设备有关。据《品玩》,低温会对过山车的的塑料零件产生影响,这时候坐过山车的旅客也会冻伤,故而在寒冷的北京冬日,环球影城会不定时停运包括过山车在内的部分设施。大多数欧洲和北美洲的公园与之类似,会在3、4月份满负荷运转,万圣节活动后闭园。若要和天气对抗,就得开设更多室内项目。

室内项目的建设维护成本高不说(房子的结构要大),对游客的吸引力也有限——容纳的人更少、更吵闹、更压抑。曾有网友发帖表达疑惑,认为英国又冷又潮,室内景点明明应该更适合这个地方,可诸如封闭式室内过山车这样的项目接受度并不高,英国之前建的室内乐园也都“不了了之”。例如,2008年关闭的室内大都会乐园,曾经是英国游客访问最多的主题公园之一,但新管理者觉得把它改建成电影院会更赚钱。90年代伦敦的特罗卡德罗中心有不少著名打卡点,但从未真正得到当地游客的青睐,游乐设施开放几年后就被拆了。

也许是全在室内,就没有乐园的疯狂氛围了(像个有点新玩法的博物馆)。而且纯室内很难复现一些影视剧IP的景观。

至于排队长,有人认为是乐园故意炒热度。也有人指出,在预估人数方面少有乐园有先见之明。据一位参与奥兰多迪士尼乐园建设的系统工程师,乐园曾经构建过一个非常复杂的的模型,模拟人们如何在公园里移动、排队等车,确保游客一下车就能马上在附近找到乘车点并上车,这样迪士尼乐园的小路上就不会都是人,不会“破坏美感”。然而当开园后访问量远高于乐园预想后,什么模型都没用了,每个乘车点后都排满人,把路占完。

周边、主题餐厅的美食、纪念品……这些小玩意站在主题乐园营销的*线,定价也被讨论得最多。曾在不同公园任运营主管的雷顿萨克斯·鲁德介绍,游乐园的利润中心一般是食品,门票和入场费是为让乐园日常收支平衡,用来支付工资和日常运营维护费用。

如上基础挑战下,可以说,能成功存活、维持良好“游客缘”的乐园才是少数

失败到连开都没开的,有同样患有“拖延症”的迪拜环球影城。迪拜主题乐园曾预计耗费20亿美元,每年接待500万人次,设置侏罗纪公园激流冒险、金刚决斗过山车和木乃伊主题室内过山车。结果在纸上谈兵N年后,2008年7月才动工,很快撞上了金融危机……搁置几年后,13年再度动工,可这时迪拜环球影城的网站域名都过期了,周围地区也有了更新的娱乐中心。最终在2016年10月27日,官方宣布*取消该项目。

新奥尔良六旗乐园没挺过天气的打击,不是极寒,是暴风雨。2005年卡特莉娜飓风袭击游乐园,带来严重事故和设备损坏。飓风后,游乐园也拿不出钱来维修,只能让这个一看就SAN值狂掉的末日型游乐园进入电影场景。(在《侏罗纪世界》和《猩球崛起》等电影中出现)

而今年,大型游乐园面临的疑难杂症更多。一是疫情下顾客群体发生改变,跨省游、跨国游的旅客变少,当地的游客变多。没有远途旅行的滤镜加持,游乐园要努力吸引当地回头客。今年环球影城和*荣耀IP的联名,就可算是一场尝试贴合本土游客的自救新尝试。二是,社交媒体是一把双刃剑,能宣传园区,就能“剧透”游玩。当消费者随手就能在网上吸玲娜贝儿、看威震天讲相声跟着博主*视角“直播游”,园区的沉浸式体验和创新更重要。

即使困难重重,观众游客喜欢的IP一茬换一茬的情况下,主题乐园还是各IP扩张赚钱的迷人选择之一,它们也在往不同的方向卷。11月开园的吉卜力乐园没有过山车,重视再现电影中的场景,和粉丝温馨互动。12月1日《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其开园1个月后,游客购买商品的平均花费在1.5万日元左右,是东京迪士尼乐园的三倍。

今年10月,麦肯锡发布一份名为《中国主题公园面临新时代》的报告,称市场潜力巨大。只有27%的中国人去过主题公园,不到发达市场平均水平(68%)的一半,预计到2025年底,主题公园的市场规模可能会从2019年的400亿人民币增长为900亿人民币。然而开掘潜力还需自身变强,在疫情之前,中国也只有一半(53%)的主题公园在盈利,自有IP的客流吸引力远顶不住选址等因素的影响。

当消费者在冬天走入环球影城,是为了赶一场 Kakao Friends 的“清仓大甩卖”……只能说,跌跌撞撞下的环球影城的IP魔法略显陈旧,朴实麻瓜的心也累了。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Vista氢商业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