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汪小菲爆料中的思诺思是什么?

汪小菲提到的思诺思,学名是酒石酸唑吡坦片,是一种非苯类镇静催眠药,具有作用快、效果肯定、副作用轻的特点。

11月21日,汪小菲霸屏一天,火过世界杯。

他在微博发文爆料,称“徐熙娣(中国台湾艺人小S),长年服用思诺思,且不经过医生处方,通过第三方拿身份证取药”。

汪小菲提到的思诺思,学名是酒石酸唑吡坦片,是一种非苯类镇静催眠药,具有作用快、效果肯定、副作用轻的特点,在临床上常用于治疗失眠。作为赛诺菲的重磅产品,思诺思曾长期统治全球失眠治疗用药市场。1997年,赛诺菲将该产品引入国内市场,而目前,其专利在各主要国家均已到期。

时代财经从赛诺菲(SNY.US)官方发布的思诺思说明书了解到,思诺思是一款适用于严重睡眠障碍,并用于短期治疗的非苯二氮卓类镇静催眠药,属于精神类药品,主要用于偶发性失眠症和暂时性失眠症。该药物*有效剂量不超过10mg/片,应在临睡前或上床后服药,一晚只服用一次,不可多次服用。

王甜甜(化名)长期入睡困难、睡前情绪焦虑,一年多前首次在神经内科治疗,医生推荐服用的安眠药正是思诺思。她告诉时代财经,目前感觉思诺思效果良好,且药效并不猛烈。“医生建议我每次服用半片,因此每次只给开7片,也就是两周的量。我睡不着会服用半片思诺思,大概2~3月去医院开一次。”

中国睡眠研究会等发布的《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有超过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在1990年以后出生的年轻群体中,睡眠障碍更为严峻。此外,据中国社科院等机构2022年发布的《中国睡眠研究报告2022》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人每天平均睡眠时长为7.06小时,64.75%的被调查者每天实际睡眠时长不足8小时,超过8小时的被调查者仅占7.97%。

“汪小菲发的消息,感觉容易误导大众,吃些安眠药、睡个好觉,在我来看是比硬挺更好些。我曾看过新一代安眠药的副作用和成瘾性较小,本身大众对失眠吃药的事情很忌讳,医生也是按量开具的,成瘾没有那么容易。”王甜甜称。

不过,思诺思属于我国管制类精神药物,面临着比常规药品更严格的管控。精神类药品指的是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使其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可能产生依赖性。国家依据人体对精神药品产生的依赖性和危害人体健康的程度,将其分为一类和二类精神药品。

国内《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2016修订)》也有明确规定,国家对麻醉药品药用原植物以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实行管制。除此以外,任何单位、个人不得进行麻醉药品药用原植物的种植以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实验研究、生产、经营、使用、储存、运输等活动。

海南省某肿瘤医院医生蒋锐(化名)对时代财经解释称,思诺思属于二类精神药品,长期使用会有依赖性,在其科室是偶尔开具的处方药物,使用量也较小,且分为住院和门诊两种情况。“以我们科室为例,在病房中,科室不储存该药物,属于临时开药,患者需要该药物时即去药房一次取一片;在门诊,一般最长只给患者开具两周的药物,如果合并焦虑症则由心理科评估后再开具处方。”蒋锐表示。

精神类药物取药、存药都有一套较为完备的流程。精神类的药物需要医生开具处方,护士按要求去药房领取,譬如红色处方是杜冷丁等镇静、镇痛类药物,该类药品的相关安剖瓶也需要回收。

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下,人们的生存压力逐渐增大,叠加普遍存在的失眠问题,镇静催眠药的市场需求增大。

根据西南证券研报,在去除以麻醉镇静药物统计的情况下,2021年,国内催眠类药物市场份额TOP5分别为佐匹克隆、右佐匹克隆、艾司唑仑、苯巴比妥和唑吡坦,其中佐匹克隆和右佐匹克隆占比超60%,思诺思则属于唑吡坦类,占比为7%。

另据医药经济报统计的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样本医院催眠/镇静药销售额为16.41亿元,全国公立医院购药额为54.81亿元。据过去5年的数据显示,2017-2019年的年销售额均呈两位数的增长,2021年样本医院销售额达到*值,同比增长8.46%。

目前,国内麻精类药物市场玩家稀少,主要包括恒瑞医药、恩华药业、人福医药等。

但药品与毒品往往仅一线之隔。据媒体报道,2022年3月,上海长宁区检察院办理了一起贩毒案,被告人姬某某通过虚构失眠病状,在上海多家医院平价骗配或通过相关平台下单代购的方式,购买了大量的受国家管制类二类精神药品“思诺思”,然后溢价并倒卖给客户。据此,姬某某因贩卖毒品罪被提起公诉。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时代财经APP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