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身价90亿开劳斯莱斯,指望不上俩儿子的「老干妈」,75岁还在硬撑

从1996年陶华碧创办第一家辣椒酱加工厂至今,已经26年了。如果陶华碧一直找不到人接班,靠她自己又能扛到几时呢?


日前,75岁身价90亿的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也做起了“直播”。

▲老干妈直播现场

虽然之后被网友发现所谓“直播”,是将陶华碧受访视频贴片循环播放,但人逾古稀之年还要追赶“新潮流”,背后原因实在令人心酸。

数据显示,昔日的“国民爆款”老干妈的抖音官方旗舰店,近三个月来新增粉丝4.7万,而直播销售额仅仅80万元。与此同时,虎邦、暴下饭、川娃子、李子柒等众多竞品的搜索权重反而更高。

与此同时,近日“2022贵州民营企业100强”榜单发布,向来以民族传奇企业著称的老干妈以42.01亿的营收额从2021年的第六跌出前十,目前列第11名。

因为老干妈一直都没上市,所以股权结构也就比较单一。2014年之前,老干妈自己保留了1%的股份,其余的股份都给了两个儿子;2014年经过股权结构变更,陶华碧退出了老干妈的所有股份,她的两个儿子李妙行(李辉是其曾用名)、李贵山分别持股51%、49%。

陶华碧的意图不难猜测:创始人年事渐高,公司需要交给下一代接手。两个儿子才是股权的实际掌控者,而她现在只是老干妈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只是,陶华碧75岁了还冲在一线,那她的两个儿子呢?

1.

/ 大儿子李贵山醉心房地产,

身陷“烂尾楼”风波 /

老干妈向来以“四不”原则闻名:不贷款、不参股、不上市、不融资。这样的陶华碧却因为大儿子李贵山的投资被记者追问,无奈撇清关系。

陶碧华在萌生退意的时候,就对两个儿子进行了分工:大儿子李贵山负责销售,二儿子李妙行主抓生产。

大儿子李贵山出了名的孝顺,因为不忍母亲独立承受家庭重担,高中毕业就去了参军。他也是老干妈的*任总经理,也是在他的努力推动下,老干妈变成了一家建立起完善流程和规章制度的现代企业。

而他有一点和母亲存在分歧,那就是他是老干妈内部的上市鼓吹者。

要知道,想当初深交所派专员给贵州的三家公司做上市培训,其中就有老干妈,但却被陶华碧一口回绝了。

“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

陶华碧对资本运作的“虚”看得明明白白,但她的大儿子李贵山却偏偏爱“投资”。从云贵高原到华东地区,李贵山先后参股的企业多达14家,投出去了超2亿元。

2004年,李贵山投资昆明锦泰大酒店首次尝到了投资房地产的“甜头”,却没成想这让李贵山从45亿身家的富二代变成了多达19次被限制高消费的房地产公司的二股东。

2012年,李贵山慷慨解囊3000万给正在开发贵州市盘龙区穿金路上的一个高档小区“云润天阳项目”的天阳集团,也因此与云南商人黄伟培“不打不相识”。

2012年圣诞节,李贵山和黄伟培合作成立贵州天阳公司,合伙开发云润天阳项目。李贵山没有时间亲自盯项目,项目实际上落到了黄伟培和其儿子惠煌程的身上,李贵山也安排了自己的亲戚在公司当副总。

但仓促结成合作伙伴的李贵山对房地产行业的情况却不甚了解。

原本计划在2012年拿到的项目预售证,贵州天阳公司用了将近两年才拿到。房子无法对外销售,但房地产项目的巨额押款已经让项目处在资金短缺的崩溃边缘。

2014年8月,云润天阳1标段封顶,但全国楼市已然从过热到了“拐点期”,昆明楼市陷入低迷。李贵山作为建筑阶段的出资人原本要求销售工作自己这边负责,到了工地却发现自己不知情下售楼部都盖好了,信任危机由此爆发,李贵山直接表示“不管了”。


李贵山拒绝再向项目投入资金,黄伟培和李贵山的关系彻底闹僵。云润天阳项目原本与业主约定的2015年下半年交房,此后因为多方纠纷数度延期,实际上已然“烂尾”。

黄伟培成了多达19起限高令的执行人被列入了“失信黑名单”;老干妈品牌也因此受到市场质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无奈之下,陶华碧只能出来宣称大儿子的个人投资行为与老干妈无关。

如果说大儿子投资房地产赔钱失利只影响到了老干妈的品牌,那么二儿子李妙行接管老干妈的风波则差点让陶华碧的毕生心血毁于一旦。

2.

/ 二儿子李妙行玩“小聪明”,

差点毁了老干妈?/

陶华碧的卸任正是在老干妈最辉煌的2014年。

那一年,老干妈的日销量达到了130万瓶,创造了40亿元的营收,并以160.59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列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名单中的151位。

可以说,陶华碧将*的老干妈交给了二儿子李妙行,然而,二儿子却差点毁掉了老干妈。

其实,相比于大哥醉心家族企业之外的投资,李妙行还是一心扑到了家族企业的经营上。全权接管下来的李妙行一上任就大刀阔斧的做了两个举动:

一是裁员,引入机器设备。二是用价低质次的河南辣椒取代了贵州本土辣椒。

二儿子刚接手时的困境很明显:原材料成本在不断涨价,而老干妈辣椒酱的终端零售价格又一直是行业内没有明说的“红线”。贸然涨价怕影响老干妈的销量,当时一直保持着一罐辣椒酱8、9元的零售价格面对日益涨价的人力物力成本,老干妈的利润被大大压缩。


虽然老干妈一直没有明说换辣椒产地的原因,但2015年时有媒体采访业内人士,其表示当年河南辣椒不断涨价,即便这样也比贵州辣椒每斤便宜2-3元,而往年两地辣椒价格最多时每斤更是差出去 10元左右。

结合老干妈当时每年要用去8千万斤辣椒,这笔开销节省背后的利润可谓不言自明。

但是从人工制作到机械生产,不同地区辣椒味道也有着明显区别。暗中更换了原料的老干妈开始失去一大批昔日的“忠实拥护者”,提起来都是“变味了”。

祸不单行,2016年5月市面上出现了一款和老干妈几乎一模一样的产品,老干妈为此报了警。结果是离职员工泄露了商业机密,警方测算的涉案金额达到了一千多万。

究其原因,还是贾某因为违反了公司的规定被罚了整整半年工资,主动离职后心生不满这才泄了密。虽然这表面上和二儿子李妙行没关系,但严苛制度导致公司机密被泄露的背后,管理人员难辞其咎。

在二儿子李妙行接管公司之后的2016年到2018年,老干妈的营业收入从45.5亿元一路下滑到了43.28亿元。

2019年,老干妈的贵州工厂两次失火事件,受影响的生产线产能占到了总产能的三分之一。

眼看给予接班厚望的二儿子不断闯祸,心急如焚的陶华碧,不得不在73岁高龄再度出山,重整老干妈。

3.

/ 陶华碧二度出山 ,

“老干妈”却难掩颓势 /

陶华碧归来之后的*件事,就是收拾李妙行留下的“烂摊子”。

通过重新选用贵州辣椒、恢复“原来的配方”,2019年,老干妈重拾涨势,实现了超50亿的营收,业绩再创新高。

73岁的陶华碧虽归位,但错过了线上红利期的老干妈却早已难掩颓势。


老干妈“消失的五年”,正好是短视频、直播、预制菜快速兴起的五年。而老干妈在线上的起步则远远落于一众来势汹汹的网红品牌。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辣椒酱行业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324亿元到2020年的37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8%。据悉,老干妈曾占据中国辣椒酱市场20%的份额,而当前,中国已经有5000多家企业涌入辣酱市场,其中,绝大部分都成立在近十年。

从资本先行到线上发力,来势汹汹的新品辣酱专攻老干妈此前未曾触及的领域。

拥有“网红*辣酱”之称的虎邦辣酱就是借着老干妈出现口碑问题的2016年实现收入,此后凭借外卖渠道的率先布局以及打造“网红”产品的营销思路,实现了营收300%的年均复合增长,并在2019年底就获得了资本数千万的A轮融资。

而老干妈的天猫旗舰店在2018年才正式注册,而本质上也和线下经销没什么差别。

最为致命的是,经历了“换辣椒”事件的老干妈虽然可以重新换回原来的配方,却无法继续维持原有的定位。

今年2月,老干妈迫于原材料、人工成本以及运费的成年上涨,对经销商发布了调价函,涨价幅度大约为每瓶1-2元,每件货的涨幅在20至30元间。

从涨价幅度明显可以看出,被成本压力追着跑的老干妈一方面疲于应对只能涨价;一方面又受困于竞品的来势汹汹,不敢涨幅过大。老干妈一家独大的局面,早已发生了改变。

从企业自身角度而言,老干妈作为陶华碧一手“带大”的家族企业,如今陶华碧已经年逾古稀,两个儿子都“不争气”,如何维持企业自身发展环境的稳定?接班人问题无疑成了头等大事。

老干妈品牌的核心就是陶华碧自身辣酱的专利秘方,而新推出的番茄辣椒酱、香辣菜、火锅底料等尚未形成气候。李妙行换辣椒的做法已经检验了市场群体对“原汁原味”的苛求,再加上陶华碧奉行的“四不”原则,职业经理人或许难有发力点。

于是,一个“奇怪”的景象出现了:已经75岁高龄的陶华碧仍在带着显出“疲态”的老干妈奋力奔跑。

研发辣酱外的新品类:从单一豆豉辣酱到现在拥有火锅底料、豆腐乳、香辣菜等20多个品种;迎合年轻人喜好:制作魔性视频广告《拧开干妈》、2020年初情人节上线“老干妈情话瓶”,与其他品牌联名推出老干妈卫衣;陶华碧甚至以自己的名号“亲自”为老干妈的直播卖货制造话题……

“我这人是*强的,我要做我就要做*名。”

从1996年陶华碧创办*家辣椒酱加工厂至今,已经26年了。而说这些话的时候,陶华碧刚刚凭借36亿资产登上胡润富豪榜,老干妈也在2014年的首届贵州民营企业100强中进入前十。

根据媒体早前报道,最风光的时候,陶华碧拥有多辆豪车,经常开着劳斯莱斯去打麻将,连车牌号都是政府送的。

这样一个国货品牌,不是说句不香了就真的不香了吧?

只是慈母多败儿,陶华碧一直找不到人接班,靠她自己又能扛到几时呢?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金融八卦女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