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抢茅台、改简历、玩泥巴,年轻人花式兼职大赏

业余塔罗牌占卜、转卖二手潮玩、经营自媒体、市集摆摊……出于爱好,也出于生活的压力,年轻人需要“做些什么”来平衡焦虑。

2022年,纷至沓来的裁员潮中,“斜杠青年”的光环已然悄悄褪去,副业成为年轻人的生活常态乃至“刚需”。

打开社交平台,在以“恭喜发财”命名的豆瓣副业小组里,有超过21万人分享兼职经验;小红书上,一则“打工人必备100个副业平台”的笔记获得十万收藏;微博“副业兼职”超话的41万粉丝,则顽强地用谐音、图片和字间标点防屏蔽,等待着网线另一端的工作。

在当下年轻人的语境里,工作远不止朝九晚五的格子间,也不是*的赚钱门路。业余塔罗牌占卜、转卖二手潮玩、经营自媒体、市集摆摊……出于爱好,也出于生活的压力,年轻人需要“做些什么”来平衡焦虑。

运气和人品,靠机会赚钱的年轻人

8点53分的闹钟响起,陈露知道这不是工作议程提醒,而是自己每天固定的*项工作——抢茅台。划掉闹钟,她凭借肌肉记忆就可以在几秒内找到并打开“i茅台”APP。

2022年3月31日,贵州茅台官方直营渠道“i茅台”APP开始试运行,截至5月18日正式上线前,已有累计超1.3亿人参与申购,热衷于倒卖茅台的年轻人们消费了560.7亿吨白酒。

曾经卡点上班的陈露,如今每天都会早到一个小时,只为在网络更稳定的办公桌前专心“撸茅”。官方售价1499元一瓶的飞天茅台,市场价一度高达3200元。从走出提货门店的一刻开始,收购商、二手平台、同城网站……这瓶白酒从不缺少下家。

i茅台申购界面

在这场似乎无本万利的“抢茅”大战中,没有人不希望自己是下一个。

将近六个月,陈露发动亲朋好友,每天雷打不动,多个手机号同时申购。同时,她每天都会抽空完成i茅台APP上的各种活动,从而拿到高申购概率专场的资格。几个月下来,她对于茅台酒的相关知识已经滚瓜烂熟,茅台的品牌教育不可谓不成功。

i茅台APP的小活动

运气*的七月份,陈露接连用不同账号申到了两瓶500ml的虎年生肖茅台。官方售价2499元一瓶的虎茅,转手就能卖出3500元的高价。但出于对茅台升值的信心,这两瓶酒被她锁在了柜子里。

“撸茅党”拼的是运气,以及对茅台发售规则和各类原价渠道的熟悉。而另一个圈子可能还需要一点手感。轻重、摇盒、辨声……盲盒玩家们使尽浑身解数,追求开盒瞬间的惊喜与欢呼。

国内的盲盒单个售价在49至79元不等,而“端盒”则需要八九百元。“端盒”是盲盒玩家的术语,意味着直接购买一整套盲盒产品。在玩家眼中,“端盒”可以有效避免买到太多重复款,抽中隐藏款的几率也会更高。

在二手交易平台,著名ip的热门款一度溢价几倍到十余倍不等。小雨作为“人品”相当不错的盲盒玩家,经常能够开出隐藏款。她也靠“卖娃”度过了换工作的空窗期。

在那之后,她开始有意识地将盲盒爱好作为副业来经营,跟随潮玩社区的风向下单,囤积各种“热门款”。

潮玩APP,二手交易平台

然而疫情反复下,市场的寒气传导给了每一个人。二手平台上,盲盒的价格整体走低,玩家热情也在下降。2022年上半年,国内盲盒头部公司泡泡玛特半年报净利润3.33亿元,同比下滑7.23%。

职业黄牛们涌向了更具潮玩属性也更昂贵的“大娃”,而对于小雨这样的兼职玩家来说,热情已然褪去,不能脱手又无处摆放的盲盒显得有些鸡肋。最终,她低价卖掉了辛苦攒下的所有盲盒,只保留了自己最喜欢的“密林古堡”系列,彻底退坑。

在早已具备营销热度的茅台与盲盒之外,具有亚文化属性的“谷子”也在圈内形成了转卖热潮。“谷子”是Goods(商品)的谐音,一般指以动漫角色为中心的周边装饰品(如徽章、立牌、吊卡等),“谷圈”则是收藏、购买、交流“谷子”的兴趣群体。

谷圈强调版权,谷子的购买方式以正版渠道为主,但出品商往往设置预购、限量、盲抽等手段,且不开展再贩。一些火热ip的限量周边供不应求,从而催生了二手市场。“谷子”的成本并不高,以主要周边“吧唧”(即徽章)为例,原价不过二三十元,但被圈内人称为“海景房”的高价谷子却能在二手平台卖到几百甚至上千元。

谷子开箱。图源:b站@叶黎黎黎

作为圈外人的黄牛很难挑中有价值的周边,而一个“老二次元”依靠贩售闲置“谷子”,却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回血”后继续购买新款。对同好者们来说,谷子转卖不仅是一种副业,更是相互交流与抱团取暖的方式。

事实上,大部分小众圈子的供需秘密正在于此——因为喜爱,所以懂得。

十八般武艺,不如打磨核心技能

转卖的获利往往被市场、时机与运气等不确定性支配,而专注打磨主业“武艺”,依靠本职工作获得额外收入,在很多人看来更具可持续性。

随着就业“卷度”升级,一份成熟的简历成为了应聘刚需,“简历优化师”的工作逐渐走进大众视野。与简历打交道,没有人比HR们更有发言权。

李莉优化简历通常每份收费50至100元,平心而论这样的收费标准对于工作7年的资深HR来说并不算高,却还时常被客户“嫌贵”。

在李莉看来,如何*限度地挖掘求职者的闪光点,对简历上的每项内容做出调整和有效提升,难度其实不亚于一场专业咨询。然而市场对于简历优化的专业性,似乎还没有培养出足够的认知。

低价修改简历的平台广告

HR们如何依靠专业性在兼职上获得预期收入,也许还有一段路要走。

相比简历优化的小众,设计师、摄影师在外“接活”早已不稀奇。平面设计领域里的P图、海报制作、网页设计、图文营销、品牌logo……只要技能在手,副业似乎来得游刃有余。

然而按照设计师刘丰的说法,副业之路,没有人可以不踩坑。

刚工作时,刘丰就发现了设计PPT模板的商机。他制作了数十个精美的PPT模板,在网站开放付费下载。然而19.9元的模板被下载数千次,刘丰只到手了不到2000元。同时,他的PPT被随意盗版搬运,夹杂在“免费PPT模板”的网盘链接中,成为商家和公众号引流的手段。

平台上大量的PPT模板

刘丰痛定思痛,决定寻找并专注对设计技能有足够尊重的兼职。经过考察,他终于确定了更为靠谱的副业——兼职为不同公司提案、项目书或品牌策划PPT进行美化。在刘丰看来,这份职业更正式、有成长性、回报合理,个人品牌逐渐打响后,40页PPT的美化收费能达到5000元。

对于主业和副业从事同一类型工作的人来说,相比于金钱,他们更看重个人的长远发展。

粉丝不到5000人的小红书穿搭博主茉莉,在自媒体中属于影响力较低的“踝部”博主。平时“恰饭”的商务稿,一单到手只有500元,还需要独自完成拍摄、修图、写文案的全部流程。

一次偶然的机会,茉莉给朋友帮忙,为大博主临时拍摄了一套产品图。同样身为博主的茉莉因为对商单的拍摄需求十分了解,拍图快、出图质量高,得到了一致好评。从此,茉莉打开了以摄影副业养博主主业的兼职之路。

在杭州和上海,一套9图的服装穿搭拍摄加修图,茉莉能够到手600元。风格高级或复杂一些的,一套则在1000元以上。最近,茉莉接到了某品牌的拍摄通告,每套出片15张,简单修图调色的30套产品图,整单承包价是1.5万元。

摄影副业为茉莉的自媒体带来了更大流量,她的简介也变成了“穿搭+摄影博主”。

坚实的核心技能为兼职群体创造了更多收入机会,而副业对于技能的磨练,也能够反向为主业加码。对于身怀一技之长的技能型人才,一份收入可观的兼职,来源于核心技能产生的边际效益。

斜杠青年,爱好是人生的主旋律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以单一的职业来定义自己,而是选择拥抱多重身份。“斜杠青年”往往用爱好来丰富生活的边界。在工作之外,人生本来就有无限可能。

当“泥巴”成为年轻人的新晋解压玩具,“玩泥”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爱好者的兼职选项。水晶泥“史莱姆”是一种由胶水、水和硼砂混合形成的半固体揉捏玩具,可以给玩家带来触觉与听觉上的解压体验。

走出国企大门,罗青下班后的身份变成了“玩泥”达人。在疫情前市集火热的时候,罗青靠着售卖自制的史莱姆,每晚营业额可以达到上千元。

史莱姆中,以手感分类的“假水”和“情丝” 。

图源:抖音@搞事明天玩什么

“泥”的成本并不高,花费200元左右就可以做出4至5升史莱姆,而成品史莱姆的价格则在15元/百克。如果再加入一些闪片和调色,售价则会更高。罗青在夜市摆摊时,客群一般是图新鲜的“圈外人”,只要“泥”漂亮,一小盒可以卖到25块。

除此之外,网店与“玩泥”博主也成为“泥圈”中人的副业选择,只要“泥巴”颜值在线、创意独特,简简单单的玩泥视频也能够收获上万观看。

以爱好当副业,不仅听起来很幸福,也拓宽了职业发展的可能。

白薇是一位娱乐圈从业者,在北京做艺人宣传,工资刚够糊口。入行之后,她发现圈内人无论是工作变动、感情问题、财务状况还是近期运势,就连面对追星是否会“塌房”这类问题,都要先算上一卦。于是,从小喜欢塔罗牌的她开始尝试给周围朋友做占卜。

最初,她通过互动视频的方式,以88元/次的价格为朋友占卜。因为成功预言了某明星“塌房”,她一夜小火,口碑瞬间打响。

如今,白薇的单次收费涨到了488元,不仅塔罗牌设备全面升级,还开了第二个微信号专门算牌,并且为自己招募了专门负责沟通对接事项的小助理。

因为副业的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了本职工作的工资,为了更好发展自己的事业,她已经开始筹备开设塔罗+芳疗工作室。

当爱好的收入足以独当一面时,主业与副业甚至可能互换身位。

三年前,王双还是一位全职健身教练。在朋友的邀请下,他象征性地入股了好友餐厅,在闲暇时抽空帮忙照看。爱聊、懂吃,又对营养搭配有所研究的他,似乎天生就适合餐饮行业。

每天下了班,王双就泡在餐厅里,忙着研究食材、开发菜式,与顾客谈天说地。看似简单的一盘菜,他能够从材料到做法,讲出种种有趣的门道。王双极高的情商和饕客的功底逐渐成为特色,餐厅被他经营成了*人情味儿的“自家客厅”。

在这个过程中,王双逐渐产生了深入餐饮行业的念头。为了能更加随心所欲地施展想法,还原心中的美食,王双在疫情时选择逆向“All in”餐饮行业。如今,健身反而成了他的副业。每周10小时的私教课,成为王双生活的调剂品,也为他提供了接触更多顾客群体的机会。

年轻人靠副业获得“安全感”

这些年轻人的副业之路是如何开始的?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这个答案其实并不相同。

对陈露而言,选择“撸茅”的初衷只是出于好奇——在她*次运气爆棚抽中茅台之前,她从未想过“撸茅”会成为自己的一份“副业”。按陈露的话说,在i茅台APP申购原价茅台,就像在股市打新债,非常适合孩子还小,精力无法分散的“宝妈”。不需要太多技术和时间,只靠着一些运气就能换点奶粉钱。

10月1日,陈露又抽中了一套375ml*2的虎茅。

图源:受访人

而刘丰做兼职则是不得已的选择。作为一名默默无闻的工作室设计师,他每月的付出和收获完全不成正比,在一线城市如果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很难存下钱来。

同时,对于设计行业来说,打响个人品牌、有足够多的作品积累,才能拥有更好的议价能力,打破“流水线”设计的天花板。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工资和职业发展都在倒逼刘丰做兼职。

他最近的一个副业订单,合同金额就约等于两个月的工资。正是因为副业发展得顺利,刘丰攒钱在老家付了房子首付。

罗青对于兼职则有着不同的看法。在他眼中,国企只是“上班”,“玩泥”这一爱好才是事业。

对罗青而言,他之所以选择就职于“朝九晚五”的国企,正是看中了国企更为宽松的工作时间,使他能有更多精力投身于个人爱好。他希望能有一天在社交媒体上“玩泥”出圈,成功打造出自己的个人IP。

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兼职并不只为了赚钱。更深层次上,他们追求的其实是一种抵抗焦虑的安全感。生活的压力可能来自于疫情、一线城市的房价、就业市场的紧缩和35岁的职场天花板,当努力和学历的溢价只够“维持”现状,年轻人需要副业缓解无处安放的“向上”之心。

在越来越多人眼中,主业与副业的界限不再壁垒分明,副业也不再居于从属地位。个人收入结构的多样化意味着更好的抗风险能力,也意味着更多的选择权和更好的发展空间。

在有限的精力里,一份靠谱、有成长性的副业,的确不失为一种破局之道。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霞光社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