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李良带队,高瓴全面杀入种子轮

未来,高瓴计划3年投资100个种子项目。据介绍,种子项目的单笔规模一般是200万~300万美元或1000-2000万人民币,但不拘泥于固定上限——更关注于项目本身的价值,包括所处的行业阶段、细分领域的发展空间。

种子投资赛道重磅选手——高瓴来了。

今天(9月28日),投资界获悉,高瓴宣布正式推出“Aseed+”高瓴种子计划,单独设立种子投资序列,聚焦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碳中和等重点领域,计划用3年时间投资100家左右的种子期企业。

何为Aseed+?a seed是“一颗种子”,但高瓴传递的核心其实是plus(+)。即在投资之外,对初创企业提供包括创业孵化、市场验证、创业加速、产业对接等在内的一系列服务和支持。时至今日,一级市场竞争已是残酷至极,VC/PE们集体不但在往更早期走,还开始比拼走的姿势、走的速度。

高瓴创始人张磊表示,“今天的早期投资,已经完成从发现价值阶段到‘发现+创造价值’阶段的转变。投资机构需要真正走到技术和产业的创新一线,与优秀的创业者一起繁荣创新生态、释放创新的价值。我们发起‘Aseed+’高瓴种子计划的初衷,就是希望与众多合作伙伴一起,以‘共创’的方式,努力为早期创业者提供专业、系统的服务,帮助更多‘种子’绽放更大可能。”

高瓴投种子轮:

共创模式,3年要投100个项目

这一次,高瓴将专门组建一个种子团队。

投资界获悉了更多细节:据悉,“Aseed+”高瓴种子计划将由高瓴创始合伙人李良领衔,团队成员背景多元,或有科研背景、或有包括制造业、能源、软件、工程等行业在内的丰富产业经验,或曾亲身“下场”亲历过产业一线的实践,或是陪创业走过从0到1的完整阶段。

未来,高瓴计划3年投资100个种子项目。据介绍,种子项目的单笔规模一般是200万~300万美元或1000-2000万人民币,但不拘泥于固定上限——更关注于项目本身的价值,包括所处的行业阶段、细分领域的发展空间。

为此,高瓴种子团队还配备了很强的组织和运营能力,这个专业团队将打通投前、投资、投后各个环节,实现创业孵化、市场验证、创业加速、产业对接、后续轮次融资等一体化服务,他们将为初创企业提供以下针对性支持:

+创新平台。高瓴将联合合作伙伴在北京、上海、苏州、粤港澳大湾区及海外设立包含中试平台、实验空间设备、创新中心等,构建种子概念验证平台。

+投前支持。不以投资为先决条件,在创意孵化阶段,就开放物理空间及相应投研资源。

+产学顾问。联合科学及产业合作伙伴,通过顾问委员会形式为种子期企业提供战略指导及咨询。

+产业资源。围绕早期企业链接上下游产业生态,落地应用场景。

+融资服务。从BP设计完善,到投融资推介平台搭建,再到投资机构沟通谈判等多环节,服务企业融资。

为了更好地服务早期企业,高瓴倾向采取开放合作的方式。地平线创始人余凯介绍,作为企业最早的投资机构,高瓴一开始就主动联合了多家风格和能力互补的机构伙伴,以期更好合力支持企业发展。

此外,为帮助早期项目实现快速启动,高瓴种子业务将采取更加高效、灵活的沟通方式和决策模式,不拘泥于创业形式、区域及融资金额。正如李良所说,“我们希望能够在早期阶段,给到创业者充足的信心,让他们能够穿越死亡谷。”

“共创”是“Aseed+”高瓴种子计划的核心关键词,旨在营造一个开放、共创的科创试验田生态,为初创企业成长提供基础设施。据了解,高瓴已经在北京、上海等地设立了多个具有实体空间的新动能中心和创新中心,打造孵化+投资+赋能一体的平台。

为了更好的帮助被投企业,高瓴内设了专门的人才服务团队,针对不同阶段、领域创始人的特点以及需求,帮助企业进行组织诊断、股权激励培训、高管培训等,甚至应需求提供校招、高管招聘等服务,帮助企业在创业的第一程厉兵秣马。

李良强调:“Aseed+高瓴种子计划,正是利用与创业者共同创造价值过程中积累的创业规律、行业经验、产业资源,在不确定性中寻求一些确定性,与创业者一起更早启航。”

高瓴已投超100家种子企业

寻找这样的创业者

种子业务是高瓴创新投资基因的自然延续。

“我们在成立的第二年,就投资了一家种子企业。张磊带我们去调研的时候,人家椅子都不够坐,而那时候我们自己也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种子企业。”李良回忆。

成立至今,高瓴投资的种子轮企业已超过100家,除了国内优秀创业者,更不乏来自欧洲、北美、东南亚地区的创业企业,其中多家都已经成长为全球行业独角兽——这为高瓴积累了不少种子投资的经验。百济神州、地平线、思灵机器人、蔚来、元象科技、Neumora、MOODY、Little Freddie等,是其中广为所知的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在高瓴投资的种子企业中,科技企业占比83.6%。2022年以来,高瓴在种子投资上也出手频繁,共投资了20家企业。

过往经验带来了一种方法论——沿袭既往的研究驱动基因,高瓴种子业务将通过对技术、行业、产业的结构性变化追踪,寻找细分领域具有深刻洞察的创业者。这些人经历过一定历练、有产业积累、想要去挑战更高的科技和工程门槛,与此同时,还有着强烈的创业激情、坚定的信念、突出的洞察力等。

以种子轮被投企业地平线为例,在创业前,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已经是行业资深专家,但刚离开大厂创业时,很多投资人都无法理解其技术路线,认为他“要做的事情太难”。而高瓴不仅成为其最早期的坚定支持者,更是在后续轮次融资、国际化布局等层面给予直接帮助。

还有初创企业江苏青昀新材料。在2021年创办这家公司之前,江苏青昀新材料创始人陈博屹已有过两次创业经验,是经历过数次行业周期的制造业“老兵”,其所开发出的闪蒸布独特工艺材料在医疗包装、工业防护、建筑材料等领域有广泛前景。而江苏青昀新材料的首轮融资,便是与高瓴携手,这也是双方对未来制造业的深度共识下的“双向奔赴”。

“我们希望找的是有一些历练的创业者,同时有激情和实力,有产业积累,要去挑战很高的科技和工程门槛。”李良介绍,现在推出种子业务,是一种“双向奔赴”,可以与合作伙伴一起搭建行业发展的基础设施、去湿润创新土壤,支持更多的优秀种子萌芽和发展。

以“共创”为核心,高瓴创立多年来积累了众多产业伙伴,可以为许多种子企业提供场景落地、深入合作的广阔空间。

创办于2018年的思灵机器人,已经连续获得了至少7轮融资,高瓴是其种子轮的主要投资方。“思灵还只有十个人的时候,张磊总就已经将我们带到了一些产业巨头的面前,这其中有一些就成为我们创业初期最重要的客户,帮助我们从一开始就站在了实体产业的最前沿。”思灵机器人的创始人陈兆芃谈到。

高瓴更是曾帮助贝普奥生物完成了从0到1的商业畅想。作为科学家,南方科技大学教授田瑞军在蛋白质组学领域已有多年深度科研积累。进一步而言,如何将科研成果从实验室推向临床应用,以创新技术满足患者需求、解决临床问题,成为他关注的重点。2022年初,基于对技术原理的共同信念,作为科学创始人,田瑞军教授与高瓴投资人共同展开了对蛋白质组学技术转化路径的深度研究。新组建的创业团队在高瓴的支持下顺利完成公司注册、团队招聘、产业上下游资源整合、以及与国内外知名药企达成战略合作等多项任务,一家新锐生物科技初创公司——BayOmics诞生。

沿着早起基因,寻找“经过历练、挑战门槛”的创业者,以“共创”为原则,共建创新试验田生态,在不确定性中寻求一些确定性,高瓴正在帮助更多“种子”绽放可能。

创投圈热闹一幕:都在投种子期

眼下的共识是:从VC到PE,大家正在投向更早期。

时至今日,投资阶段的前移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创投圈在近几年明显感受到了PE与VC界限的不断模糊化,大量的PE巨头纷纷成立VC基金、投资早期项目,如今,大家走得“更靠前”——投种子。

头部机构纷至沓来。今年8月,红杉中国正式推出了“YUÈ”创业加速器,由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带队,多位红杉中国合伙人亲自授课,免费面向所有种子期创业者,为他们带去创业征途的第一课。这是红杉中国内部的又一次创业——不但将创业服务前置,更是在内部打造一个类似YC的孵化器,服务最早期的创业团队。

实际上,早在2018年,红杉中国就成立了种子基金。2021年,红杉将早期投资(seed+venture)的比例上升到了80%,尤其是在天使和种子端加大了投入比例。与此同时,红杉中国推出一项针对早期企业的新举措:只要红杉中国投资的种子期、天使轮企业,在公司获得第二轮融资的时候,都会自动获得红杉中国最少100万元人民币的支持。

无独有偶,今年6月,源码资本也宣布设立设立种子期的投资业务,并命名为“源码一粟”。这是一支独立的投资团队,与源码资本其余投资业务互为独立的投资线,以“投人”理念和决策机制,发现、支持并陪伴从0到1的科技创业者。源码资本也在种子轮频频出手。

老虎环球基金也是很典型的代表。这个驰骋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巨头不仅横扫VC圈,还在日前杀入了种子轮——今年5月初,印度电商SaaS公司Shopflo完成了来自老虎环球基金的26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这也是自2019年以来在印度的首个种子轮。投资界获悉,老虎用管理费来专门进行种子期的投资。

如今,高瓴种子也来了,而最大的特色或许在于“共创”——不仅在启动资金上给予支持,还将聚焦企业创业早期遇到的关键问题,共同研判战略方向、协助搭建人才团队、引入上下游资源,支持企业进行持续融资等,“协同我们的生态合作伙伴们一起,围绕初创企业所需的关键成长要素,提供创新平台、投前支持、产学顾问、产业资源、融资服务等专业服务,与企业创始人一起精耕细作、陪伴成长。”李良强调。

为什么要走入更早期?高瓴认为,早期投资已经从“发现价值”进入到“发现+创造价值”的阶段,投资机构需要更深刻地理解产业与技术的创新,与优秀的创业者一起,释放原发技术突破的价值,创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供给。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如今一级市场估值虚高有目共睹,火热赛道的非理性估值完全经不起二级市场的考验,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引发的IPO破发潮历历在目,VC/PE甚至亏到了B轮。这就意味着投的越早,才更有可能避免难堪的亏损。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对于科技投资来说,越早进入,陪伴的意义才越显珍贵——科技赛道火爆,“如果不在早期抓住机会,以后再想要占据一席之地就难了。”

集体杀入早期,这是中国创投史上堪称颠覆性的一幕。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