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腾讯,底色变化背后

拉长周期,褶皱会被熨平,留给人们的将会是一条意味深长的故事脉络。腾讯如此,阿里如此,京东如此,互联网企业都将如此。在新的TO B轨道上,它们都在长出新的价值和使命。

从现在出发,两个在未来几年都值得一直审视的问题是:市场想要看见怎样的腾讯?以及包括腾讯在内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未来几年里,究竟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一把锤子落下。

8月17日晚,腾讯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其中,增值服务是腾讯控股*大收入来源,收入716.83亿元,占比53%;网络广告收入186.38亿元,占比14%,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下降17%至161亿元,媒体广告收入下降25%至2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中,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高达422.08亿,占比超过30%。

腾讯业务承压是预料之中的事。伴随着今年市场愈发复杂的环境,腾讯的游戏、广告、以及出海等业务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由此带来的结果是整体营收的负增长。对于这个数据的分析,市场上的讨论已经足够多。

但在产业家看来,这次财报在总数字之外,仍然还有它的独特价值所在。即在一众受市场影响的业务之中,很明显的是,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仍然保持稳健的增长,尽管其增长速度有所下滑,但在腾讯整体的营收占比却是越来越高。

可以预想的是,伴随着下半年市场环境的回暖以及视频号的大举资源压上,腾讯的游戏、广告等业务必然会回暖,但即使回暖,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也就是基于云计算为内核的TO B业务仍然将保持足够高的比重。

TO B正在越发成为腾讯的核心业务支撑,或者说是新底色。

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腾讯和阿里扮演的是互联网的两个顶点。但相较于阿里的重交易和撮合,提供货架电商的模型,腾讯的企业价值往往被外界谈及为投资、游戏,前者被外界传为“没有产品力”,后者往往在市场上不乏口诛笔伐者。

如今,从这次财报给出来的感觉是,腾讯在发生真实的变化。这种变化为腾讯从一个市场眼中互联网的旁观者(社交、游戏、投资)变为一个真正参与产业变化的角色。这种角色的价值不是电商的B2C,也更不是供应链的B2B聚合,而更多的甚至可以看作是“C2B”。

这种给外界的感觉是过往十几年的时间里,腾讯所没有的。在这次财报中,在这次*洼的盆地里,腾讯让外界看到了现在真实的自己。

从这点出发,两个在未来几年都值得一直审视的问题是:市场想要看见怎样的腾讯?以及包括腾讯在内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未来几年里,究竟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腾讯财报背后:市场期待怎样的互联网企业?

市场期待怎样的互联网企业?

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互联网企业创造了一个新的数字世界,比如微信对于社交的改变,天猫淘宝对于电商和零售产业的改变,抖音对于内容的改变,以及美团对于餐饮的改变等等。

互联网企业在享受互联网红利带来的加持的同时,也更创造出了便捷的生活方式,并且提供了一众新的就业和促经济增长的机会。

但这种企业增长逻辑伴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被迅速消弭。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关于互联网的讨论不绝于耳,讨论的关键点恰在于互联网企业能否成为推进中国产业加速的中坚力量。

这种讨论背后,隐藏的是市场对于互联网企业的期待。即尽管互联网企业创造出了一定的价值,但在C端难题被互联网重构的当下,产业矛盾成为更大的议题,越来越多的生产侧和供应链侧的难题被摆到台面,和C端市场相比,滞后的中国TO B市场发展成为新的经济主题。

换言之,市场希望能在TOB侧打造出和TO C侧相同的敏捷性和产品响应速度,通过对特定产业的升级,进而实现产业数字化改造,进而推动整体效率的提升。

而在市场的视野范围内,腾讯阿里在C端有所成绩的互联网企业显然是完成这个命题的*选择。或者说,市场更希望这些互联网企业能在单纯的连接之外,更向深处延伸,不单纯在点,更在面和体上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是一个有价值的期待,也更是互联网企业要想实现更大估值和价值的必行之路。即从标签来看,不论是阿里的电商,美团的餐饮,抑或是字节的短视频,其过往几年更多的层面仅停留在供应链最后端的出口处,即仅是通过线上的方式把交易和沟通从线下环节转移到线上,向供应链的前端和后端的延伸力度微乎其微,很难为产业和实体经济带来本质的产业变革。

腾讯也是如此。尽管在社交属性上,腾讯为人们提供了更为便捷的沟通方式,但在此之外,市场更期望能看到腾讯在实体经济中的价值。

“整体市场对互联网企业的要求就是要更务实。什么叫务实,就是做产业纵深,向实体经济靠拢。”一位投资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从C到B,需要耐心

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也是这次腾讯财报值得观察的地方所在。

对于阿里美团来说,其本身具备一定的TO B属性,从连接到向产业延伸算是有迹可循,比如阿里最近两年的B端和C端的融合,美团则是通过机器人、餐饮供应链等赋能商家。尽管业务逻辑不同,但仍然可以算是有章法。

但对腾讯而言,这是难上加难。清晰的是,在过往更多的标签里,腾讯确实没有一个属性是和TO B挂钩,社交、游戏、投资更多的是在TO C侧,对于TO B的涉入除了内部的技术自服务之外,底层基础相对薄弱。

于是,外界看到了腾讯在2018年面向产业互联网的“930”变革。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CSIG成了发声最多和进入人数最多的事业部,外界也真切地在各个产业的真实场景里能看到腾讯。

但TO B和TO C的逻辑本就不同。在这个过程中,外界能看得到腾讯交的学费,不论是短期的裁员,还是今年对于核心业务的抓取,这种调整从本质意义来看是在摸索的过程中,腾讯,这家互联网企业开始习惯并遵从中国TO B的逻辑。

这种情况不仅腾讯云,在阿里云、华为云,以及目前所有的中立云厂商上都有体现,这种体现也在今年有了最明显的变化——互联网云厂商开始主动站到后排,强调被集成和生态加持,集中精力做PaaS,提高自身的TO B产品溢价。

在更大的视角来看,从TOC到TO B,互联网厂商们同样需要趟过所有传统TO B企业走过坑,闯过的难关,甚至在原本TO C的逻辑下,这种难度要更大。这种难度或体现在团队调整,或在阵容收缩。

从C到B,耐心是必不可少的。这种耐心是对互联网企业自身而言,也更是对市场而言。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外界仍然议论纷纷,尽管踩坑不断,但就现在而言,互联网企业的TO B探索结果是向好的。比如这次腾讯财报中占比越发高的TO B业务,再比如前段时间阿里云公布的10%的增速,以及京东云、百度云在最近几年愈发破圈的产业落地。

悄无声息间,在这个不是原生方向的赛道,互联网企业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

中国互联网,看向未来十年

过去几年里,互联网企业的处境并不算好。一方面固有业务之中,财报层面的营收不断承压,另一方面市场对于互联网企业的价值似乎有了更多的议论,外界因素对企业的影响越来越大。

比如前段时间腾讯抛售美团的谣言,相较于美团的企业基准面,如其在民生、餐饮等方面发挥的价值,市场环境似乎成为影响美团的最强因素。

这不是一个理性的产业环境。

互联网有价值吗?或者说在广告、游戏以及其它的C端业务之外,互联网企业能被认可的价值点可以是什么?

这种答案,实际上早在最近两年的疫情中被清晰誊写。腾讯会议、企业微信、钉钉、美团外卖、京东物流供应链能力等等,都代替了这些企业原有的互联网属性,成为新的标签。它们为企业带来一张张亮眼成绩单的同时,更为互联网企业书写出新的底色。

腾讯这次的二季度财报,亦在成为腾讯的新底色证明。腾讯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企业,或者说腾讯可以成为一个怎样的企业。相较于顶峰期的答案,人们更习惯相信洼地期的真实。

从点看向面,整个互联网亦是如此。即在当下业务天花板和越发复杂的市场环境共同驱动下,互联网企业的主要营收业务,如广告、游戏、电商等承压已是必然之势,但在承压的基准面之外,市场也同样应该看到互联网正在探寻的产业新价值,看到这种从C向B转变的勇气和探寻。

有理由相信,未来几年,这些互联网企业可能会出现在每一个建筑的每一块砖瓦的调度中,也可能会出现在每一个零售商品的价签数据化中,更有可能分布在广大遍布中国大地的轰鸣的工厂中。

变化,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成为主线。这一切,恰如正如卡尔维诺在《命运交叉的城堡中》所说的那样,拉长周期,褶皱会被熨平,留给人们的将会是一条意味深长的故事脉络。

腾讯如此,阿里如此,京东如此,互联网企业都将如此。在新的TO B轨道上,它们都在长出新的价值和使命。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产业家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