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苹果惊险渡劫

在宏观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苹果也在努力地节约开支以及放缓招聘计划。

全球经济放缓、美元走强拖累境外营收、供应链压力持续增强、消费电子需求降温……这一身“Debuff”放在任何一家科技公司身上,都足以支撑他们理直气壮地交上一份不那么*的财报。

但苹果用数据证明了它依旧是宏观经济风暴下资本最可靠的避风港。

北京时间7月29日凌晨,苹果发布了截至6月25日的2022财年第三财季财报(对应2022自然年Q2业绩)。数据显示,本财季苹果实现净营收 829.59 亿美元,同比增长 2%;净利润 194.42 亿美元,同比下降 10%。

尽管利润有所下降,但苹果的表现已经超出此前华尔街对这家公司的预期。在财报发布之前,部分机构对苹果的盈利表现抱有疑虑,花旗分析师Jim Suva更是一步到位将苹果的目标价从150美元下调至125美元。而在财报发布后,苹果的股价在美股盘后交易中一度上涨近4%。

在上个财季的电话会议上,库克曾悲观地指出,“疫情相关的供应链挑战将会使苹果在6月当季营收损失达40亿到80亿美元”。尤其是在第二季度全球高通胀导致组件成本及物流成本骤然上升的背景下,业界普遍认为苹果由供应链带来的损失将超过80亿美元。

不过,在昨天的财报电话议会上,库克表示,“确实在供应链的成本结构中看到了通胀,但供应链干扰对营收的最终打击不到40亿美元”。

苹果“供应链*”的名头再一次得到了认证。

当然,自今年4月以来,iPad和Macbook部分机型的全球大面积缺货也是有目共睹的。在苹果三季报中,我们看到了支撑苹果业绩的主要力量——iPhone,这是一个有些反常的现象,由于苹果普遍在9月中旬发布新机,部分消费者在第二季度都选择“持币观望”,但今年的iPhone在消费电子市场疲软的大背景下展现出极强的韧性。

万般皆下品,唯有iPhone高

硬件部门收入的下降,直观地反映除了宏观经济对苹果的冲击。

财报显示,第三财季苹果的硬件产品(iPhone、Mac、iPad及可穿戴设备)收入633.6亿美元,略高于预期的624.4亿美元,环比大幅下降18%。

具体来看,为苹果贡献近一半收入的iPhone,在2022年第三财季销售额为406.65亿美元,同比增长2.8%,好于预期的388.5亿美元;Mac业务营收73.8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下降10%,低于预期的87亿美元。

iPad业务营收高于预期,但72.24亿美元的数据还是相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可穿戴设备、家居和配件收入为80.8亿美元,同比下滑7.9%。低于预期的88.6亿美元。

显而易见,iPhone依旧是支撑苹果业绩的“主心骨”,这在今年智能手机市场萎靡的今年十分难能可贵。

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统计数据,2022年Q2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7%,至2.91亿部。苹果以1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是过去十年来苹果在第二季度的*表现。

全球范围内的电子消费市场萎靡让各家开始提前做出准备,苹果也从第二季度起对供应链和市场策略做出了调整。

苹果打出的*张牌是确保iPhone的稳定供应。从今年5月起,郑州富士康为加快人员招聘,保证iPhone产能,破天荒地开出了9500元的返费(新职工在入职90天后,并出勤满55天后即可一次性获得9500元),往年即使在七八月份赶制新品iPhone时,返费通常也只在6000元左右。

而在疫情影响更加严重的长三角地区,苹果则主动选择“弃车保帅”,根据日经亚洲此前的报道,苹果除全力保证占Macbook四分之三产能的广达维持正常的生产运转外,已于今年第二季度主动削减Macbook和ipad的产能计划,保障上游物料的集中输送。

苹果“全力保iPhone”的策略让其安稳度过了二季度国内市场的下滑冲击。根据IDC的统计数据,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6720万台,同比下降14.7%,荣耀与苹果是唯二实现同比增长的厂商。

今年618期间,由于各电商平台对于iPhone的激进定价策略,以及苹果提供的稳定产能,国内全平台售出的1400万部智能手机中,苹果占据销量的一半,独树一帜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对苹果第三财季的业绩起到了提振作用。

与此同时,苹果也积极地推动在iPhone普及率较低的地区开展业务,这些市场的平均购买力相对较弱,但人口基数很大且缺乏本土品牌,如印度、印尼、越南等国,更重要的是从目前高端市场的竞争格局来看,在699美元以上的价格段中,苹果已基本没有竞争对手,这些国家对于苹果而言算得上是宝贵的“处女地”。

根据市调机构CMR的数据,今年第二季度iPhone在印度出货量达120万部,相比去年同期大增94%,市占率有望提升至4%左右。尽管目前苹果在印度本土市场还无法位列前五名,但考虑到以印度为代表的南亚及东南亚地区是一个超过20亿人口的庞大市场,未来这些国家很有可能成为iPhone的重要增长引擎。

需要注意的是,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第三财季iPhone 的活跃设备数在所有地区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同时他还强调,这三个月,转换到 iPhone 的用户数量也创纪录。

毫无疑问,这些转换到iPhone的用户基本都来自于安卓,这也直接反映出了苹果与安卓阵营之间的攻防态势:在高端市场中,除西欧等少数地区安卓阵营已几乎无还手之力。

前不久,郭明錤在最新预测报告中指出,“稳懋(全球*砷化镓代工厂)认为安卓厂商在今年下半年仍将维持疲软的状态,故对下半年持保守态度。我的最新调查指出,其他零组件供货商 (如MOSFET、充电器、相机相关等)观点与稳懋类似,并预期库存修正至少持续到 4Q22。”

言外之意,安卓阵营的至暗时刻尚未到来。此消彼长,苹果对于新用户的吸引力随着安卓厂商的萎缩而不断增强,与此同时,老用户的忠诚度也在稳步提升。根据451 Research 对美国消费者的最新调查显示,iPhone 用户的满意度已经攀升至 98%。

下半场挑战拉开序幕

虽然iPhone以一己之力保证了苹果的业绩,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在降低,这一点在现金流量表上体现得更为直观。

根据财报数据,截至2022年6月25日,本财季苹果掌握的有价证券合计价值207.3亿美元,而截至2021年9月25日,这一数字为277亿美元。

自今年3月以来,美联储已经加息4次,年内累计加息达到225个基点。在此背景下,企业减持有价证券完全符合正常的经营逻辑。但与之对应的是,苹果的现金流并没有随之增加,相反大幅减少。财报显示,本财季苹果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75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去年9月25日(2021第四财季)为349亿美元。

尽管在标普500五大科技巨头中,苹果仍是最庞大现金流的拥有者,但这项优势似乎正在被弱化。

还有一项值得注意的数据是苹果的Vendor non-trade receivables(供应商非贸易应收款项),这些款项通常是苹果在供货单所列项目之外所支付的、将支付给第三方款项。比如,替自己的代工厂从第三方购入零件,不直接付款给代工厂采购关键物料,这是苹果控制供应链的惯用策略。

但财报显示,截至第三财季,苹果该项数据为204.4亿美元,而在2021第四财季,该项数据为252.2亿美元。

这是一个异常的现象。众所周知,苹果通常会在9月份的秋季发布会上集中发布iPhone等新品,为确保备货充足,代工厂通常会在七八月份赶制新品,并在五六月份集中向上游采购元器件。但反映在第三财季上,这项数据却大幅在降低。

而原因很可能是苹果在主动削减除iPhone外的硬件端备货,尤其是Mac产品线。

据Digitimes的报道,从今年4月开始,苹果就已经着手在上游源材料厂商中采购MLCC、贴片电阻、电感、保护元件和晶振等核心器件。但与之对应的是,苹果在受到上海疫情引发的Mac供应链危机后,至今仍未对Macbook的代工厂进行产能的重新分配及调整。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库克将Mac营收下跌10%归咎于供应链限制和美元走强。但需要说明的一点是,今年3月的春季发布会上,苹果又进一步扩充了Mac及iPad的产品线,发布了搭载M1芯片的iPad Air、Mac Studio和Studio Display,但这些产品并没有成为苹果的热门产品,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存在感。

实际上,Mac产品线的萎靡也反映出了今年PC市场疲软。这一点英特尔的财报已有所显现。报告显示,英特尔当季营收为153.2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96.31亿美元相比下降22%;净亏损4.54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50.61亿美元。

IDC全球季度个人计算设备最新跟踪报告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PC出货量为7130万台,同比下降幅度高达15.3%。

很大程度上,去年及前年PC市场的强劲表现要归功于疫情催生的居家办公和在线教育场景的出现,以及彼时北美地区宽松货币政策对消费电子市场的提振,但在国外疫情整体趋于平稳后,PC市场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今年下半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也同样不容乐观。根据Canalys预测,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最终可能远低于3亿台,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差表现。

与此同时,无数线索都在表明,9月份即将推出的iPhone14系列可能会是“史上最贵iPhone”,多家分析机构此前都表示,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iPhone14 Pro及Pro Max的预售价将会比iPhone13同款机型提高100美元。另外,考虑到通货膨胀及经济增长放缓,世界各地消费者的消费信心如何,也将打上一个问号。

但也有人对iPhone 14持有坚定的信心,郭明錤此前就在报告中表示,根据他对中国经销商、零售商以及黄牛的调查,iPhone14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将会明显高于iPhone13。

除硬件业务外,苹果的服务业务(包括苹果音乐、iCloud存储、应用商店、苹果支付和保修)在今年下半年也将迎来严峻的考验。

过去五年,苹果始终将其服务业务视为新的增长引擎,以支撑公司的利润表现。在今年第三财季,服务业务的毛利率为71.5%,相比之下,苹果公司整体毛利率为43.3%。但如今,苹果服务业务的增长也开始放缓。

财报显示,在今年第三财季,该业务规模同比增长12%,至196亿美元,略低于197亿美元的分析师平均预期,这是苹果服务业务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增长速度。

库克对此表示,服务业务受到了经济形势的影响,但不排除收购公司以扩充服务业务的可能,同时他也强调,“苹果绝不会在没有战略计划的情况收购一家公司。”

不仅是在对外投资的选择上格外慎重,在宏观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苹果也在努力地节约开支以及放缓招聘计划,但这些内因性转变能否应对宏观环境的变化还要打上个问号。或许,市场会在秋季发布会结束后给出答案。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虎嗅网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