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华为依然稳

孟晚舟表示,华为的规模变小了,但华为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获取能力都在增强,公司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在不断提升。

华为公司副董事长、CFO孟晚舟回国后的首次公开亮相“贡献”给了华为2021年经营财报发布会。

“上一次参加华为财报发布会还在四年前,过去四年,世界和祖国的变化很大,回国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在努力学习,跟上这些变化。当然,华为的变化也非常大。”孟晚舟表示,2021年是华为“承重”的第三年,华为发展更加稳定有韧性。

自2019年,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业务受限之后,求生存成为华为的主旋律。2021年是华为求生存的第三年,从这一年可以看出,华为终端业务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2021年华为活下来了,但是华为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华为就像在冰川上爬行。2022年华为的目标是继续求生存,谋发展。未来,在生存和发展上依靠研发领域持续强力投入。”

如郭平所言,华为在稳固传统优势业务之外,积极拓展新领域。

据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介绍,华为要进行系统架构的优化,软件性能的提升以及理论的探索。同时,通过解决技术和工艺的难题,构建一个高度可信、可靠的供应链。

“华为正努力推动基础理论、架构和软件三个方向的重构。首先,理论重构,华为持续探索新一代MIMO和无线AI等理论与技术,进一步逼近香农极限,同时研究语义通信等新理论,尝试超越香农极限,为通信打开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其次是架构重构,引入光电融合技术,解决关键问题,并突破未来芯片面临的工艺瓶颈。第三,软件重构,面向未来,随着AI的爆发,对算力的需求急剧的增加,但是硬件工艺的进步在放缓,为此华为提升了软件的优先级,梳理了基础软件的技术。”

回顾2021年一年以来华为的整体业绩。

孟晚舟表示,华为的规模变小了,但华为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获取能力都在增强,公司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在不断提升。华为公司的整体财务状况出现了非常良好的变化。同时整个财务的韧性也在持续加强。

针对各个业务板块的细节,郭平则表示,2021年华为整体经营情况符合预期,运营商业务表现稳定,企业业务稳健增长,终端业务快速发展新产业,生态建设进入快车道。

01 拆解“韧性”

意料之中的是,华为的总营收明显下降。

2021年,华为销售营收为6368亿元(人民币,下同),较2020年8914亿元下降28.6%。近五年,华为销售营收一直维持正增长,2018年增长19.5%,2019年增长19.1%,2020年增长3.8%。

华为五年财务概要 图源:华为

在运营商、消费者、企业业务三大板块中,华为除了企业业务略微有所增长,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均下降。其中,企业业务营收1024亿元,同比增长2.1%,消费者业务下滑最为严重,营收2434亿元,同比下滑49.6%,运营商业务营收2815亿元,同比下降7%。

华为营收业务构成及变动 图源:华为

孟晚舟指出,因手机、平板、PC三项业务领域受限制,消费者业务营收出现下滑。但是,消费者业务亦有亮点,可穿戴设备、大屏等几项业务出现明显增长,增长率超过30%。运营商业务尽管出现下滑,但与往年基本持平,符合预期。企业业务因为华为云、数字能源两个产品线增长靓丽,总体也符合期望。

特别是华为云业务,在会后采访中,郭平表示,华为云在2021年销售收入为201亿元人民币,实现增长34%。目前,华为云在全球排名第五,中国排名第二。2021年华为云提出深耕数字化,一切皆服务的战略,2022年,华为云将围绕这一战略,加快在全球数据中心和加速网络的部署。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华为云首次对外披露营收状况。

从全球市场来看,华为业绩也面临不小挑战。

华为营收地区构成及变动 图源:华为

中国、欧洲中东非洲、亚太、美洲四大市场业务营收均为负增长。其中中国市场下降最多,达到30.9%,欧洲中东非洲下降27.3%,亚太下降16.7%,美洲下降26.3%。可以推测,营收的普遍下滑或与消费者业务受限有关。

尽管总营收下滑严重,但2021年华为的净利润、净利润率、资产负债率以及经营性现金流等维度财务指标均表现良好,净利润实现大幅度增长。

华为2021年经营结果 图源:华为

2021年华为实现净利润1137 亿元,同比增长75.9%,净利润率达17.9%,经营现金流增长 69.4%,现金存量充足;资产负债率从62.3%下降至57.8%,资本结构得到改善。通过简化管理、充分运用数字化技术,持续提升内部运营效率,销管费用同比降低93亿元。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DoNews表示,利润很可能是非经营性收益,比如政府补贴或是资产出售之类。因为资产出售导致非经营性收益,但这种收益不具有可持续性。

华为2021年其他净收支 图源:华为

在华为其他净收支营收中,处置子公司以及业务的净收益达到674亿元,政府补助26亿元。2020年11月,华为甩包袱,正式出售荣耀。可以猜测,处置子公司以及业务的净收益为荣耀出售相关收益。

尽管净利润增长或来自荣耀的贡献。但孟晚舟表示,即便不考虑资产处置收益的情况,华为的净利润率均比上年有所提升。“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的措施,*,华为对产品的销售结构进行了调整,使得我们的销售毛利率得到了较好的提升。第二,对整个的供应计划进行了更好的协同管理,极大地改善了华为从订单到收入的整个周期。第三,由于华为公司在ICT领域持续的技术积累,通过数字化运营极大地推动了内部作业效率的提升。”

最后,华为在最困难的时期,依然重视研发投入。

孟晚舟介绍,2021年,华为加大了研发投入,研发费用人民币1427亿元,占销售收入的22.4%,研发费用额和费用率均处于近十年的最高位。目前,华为研发投入在全球企业中位居第二。

02 华为探路求生存

如果说2020年,美国的打压对华为业绩的影响尚不明显,华为业务依靠库存依然较为稳定。那么2021年,华为求生存无疑进入了深水区,犹如“钢丝上的舞蹈”,特别是消费者业务面临巨大的供应链压力。

据郭平介绍,2019年,华为5G手机出货量为1.2亿,一部手机需要一颗芯片,大概需要1.2亿。同一年,华为交付5G基站大约为100万,每个基站需要一颗芯片,则需要100万。数量级不一样,因而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面临的困境也不尽相同。

“To C中的手机业务下滑非常大,To B业务连续性有保障。”郭平说。华为手机业务受阻之后,不得不拓展可穿戴、运动健康、全屋智能等新领域。总之,华为在To C业务受挫之后,需要将火力对准To B。

可以说,2021年是华为To B业务“开山辟路”的一年。

2021年年初,华为首先宣布成立“华为煤矿军团”,9月,其余四个军团相继成立。10月,华为东莞松山湖园区举行“军团”组建成立大会,正式对外宣布成立五大“军团”,分别是煤矿“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能光伏“军团”和数据中心能源“军团”。

2021年年底,五大“军团”之后,华为又筹备十大预备军团,具体包括互动媒体(音乐)、运动健康、显示芯核、园区网络、数据中心网络、数据中心底座、站点及模块电源、机场轨道、电力数字化服务,以及政务一网通。

本次业绩沟通会上,郭平首次对外阐述了华为“军团”模式的由来:“‘军团’来自于2004年《纽约时报》介绍的谷歌军团,华为参照此模式而来。华为产品线比较长,技术比较多、繁杂,通过军团短链条的运作和管理授权,使得客户更容易跟华为做生意。军团的试点可以缩短管理的链条,快速满足客户的需求,从而创造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简单来说,在华为公司里面,军团是代表客户,代表行业,在华为寻找合适的技术。”

除了“军团”模式之外,华为还对部分业务进行了重组。

2021年,华为成立数字能源公司,该公司包括包括智能光伏、站点能源、数据中心能源、智能电动、模块电源五大板块。华为将触角伸向了传统、“难啃”的能源领域。

IDC分析师武连峰曾经对DoNews表示,一方面,华为看趋势较准,无论是能源、煤炭、公路、海关等行业相对资金充裕,对快速连接的需求比其他行业更广。此外,这些行业不敏感,华为除了可以在中国发展,还可以到欧洲甚至全球其他地区拓展业务。能源工业、交通运输是未来5G最重要的两大行业,未来潜力可期。

当然,华为的“试水”能否成功尚为未知数。不少行业人士认为从全球来看,5G To B依然处在“样板房”阶段,进入“商品房”阶段还需要厂商和运营商以及行业的共同努力。

郭平也表示,"千行百业区别非常巨大,华为不可能打包天下。华为擅长ICT技术,更擅长数学相关的技术,华为更需要广泛的合作伙伴,打造出场景化解决方案。"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DoNews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