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9.2亿美金,光速中国史上最大募资诞生

这一次,这家驰骋了十余年的VC也宣布了即将启用的2.0品牌——光速光合。

“非常顺利”,谈到光速中国在不久前完成的9.2亿美元募资,创始合伙人宓群平静地说。

投资界独家获悉,11月30日,光速中国正式宣布:完成新一期美元基金的募集,最终规模超募至9.2亿美元,管理的总基金规模达到30亿美元。这是自2011年机构独立运作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募资,将重点关注绿色科技、硬科技、企业服务、医疗科技、消费等领域的早期与成长期投资。

此次募资后,“绿色科技”成为这支老牌VC的重点投资战略和方向。尽管这个词汇还尚未被投资圈频繁提及,但光速中国早在绿色与可持续投资的理念下悄然布局了4年。时至如今,当人人都在谈论ESG(环境、社会及治理),光速中国已经在早期收获了一批细分赛道的领头羊,这也让这支能打的投资队伍愈发坚定地去捕捉更多能带来正向价值的机会。

这一次,这家驰骋了十余年的VC也宣布了即将启用的2.0品牌——光速光合。所谓“光合”,即光合作用,绿色植物通过吸收光能,把二氧化碳和水转变成存储能量的有机物,同时释放氧气,这是生态系统中碳循环的重要机制。在宓群看来,迈过10年的里程碑,光速叠加光合,意味着基金刻在生长基因里的创新与速度不变,而发展上则进化到谋求高质量的绿色与可持续投资。

亲历了中国创投行业的起伏与浪潮,宓群十分感慨:“10年是一个创业的过程,光速今天依然保持着创业公司的心态。下一个10年,我们还是在创业,归零后继续出发。”

3个月,募资9.2亿美金

一支能打的团队整装待发

2006年,光速开始在中国投资,5年后中国团队独立运作,创立光速中国。这些年,光速中国始终活跃在中国早期投资江湖的最前线,既投出了以美团、拼多多为代表的互联网神话,也收获了中际旭创、青云科技等软/硬件科技企业的IPO,还有禾赛科技、来也科技、优脑银河、前晨汽车等一批正在快速成长的明星科技企业。

今年7月,中概股和美元基金大环境遇冷期间,光速中国启动了新一期美元基金的募集,预期规模是7.5亿美元。短短三个月内,光速就实现了9.2亿美元的超募成绩单,早期与成长期各一半规模,相比其2019年初完成的当时最大规模的6.12亿美元,增长了50%,这样的数字是极为漂亮的。

光速中国新基金无疑受到了全球新老LP们的一致看好,他们坚定地站在光速中国身后,投资者囊括了全球顶尖的主权基金、母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以及知名家族办公室等。在光速中国主张克制规模的情况下,新进的LP也只能拿到他们想要的一部分额度。同时基于全球疫情,光速中国这一次所有的募资工作皆于线上远程进行。“整个募资效率是非常高的。”宓群如是说。

宓群复盘道:“LP对我们如此看好是在于,光速中国以早期投资起家,在行业扎扎实实做了10年,每一支基金都为他们带来了很好的回报。同时LP也认可我们的风格——光速中国不做‘追风口式’投资,而是预判未来大的趋势和发展,早于市场布局。”

伴随着新基金的官宣,光速中国蓄势待发。围绕着绿色科技、硬科技、企业服务、医疗科技、消费等重点投资领域,光速中国分别布局了相应的资深合伙人,同时还迎来了两位新合伙人——蔡伟孙健,二人皆有超过10年的行业与投资经验。

“现在光速中国的合伙人,大多数都在40岁左右,他们都具备丰富的行业经验,对自己关注的领域有深厚的认知和前瞻性的预判。我们这支能打的团队,也是让LP信任和认可我们的重要因素,”宓群表示。在他看来,行业经验恰恰是投资绿色科技、硬科技和企业服务的核心门槛。

除蔡伟和孙健外,刚刚获得晋升的合伙人朱嘉、高健凯王国栋也分别在硬科技、医疗科技及企业服务领域有过深入一线的工作经验或创业经验。“我们的组织文化是一种团队作战的合伙人文化,要做到穿越周期,这个很重要。”宓群表示。

据悉,目前新基金已正式启动,已投资或签署投资意向书的企业达10家。

在绿色科技投出一张隐秘版图

他们为何选择了光速?

绿色科技创新将是光速中国未来的投资重点。宓群指出,绿色科技以科技为主导,更多的是为了实现未来的双碳目标,这个过程中相关公司的创新将起到核心作用。

事实上,在这个鲜少被提及的领域里,光速已深耕4年之久,先后投出了包括新能源商用车公司前晨汽车、合成生物企业蓝晶微生物、氢能源膜电极企业唐锋能源、储能科技公司协能科技、碳化硅芯片企业瞻芯、氢能源空压机企业势加透博、电动船科技公司逸动科技、植物肉品牌星期零等十余家企业。

这其中,前晨汽车就是典型之一。2020年一个周六的下午,经朋友介绍,宓群与从蔚来离职打算自主创业的黄晨东见了一面。在嘈杂的星巴克角落里,黄晨东穿着密西根大学的T恤,两人一见如故。这是一位极具魄力的稀缺性创业者,有着诸多光鲜的头衔,负责NASA探测器的动力系统研发,曾主导过氢燃料汽车、电池、电机、自动驾驶等高新技术的研发,还曾任蔚来汽车高级副总裁,却在盛时毅然放弃所有从零开始创业。这一次,他看中的是“不那么性感”的新能源商用卡车,也就是之后的“前晨汽车”。

黄晨东的想法引起了宓群的兴趣,他认为,相比乘用车,商用车数量占比并不大,但一辆商用车的碳排放量却是乘用车的20倍。在碳中和、碳达峰的国家战略大背景下,未来商用卡车也一定会逐步新能源化。

很快,光速中国便向这家刚刚创立不久的公司抛出橄榄枝,成为前晨汽车的首位独家机构投资方,并在一年后的第二轮融资中果断追投。短短一年时间,前晨汽车已推出两款新能源车型,其中一款在今年9月已经率先量产上市,速度惊人。

在这段极速奔跑的发展过程中,光速始终站在前晨汽车的身后,堪称联合创始人般的存在,为其建言献策、梳理战略,竭尽所能地引荐资源。

前晨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晨东依稀记得,创业初期公司整个团队都一心扑在产品上,专注研发打磨产品。闷头往前跑的时候,宓群提醒他,商用车企业也需要好的品牌,建立有市场竞争力的品牌会对未来的商业拓展有很大帮助。黄晨东直言,这个建议开辟了另一种思路,启发了他后来的战略布局。

光速团队将自己形容为“中国创新的全球合伙人”,“大家是以合伙人的概念共同创业。到现在,我们投的很多早期公司,创始人还是习惯了大大小小的事都来找我们一起来商量,真的就是一个团队的感觉。”宓群如是说。

而对于很多创始人而言,之所以愿意拿光速中国的钱,在于“光速真的懂科技”。以禾赛科技为例,作为激光雷达领域的领跑者,禾赛科技致力于开发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的“眼睛”,颇受投资人欢迎。光速自2018年起便连续领投了禾赛科技5轮融资,累计投资额已超过1亿美元。禾赛科技曾对外表示,发展至今他们做的最正确的三个决定——回到中国创业、做激光雷达、拿了光速的投资

禾赛科技CEO李一帆觉得光速是禾赛的共同创始人,跟创始团队同样重要。“光速是禾赛所有资方里最硬核的,有强技术背景的投资机构。宓群和我们聊在做的以及在储备的技术时,他的关注点能不断深入,能和我们进入行业最深壁垒的技术讨论,这一点很难得。他对硬科技公司如何建立自己的壁垒,甚至比我们想得更清楚,我们也更愿意听他的建议。”李一帆表示。

李一帆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宓群的时候,他们聊得最多的是技术,投资反而是最后提及的。他说,“那时候我们跟投资人讲未来收入的增长和最终的愿景,愿意相信的人并不多,但当我们遇见光速,在技术路径判断上迅速达成一致的时候,我们知道遇见了对的人。”

不止一位创业者发出这样的感叹。“RPA+AI”企业来也科技创始人汪冠春也向投资界这样描述道:“宓群是我见过最坚定投科技的投资人,也是我的创业导师,在来也科技的成长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最早的投资方,光速从2015年最早的种子轮开始,至今已连续参投来也科技6轮融资,同时在公司战略、人才规划、业务发展等方面给予积极的建议,一路陪伴公司成长。

尤其是2019年的那一笔并购交易,光速堪称“媒人”,将来也科技推上了新的发展里程碑。不过做出并购决定,对于当时仍处于创业期的来也科技来说并非易事。“当时是吃不准的,但宓群给我举了个例子——如果当年Facebook没有收购Instagram,可能就没有今天的Facebook。”这让汪冠春醍醐灌顶,在宓群的撮合以及基金的重仓加注下,来也科技也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交易在短短3个月内便迅速落地。六年间的陪跑与惺惺相惜,终于促成了今天国内“RPA+AI”的领军企业来也科技。

作为深耕科技行业的早期投资人,光速中国坚定支持真正的技术创新。“我们现在有足够的底气跟公司说,我们可以一路支持下去。”早期挖掘,后期重仓加注,始终与创业者共进退,这样的风格在今天沉浮皆常态的创投圈里十分可贵。

现在的机会属于硬科技

这条赛道,没有积累行不通

中国创投圈一个全新的共识是:硬科技是未来的投资机会。一批批科技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闷头搞技术的创始人们终于被VC/PE看到,中国硬科技投资正迎来大爆发。

事实上,光速中国在硬科技领域已沉浸8年有余,亲历了中国硬科技赛道从冷清到火爆的过程,这是一条漫长且孤独的道路。面对当下的投资热潮,宓群很坦诚地告诉投资界,“硬科技不是靠一腔热血,没有积累是做不了的。”对技术的判断、对行业的经验积累和深刻理解非常关键。

随之而来的还有硬科技项目的估值暴涨和创始人心态的变化。宓群深有感触,光速曾在两年前投资了一位连续创业者,以10亿美金卖出上一个项目后创办了这家硬科技公司,光速中国以2000万美元的估值成为其独家首轮投资方。在这之后,一批头部基金开始排队,想投进去。

即使光速挖掘的常常是还不被市场广泛发现的水下项目,但也多多少少受到了行业波动的影响。“现在再用2000万美金的估值去投到这样好的硬科技项目,很难了。”

宓群说,“我们认识的一家芯片公司CEO私下跟我说,有投资人知道我喜欢跑步,一到双休日就约我去跑步。但我们都知道,不懂科技想打动这个领域的优秀创始人挺难的。”

投硬科技的路径跟消费、TMT等领域有着很大的区别。预判未来的前瞻性技术,穿过表象看本质,这好比是做好硬科技投资的第一性原理。以光速中国投资的灵明光子为例,这是一家由四位名校海归博士创办的单光子传感器芯片公司,在dToF成像芯片AR应用及高性能激光雷达接收芯片领域技术和产品方案上有着强大优势。在当时市场涌向iToF技术路径的情形下,光速团队清晰地判断认为iToF并不是终极,从而果断投资了灵明光子。也恰恰基于团队对传感芯片领域的扎实积累和研究,才没有错过这个优质项目。

宓群提醒到,“高估值不代表一切”,优秀的创始人不光只看估值,他们更愿意去找真正懂科技,且能给予他们帮助的投资人。这也意味着对硬科技领域的投资人有了更高的要求,最终大家比拼的是认知和能力。

光速最动人的一笔投资背后

做一家有温度的基金

光合作用的演变历程,也将光速中国从事投资的责任与使命演绎得淋漓尽致。多年来,光速在做投资决策时,内部经常讨论的一个判断标准:这个项目是否对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宓群表示:“我们团队都有这样的共识,缺乏正向价值的公司,光速不会去投。创新不易,我们宁愿把精力和资金支持到对社会有积极影响和正向贡献的项目上,这种风险我们愿意去冒,哪怕只是为社会做些微小贡献,而不是说只赚了一笔钱。”

在正向价值共识的支持下,光速中国已经聚集了一批有这样初衷的创业者。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光速早期捕捉的脑科学项目——优脑银河。两年前,投资团队就已经意识到,脑科学将是科技发展的下一个前沿。当商业模式创新依然还是热点,光速已经开始深入研究脑科学领域。

针对自闭症、抑郁症、阿尔茨海默症、帕金森等多种重大脑疾病的优脑银河,就在此时进入光速团队的视野。基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合办的Martinos Center多年研究所取得的科学突破,优脑银河由哈佛医学院刘河生教授和企业家魏可成于2019年7月联合创办。

2020年的一天,在与优脑银河团队首次会面的三小时里,宓群被深深打动:“我本科是学物理的,在与优脑银河首席科学家刘河生深入交流之后,我认为他们很有潜力。”

他进一步提到,优脑银河通过核磁共振测量大脑的血氧信号,通过独创的降噪技术及高性能计算精确量化全脑200多个功能分区,第一次可以在个体临床水平上帮助医生从脑功能环路尺度观测人脑功能和连接。这种全新、无创的检测分析技术,让脑疾病的有效治疗成为可能,必将为社会带来正向价值。

“这个技术实际上是硬科技和生物医学的结合,我们研究下来全球很少有团队这么做,优脑的团队在技术的原理上和可行度上都是做得最好的。”紧接着,光速团队密集拜访了几家已与优脑银河有合作的医院做进一步的案例验证,“风险还是非常大的,内部也有很多争议,但我们认为这种对人类社会有重大意义的创新就应该大力支持,我们VC不投,谁来投?”

就这样,去年下半年,光速中国领投了优脑银河的上亿元Pre-A轮融资,并在今年后续的A轮融资中又持续加注。恰如宓群所强调的那样,“我们希望能成为一支有温度的基金。”

不让“星星的孩子”独自闪烁,优脑银河为自闭症治疗带来希望。宓群亲历了难忘的一幕:一个严重的自闭症患者,优脑银河的出现让这个几近崩塌的家庭看到了曙光。在尝试了优脑银河的治疗方式后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个17岁的男孩已经能够开口讲简单的词汇,也能理解外界的指令。看到男孩人生里第一次开口叫爸爸妈妈的画面,光速团队都热泪盈眶。这一笔投资,会成为光速中国历史上最动人的一次。

回首一路走来,宓群坚定地说:“我们很幸运,能在这个时代去做推动社会发展的正向科技投资,我们相信光速会走得更长更远。”

现在,这支在创投圈摸爬滚打十余载的VC团队已经启程,踏上下一段通往星辰大海的征途。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