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倪光南今何在?

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机遇越来越多,会有越来越多的“倪光南们”投入到我国科技强国发展之路上。到那时,在新时代奋斗的“倪光南们”将不再受曾经的委屈和无奈,一定能够拥有广阔的科研空间,推动高新技术发展。
三言财经

三言财经

2021-11-26 08:58三言财经 DorAemon

最近,司马南连发二十余条视频抨击联想“贱卖国有资产”、“高管薪酬过高”、“公司资不抵债”等,引发圈里圈外人士热烈讨论。

这件事也让“吃瓜群众”迅速成为两派,一方支持司马南,另一方则站队联想。支持司马南的一方认为其摆出的各种证据确凿,联想一点不冤;而站队联想的一方则认为司马南所有指控根本站不住脚,联想所作所为均合情合理,是司马南的欲加之罪。

但无论双方如何争执不休,截至目前,联想方面一直没有正面回应,也导致这件事情迟迟没有定论,未来事情发展走向如何还有待观察。

不过,这几年来,围绕着联想的争议一直不断,比如“5G投票事件”、“没有核心技术只是个组装厂”……等,尤其是前一阵联想申请科创板上市仅1天就撤回,再一次把联想推上风口浪尖。

作为全球500强的科技公司,联想为什么会背上这么多骂名?联想冤不冤呢?

有观点认为这和联想建立初期的发展路线选择有较大关联。倪光南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过,他是联想成立初期的重要核心人物,也是当初坚持走技术路线的一派。但最终联想没有选择这条路,倪光南也从联想离职。

所以站在如今这个时间点,人们不妨会浮想联翩:如果当初联想选择了倪光南,如今的联想是否就不会招致这么多非议?

这么多年过去,离开联想的倪光南做了些什么?他对如今的联想又是怎么评价的呢?

柳传志与倪光南:从相互欣赏到走向“决裂”

刘备三顾茅庐请孔明出山,后主建立蜀国称霸一时诸葛亮功不可没。而柳传志与倪光南的关系,也与刘备诸葛亮颇有几分相似。

1970年,柳传志被分配到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也在此时,柳传志与倪光南成为同事,也为后来的联想打下了基础。

1984年,柳传志、张祖祥、王树和等11人在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曾茂朝的支持下,成立了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也就是如今联想集团的前身。

为了公司能够有切实的产品和发展,柳传志等人决定邀请倪光南加入。此时的柳传志与倪光南已经相识10年,两人相互欣赏,惺惺相惜。柳传志佩服倪光南的技术实力,也尊重他的君子作风;而倪光南十分欣赏柳传志的表达能力。

1984年12月,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刚成立不久,柳传志便第一次拜访倪光南,邀请其加入。当时倪光南并未推辞,欣然答应。此后,柳传志又再次前往倪光南家中拜访,向倪光南妻子表达了自己对倪光南这个人才的向往,希望对方不要反对邀约。

但是当时倪光南已经在做LX-80的开发,而且与信通、深圳中航科技等公司都有合作。为了锁定倪光南,柳传志为倪光南花了近10万元,购买两台电脑,供其开发汉卡;同时,柳传志也揽下了汉卡生产任务,发动整个公司推销汉卡。

也就在这个过程中,柳传志和倪光南建立起了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最终,在柳传志多次邀请下,倪光南正式加盟。

据媒体报道,最初,柳传志给予了倪光南非常高的待遇。联想曾拿出50万元,以科学院名义奖励倪光南,再以倪光南个人名义宣传;1990年,科学院奖励柳传志一套房子,柳转手就将房子赠予倪光南;柳传志还形容倪光南称,“只要老倪说的都对,老倪是有效数字1,其他科技人员都是0,这些0跟着倪光南干才能干出成绩”。

加入联想一年,倪光南便带领团队开发出了计算机汉字系统。这个系统意义就在于解决了中文汉字的计算机交互问题。曾经,电脑领域以字母为基础作交互,而汉字这种象形文字一直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所以在这个背景下,联想汉卡的出现在当时是有重要意义,也创造了重大经济效益;倪光南于1988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且又于1994年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但是,柳传志与倪光南的“好哥们”关系却也突然产生了裂痕,或者说刚成立不久的联想面临了路线选择问题。

左手技术 右手快钱

联想怎么选?

很多讲柳传志与倪光南的故事中,描述二人决裂时经常提到倪光南想坚持走技术研发路线,而柳传志想要搞多元化经营,通俗称就是“赚快钱”。

1992年,联想在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多种经营”策略。当时的联想看到房地产利润,于是想搞房地产。而倪光南则认为要完善联想电脑生态,做深护城河,即使走“多种经营”也应该围绕着PC业务展开。

自此,倪光南开始与联想产生了严重的路线分歧,也与柳传志的矛盾逐渐加深。但倪光南仍然固执的想要坚持走自己的技术路线,也仍然在做相关尝试。

                                                                                                                      柳传志的一纸便条“终结了”倪光南的芯片梦

1994年,倪光南提出在上海成立芯片设计中心,希望联想能够投入资源研发芯片技术。但是,这一次柳传志没有支持倪光南,否决了倪光南的提议。

这也标志着柳倪二人彻底决裂。

                                                                     1995年6月,联想董事长曾茂朝宣布免去倪光南总工程师的职务。1999年,联想集团对外公告称,正式解聘倪光南。

后人评:联想葬送中国芯片发展之路

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如今,人们在骂联想“不争气”的同时,也往往会对倪光南的遭遇表示惋惜。

                                                                                                                      曾经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恐再也无法复现

有人评价称,当时联想宁可投资房地产、酒水快消、吃喝玩乐,也不愿意给芯片研发投一分钱。导致如今联想只能靠买产品搞组装机,根本没有核心技术。

还有人评价说,如果当时联想支持倪光南,如今中国芯片发展就不会如此艰难,受制于人。

这些评价看上去非常有道理,也获得了大量网友点赞支持。

可实际上这是典型的“以结果回头谈发展过程”,是一种“事后诸葛亮”行为,任何事情都不能脱离时代背景,否则就是毫无意义的争论。

倪光南的实力强大不假,当时他领军研发的汉卡意义也非常重大。以现在的视角回顾,自然而然的会认为如果联想当初坚持下来,现在肯定不一样。

但是,技术要发展,是要吃下很多资金、人力投入的。但一家公司的资金实力,也是有限的。而且一个公司也不能只顾及研发,还有很多业务、人员需要维持。

柳传志谈选择贸工技路线的原因是“先生存,再理想”,不过据报道,在前三年汉卡就为公司创造了1200多万元利润(包括退税)。在联想式汉卡的10年寿命期中,总共销售出16万套,利税上亿元。

所以当时联想是否面临生存问题,是个问题。

从这个角度,其实倪光南和柳传志二人并无黑白之分,他们站的角度不同,自然有不同的选择,这没有对错。

倪光南是一个纯粹为技术而生的人,他的眼中可能只有不断钻研新技术,开发新产品,为自己向往的事业努力奋斗。

但是事物终归有其发展规律,所谓一口吃不成胖子。技术发展也要符合时代发展背景,否则便是生不逢时的悲剧。

倪光南离开联想后的一段经历验证了这点。

倪光南今何在?

“方舟”失败后短暂沉寂

转而支持国产手机操作系统

离开联想后,倪光南加盟了一家想做国产CPU的“方舟科技”公司。在这里,倪光南不仅不要薪酬,还利用自己的威望为方舟拿下各种补贴以及采购订单。各方面条件都要比在联想时期好很多。

但是,结果却是方舟项目失败的一塌糊涂,彻彻底底。虽然方舟确实做出了“中国芯”,但是因为缺少生态支持,导致用户拿到产品后无软件可用。再加上软硬件BUG无数,用户体验基本没有等因素,最终,方舟CPU停止开发,公司破产清算。

                                                                                                                      现在仍然能查看到门户网站关于“方舟失败”的专题页面

方舟CPU惨败可以说是中国芯片发展史的至暗时刻,时至今日,都可以搜到互联网门户专门为这件事专题页面,足见其影响之大。

这就是生不逢时。时机不成熟,再好的产品也很难走出市场。

“方舟项目”之后,倪光南沉寂了不少。2015年前后,曾有报道以“倪光南院士推动元心自主可控操作系统”为题,描述倪光南推荐的一款国产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并且此前也有宣传称搭载该系统的智能手机也会上市。

但这件事最终没了下文,不过倪光南一直关注国产手机操作系统。2021年,当华为的鸿蒙、欧拉系统宣布开源后,倪光南评价称这是中国国产操作系统发展新的历史时刻。倪光南也在华为捐赠欧拉系统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的相关活动中详细介绍了欧拉和鸿蒙系统,并且对两者给予高度评价。

如今,倪光南已经年近九旬,与柳传志之间的种种纠纷也过去了快30年。但至今倪光南并没有表露过自己是否有和柳传志和解的意愿。但对于联想,倪光南对其评价可谓“十年如一日”,甚至还和司马南的观点类似。

倪光南眼中的联想:与华为就像“龟兔赛跑”

如果联想听了倪光南会怎样?

2018年,倪光南在参加活动中评价联想和华为时,将两者形容为“龟兔赛跑”。

他认为,过去30年中,华为和联想就像“龟兔赛跑”,起初华为落后,联想遥遥领先;但最终联想这只“兔子”却输给了华为这只“乌龟”。

倪光南称,1988年至1995年的第一阶段,联想“技工贸”路线胜过了华为的“贸工技”路线;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亿元,是华为的4.5倍。而从1996年至2018年的第二阶段,华为“技工贸”路线胜过了联想的“贸工技”路线;2001年,华为销售额超过联想,截至2018年12月22日,联想市值81亿美元,而华为估值超4000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2018年时倪光南评价联想的说法,倒与如今司马南抨击联想的说法有些类似。

倪光南认为,联想是从计算所分离出去的,当时计算所投入130余名有经验的科技人员,还有上亿元价值的知识产权,以及工资、场地、设备等。但2000年左右联想实行的股改,导致计算所的投入归零。“联想股改的结果是高管获得很大股权,而投入知识产权的计算所科技人员没有股权”。

倪光南对联想的评价,多少有点“耿耿于怀”的意思。但通过了解倪光南的经历也可以看出,倪光南是一个纯粹为科学技术投入的科学家;而柳传志则更多的具备商人属性。

正如技术和商业化之间是一种平衡关系,两者之间很难说哪一方最好。技术要转化成产品服务于大众,需要良好的商业模式支撑;而健康的商业模式也必须要有盈利支持。所以过度追求技术与过度追求商业化,都不是最优解。

人们尊敬、欣赏倪光南这样的硬核技术派,所以在议论他与柳的种种恩怨时,往往带入主观情绪。从而为联想发展过程想出无数个“如果”。

“如果联想听了倪光南”、“如果联想没有柳传志”……

但我们在设想这些“如果”时,不能忽略曾经不够成熟、机遇不够多、市场已经被外国巨头垄断等时代背景。

不过,随着财富的积累,想当年的资金之困已无,如果还停留在过去的思路,在技术创新上无行动,就得为落后买单、迎接公众批评。

倪光南注定会成为中国芯片发展史中的关键人物之一,那么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机遇越来越多,会有越来越多的“倪光南们”投入到我国科技强国发展之路上。

到那时,在新时代奋斗的“倪光南们”将不再受曾经的委屈和无奈,一定能够拥有广阔的科研空间,推动高新技术发展。

【本文作者DorAemon,由投资界合作伙伴三言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