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300亿,又一笔PE大并购诞生

这是一场不应轻易缺席的盛宴。眼下,还有更多VC/PE并购军团正在赶来的路上,一个并购大时代正拉开序幕。
杨继云

杨继云

2021-11-21 16:39投资界 杨继云

PE豪门又出手了。

11月19日,快消巨头联合利华宣布将以45亿欧元(约327亿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全球茶业务卖给PE巨头——CVC资本,其中就包括中国大众所熟知的立顿。至此,全球茶业务最大的并购案诞生了。

CVC资本素有欧洲PE豪门之称,至今管理资产规模达1250亿美元。今年以来,财大气粗的CVC资本一连操刀了多笔并购:今年2月,斥资98亿买下了资生堂全球个人护理业务;4月,再度出手买下I.T创始人沈嘉伟家族的股份。有意思的是,CVC资本最近还在中国悄悄独家投了西北最大的连锁药房集团西安怡康。

CVC资本的频繁出手只是冰山一角。Buyout(控制股权收购)江湖正风起云涌,国外黑石、KKR、贝恩资本这样的玩家大杀四方,国内高瓴、春华资本等纷纷完成了重磅PE并购案。再早前,红杉中国并购团队已经到位,刘晓丹的晨壹投资宣布完成旗下首支人民币并购基金募资……一切都预示着,并购大时代来了。

刚刚,立顿母公司被卖了

这家PE巨头给出了320亿元

消费行业又一笔大并购诞生了。

这一次,联合利华将打包旗下的茶叶业务——Ekaterra,出售给CVC Capital Partners Fund VIII。交易将以无现金、无债务的方式进行。需要指出的是,交易范围不包括联合利华在印度、尼泊尔和印度尼西亚的茶叶业务,与百事合作的立顿即饮茶也不受影响。

也就是说,代表着联合利华茶业务的Ekaterra,将在CVC资本的加持下独立发展。联合利华表示,Ekaterra旗下拥有34个品牌,包括立顿(Lipton)、PG tip、Pukka、T2 和 TAZO。这项茶业务在四大洲有11个生产基地,2020年的收入约为20亿欧元。

其中,在中国市场最有名的品牌当属立顿。立顿最初是靠一包红茶茶包打天下,在中国市场,它是办公区茶水间的“常客”。不过,立顿早已告别了单一品牌的形象,仅在中国市场,立顿目前就经营着超过200个产品,涵盖茶包、茶粉、罐装散茶等多个品类,每年卖出约20亿杯茶。

图片

联合利华官网中的立顿

那么,联合利华为什么要卖掉一年带来20亿欧元营收的Ekaterra?实际上,卖掉传统茶业务,联合利华早有预谋。消息最早在2019年传出,尽管当时联合利华予以否认,但在2020年2月,联合利华正式证实将对立顿所在的茶业务进行战略评估。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欧美等发达市场的消费者越来越喜欢咖啡和其他饮料,而不是红茶,这直接导致了销量的下滑——卖掉Ekaterra,实则是放弃增长缓慢、甚至拖累盈利的业务。

茶叶业务并不是联合利华的主力军,这家在1929年由荷兰Margarine Unie人造奶油公司和英国Lever Brothers香皂公司合并而来的公司,早已成为全球日化及食品巨头。难以在红茶市场有所突破的联合利华,将专注在食品、营养、美容等效益增长更快的领域。

当然,这不是联合利华第一次将旗下业务卖给PE巨头。早在2018年,联合利华将旗下增长较慢的人造黄油和涂抹酱业务出售给了另一PE豪门KKR,售价80亿美元——出售原因与今天的Ekaterra如出一辙。

值得一提的是,在出售Ekaterra之前,联合利华的中国茶业务早已启动了“独立”计划,主要是完善团队组织架构,以便接手各项业务。

在中国茶包市场,立顿占据重要一席:根据尼尔森的数据,2019年,在线下渠道非草本茶的茶包市场中,立顿占超过七成的份额。近年来,各种消费品牌在中国市场层出不穷,其中也包含不少茶包类饮品,例如CHALI茶里、让茶、茶小空等,就连喜茶、奈雪、茶颜悦色等新茶饮品牌也推出了茶包产品。所以,被CVC资本买下的立顿母公司,在中国市场正面临不少新对手。

执掌1250亿美元,CVC资本入华落寞

最近悄悄投了一家连锁药店

在VC/PE圈,CVC资本是不折不扣的豪门。

CVC资本(全称Capital partners Group)成立于1981年,总部位于卢森堡,最初隶属于花旗集团,直到1993年才通过管理层收购独立出来,现在花旗集团依然是其重要的机构投资者。

CVC资本家底丰厚。迄今为止,CVC资本已通过其私募股权和信贷策略,从世界领先的机构投资者募集了超过134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目前,CVC资本管理资本量约为12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000亿元),在欧洲、亚洲和美国设有 25 个办事处。

这段时间,CVC资本在美妆时尚领域攻城略地——今年2月,宣布买下了资生堂全球个人护理业务,包含其集团旗下10大品牌,交易价格1600亿日元(约合98亿元人民币)。自此,拥有62年历史之久的资生堂个护业务成为CVC资本的资产之一。

在此之前, CVC资本击败奢侈品集团LVMH拿下了香水和化妆品零售商Douglas的多数股权。完成收购后,Douglas凭借着CVC资本的资金支持,进一步拓展市场,成功实现了转型重组,又用了4年的时间成功扭亏转盈。

今年4月,香港多品牌潮流零售商I.T集团正式私有化,再次出现CVC资本的身影——买下了I.T创始人沈嘉伟家族的股份,出资13.05亿港元的CVC则取得49.35%的股权。

曾几何时,这家豪门PE在中国十分活跃。2008年,在进入亚洲市场10年后,CVC资本正式在中国成立了办事处。在中国市场的辉煌时期里,CVC资本投资了大娘水饺、启德教育、中金天医药、万全药业、千百度俏江南等众多知名项目。

征战中国,CVC资本也曾野心勃勃。CVC资本崭露头角是珠海中富的并购案上,珠海中富是成长于中国本土、全球最大的饮料包装企业之一。不过,经历了俏江南、大娘水饺等不欢而散后,CVC资本在很长一段时间鲜少活跃在大中华市场上。

直到去年2月,CVC资本与创梦天地进行深入谈判,准备联手以1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98亿元)收购另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游戏公司乐游科技。一个月后,CVC资本与腾讯狭路相逢,最终乐游科技接受了腾讯的私有化独家协议。

时至今日,CVC资本中国团队依然在投项目——今年9月,西北最大的连锁药房集团西安怡康宣布完成战略融资,正是由CVC资本独家投资。西安怡康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西安,是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连锁药房集团,在陕西、河北、宁夏三地拥有超过1600家门店,会员数量超过1,200万。如同KKR一样,CVC也投了一家地区性连锁药店,耐人寻味。

PE的胃口越来越大了

Buyout大爆炸

CVC资本并非个例。眼下,有钱的玩家都流行做起并购。一个不争的事实是:Buyout(控制股权收购)迎来大爆发。

今年6月,春华资本宣布收购利洁时集团旗下美赞臣奶粉大中华区业务。此次交易金额为22亿美金(约140亿人民币),交易完成后,利洁时保留美赞臣大中华区业务8%的股份,春华资本持股92%。

美赞臣是一家逾百年的奶粉品牌,1905年在美创立,2017年被利洁时集团收购。今年5月10日,美赞臣大中华区业务被曝正在寻求“买家”,凯雷、KKR、贝恩、中信、DST、Baring、PAG等国内外PE巨头都参与了竞标。最终,花落春华资本。

更早之前的3月份,飞利浦正式官宣,将其家用电器业务出售给高瓴资本,交易金额约为37亿欧元,再加上品牌授权预估净现值约为7亿欧元,计入总交易价值后合计约为44亿欧元,折合人民币近340亿元。

这是一笔历时一年多的PE并购案。在此之前,这笔交易吸引了PAI Partners、阿波罗、CVC等国际PE巨头的参与,厮杀激烈。

还有KKR,不声不响缔造了今年中国医药流通领域最大的Buyout交易——从基石资本手上买下一间连锁药房公司“全亿健康”。

Buyout市场风起云涌,接连迎来新的大型并购基金。另一家国际PE巨头贝恩资本,在4月底募集一支最新的北美收购基金——贝恩资本基金XIII筹集了118亿美元,超过了最初90亿美元的目标。

弹药在手,PE巨头掀起血战,不断上演群雄逐鹿的一幕。最典型的莫过于PE巨头们在东芝一案上厮杀惨烈。今年4月,CVC资本提出以近2.3万亿日元(约20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日本东芝公司,引发轩然大波。很快,贝恩资本加入CVC阵营,KKR宣布斥资超200亿美元对垒。PE巨头们合纵连横,鹿死谁手?这一笔重磅并购,至今还未尘埃落定。

这些都是Buyout市场大热的缩影,而国内最明显的信号来自刘晓丹的新基金——晨壹投资。今年1月,晨壹投资宣布完成旗下首支人民币并购基金募资,规模68亿。昔日“并购女王”正式踏上新征程。

这被外界视为一个风向标——并购市场起风了。清科研究中心此前指出,相比于美国,中国本土Buyout基金数量和规模还远远不够,而随着越来越多行业升级、整合,中国本土并购基金未来尚有较大的增长空间。用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的话来说,“中国其实还没有真正的黑石”。也就是说,属于中国的黑石正在崛起。

刘晓丹曾分享,并购市场的繁荣往往会滞后于IPO爆发后两三年。自2019年注册制实施起,A股已进入IPO热潮期,并购交易稍显落寞,但随着证券化率的提升,优质的企业将陆续登陆资本市场,A股也将逐步成为并购整合的主战场。大家普遍的感受是,A股并购市场正在静静孕育大的嬗变。

这是一场不应轻易缺席的盛宴。眼下,还有更多VC/PE并购军团正在赶来的路上,一个并购大时代正拉开序幕。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